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不死药
又名:巫咸之药

“那个法师看自己的咒文和黑狗血没有效用,一口气焚烧了七道灵符,召来了疾厉雷,那真是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闪电一道一道打在身边,但是那只妖怪毫无惧色,纵身向前,和手持桃木剑的法师展开了肉搏,大战数百回合之后,终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然后呢?”火儿的单爪抓在沙发背上,张着翅膀,向前倾着身体,眼睛瞪得大大的,急着追问。

在火儿对面的沙发上,刘地正缩在长沙发的一角,尽量把身体往角落里挤着,大声说道:“然后我就把那个法师当午餐吃掉了。喂,你别靠过来,保持距离,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和你坐在一起。”

“什么嘛。”火儿失望地扑一下翅膀,“每次故事的结局都是‘然后我就把那个强大的对手吃掉了’,一听就是在吹牛。”

“才活了不到三百年的小鸟懂什么。你一共见过几种妖怪啊?”

“我见过的多了。我们住在深山里的时候,周围有很多怪物。你这种住在城市里的家伙才没见过世面。对不对,影?”

周影正躺在客厅另一边的落地窗下面,夏日午后的阳光灸热地照在他身上,他眯着眼睛,一边享受着阴雨连绵后难得的阳光,一边听着刘地和火儿斗嘴。

“再讲一个,讲个有意思的。”必方催促着地狼。

“反正你也不信。”

“再讲一个能让我信的。”

“周影,管管这只鸟。”

周影连眼睛都没睁——有光才有影,光越亮,影越浓,阳光正是影魅重要的力量来源,他懒得把时间用在为刘地和火儿调解纠纷上。

“再讲一个,快点!”

刘地看了一眼事不关己的周影,再看这只最喜欢听故事的必方,他看起来马上就要扑到自己身上来了,叹口气说道:“为什么不去找周影讲给你听?”

“影的事我全知道,我想听没听过的故事。”火儿对此充满了自信。

“也不一定吧?比如前些日子,你跟小九尾狐去参加他们学校组织的旅行了,当时发生的那件事你就不知道。”

“刘地!”一直没开口的周影忽然开口了,“不要再讲下去了!”

“你还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啊?那又不是你的错。”

“不是错不错的问题,只是……只差一步死的就是我,而我竟然……总之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

“一念之差,云泥之别,所以死的是他不是你啊。”

“总之,不要再提了。”

“什么啊?什么啊?”火儿在屋子里飞来飞去,“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快点儿告诉我,快说!”他飞到刘地上方威胁着,“不然我就落在你头上!”

“喂,喂,是周影不让我说,怎么怪我?你去找他呀。”刘地用手挡着脸,遮蔽着火儿身上因为着急而发出的刺眼的光。

“影……”必方立刻飞到周影身上,撒娇地啄他的手。

“不行!叫他讲别的给你听。”

“我就要听这个!就要听!”火儿在周影身上乱蹦乱跳。

“我不想再提这件事。”

“那么,刘地……”注意力再转到刘地身上。

看到火儿的注意力又回到自己身上,刘地连忙说:“是周影不让我说,我可不会出卖朋友。”

“哼,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火儿开始生气了,身上的火焰“嘭”的一声从明红色一下子变成了金黄色,“反正我非听不可!”说着他突然飞到周影头上,重重地一翅膀拍下去,猝不及防的周影立刻陷入了昏睡。

“好了,影睡着了,现在你讲吧。”

“啊……”刘地咧着嘴,担心地看看昏迷中的周影,再看看步步逼近的火儿,他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

刘地从昨晚认识的一位女性家里出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点上一根烟,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时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去找周影了。这阵子他一直在人类女性中周旋,享受“恋爱”的乐趣,未免有些冷落了朋友。

现在就去找他聊天吧。刘地这么想着,对司机说:“去桃源小区。”

周影居住的地方,是一片旧式的居民区,清一色全是这个城市里如今已经很少见的六层居民楼,楼群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这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打工者,来自天南海北,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连周影这样的妖怪住进来也一点儿不显眼。

刘地双手插在口袋里,哼着说不上调子的小曲,摇摇摆摆地爬楼:

“城市大了什么事都有啊,

一只妖怪住在五楼,

两只妖怪住在六楼,

还有一只英俊的妖怪在爬楼……

我们中午是吃个人,

还是去吃肯德基?

多半是清水煮菜叶了吧?

……”

唱着没头没脑的歌,刘地终于来到了周影住的顶楼。周影喜欢阳光,在这种建筑物动则几十层、上百层的大都会,六层楼又可以有如此充足的阳光的房子确实不多了,所以这里虽然龙蛇混杂,但周影还是很满意地住了下来。

刘地知道周影在上午从来不出门,所以连门都没敲,穿过墙壁径直进入了屋里,出乎他意料的是屋子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刘地抓抓头:“怎么会不在?”

他隐约记起几天前遇到在人类学校念小学的九尾狐林睿,他说要参加学校组织的旅行,而且还要带火儿一起去。“哦,对啊。”刘地一拍头,“必方一定是跟林睿旅行去了。可是周影呢?难道他也跟去了?”刘地四下打量着屋子,周影不是那种对旅行感兴趣的妖怪,除非是他担心必方会闯什么祸才会跟去。“可是有林睿在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那家伙那么聪明。”

那么周影能去哪儿呢?

刘地伸个懒腰,在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沙发上躺下来,打了个哈欠,心想:就先睡一觉等他回来吧。这时,他的目光被平放在茶几上的报纸吸引过去。

那是一张这个城市的日报。刘地拿起来,在头版的位置刊登着这样一条新闻:我市发现大型古代遗迹。

新闻的大概内容是说,位于市郊的村庄发现了一处古代建筑遗迹。经专家初步鉴定,已确认该遗迹属于夏朝以前,现已出土的文物都是十分罕见的。专家怀疑这些建筑是用来祭祀的神庙或祭坛,对于了解当时的文化、宗教等都有重要意义。

刘地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这些文字上,而是看着新闻旁边附加的一张图片上。那是一座半埋在土里的石台,石台上半露着几个古怪的文字,图片的注解说明,这是一种初次发现的、尚无法破译的史前文字。

刘地看着这些文字,轻轻读出声来:“巫咸之国。”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记忆中的文字了,一瞬间有些恍惚。

记得年幼的时候,父母常常拿着用这种文字写成的书籍教他法术。而如今,刘地的家族已经和这种文字一样,淹没在的历史的长河中了。刘地凝视着这张照片,脑海中对于“巫咸之国”的记忆自动地闪现出来:“有灵山、巫咸、巫郎、巫姑、巫盼、巫彭、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爱在。”十位巫师上登天梯,采百药而炼不死药,下传神意,按天帝的旨令统治百姓,他们住的地方,便以他们的首领名字命名,称为“巫咸之国”。

“原来传说中的巫咸之国在这儿。”刘地自语着,“不对啊,据我所知,巫咸之国处于天界昆仑与人界之间,根本不在人间界中,这个遗址应该只是人类纪念‘十巫’的地方吧?人类总是可以找到我感兴趣的东西,等他们把遗迹整理好,我也去看看吧。”

刘地随手翻着报纸,没发觉其他感兴趣的内容,心想:“周影不在家,会不会和这张报纸有关呢?”

“巫咸之国……巫咸之国……百药爱在……食之不死……”刘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周影他……难道是想……”他抓抓头,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周影总不会去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巫咸之药”了吧?刘地知道周影的生存目的就是“修成正果”,那么被他知道了有一种吃了就可以长生不死的仙药存在,他去找也很正常。只是那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刘地思忖着:是在这里等他回来呢?还是去那里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他看看窗外,反正今天天气不错,就去郊外散散心吧。

※※※

原本应该处于生长期的麦田被推土机什么的弄得一片狼藉,几个土堆后面,就是考古的现场——这一片麦田倒不是因为考古发掘才弄成这样的,恰恰相反,是人类要在这里兴建工厂,把一片好好的田地弄成这样,才发现了这片古迹。刘地看着兀自从土堆边缘探出绿叶的麦苗,耸耸肩。

考古现场十分忙碌,数十人紧张有序地工作着。使用了隐形术的刘地站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他不喜欢人类肆意改变环境的行为,但是尊重这些认真工作的人,没有打扰他们。

“周影……”刘地四处张望,“他没有来过吗?”他再认真地看一遍这个地方。这是由许多半埋在土里的石墙组成的遗迹,只看这些基墙就可以想像当年的建筑群一定很宏伟。刘地把手放在石墙上,仿佛在侧耳倾听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嗯,在下面。”

刘地缓缓降下去,就好像他脚下踩的不是土地而是流沙一样,不一会儿整个人就被大地吞没了。

刘地现在站在距离地面大约五米多的一条地下通道中,漆黑的通道有些潮湿,很多地方还在滴着水,滴水声在通道中回荡,颇有些恐怖电影中的气氛。

黑暗、阴湿、狭窄的通道和地下泥土的腐败气味都对刘地没有什么影响,应该说,这才是真正属于他们“地狼”的环境,他们本来就是住在泥土中的种族。喜欢混居在人类当中,生活在阳光、蓝天下的刘地是他们当中千年不遇的怪胎。

“一只妖怪,一只妖怪……”刘地继续唱着他自编的“妖怪歌”,沿着倾斜向下的通道走向地下更深处,转过了一个拐角之后,前面竟隐约出现了了火光。刘地皱起了眉头——周影是影魅,他和刘地一样不需要照明也可以看清事物,也就是说他不需要点火,那么在前面点火照明的是谁?难道周影没有来这里?还是来这里的不止周影一个?

刘地收敛起一向吊儿郎当的样子,无声无息地向光亮处靠近。

这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大厅,地上有一支尚未熄灭的火把,摇曳的火光把一切照得越发模糊不清,大厅四面的壁上全是刀、剑留下的痕迹,地上散落着掉落的泥土和白色的纸片。刘地拾起脚边最近的一张纸,那张纸剪成简单的人形,上面用朱砂写着古怪的符文。

“周影!周影!”刘地把纸人丢到地上,向着墓室里喊,“你没事吧?周影!”

空荡荡的墓道里只有他自己的回声。

刘地跺跺脚,使用这种纸人作法的一定是人类的法师,周影是个思想单纯的家伙,如果他面对的是狡猾多诈的人类肯定会吃亏的。刘地顾不得许多,四肢着地,现出他的原形——一只黑色的狗形妖怪,沿着墓道飞奔起来。

一路奔来,到处都是激斗过的痕迹,刘地曾经和周影交过手,也和他联手对付过窫窳,十分熟悉周影的战斗方式,他清楚地分辨出哪些痕迹是周影留下的,单以这些痕迹来看周影虽然没有落在下风,但是也没能讨到便宜。刘地知道周影的天性和原形注定了他善守不善攻,一直以来火儿都是他的“护身符”,周影和火儿联手可以对付大部分对手,可是现在火儿跟九尾狐去旅行了,周影是在孤军奋战。

“周影!周影!”刘地听到前方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又叫了几声,想让对手知道周影来了帮手而有所顾忌。果然,他的声音刚传过去,前方就恢复了安静。

刘地纵身跃入土中,掩藏起行迹前进着,凭着残留在空气中的气味他已经可以肯定周影的对手是一个人类法师了。刘地曾多次和人类法师斗过法,深知他们的狡猾难缠,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不过……”他边跑边舔着嘴唇,“这些家伙一般说来都很好吃。”

透过泥土,刘地终于看见了周影,也看到了他的那个人类对手。

这又是一座大厅,周影已经现出了原形——一条黑色的人形影子,背靠着墙壁站着,手里提着影刀。在大厅中间,几个纸人化作的盔明甲亮的武士手执大刀或长戟,正在和火把摇曳下形成的影子搏斗。周影的目光穿过战场,紧紧盯着自己的对手。那人也是紧贴着墙壁,由于事先听到了刘地的声音,所以他防范周影之余也警惕着周边的通道。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能感觉到他是个挺年青的男子。

“以他的年纪来说这样的法术已经很错了,但是……太愚蠢了,竟然把自己的背贴在墙上。”刘地这样想,“现在的人类法师都没有什么和妖怪斗法的经验啊,想当年……”刘地像个老头子一样咕哝着,一边伸出了利爪。

刘地从墙壁中突然出现,这名人类法师的动作竟然异常敏捷,在千钧一发之际就地一滚,躲过了刘地的致命一击,只是被他的利爪抓破了衣襟而已。

“又是一只妖怪。”他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挥手撒出数道灵符,地道中立刻又现出了几名武士,向刘地逼近。

刘地纵身从这些武士头顶跃了过去,无声无息地落在周影身边,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周影摇摇头。

“你要来这儿也该事先和我商量一下啊!怎么说我也比你多活了四百年,总比你经验多吧?”刘地和周影背靠着背对付敌人,口中埋怨着。

“可是这段日子根本找不到你。”

“啊……”刘地想到自己这些日子一直在和女人鬼混,确实没有和周影联络过。他抓住武士刺来的一戟,顺势一带,把那名武士拉近自己,挥爪削掉了他的头,武士立刻化成了纸人飘落在地。回过头看看在认真战斗的周影,低声说:“对不起。”

周影砍倒一名对手,接着手臂一伸,影刀化成了无数飞刀,向那名人类法师射去,一边问刘地:“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看见了你桌子上的报纸……”

不等他们把话说完,躲过了飞刀的人类法师又撒出了六七个纸人武士。

“这个人类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难缠啊?”刘地一连撕碎了两名对手,问周影。

“不知道。他突然冒出来,就喊打喊杀的。”周影话语中有几分气愤,“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认为什么理由都没有就打斗在一起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或许还要花上很长时间他才能够明白“非我族类,其心必诛”这句话的含义。

“妖孽,受死吧!”人类法师大喝一声,掷出了几个木偶。木偶落地变成比纸武士还要高大强壮的武士。这种人偶比纸做的要结实得多,刘地的利爪抓在上面,只是掉下来许多木屑,周影的影刀砍在上面也只能砍出“咚咚”的声音,留下不深的刀痕而已。

“可恶的人类!”刘地险些被一个木偶击中,骂了一句,“周影,我们也该动真格的了,免得被人类小瞧了。”他纵身跃起来,瞬间消失在洞顶的泥土之中。与此同时,周影的身影也从有到无,不知消散到何处去了。

人类法师手执灵符,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周围。他自幼随祖父修道,几十年下来被他收拾的妖物也颇有几个,但是今天遇到的影魅和地狼确实不是等闲之辈,他也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疾!”法师大喝一声,一道灵符向脚下的泥土射出。随着一声号叫,地狼从土中翻滚出来,他的皮毛被附着在身上的灵符灸烤,发出“滋滋”的声音,痛苦地在地上打着滚。法师又发出一道灵符,地狼被死死地钉在地上,连连长号,抽搐着,却无法移动。法师并没有因此而松懈,又开始搜索着不知藏匿于何处的影魅。

一条黑影闪电般扑出来,法师来不及发出灵符,挥动桃木剑刺去,黑影敏捷地从剑下钻过,利爪在法师手臂上一抓,顿时血流如注,剑也落在地上。

“地狼!”法师看清楚眼前的对手之后失声叫出来,“那么我刚才禁住的是……”他转过身去看,背后的“地狼”跳了起来,舞动影刀刺下来,法师向前冲出两步,勉强躲开。

“周影,快走!”刘地伸手拉住周影,一起冲过了这个地下大厅。法师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便感到整个洞穴一阵摇晃,大块的土石纷纷掉下来,堵死了大厅的前后两个出口。

“哈哈哈哈!”刘地大笑起来,“竟敢和我作对,你自己慢慢挖吧。”

※※※

刘地和周影一前一后在地道中前进,前面越来越低矮,狭窄而阴湿,他们的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

“你是想到这里找什么‘巫咸之药’吧?那种东西就算真有也不见得会在这里啊。”刘地向给周影泼冷水。

“来找找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浪费时间还不是损失?”对刘地来说,用在吃喝玩乐以外的任何时间都属于浪费。

“这次不浪费。”周影回过头来认真地说,“我听那名人类法师提到,他们家族世世代代守护埋藏在这地下的‘灵药’已经几千年了。恐怕十巫真的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几千年前的东西,就算有现在也不一定还在,就算还在有效期也可能过了,不一定能用喽。”刘地继续泼冷水。

“去找找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是啊,是啊,真服了你了。”刘地懒洋洋地说,“反正十巫留下来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是美人或美酒,想到这些我一点儿兴致也提不起来。”话虽这么说,他的脚步可一点儿也没有放慢,一步不离地跟着周影。

这条地道越走越长,刘地粗略地估计已走了超过十里路,因为一路倾斜向下,他们已经身处地下几十米的地方,如果是人类走进来的话,早就因为浑浊的空气窒息而死了。

刘地几步赶到周影前面,做了个手势要他停下,吸吸鼻子说道:“空气的气味变了。”

周影顺着地道向前望去,依旧黑漆漆的望不到尽头,他分辨不出和先前走过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但是刘地的感觉是十分敏锐的,周影略感紧张地等着他的结论。

“法术的味道。”刘地一边闻一边走,周影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只“狼狗”。刘地向前走了大约二十步,口中念念有词,伸手向虚空一划,一道法术的屏障显现出来,雷电在淡蓝色的屏障上流动着,来往穿梭,刘地对周影道:“是五雷符,如果踩上去恐怕连骨头都烧焦了。”

刘地和周影分头寻找,把贴在四处的五张灵符撕了下来。虽然经过了数千年,朱砂的符咒还是鲜红可辨。刘地手一扬,几张符咒化做了飞灰,五雷的屏障也随着咒符被毁而烟消云散了,露出了前面的道路。

“既然设下五雷符来防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周影道。

刘地看了周影一眼,他可没有周影那么有信心。周影是那种绝不瞻前顾后,一条直线往前走的人,刘地却是凡事都往坏处想,总要先把最坏的可能都想遍了,才开始行动的人。“既然开始就出现了五雷符,越往里面会越不得了吧。”在他看来,就算真的有“巫咸之药”,为了它冒这种险也不值得,但他是为了周影才来的,周影要继续前进,他就舍命陪君子。

突破了五雷轰的屏障后如同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不但浑浊的空气一扫而空,而且洞穴墙壁的高度、宽度也在增加,逐渐变成了一条两人多高,数米宽,石板铺地的地下长廊。刘地和周影一路走过,原本贴在墙上的符咒便一路自动发出光亮,待他们走远又自动熄灭,令人恍惚中仿佛走在现代科技建造的、有声控照明设备的建筑中一样。

走在这跨越了几千年的光明中,刘地和周影的感受截然不同。和从虚无幻化而来的影魅不一样,地狼是一种有悠久传统和完整家庭体系的妖怪。刘地自幼生活在这种依照古礼生活的家庭中,接受的也全是来自远古时代的教育,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挣断了和自己的种族间的一切关连,但是走进这时光倒流般的场所,所有的往事都自动地闪现出来。对刘地来说那绝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怎么又想起来了呢?”刘地吁了口气。

“周筥……他也曾经生活在那样的时代吧?”周影自言自语道。他对那些遥远的人类王朝、遥远的文化的了解全来自于周筥,所以看着这些符咒,看着石板上雕刻的应龙、大风时,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位人类老者,“周筥他们那个时代,人们修建的也是这种含蓄大方的建筑吧?”

不知不觉中,刘地和周影越走越慢。

“妖孽!受死!”

刘地打了个寒战,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那名人类法师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一边挥舞着桃木剑,一边念念有词,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不在刘地和周影身上,卖力地向虚空中攻击。刘地回头一看,手疾眼快地一把拉住周影,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在前面,距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深渊中烈焰翻腾,火舌一直舔到刘地的脚边来。这不是自然形成的景物,而是出自高强的法术,即使是妖怪们掉进去,恐怕也会和触及“炎火之山”的火焰一样,立刻化为飞灰。刘地和周影方才就像被什么牵引着一样,一边沉溺于回忆之中,一边向这里走过来。

等周影也清醒过来,看看前面的深渊,脸色变得比刘地还要苍白。

人类法师显然也和他们一样,完全沉浸在幻境当中,一边舞剑和什么东西搏斗,一边越过他们,继续向前。

“如果不是他发出声音,我们已经掉下去了。”刘地说着伸出手,在法师一只脚已经迈进深渊时抓住了他,将他拖了回来,抬手甩了他几个耳光把他打醒过来。

法师一清醒过来,看到刘地和周影站在自己前面,立刻抽出灵符,拉开架势。

刘地向他身后努努嘴,示意他看过去:“我可是不计前嫌救了你的命,再恩将仇报地纠缠,可别怪我不客气。”

法师看到身后的深渊,一时也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定定心神之后还是毅然说道:“谁要你们来救我,我宁可死也不领你的情。”

刘地耸耸肩,沿着深渊边沿开始寻找通往对面的路,不再搭理他。周影跟在刘地后面,对还在那里咬牙切齿的法师扔下一句:“实在不能接受刘地的帮助,就自己跳下去好了,当他没帮过你。”

“我以为自己就够恶劣的了,想不到你这家伙比我还歹毒。”刘地拍着周影的肩称赞道。

“我只是告诉他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

法师看着两只妖怪笑着走远,不由得握紧了双手,眼里都快冒出火来了。

※※※

一边是烈焰翻滚的深渊,一边是大声咆哮的法师和他操纵的人偶,刘地嬉皮笑脸地对周影说:“哎呀呀,早知道就不救他了。”

“小心!”周影提醒他注意木偶劈来的一刀。

刘地轻松地跳在一边,飞起一脚把那个木偶踢倒,说道:“干脆照你说的,再把他扔下去就好了。”

一个人偶被周影劈倒,跌入了深渊,就像落入水中的石子一样,在火海中溅起了小小的浪花,瞬间就消失了,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刘地对法师招着手说:“来,来,看到了吗?一下子就消失了,连痛都不觉得。不要再磨蹭了,你也快点下去吧。”

“地狼,该下去的是你!”法师狠狠地瞪着刘地,一连向他扔出了数张符咒。刘地“哈哈”笑着避开。

“小心!”周影大喊一声。随着他的喊声,深渊的火焰猛地冲出数道火光,像掀起了翻天巨浪一样,火柱消散,深渊上方出现的是数只巨大的火鸟。这些凤身、独爪、青眼的灵兽拍动着翅膀,盯着前面的两只妖怪和一个人类。

“必方!”人类法师和刘地一起脱口而出。

“不。”周影纠正说:“那只是必方留下的影子。”

他们忘却了搏斗,一起仰视着这强大的灵兽数千年前留下的影子。必方绚丽的羽毛变幻着色彩,羽翼卷动热浪,像活的一样。看着它们,周影第一次意识到,三百岁的火儿还是个小孩子,再过七百年,他也会成为眼前这样夺目、强大的灵兽。

“必……方……”眼前四只必方的影子一起纵身长鸣,挥动翅膀,灸热的烈焰扑头盖脸席卷过来……

长长的通道中,已经远离那个深渊了,必方的叫声仍然在耳边回荡着,令人心悸。法师跪在地上,拍打着衣服上的火焰,他的头发、眉毛都被烧焦了不少,半边脸熏得漆黑,十分狼狈。刘地从墙壁中钻出来,已经恢复成了黑色狗状的原形,身上也有不少皮毛被烧焦,坐在后爪上舔着受伤的地方,比法师的样子好不了多少。周影则从墙壁的边影里出现,他的样子比起另外两个总算好一些,外表看不出什么伤痕,但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他们都没有料到,必方几千年前留在这里的影子还能使用这么强大的法术,真正的必方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他们简直无法想像。

“太可怕了。”刘地喘着气说,“周影,你还是放弃吧。”

“不!”周影难得的决绝。

法师从地上一跃而起,又向必方鸣叫声传来的方向走过去。周影也跟了上去。“两个笨蛋。”刘地踢踢脚下的石子,但还是跟上了周影。

走到可以感受到火光的地方他们就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步子。

刘地靠着墙壁,用一条腿站着悠然地问:“你们要怎么过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周影化成一条影子,想贴着洞顶飘过去,但是一个必方的影子断然地攻击了他,迫使他狼狈地逃了回来。人类法师则画了几个召唤祝融的符咒,希望火神的力量可以迷惑必方,但是必方根本无视这些符咒,要不是他滚动得及时,差点儿就变成“烤全猪”了。

“你们看,我说过了吧?”刘地的声音使影魅和人类法师在一瞬间产生了同仇敌忾的感觉——他们都有冲过去揍这只地狼一顿的冲动。

“我以为你已经很了解影子了——它们只是一些影子,对吗?”刘地还在说着,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那是必方的影子。”

“我以为你也很了解必方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刘地一竖大拇指:“你倒是真了解我。”

法师的目光和周影一起集中到他身上。

“在通过这里之前……”刘地看着法师,“你是谁?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法师骄傲地说道:“我家世代修道,守护此地,降妖除魔。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保护灵药,绝不能让你们这些妖怪染指。”

“事到如今何必说谎。”刘地抱着手臂站着,“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也过不去,大家把话说明白,然后相互合作才是正确的选择。”

法师有些狼狈,挺起胸膛大声说道:“我齐智远自幼发誓要斩尽天下群妖,借助先辈灵药来提升自己的法力,这有何不可?反正绝不能让灵药落入你们这些无耻的妖怪手中!”

“周影是为了私利夺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是为了私利违背祖训,也不知道谁更无耻一些。”

“别把我和妖怪相提并论!”

“是,是。同样的事人类干就有理由,妖怪干就是无耻、该死,我知道了还不行……”刘地嬉皮笑脸地说,“那你要不要和我们合作?”

法师没有吭声。他知道自己无法凭一己之力过去,但是又不愿亲口说出和妖怪合作的话来。

“好,就这么定了,大家合作到过了这道深渊为止——过去之后依旧是拼个你死我活的敌人。”刘地击了一下手掌,说,“我来告诉你们怎么过去……”

※※※

深渊里的火焰熊熊地燃烧着,不知疲倦地翻腾着,必方的四个影子还傲立在火焰上方,展现着它们的强大身姿。当一条黑影从通道内蹿出来时,一个必方的影子立刻发动了攻击,然而被击中的目标没像以往那样化成了飞灰,而是爆烈开来,撒出了大量的水——刘地从地下的水脉里取了水,利用齐智远的人偶带了过去——大量的水和烈火接触,顿时烟雾腾腾,整个洞穴里充满了灼人的水雾,放眼看去,一片白茫茫,就连必方的视线也无法看透这一切。水雾中,黑影接二连三地跳动着,必方的影子们急切地反击,但它们攻击的都是带着水的人偶,结果令洞窟里的水汽越来越大,视线越来越模糊。

如果是真正的必方,他们一定会做出更适当的反应。但是这些残留的影子没有思维,它们只是遵循着袭击一切企图渡过这道深渊的物体的原则而行动,却无法做出明确、理智的判断。于是,当水雾遮住它们的视线时,它们一起鼓动翅膀,拍打出热风烈焰向水雾吹去,企图把雾吹散。

这股力量在洞窟中激荡出天崩地裂般的声势,不仅水雾瞬间消散于无形,连深渊中燃烧了数千年的火焰也经受不住这样的力量,被烈风卷起,片刻充满了整个洞窟,然后熄灭了。

“必……必……方……”必方的影子齐声高叫,随着火焰的消失也消失了踪影——它们依靠着火焰和必方的灵力相互依存才能留存到今天,现在火焰熄灭了,影子也就失去了凭借,它们也跟着火焰消失了。刚才火焰暴涨,将通道中那些发光的符咒都烧掉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必方最后的叫声久久地回荡着。

周影化作一团黑影,把刘地和齐智远保护在自己身后。影魅可以吸收光和热,虽然不能对抗必方的力量,但是在火浪袭来时保护同伴仍绰绰有余。刘地从周影背后伸出头来吐吐舌头:“好厉害啊。”

黑暗对刘地和周影没有什么影响,他们拍拍身上的灰尘就往前走去。齐智远却只能燃起照明的符咒,他看着眼前的深渊,再看看尚不知有多远的对岸,不由皱起了眉头——如果他还有人偶可用,就可以背他过去,但是刚才已经全用完了。

刘地和周影轻松地飞到了对面,刘地还不忘回过头来对法师挤挤眼。

刚才为了对付必方的影子,就是刘地不停地在旁边催促:“再来一个,不够啊,再拿一个来!”如此这般,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把所有的人偶都用掉了。现在看来,这都是那只地狼早就计划好了的吧?

刘地和周影越走越远,仿佛认定了齐智远不可能追上去一样,一边还在大声地说笑着。

齐智远咬咬牙,纵身向对岸跃去。以他本身的功夫跃出数丈不成问题,但是黑暗的洞窟使他的判断产生了偏差,眼看离对岸只差数寸,但是他的气力已经用尽了,身体开始向下坠落。他举剑向壁上刺去,想止住下降的势头,但是桃木做成的剑怎么可能插得进坚硬的石壁?眼看就要落下无底深渊的时候,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刘地一边故意慢腾腾地拉他上来,一边说:“约好的是‘合作到过了这道深渊为止’,现在你还没有过来。”他把齐智远提上来,放在地上,装模作样地帮他拍拍身上的灰尘,俯身在他的耳边说,“从现在开始,合作关系解除。你如果再妨碍我们,我就……”他在自己的脖子上用两个手指一划,作了个割脖子的动作。

齐智远看着刘地的背影,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

过了深渊,又走过了一道长长的走廊,前面出现了两扇紧闭的石门。门上分别雕刻着必方和应龙,石刻的灵兽用宝石镶嵌的眼睛阴冷地看着面前的两只妖怪。

“你先留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刘地说着,显出原形,钻进了石门。

周影站在门外,心里极度紧张,连齐智远追了上来都没有发觉。多年来的目标第一次如此真实地展现在他面前。在这种层层防范的地方,一定有些珍贵的东西,如果真的是巫咸之药……

※※※

刘地进入石门后,发觉被巨大的石门掩住的竟然是一间仅容一个人转身的小房间。房间的地板、墙壁上全都刻满了用意不明的符咒,正中摆放着一个石架,石架分成两百多个小小的格子,每个格子只有手指长、数寸宽。“这么小的地方能放什么?盛药的药瓶?”刘地喃喃地道。但是格子里面全是空的,刘地围着石架转了一圈,才在侧面最下角的一格里找到了一只陶瓶。

“只有这个吗?”

小小的陶瓶高约数寸,做工精致,刻满龙飞凤舞的图案,瓶口用朱红色的封泥封住,封泥上金色的咒文闪闪发光。刘地用大爪子抓起陶瓶摇了一下,里面确实有东西在晃动。

几道光芒向刘地射来,刘地把陶瓶叼在嘴里,连跳带滚地躲开,但是光芒还是连续不断地打下来,他想潜入地下,却发现自己被符咒的力量所困,无法在这间屋子里施展法术。

“刘地!刘地!”听到声音不对,周影扑上去敲打石门,但是一股力量把他弹了出去。他爬起来,想化作影子从门缝里钻过去,但还是被弹了开来。周影不死心,一次一次扑上去,但是结果全都一样。“刘地!你怎么了?快点出来!”门内的爆炸声越来越频繁,周影更加着急,扯着嗓子叫起来,“刘地!”

“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聋。”石门霍地打开,刘地以人形出现,口中咬着陶瓶,双手推开了石门,他身后的光芒还在不停地打下来,有几道越过他的肩头打出来,周影慌忙跳起来避开。刘地走出房间,里面才恢复了平静。

刘地身上到处是一道道的伤疤,背上用自己的血画了一个大符咒——他看到小屋里虽然光芒频闪,但是石架却丝毫无损,于是模仿石架上的符咒画了下来,想不到真的有用。他一下子倒在地上,把陶瓶扔给周影,吐出一口气。

周影接住陶瓶,打量着,喃喃地道:“这就是巫咸之药……”

刘地挥挥手:“吃吧,吃吧!吃了你就成了老不死的了。”

“你的伤……”

刘地“哈哈”一笑:“这算什么。”

“可这是你拿到的。”

“我才不稀罕呢。你不是想修成正果吗?不是担心火儿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灵兽吗?吃了就都解决了。”

“嗯。”周影欣喜地点点头。

“躲开!”周影抓住刘地向旁边一跳,齐智远的一道灵符在地上炸了一个大炕。

“把灵药交出来!”

“不。”

一张巨大的网从洞顶罩下来,刘地和周影猝不及防,一起被罩在里面。网上挂着很多铃儿,贴满了灵符,一明一暗地发着光,细细碎碎地响着。齐智远冷笑道:“齐家世代相传的捕妖网,看你们怎么脱身!”说着手一抖,刘地被他连人带网拽了过去。周影却像一抹轻烟一样,从网孔里飘了出来——他是影子,怎么可能被网住。

“站住!不然我杀了这只地狼!”

周影手中握着那只陶瓶,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刘地身上被贴了两张灵符,无法动弹。齐智远踢了刘地一脚,令他单腿跪地,抬手扯起刘地的头发,使他仰着头,把桃木剑指在刘地喉咙上,说道:“把东西放下。”

周影握紧了手指。

齐智远手腕用力,剑刃刺进了刘地的皮肉,虽然他有意避开了气管、动脉,但是木剑的钝刃入肉数寸,还是伤害不轻,剑一拔出来血立刻跟着喷了出来。刘地却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挣扎呼痛,而是挂着一抹冷淡的笑容扫了他一眼。比起和自己争夺巫咸之药的影魅,这只地狼的态度更让齐智远感到气愤,他迎着刘地的目光,倒转剑柄向他头上砸下去。血顺着刘地的额头流下来,刘地甩甩头,血花四溅,他却“格格”地笑起来。

“把巫咸之药放下,不然……”齐智远继续威胁周影时才发现,影魅已经不见了。

“可恶!”齐智远咆哮一声,连续向周围扔出咒符,可是毫无反应,无疑,周影已经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他去哪儿了?”齐智远踩着刘地的脑袋问。

“我怎么知道。”刘地自嘲地一笑。他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失去笑容,即使发现周影带着灵药独自逃走时也一样,还是那副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们不是朋友吗?就这么背弃朋友独自逃离,这就是你们妖怪的友情。你们这些冷血的东西!”用刘地交换巫咸之药是他惟一的机会,现在周影不顾刘地而去,他实在无法掩饰心中的失望,一脚脚踢在刘地身上,咒骂着,“妖怪就是妖怪!该死的东西!无耻的东西!”

“阁下又高明到哪里去?别忘了,我救过你两次,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刘地冷嘲热讽道。

“闭嘴!”齐智远尖叫起来,他把曾经受过地狼的救助视为奇耻大辱,刘地却偏偏一再提起,他用剑柄连敲刘地数下,“你给我叫!大声叫那只影魅回来救你!”

“呵呵……”刘地又笑起来,“如果换了是你带着巫咸之药走了,你的伙伴向你求救,你会回来吗?”

“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齐智远手起剑落,刘地的一条手臂被砍落在地。

刘地闷哼一声,几乎痛昏过去。失去一条手臂在平时对他来说可能算不了什么,使用适当的法术加上自身的再生能力,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再长出来,但是他被石室里的法术所伤,现在又被符咒制住,身上到处都是桃木剑留下的伤口,刘地现在连自己止血都做不到。他尽量端正身体,不让自己歪倒,侧着脸,依旧笑着说道:“不错,我不怕死。”

齐智远把刘地拽起来,一边推着他向前走,一边说:“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掉的,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只影魅。”

刘地虽然尽力稳住步子,但是随着失血越来越多,他终于踉跄着摔倒在地。齐智远得意地笑起来,用剑捅着还想挣扎着站起来的刘地:“怎么样?妖孽,被朋友背叛后死在这里很不甘心吧?你再笑啊,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刘地垂着头,用单手撑着身体,不让自己整个趴在地上,慢慢地说道:“我已经活了七百多年,经历了数个人类朝代,我的亲人、朋友早就死得干干净净。我曾经吃过上千个人类、妖怪,也曾经亲口咬死了几十个族人和两个亲哥哥。吃喝玩乐我什么都享受过,背叛、忠诚、爱恨情仇我什么都经历过。如果你也可以活这么久,看这么多,你就会明白,世界上没什么事是看不开的,背叛、出卖、死掉,都算不了什么……”他斜过头看着齐智远,嘴角竟然还挂着一丝笑容,“你可能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我就给你一个忠告吧。想做一个好法师,学着体会一下妖怪的心里在想什么吧,就像妖怪想修成正果必须先学会做人一样,法师不明白妖怪的想法怎么能成为‘天师’。我知道你法术高强,天资聪颖,可是你现在这样成不了最优秀的法师……成不了。”

“你给我住嘴!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刘地的话和齐智远的祖父说过的很像,这让齐智远更受不了——这只地狼竟然比他更知道怎么做一个好法师。

“本来是想给你一些帮助的。”刘地还是那副懒洋洋地神情,“一辈子就做了这一件好事你还不领情,我可真伤心啊。”

“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一名‘天师’,斩尽群妖的,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今天你也要成为被我除掉的妖怪之一了。”说着举剑向刘地刺下来。

刘地淡淡地看着剑尖,连眼睛都没有眨。

“住手!”

齐智远立刻停住了手,抬头望去,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兴奋。

周影站在十几步外,手里举着陶瓶:“我把灵药给你,放开刘地。”他现在很为自己丢下刘地逃走的行为羞愧,看到刘地的断臂和他一头一脸的鲜血,越发自责,歉意地看向刘地。刘地收敛起笑容,深沉地看着他。

“放开他,我把东西给你。”周影催促着,他急于查看刘地的伤势,也急于结束这一切。

“给他半颗灵药就可以了。”刘地又恢复了那种讥讽的口气,“我都被他打得半死了,全给他我们太吃亏了。”

周影没想到他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不由眼圈一红。

周影把陶瓶放在地上,缓步向刘地走过去。齐智远看清楚陶瓶上的符咒封口并没有被破坏,才放开刘地向陶瓶走过去,临走之前还踢了刘地一脚。

周影把刘地扶起来,手忙脚乱地为他止血。刘地任凭他在自己身上忙活着,闭上眼,仰面向上,长长出了口气。

“对不起,刘地,都是我不好……”周影结结巴巴地说着,“我只是想,只要我吃了那个灵药,法力提升后就可以回来救你了,我不是想丢下你不管。”

“没什么。”

“我拿着灵药看了很久,却怕万一吃了无效怎么办,就算有效,万一不能立刻生效怎么办。我越想越害怕,觉得还是直接用它把你换回来比较保险。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对你下这种毒手。”

“我又没死,你回来了就好,其他都无所谓。”刘地半坐起来,“反正我常常在鬼门关上打转,哪天一不小心跨进去了,自己也认了。”

周影情绪很激动,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刘地扶着他的肩站起来,轻描淡写地说道:“今天先回去吧,哪天我再来和他算账。”话虽然说得淡淡的,但眼中却露出冷酷来。

“站住!”齐智远大喊一声。

他已经除去了陶瓶上的符咒,打开了封口,把一枚拇指肚大小的黑色丸药擎在手里,冷笑着说:“你们别想逃走!等我服下灵药,看我怎么用你们祭剑,怎么斩尽天下群妖。”

刘地耸耸肩,忍不住又讥讽他几句:“你家世代守护的东西你就吃了吧,别扯到我们身上,关我们什么事?”周影扶着他转过身,缓缓向外走去。

“我叫你们站住!”齐智远在刘地冷言冷语下实在难以保持冷静,一把把灵药塞进口中,吞下去,“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周影挡在刘地面前,手一伸,影刀已握在手中。他不会让刘地再受任何伤害。

齐智远气势汹汹地逼过来,虽然吞下灵药后什么反应也没有,但是他仍然决心要把这只地狼埋葬在这地底。

刘地猛地拉住周影,自己走到前面去:“我可不甘心让你杀了他,这个人类我要自己来吃。”

“刘地!”

“我四肢都被折断时还能咬死对手,断一条胳膊算什么!”刘地大吼一声,伸展剩下的手臂,五只利爪从指尖弹出来。

齐智远本就一心想置地狼于死地,刘地自己走出来正合他意。他感到一股火热的感觉从丹田中升起,明白灵药正在发挥作用,得意地拉开架势,暗想:就用你来试试这巫咸之药的效用。

刘地微微闭一下眼,眼睛中猛爆出寒光。

齐智远突然狂叫一声,跪倒在地,青蓝色的火焰从他的口鼻中冒出来,接着火焰冲破了他的皮肤,在他全身燃烧起来,他手舞足蹈地挣扎着,却没有任何办法抵御这来自体内的火焰。刘地看着这意外的一幕,略有些吃惊,接着恍然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周影一把拉住刘地,把他拖后几步,不让他离齐智远太近。其实这时火焰已经熄灭了,齐智远已经成了一堆黑色的焦末。一阵阴风吹来,就连这点儿痕迹也不见了……

周影和刘地对视一眼,毕竟是数千年前的东西,效力发生了变化也是有可能的。周影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感叹,只差一线,服下这枚致命“灵药”的就是他了。

“十巫的工作不只是炼不死药,还要下传神意,管理国家……他们不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团体,而是一个国家的管理中枢。从政治角度出发,毒杀也是很常见的事吧?”刘地缓缓地说,“说不定这颗‘灵药’原本就是做这种用途的。”

数千年前,人、神、妖共居的国家发生的事已经无从追溯了。这颗灵药究竟是因为时间而产生了变异,还是一开始就是用于“毒杀”的用途,这其中的答案也许刘地和周影永远也无法得知。

“刘地,我……”周影觉得自己必须向刘地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刘地摇摇头:“你毋须自责,别为没发生的事难受。”

“你还不如打我一顿,咬我一口,你这样我更难受。”

“咬你?没血没肉的咬来干什么?”刘地白他一眼,“我是真的不介意。”他见周影低着头,沮丧的样子,接着说道,“以前也为出卖啊、背叛啊什么的生气、伤心来着,后来见得多了,经得多了,也就习惯了。不过,你能回来我很高兴,真的。”

周影的心里却觉得黯然:刘地并不是不“生气”,而是根本不在乎自己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不是说刘地并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朋友呢?不过这也是咎由自取,自己确实在关键的时刻背叛了他。

刘地是周影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惟一的朋友。现在看来,因为这次愚蠢的行为,周影恐怕会永远失去这个朋友了。

“如果当时你不回来,我真的无所谓,我早就不在乎了。可是,你却回来了……”刘地把手卡在周影脖子上,一字一字地说,“所以,如果再有同样的事发生而你却丢下我独自逃走的话,就算追到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我也要吃了你。因为我可以不在乎一切,却还没有学会不在乎‘朋友’的背叛!”说完身体一晃,跌倒下去……

※※※

“我再也不会‘背叛’任何人了……”周影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听着刘地对火儿把“故事”讲完,“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不是告诉过你嘛,别为没发生的事自责,还有,不愉快的事三天之内一定要忘掉。”

“有些事想忘也忘不了……记着比忘了好。”周影始终无法释怀。

“唉……”刘地摇摇头,趴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真受不了你这死脑筋!过去和将来都不会发生的事,你记来干什么?”

“将来不会发生!绝对不会!”周影大声说。

“那不就完了嘛……”刘地懒洋洋地拖长语调,手一点,桌子上的杯子自己倒上水跳到他手里。讲了这么半天,他已经口渴了。

火儿还在回味刚才的故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评论道:“这个故事还不错,有影参与的故事果然比你自己的好听。”

“是吗?”刘地抱着一个大靠垫,把脸埋在里面,瓮声瓮气地说。

“来,再讲一个一样好听的。”

火儿的话令原本快睡着的刘地一下子跳了起来:“还讲?!”

火儿也在杯子里喝几口水,抖抖翅膀,换个姿势,做好继续听故事的准备。

“啊……”刘地惨叫一声,“周影,救命啊……”

周影摸摸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头,抓起外衣说:“我要去工作了,时间到了。”

火儿对他摆摆翅膀:“今天你自己去吧,我不陪你了。”

“周影,是谁说再也不背叛朋友的!”刘地跳过沙发向周影扑去。

周影像没听见一样落荒而逃,门“砰”的一声在刘地面前关上。火儿守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看着他:“来,再讲一个故事。”

“周影……”

下午放学回来的九尾狐林睿不解地抬起头,刘地的惨叫声正在楼梯里回荡着……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