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不良少年的资格

林江文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喜欢表弟林睿。

他把双脚搭在茶几上,半躺在沙发里。客厅另一边,自己的母亲和姑妈林青萍正相谈甚欢,而林睿偎在他母亲身边听大人们说话,脸上挂着一副乖巧甜蜜的笑容。只要一看见他这个样子,林江文心里就觉得很烦。

“小睿这次考试又是所有功课全部一百分,又是全班第一名吧?这孩子真是聪明。”林江文的母亲不遗余力地称赞着林睿。

林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实事求是地说:“二舅妈,不是全部一百分,我的作文被扣了0.5分呢。”

林青萍抚摸着儿子的头,自豪地说:“这孩子每次都考全校第一名,读书一点也不用我操心。他爸爸走得早,总算这个孩子还……”

林江文看她说着说着又要开始抹眼泪,心里升起一阵火气。每次见到三姑,她都要提这件事,而且每次提起这件事都要哭,真不知道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三姑的年纪也不算大,老公死了两年多了,再找一个不就行了,干吗那么烦人!

林睿懂事地为妈妈抹眼泪,然后母子两人抱在一起……

“哐啷!”林江文实在看不下去了,用力蹬了茶几一脚,站了起来。

“江文,你过来!”听到林江文弄出的响声,他的母亲终于想起了今天请林青萍来的目的,“青萍啊,我今天找你来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江文明年就要考高中了,但是他的成绩简直……简直没法拿出来见人!”她用力说完这句话,狠狠瞪了林江文一眼,才央求林青萍说:“所以想请你趁暑假来给他补补课。”

“这当然没问题。”林青萍一口就答应了。

林睿有点着急了,拉着林青萍的手说:“妈妈,可是、可是……”他知道母亲会趁暑假时去当家教、教补习班赚钱来偿还林海(林睿死也不会叫他爸爸)欠下的巨额债务,如果她再承担下给林江文补课的事,那么就会更忙碌,整个暑假都不能休息了。

“我每周一三五的上午和周六下午都有课,那就每周二、四、六的上午来给江文补课吧?”林青萍已经开始和林江文的母亲商议补课的时间了。

“妈妈。”林睿使劲拉她的手。

“小睿,怎么了?”

林睿嘟着嘴不出声。

“这孩子,真是。”林青萍笑着抚摸林睿的头,明白这是儿子对自己的体贴,心里很感动。林江文的母亲也知道向林青萍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是儿子最近变得那么不听话,请来的家教全都被他气走了,他从小还算听他三姑林青萍的,为了他明年考高中,也只能这样了。“江文,还不快过来谢谢你三姑。”她大声吩咐儿子。

“我又没请她来!”林江文气鼓鼓地顶了母亲一句。他就是不想照大人的安排去生活,就是讨厌大人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要自己这样,要自己那样,他就是想和他们对着干。

“你怎么这么跟大人说话!”

大人、大人,又是大人!只不过多活了几年,就要别人把你们的话当圣旨,只因为你们是大人,就什么都对。林江文一肚子不服气,坐着不动,就这么跟母亲拧着。母子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眼看就要开战了。

“嫂子,算了,江文这个年龄的孩子就是叛逆一点,孩子有自己的主见是好事。”林青萍是个教师,比较了解孩子,温柔地为江文辩解着。

“唉,他要是能有小睿一半懂事就好了。”

“孩子长大了,就会有叛逆的时期,也许小睿将来也会那样的。”

“我才不会。”林睿撇撇嘴,心想自己才不会像那些笨人类一样呢,“我永远是好孩子,妈妈,对不对。”

“对对对,小睿是好孩子。”

林江文的母亲道:“今天在这里吃午饭吧。”林青萍和自己的嫂子也不客气,马上答应说:“好啊。”

“我来帮忙,我会炒鸡蛋!”林睿举起手来说。

“小睿还会做饭呢?”

“有时候我忙不在家,他就自己做饭吃,做得还挺不错呢。”

“小睿真厉害。”

“好,今天我来露一手。”在大人的称赞下,林睿卷起袖子走向厨房,林青萍和林江文的母亲也跟了进去,不一会儿厨房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交响曲。

林江文气哼哼地看着这一切,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讨厌林睿了,非常讨厌……

林江文站在街角,点上一支烟,不去管路人的目光,和同伴们大声说笑着。烟是他们刚才顺手从超市偷出来的,现在正一起商量着怎么弄点钱去网吧玩。

“来了。”一个同伴给大家使眼色。街的另一边,一群小学生正三五成群走过来,他们就是大家弄钱的对象了。林江文一向不反对小偷小摸,他觉得能从大人那里偷东西很有成就感,可是敲诈小学生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但是今天早上他出门时刚刚和母亲吵了一架,心情十分不好,现在就想要去做点坏事——越是大人不让做的,他就越是要试试。

“喂,江文快点。”同伴在催促他了。

其他人已经跟着一个单独走路的小学生走进了一条小巷,当林江文赶上去的时候,就听见前面的伙伴已经在命令那个孩子把钱交出来了。

“白痴。”林江文一走进巷子就听见了那个小学生冷冷的嘲笑声,“我没空和弱智说话。”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林江文连忙拔开同伴冲到前面去,看见林睿正背着书包,一脸不屑地站在大家面前。

“死小子,口气倒不小。”一个同伴挥动拳头威胁道。林江文连忙拉住他,不管怎么林睿都是自己的表弟,总不能看着他挨打吧?“他是我表弟,算了,算了吧。”林江文向自己的哥们儿讲情。

“你这个表弟说话真难听。”

“这孩子一点都不乖巧啊。”

“……”

伙伴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但他们总算讲义气,让林睿走了。林江文没忘了威胁林睿一句:“回去敢跟大人说,小心我教训你。”还在他面前挥了挥拳头。

林睿根本没理他,转身就走了。

林江文气呼呼地看着林睿的背影,他觉得是自己救了林睿,这个小家伙却连个“谢”字都没有。他不由想起了以前,自己曾经帮助过班里的一个好学生,当时那个家伙也和现在的林睿一样,连个“谢”字都不说,而且事后照样向老师打自己的小报告陷害自己。

“那些好孩子全不是好东西!”林江文撇着嘴想,“只会讨好大人。”他心里对林睿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层,而且很担心林睿会跑到大人面前说自己坏话。

林睿显然什么都没说。

因为要给林江文补课,这天中午林青萍母子都留在林江文家里吃饭。饭桌上的林睿又是一副乖巧听话,小天使般的样子,不住地为他妈妈夹菜,说着讨大人喜欢的话,那天在小巷子里那副尾巴翘老高的骄傲样一点都看不见。

“哼,好孩子的嘴脸。”林江文用力掰着馒头,心想,“在大人跟前一个样,一回头又一个样。”但是不管怎么说,林睿没有向自己的父母打小报告,这让他松了口气。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看见林睿正看着自己,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林江文偷偷跟着林睿,他打算教训一下这个小家伙。

那天在饭桌上,林睿扬着头天真地问林青萍:“妈妈,舅妈怎么不给江文哥哥零花钱?我看见哥哥在街上向小学生要钱呢,把我的零花钱分一些给哥哥吧?”那一瞬间,林江文真想掐死这个孩子。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什么都明白,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林江文承受了一整晚父母的“炮火”,所以准备今天让林睿承受一下自己的拳头。

林睿像任何一个好孩子一样,放了学便按照固定的路线乖乖回家。他一走进那条必经的小巷,林江文就摩拳擦掌地跟了进去。当他探头寻找林睿的踪迹时,却发现有个大人站在巷子里,正在俯首和林睿说话。有大人在场就完了,没法报复他了,林江文不由泄了气。

接着他听到林睿的声音传来:“你又来给我找麻烦。”看来林睿认识这个大人,找麻烦?什么意思,他被这个大人欺负?敲诈?还是……

那个大人说了句什么,但声音很轻,林江文听不清楚,他偷偷把头伸出去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那个高大的男人躬着腰站在林睿身前,一脸谄笑,似乎在拼命讨好林睿。

“到底怎么了,直说。”林江文看不见林睿的表情,但听他的口气很不耐烦。

“还不是那个瑰儿,她……”男人搓着手不安地说,“我一不小心就……”

“你看她的样子觉得她好欺负,结果捅了马蜂窝了吧。”林睿幸灾乐祸。

“是,是,您看……”那个男子的腰躬得更低了,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林睿。

“行了,行了,看在你平时还算听话的份上。”林睿挥着手。

“这点小意思孝敬您老。”那个男子掏出一个大钱包递上去,“我先去城外躲几天,等事情平息了再来给您磕头。”说完一溜烟不见了。

林江文张大嘴呆在那里,他虽然听不太懂林睿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对话,但是有一点他明白:林睿在敲诈那个大人,而对方明显是很情愿地在林睿面前卑躬屈膝。

“喂,你,”林睿似乎早就发现他了,走过来从钱包里抽了几张百元大钞扔给他,“回去不准乱说话──反正就算你说了也没人相信。”这点林江文也知道。在钱包被打开的一瞬间,林江文看见里面满满的全是百元大钞,至少也有好几千,不由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亲戚。”林睿叹息着,径直走了。

这一点林江文也在想,而且他弄不明白,自己和林睿到底谁才是坏孩子?为什么这个小孩子身上有一种令人害怕的东西?看来自己这个表弟不简单啊……

林江文不想自讨没趣,也就没有跟大人说林睿的事。在家里,林睿永远是一副小天使的面孔,说不出得讨人喜爱,林江文简直怀疑自己那天在小巷子里看到的是不是幻觉,可那几张钞票又确确实实装在自己口袋里。

林江文心里又生出了另一种气愤:这小子明明能弄到那么多钱,却还让三姑拼命挣钱还债,亲戚们还口口声声夸他懂事、孝顺呢——才怪!他一定是把那些钱挥霍掉了。哼!好孩子就是这样的嘴脸,大人还就喜欢,和他们自己一样虚伪。林江文再次下定了绝对不做好孩子的决心,干脆去做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应该比坏孩子还要“不良”,林江文在心里是这样定义的,不仅要逃学,小偷小摸,敲诈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还要干更让大人们生气的事,比如说……

“江文,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许大哥。”一个同伴兴冲冲地拉着林江文过去,指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介绍道。

林江文知道,同伴们一向把和这样的社会青年交往当成是一种骄傲。过去他不太想认识这些人,也许是因为他们也算“大人”吧。但是想成为不良少年,认识这样的人是条件之一,所以林江文还是笑着和这个“许大哥”打招呼。

“好,大家以后就是哥们儿了。”许大哥爽快地掏出烟来分给几个少年,并且热情地说,“走,去撮一顿,我请客。”

“谢谢许大哥!”伙伴们一起欢呼起来,一拥而去,林江文也只好跟着他们走了。

在酒店里吃饱喝足,走出来时林江文喝得摇摇晃晃的。之前他从来没有喝过白酒,所以这次只喝了一杯就醉了。

“男子汉大丈夫,喝酒抽烟玩女人,什么都得会。”许大哥边搂着一个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浓妆女孩不时亲吻着,边向这些男孩子们宣称,“以后跟着我,保你们日子过得快活。”

对,林江文迷迷糊糊地想,喝酒、抽烟、早恋……我就是要这么做……大人不让做的事我全部要做!我才不去帮好孩子了呢!我从现在起就要做不良少年!

托着那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塑料包,林江文心里颤了一下。

“帮了大哥这个忙,以后有你们好处。想自己尝尝也行,回头我送点儿给你们。”许大哥在他们几个手上每人放了一个这样的塑料包。

只要看过警匪片,就算不用脑袋想都可以知道这个东西不是面粉,不是石灰,而是……林江文向伙伴们看看,其中几个脸上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

“小心点,早去早回,大哥等你们的好消息。”许大哥一人给了他们一个地址,要他们行动。

一出门,林江文就拽住了一个和他最好的哥们儿,低声说:“这是毒品!”

“我知道,我们不吸不就完了。”对方满不在乎。

“我们去帮他送,这就是贩毒了!”林江文提醒他。

“我们只是送送,怎么能叫贩毒。而且平时许大哥那么照顾我们,他都开口了,我们怎么能不帮忙呢!?”

“我……”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就这样还自称不良少年呢。”哥们儿嗤笑一声,拍拍他的肩走了。

林江文看看手里的地址,又摸摸口袋里的毒品。他可以小偷小摸、打架、骗人、敲诈、吸烟、喝酒……可是他不想成为“罪犯”。也许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不良少年和坏人之间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知道,自己一旦真的把这些毒品送到了指定的地方,自己就和那些自己讨厌的大人一样了。

“我讨厌那些大人!只想教训孩子的;只想在孩子面前耍威风的;只想利用孩子的……我偏不听你们的摆布!”想要我事事处处听他们摆布的父母和想要利用我犯罪的许大哥一样,谁都别想得逞!林江文这么想着,走进了街边的一个公厕,把那袋毒品撕开全倒进了马桶里。看着水流把那些白色的粉末冲走时,他感到一阵痛快——这就是他对那些可恶的大人的一个报复。

“我的货呢?”许大哥冷冷地看着林江文。

林江文自从那天倒掉那些毒品后,知道自己不能再和这些人碰面了,他也不想再和这样的人来往,所以一直躲着他们。这天他的一个哥们儿约他去打电子游戏,一出门却看见许大哥和他在一起。

“货呢?”许大哥揪着林江文的头发,从牙缝里问。

“丢了。”林江文被两个哥们儿按着,心里不怎么害怕,反而充满了气愤:“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叫我去贩毒我就要去!我没有去告你就该庆幸了,你还敢来问我!你以为你是谁!”

“啪!”林江文脸上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还敢嘴硬!说,货呢?”他还没有想到林江文已经把毒品毁了,以为是他私吞了那些东西,准备在这些少年面前杀鸡给猴看,以便今后可以更好地控制他们,所以抓起林江文的头往墙上撞了几下,直到他的额头流下血来才又问:“说不说?不说要你好看!”

林江文被撞得头昏眼花,他很讨厌大人,知道他们虚伪,不吝于伤害孩子,可是没有想过会受到这样的伤害,他忍着头痛和快淌出来的眼泪,说:“我把它倒在马桶里了。”看着那个许大哥的表情,心里一阵快意。

“什么?!”许大哥气急败坏,“你知不知道那是多少钱!你竟然……竟然敢!”说着揪住林江文的头发,重重一拳打在他腹部。

林江文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但还是挣扎着说:“你用一点小吃小喝骗我们去替你犯罪,总是把我们小孩子看成可以随便使唤的东西,我们也有脑子的……我讨厌你们这些大人!我才不会听你们的话呢!”

“小子,你有种!”许大哥怒火中烧,使劲踢了林江文两脚,然后向身边的少年们下令,“给我打!”

林江文一边抱着头抽泣,一边准备迎接即将落在身上的拳头。这时却听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天真好奇地问:“你们在干什么啊?”林江文从指头缝里看到林睿站在这群人旁边,斜着头,带着他那可爱、无害、纯真、甜美的笑容问:“叔叔、哥哥,你们为什么堵在巷子里啊?阻碍交通是不对的哦。”

“小孩子滚开。”许大哥还沉浸在被林江文激出的火气中,向他大吼一声。

“说脏话也是不对的哦。”林睿的笑容实在太可爱了。

“这个小孩,好像是……是林江文的弟弟。”一个少年认出了他,向许大哥报告。

“哦?”许大哥一把将林睿提了起来。

“别碰我弟弟。”林江文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勇气,爬起来向许大哥扑过去,却被踢了一脚,痛得蹲在地上。

“小家伙看起来真讨人喜欢。”许大哥用力扯着林睿的腮帮子,“你比你哥哥看起来可爱多了。”

林睿淡淡地说:“他不是我哥哥,我可没那么差的遗传基因。”他眯着眼睛,脑子里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收拾这个竟敢扯自己脸皮的人类了:让他陪刘地喝酒?吃周影做的饭?送给火儿吃?活埋?下油锅?丢进动物园的老虎山?满清十大酷刑?他是一个很爱记仇,而且有仇必报的妖怪,一旦被人得罪了,不管过多少年他都会记得。

“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跟你那个不听话的哥哥不一样。”许大哥不知死活地继续拍林睿的脸蛋,“来,叔叔给你好东西。”说着取出了一个注有毒品的注射器。

“别碰我弟弟!”林江文可没少看警匪片,立刻意识到许大哥打算干什么,挣扎着扑过来护住林睿,“我帮你去送货,以后我都听你的话,他才上小学啊……”

“哦,那你弄‘丢’的货……”许大哥阴笑着,他本来也不打算把事弄大,只想吓唬吓唬这些小孩子而已。

“我赔给你,不管多少钱我都赔。”

“哼哼,早这么听话不就得了。”许大哥放开林睿,拍拍林江文的肩。他正在想要怎么利用林江文,忽然觉得手中一空,这才发现注射器已经被林睿拿走了。

“这个是什么东西呀?”林睿把玩着手中的注射器,“我知道这是注射器,叔叔你生病了,要打针吗?”带着他的招牌笑容,林睿忽然一抬手,将针头插进了许大哥的左眼。

一声哀嚎划破了天空。

许大哥抱着脸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包括林江文在内,周围的少年全被林睿的行为惊呆了,一动也不会动,只有林睿还是那么天真可爱地笑着,说:“叔叔病得好严重哦。”

许大哥挣扎着伸手去抓他,林睿灵巧地一闪,然后一脚命中了许大哥的下身。

又一声哀嚎划破了天空。

“叔叔真的病得好严重哦。”林睿一脸同情,俯下身问,“叔叔是不是有心脏病?我知道得心脏病的人身上都会带着药的,我来帮你找找看。”说着蹲下去在许大哥身上一阵乱翻,找出了几包毒品后欢呼一声,“我找到药了!来,叔叔吃药吧。”说完扯开包装,把毒品全倒进了许大哥嘴里。

第三声惊叫划破了天空,不过这次不是那个嘴里塞满了毒品,已经发不出声音来的许大哥,而是那群少年,包括林江文一起发出的惊叫声。林睿还在笑着,但在他们眼中,却感到说不出的畏惧来,这个小男孩简直像……不,他根本就是个小魔鬼!

“啊!”

不知道谁先惊叫了一声,那些少年转身飞奔着逃掉了。但是林江文不能逃走,他留在原地和林睿大眼瞪小眼。眼看着林睿步步走近,林江文一步步后退着,看着他那恐怖的笑容发抖,林睿甜甜地一笑:“我不向妈妈、二舅他们揭发你,但你得请我吃肯德基。”

林江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真没出息,还想做不良少年。”林睿撇撇嘴,对着那个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许大哥就是一脚,又将他踹昏了过去。

“警察,警察来了!”林江文听到由远而近的警车声,害怕得跳了起来,拉着林睿说,“我们快逃!”

“我们又没有干坏事,为什么要逃?”林睿眨着眼睛问。

“坏、坏事……”林江文结结巴巴地看着绝对需要送医院急救的许大哥说。

“这叫正当防卫啊,而且那些大人最好骗了。对了,你待会儿想吃什么?”

“啊?”林江文还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一辆警车就停在了身边,完了,要坐牢了,前科、污点、一辈子的纪录……自己的一生啊!林江文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一生”这个问题,自己以前也有个梦想,想成为体育老师,这下完了,谁会让有前科的人去做老师啊……他手发抖、腿发软、眼泪直流,一看到两名警察出现在眼前马上就想跪下去认罪,争取宽大处理。

“哇……”林睿忽然发出了大得吓人的哭声,“警察叔叔,救命啊……”

“小朋友怎么了?别怕,叔叔会保护你的。”一名警察踩着脚下的受害者冲到了凶手面前,温柔地对他说。

林睿哽咽了好半天,才指着地上的许大哥说:“他……他……他打我……还……还……还吓唬我……哇……”

林江文的下巴掉了下来。

警察拔枪指着地上的许大哥和无辜的林江文,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许大哥已经昏倒了,这个问题只好由林江文来回答,他颤抖着说:“是……是他逼我贩毒……不关我的事……”

“是毒品。”另一名警察检查了许大哥口里的东西,面色凝重地说,“毒品是谁的?是谁把他打成这样的?”他看着许大哥这个样子也觉得可怜,赶忙呼叫了救护车。

“他……是……”林江文看着林睿发抖。

“是哥哥把他打成这样的……”林睿边哭边大声说。

“咕咚”一声,林江文倒在地上,手铐、法庭、监狱……越来越近了。

“他要哥哥带东西,哥哥不带,他就打哥哥,还打我……哥哥就打他……哇……他打我还打哥哥,他是坏人……警察叔叔……”林睿含糊不清地说着,扑倒在警察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警察的一只手搭上了林江文的肩:“为了救弟弟能把大人打成这样,好小子!将来有出息!”

“什么……”林江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许大哥明明伤成这样,林睿这么说他们就信了?

警察局里,警察们给林睿和林江文作着记录,可怜的许大哥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像他那样前科累累的人渣,和林睿这样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相比,白痴都知道该相信谁。

“然后呢?”一位温柔的女警察细声细气地向林睿说话。

“他打我……”林睿又开始哭,并且一再强调对方打自己的事。

“好好,阿姨知道了,阿姨呆会儿为你报仇好不好?(竟然动手打这么可爱的孩子,这个犯人一定要严惩)你说说后来呢?”

“后来哥哥来救我……”林睿止住眼泪向林江文笑,“哥哥打他,哥哥好厉害!”说着还比划几下子给警察看。

“是这样吗?”警察转头问林江文。

林江文糊里糊涂地点头。

“你可是把他伤得很厉害啊,他那只眼睛可是彻底废了。”警察说,“但是你也是为了自卫和救你弟弟,他又是个成年人,这也不能怪你。记住,以后千万别再和这种人扯上关系了。”

林江文拼命点头。

“已经通知了你们的家人,他们马上就来接你们了。好了,喝口水压压惊,一会儿就可以走了。”警察疼爱地摸摸林睿的头。

不用坐牢?也不用挨骂?林江文难以置信地看着警察。

林睿的肚子及时地“咕咕”叫起来,那位女警察关切地问:“小弟弟,你是不是饿了?”他却红着脸用力摇头,眼神偏偏按故意瞟着旁边一位警察饭盒里的炸鸡腿。女警察会心地笑着出去了,不一会儿,喷香的炸鸡腿就出现在了林睿和林江文面前。

林江文吃着香喷喷的炸鸡腿,忽然觉得大人也很愚蠢。

“江文最近用功多了,也不出去乱疯了,让他受受那样的惊吓也好,看来明年的高中应该没有问题了。”林江文的母亲一边摆放碗筷,一边开心地对林青萍说,“这也是多亏你来帮他补课啊。”

“孩子大了,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再说江文本来就很聪明。他为了救小睿受了伤,我还得感谢他呢。”林青萍笑着说。

“本来他和那样的人混在一起,真该狠狠揍一顿,但是他知道不去干坏事,又知道保护弟弟,也算吃一堑长一智,他自己心里也该得到教训了。”

“江文,小睿,吃饭了。”两个母亲边聊天边做完了饭,招呼孩子们过来吃。

林江文抬起头,看看林睿还在写作业,又低下头去写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得到什么教训,不过他很清楚,和这个弟弟比起来,自己根本没有成为不良少年的资格。自己既不能心狠手辣地做坏事,也没有本事把大人耍得团团转,所以还是做个好孩子吧,免得到时候……想想林睿将来长大了的样子,林江文决定自己要做个要多好有多好的孩子,然后将来离林睿的生活要多远有多远……想到这里,他又抱起书,拼命读起来……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