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帝流浆

时间还是下午六点,但是因为天阴得很沉,雨又下得很大,所以看起来好像入夜了一样。在这种天气里,周影却出现在一座大厦的楼顶上。

周影在自己周围使用了避水咒,而火儿对这样的暴雨根本不在乎,雨水打在他由火焰组成的羽毛上很快就蒸发了。他们仰头计算着时间,等待着月光的出现。虽然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但是在今晚一定会停的。不只周影和火儿,住在这个城市里的妖怪们都绝不愿意错过今年七月十五的月光。

刘地突然从楼板下冒出来,向周影走去。显然就连他这个热中于吃喝玩乐的家伙,也不愿意错过今夜。

刘地来到周影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刚刚还瓢泼一般的雨就忽然停了,天上的阴云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抹掉了一样,迅速向西边的天空退去,转眼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哦,是那个僵尸,她的性子可真急啊,不过她来干这种事最合适不过了。”刘地笑嘻嘻地道。像南羽这样修炼了近千年的僵尸,如果愿意,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使一州一县赤地千里、滴水无存,由她来停止这场风雨确实是小菜一碟,他们因此被称旱魃。

天气豁然晴朗后,刘地和周影依稀看见远处错落的数十座摩天大厦顶上都隐约地出现了“人影”,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希望在没有遮挡的地方接受今晚的月光。

“啪”的一声,林睿也跳上了楼顶,长出了口气说:“我妈妈好啰嗦啊,我用法术让她睡着了才溜了出来,幸好没有耽误大事。”

刘地、周影和火儿笑着跟林睿打了个招呼。

这时,月亮升起来了。当城市里人类的脚步匆匆,无暇欣赏这美丽的明月时,等待多时的妖怪们却忙碌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今夜月光中仿佛有千亿颗橄榄似的光团,被皎洁的月光系着,垂落于大地。

“帝流浆!”

妖怪们纷纷开始捕捉、收集这种名叫“帝流浆”的东西,把它们融合进自己的体内。

※※※

草木、动物必须接受月光的精气,而且必须是每六十年一度的七月十五的月光,才能脱胎换骨,得到思维,继而开始修炼法术。因为这一天的月光中含有“帝流浆”。妖怪们如果吃了它,一夜的修炼相当于吸取日月精华数十年,所以没有任何妖怪会错过这六十年一次的机会。

在人类不曾察觉的晚上,妖怪们度过了六十年一次的节日。当太阳东升时,经过了一夜辛劳的妖怪们才停止了他们的“庆典”。

“呼……”林睿坐在地上吐了口气,“好累啊。”

刘地走到栏杆前看着已经开始复苏的城市感慨地道:“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在今夜成为我们的同类。”

周影赞同地点点头,他明白昨夜是一个“诞生”的夜晚,他举起火儿大声道:“火儿,生日快乐!”

“影,生日快乐!”火儿在他的手上蹭蹭头,笑眯眯地说,“我们又看到了一次帝流浆。”

“哦,火儿过生日吗?”林睿冲过来把火儿抱进怀里,“我要送你什么礼物呢?”

“我想要新床、故事书、DVD机、零食和上等牛肉……”火儿毫不客气地说。两个人已经开始商量着去哪里进行大采购了。

“你们过生日?”刘地拍着周影的肩问。

“嗯,我们已经见过五次‘帝流浆’了,今天刚好三百岁。”

※※※

深山大泽,人迹渺然,是动物和妖怪们的家园。在这片原始森林中的一个沼泽边,朝阳透过茂密的树叶照到水面上时,一大群影魅又生了出来。

影魅是一种由沼泽的湿气和原始森林的阴气凝结成的魑魅,没有思维,没有形体,在原始森林中随风飘荡,朝生暮灭。每天都会大批地生成,也会大批地死亡。然而今天,阳光的力量消退后,却有一只影魅没有死亡。

有光才有影,影魅的生命来源就是阳光,阳光消失,影魅们短暂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可是这只影魅缩在岩石旁边,看着自己的同类一一消失却不能理解这一切。他只知道自己靠着的这个东西像阳光一样温暖。

现在还没有思维能力的影魅到很多年后才明白,他所依靠的东西是一枚必方的卵。

必方的卵是靠灵力来孵化的,在影魅依靠这枚卵活下来的同时,他那微弱的灵力也使必方的蛋壳内有了某些活动的迹象。

死亡,是依靠着必方的卵生存了两天两夜的影魅来到世间之后理解的第一件事。他靠在卵旁,眼睁睁地看着无以计数的同类早晨出生,太阳落山后灭亡,他紧紧地依偎着卵,即使太阳升起了也不敢离开。数万计的同类的消失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死亡”。到了第三天傍晚,必方的卵发出轻微的声音,先是裂开一条缝隙,然后伸出一只尖嘴,最后,蛋壳裂为两半,一个会动的小东西哆嗦着站起来。

影魅注视着这个刚刚从蛋壳里钻出来的小东西。他很像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那些东西,但是他只有一只脚,羽毛是由金黄色的火焰组成的,还散发着温暖。影魅靠着他就像靠着那只没有孵化的蛋一样,感觉很舒服。影魅下意识地向他身边靠了靠。这时候,又有无数在沼泽上空飞舞的影魅消失了。

“必,必必,必方,必方……”小东西鸣叫着,依偎在影魅身边。他们这个种族的幼兽刚孵化出来的时候不能进食,是依靠父母的灵力来生存的,这只幼兽没有父母在身边,他惟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这只灵力低微的影魅。但是影魅的灵力根本不足以维持他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身体也变成了暗红色。

影魅无法理解这些,也不知道这只叫“必方”的幼兽正在接近死亡。他只知道自己依靠的这个温暖的东西正在变冷,太阳已经落山,自己的生命也会随之消失。要想继续生存下去,这只幼兽就必须活着——这是没有思维的影魅存活了三天以后,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当必方和影魅一起在生死线上挣扎时,月亮升起来了,山林里的妖物们在沸腾。必方和影魅当时都不明白,这天正是六十年一次的七月十五,幸运光顾了他们。

“必、必、必方……”必方的天性使他感觉到月光中的东西可以延续他的生命,他努力地伸长了脖子,去捕捉这些飞舞在四周的光团。他费尽力气,终于吞下了一个,然后又一个……他身周的火焰开始明亮起来,也重新恢复了影魅喜欢的温度。影魅不解地看着小东西的举动,过了良久才明白,他想要这些在月光中漂浮的东西。所以影魅也开始捕捉月光中的“帝流浆”,如果把这些东西给必方,自己就可以活下去,他只是这样的念头。

影魅的思维能力无法使他明白,他是没有形体的影子,根本无法“抓”住任何东西,帝流浆一颗一颗地飘落,影魅每次看准了一颗,它都会穿透他的身体,然后融合、消失,影魅一次一次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但是他根本不懂得失败的含义,也不知道放弃、退缩。他也不会明白,随着一颗颗帝流浆与他的融合,正在使他的身体发生怎样的变化……

月亮渐渐沉下去,影魅在最后一颗帝流浆落在地上之前握住了它。影魅无法明白自己已经因为帝流浆脱胎换骨,拥有了身体,他只是很高兴地把这颗帝流浆送到必方的嘴边,高兴地看着他吃下去……

一只外形像鼠一样的妖怪狙如沿着山崖跑过,紧跟着他刚刚发现的一群猴子。不一会儿,猴群中开始了残酷的战争,它们相互撕咬、扑抓。一只咬住了另一只的脖子,对方用爪子抓破了它的胸膛,也它仍然不肯松口;另一边猴王早就被几只公猴围攻,它咬死了好几个敌人,但自己也被撕扯得稀烂;就连母猴怀中的小猴也向母亲又踢又咬,母猴们则相互投抛小猴,有的甚至把自己的孩子扔在地上践踏……没过多久,这群猴子就全军覆没了。

狙如洋洋得意地欣赏着这一切。

这种妖怪没什么战斗力,但是却能够让生物的心中充满杀机。他最喜欢的就是挑起战争,然后躲在一边欣赏血腥的过程。现在他来到这个小型的战场,嗅嗅挂在树枝上的残肢、肉片,又在尸体上咬了几口,在沾满鲜血的草地上打了个滚,感到万分满足。

一个黑影忽然向狙如扑来,他奋力地躲避却还是被咬中了喉咙。在听到自己气管破裂声的同时,他发现咬断自己脖子的竟然是自己的影子,不过他已经无法去想“为什么”了。

黑色的影子从地上站起来,化作了一个人形的黑影。他提起狙如的尸体,一只必方从树梢上飞下来,落在他肩上,就着他的手大吃起来。

影魅已经完全拥有了形体和思维,必方也长到了鸽子大小,如果他们懂得计算日期就会知道,他们已经漫无目的地在这座森林中游荡了二十多年。

影魅抚摸着狼吞虎咽的必方,心中思忖:如果一只狙如不够填饱肚子,不知道他会不会吃地上这些猴子的尸体。

“吃”,这是影魅很难理解的一件事。阳光足以提供他需要的一切能量,而且必方和他在一起,他的法力即使在夜间也可以增长,他不需要通过“吃”来维持生命。但是必方需要,森林里其他的动物和妖物也需要,通过影魅的观察,很多动物每天都在“吃”,难道“吃”就是它们生存的目的吗?

不管影魅多么不解,他还是要为幼小的必方寻找食物,并且渐渐发现“食物”和“食物”的不同,青草、树叶和水果必方不吃,动物的肉他会吃一些,而妖怪和魑魅魉魍它就吃得很开心。

“嗯,很好吃。”必方吞下最后一口满意地说,“可惜少了点儿。”说着对地上的猴尸摇摇头,如果不是饿极了,他可不愿吃这种东西。

影魅近来尽量为必方捕猎妖物,他的法力已经不错了,必方渐渐也能帮上一些忙,一般的小妖怪他们都可以手到擒来。他们理智地不去招惹大妖怪,因为必方的存在,大妖怪们也不来惹他们。

今天影魅的运气很好,很快又捕到了一只环狗。必方吃得饱饱的,蜷在影魅怀里睡着了。影魅坐在树枝上晒太阳,静静地坐在阳光下是他惟一的爱好。

“你好。”

影魅抬起头来,一名老人正颤巍巍地站在面前的树枝上和他打招呼。影魅从来没有和必方之外的生物说过话。

“这里风景不错。”老人在他身边坐下来,“你倒有些眼光。”

“风景……”影魅不知道“风景”是指什么,他选择这里只是因为可以毫无遮挡地晒太阳罢了。

“最近有很多妖怪被你杀了,是吧?”老人切入了正题。

“那些食物吗?”

“你杀他们只是为了吃?”

“他吃。”

“这座森林里有很多食物,为什么要吃同类!”老人的声音严厉起来。

“他喜欢吃。”

“只是因为喜欢就杀害他们?”老人暗暗握紧了拳头。

“他们也在吃,吃猴子,吃鸟,吃虎狼,吃青草……大家都在吃东西,也被吃。”影魅尽力用掌握的语言表达他理解的东西。

老人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影魅,握紧的手又松开了:“如果有一天你自己成为了食物呢?”

“我不吃东西,也不能成为食物。”

“如果是那只必方被吃掉呢?”

“必方?”

老人指指他手中的必方。

“不行。”影魅收紧了手,“他不行,我不允许。”影魅隐约地意识到,对他自己来说,这只必方和可以成为“食物”的其他生灵是不同的。

“哈哈哈哈……”老人大笑起来,“活了这么久,第一次遇到你这么有趣的影魅。”他从树梢跳下去招手,“来,我们走吧。”

影魅看着他,突然说:“我见过你。”他记起来有一次遇到很多妖怪聚集在一起,被他们敬畏地簇拥着的就是这个老人。

※※※

影魅坐在月光下,手里拿着一本书,上面写满蝌蚪般的文字,人类的文字有很多种变化,影魅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善变,但是学习文字的过程让他觉得很愉快。

“‘人类’是什么?”

“看我,我就是一个人类。”

影魅看着醉卧在河边青石上的老人,再看看一本画报上的泳装女性。“人类……”影魅摇摇头。然后认真地开始读那本上古的法术书。他把这本书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老人终于停止了如雷般的鼾声,揉着眼睛来到他身边:“起来,我们今天开始练习变化形体。首先变成人类。”

“人类?哪一种?”

“我,先变成我。”

变化成人类的课程比影魅想像得要难一些,他很快就可以按照画册上的样子变成老人、女人,却整整一天都无法在没有原形的基础上变成一个人。

“喂!为什么女性会有胡子?”

“手!那是人手吗?”

“人类的耳朵怎么会向上长?”

“你是人还是狗?那么长的舌头!”

“白痴!”

“笨蛋!”

“……”

老人重重地坐在地上,呼出一口气道:“快被你气死了!不过,这一次终于像个样子了。”

影魅变成的人类男子站在他面前,虽然眼睛稍嫌大了一点儿,看来像兔子多过像人,但整体来说已经可以接受他是一个人类了。

“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十天不许变。你得学着做人了。”影魅拉拉让他觉得束缚的人类衣服,又坐下来安静地看书。老人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原本以为收服这只影魅会花些力气,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听话,不论自己教什么他都会认真地接受。

“应该帮你起个名字了。”

影魅抬起头来,专注地听着。

“你是影魅,就叫……唔,就叫影吧。”这种起名字的方法实在是草率得可以。好在影魅也不会提出什么意见,他只是伸出手指,在松软的泥土上写出了一个“影”字,然后又抬起头看着给他起名字的人。

“对,就是这个字。从今天起你就是‘影’。就算有一千一万只影魅,你也不再和他们相同了。”

“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影,影,影……”必方吵吵闹闹地从树上飞下来,嘴角还沾着猎物的血——他最近开始自己出去捕食了。奇怪的是,这个原本挑食的家伙,对自己抓来的猎物却不论什么都吃得津津有味。“名字,名字,影子,影子……影,影子……”他绕着影飞了几圈,叽叽喳喳地把这个名字叫了几十次,最后落在老人面前的岩石上,歪着头,眯着眼问,“那我呢?我的名字呢?”

“反正这里就你一只必方,没有名字也不会被弄混了。不过……”老人看必方真的被逗急了,口风一转,“如果你也想要名字,就让影帮你起一个吧。”

“火……火儿。”影在这方面学得倒快。

“火儿……”必方不太满意,他认为自己应该配得上更响亮、更了不得的名字,“不过算了,既然是你帮我起的。”火儿表现着自己的宽容大度,在影身上擦擦嘴,开始睡早餐之后的上午觉。

影把他抱在膝盖上,忽然问老人:“你呢?你的名字?”

“我叫周筥(音jǔ),因为我原本是周朝时候一个编竹筐的,哈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影现在明白自己的名字是遵循什么原则来的了。

“影,快追!”

火儿猛地从空中扑来,击倒一只妖怪后对着逃走的几只大叫。影随着他的叫声,像一道闪电一样冲出去,和逃走的敌人的影子结合在一起,将对方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他站起来数了一下:“七只都在这里,没有漏网的。”

他们在追杀的是一种红眼、白尾,看起来像小哈巴狗一样,名叫哆即的妖怪,这种妖怪能引起火灾,本来一只两只的出现还没有什么,可是像这样七、八只凑在一起,就会惹来很多麻烦。短短几天内,已经有两片山林被他们烧成灰烬,动物、植物甚至妖怪因此而丧生的不计其数。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火儿一边吃一边絮絮叨叨地说,“整天被他差来遣去的。”

“反正你也吃得很开心。”影拍拍抱怨的火儿。他心里忽然想到,当年周筥主动找上他和火儿,是不是……想杀了我们?

“你原本是打算杀了我们吗?”影认真地问周筥。

周筥不能置信地张大嘴,说道:“什么?你到现在才发现?”

影不知为什么感到一种难以解释的情绪影响着自己。周筥看他黯然地低着头,想要离去,“扑哧”一笑,叫住他:“怎么,不高兴了?你能学会‘不高兴’也不容易啊。”

“我没不高兴。”影下意识地回避自己心里的异样。

“哦,还学会说谎了,这进步也太快了。”

“我……”

周筥拍拍影的肩道:“看来,也该跟你好好谈谈了。”

※※※

影独自坐在河边,静静地思索着刚才和周筥的对话:

“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那虚无飘渺的影魅了,你已经拥有了生命。”

“生命……”

“对,你虽然是妖怪,但是生命就是生命,不论是人、动物、植物还是妖怪,都一样,不应该有什么贵贱之分,你处身在这个天地中,活着、能思考、能有情感,这就是你的生命。”

“是这样吗……”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

“一个生命总要有他存在的目的。”

“是什么目的?”

“你不用一副烦恼的样子,这些事儿不用费脑筋想,时候到了,自然有一天你会豁然开朗。”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目的是什么?”

“这种事怎么能问别人?”

“可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才能知道?”

“我不是说过这种事不用急嘛。在这之前,应该先学会用自己的脑子想事情,不要老问别人该怎么办;学会表达、感受自己的喜、怒、哀、乐;学会了解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学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并不重要,‘你自己’认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自己的看法……”影想着,发觉自己正一边思考,一边无意识地拾起小石子向河里扔着。一只蜻蜓被他投出的石子吓得掠出了很远,又开始点击着水面。当一只鸟的影子投下来时,蜻蜓慌忙向树丛中飞去。山雀扑了个空,在水面上折了个身,又飞上了天空。不等它找到新目标,一只山鹰猛扑下来,把它擒在爪下,向山峰的方向飞去了。影看着山鹰消失,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刚刚逃离山雀袭击的蜻蜓误撞上了一张蜘蛛网,正在拼命地挣扎,一只硕大的蜘蛛已经慢慢向它爬了过去。

影伸出手,把蜻蜓从网上拿了下来。蜻蜓飞走后他还在看自己的手,刚才蜻蜓在手指间挣扎的感觉还留在上面。

周筥正在远处看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放这只蜻蜓飞走。蜘蛛只有吃昆虫才能活下去,而蜻蜓自己也要以别的昆虫为食。

“喂,影。”

影回过头来,周筥向他招着手:“你过来,我想我可以教给你一些法术了。”

※※※

暴雨滂沱,一连数日,最终形成了泥石流,向着山下直冲而去。

“避!”影大喝一声,施用“避水法”展开一道无形的墙壁,把滚滚而来的泥石流挡开了一点儿,火儿紧接着拍动翅膀,放出了大量的火焰,又把泥石流的流向移动了一些,影刻不容缓地又冲上去……他们就这样轮番出手,终于将泥石流引到了他们设定好的方向,泥水、石块、树木、草枝……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进了那片沼泽地。

“呼……”火儿落在影的肩头,长出了口气,“累死了!”

影看着气势汹汹的泥石流扑进沼泽,虽然很累,但还是为自己和火儿能阻止它冲到山下,毁灭生灵而高兴。

旁边的树丛中隐隐传来了窃笑声、私语声,影知道那里有很多妖怪。从影和火儿开始出手阻挡泥石流时他们就在那里,大概是一边看热闹,一边准备在影失败后逃跑,却没有一个肯出来帮忙。影的心中又生出了一种情绪,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种情绪叫做“生气”。

“可恶的家伙!”火儿忿忿地叫起来,“竟然一起躲在那儿看笑话。正好又累又饿,捉一只当晚餐。”说着展翅向树丛中扑去。被火儿惊动的妖怪四散逃窜,火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追了上去。

影一点儿都不在乎火儿会追上谁,吃了谁,他慢慢地绕过泥石流肆虐的山坡往回走,不知为什么,竟然已经不再觉得生气了。

“如果想杀掉某只妖怪,是对还是错?”

周筥听到影的问题后,放下了举到嘴边的茶杯:“为什么想这么做?”

“什么原因也没有,不是为了吃,也不是为了自卫,就是在一瞬间很想这么做。”影老老实实地把双手放在膝上,坐在周筥对面,看得出他真的很困惑。

“是因为他激怒了你吧?”周筥一语中的,“不一定是为了吃,为了自卫,才会有杀意。还有很多原因——他令你生气了,这也是原因之一。”

“那么,这是对的吗?”

“是对是错要问你自己,每个人、每个妖怪的答案可能都不一样。你明白了吗?”

“不明白。”影知道自己从周筥那里得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转身走出了周筥的木屋。他习惯性地来到河边,抱膝看着河水发呆。周筥在一百年前开始教他法术,同时也告诉他关于神、魔、仙,关于精、妖、怪以及关于人类的知识。但也是从那时起,他不再告诉影应该怎么做,对还是错。所以,在影的心中堆积了一个个“为什么”,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多。

“影。”火儿慢悠悠地飞回来,因为吃得太饱连说话都懒洋洋的,“你最近怎么了?看起来很烦恼。”

影把他抱在怀里,这个任性的必方也会关心别人,让影有些感动。“我没什么,只是有些心事。”

“心事啊……”火儿嘟哝,“吃个饱,睡一觉,什么烦恼都没了。”说着蜷起身子,缩起翅膀,开始睡觉。

影伸直腿,让火儿睡得更舒服些。要是能像火儿一样就好了,什么烦恼都不会有。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呢?周筥看起来是没有什么烦恼的,也没见其他的妖怪、动物们有自己这么多想不通的事。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影魅,智力比别的种类低,所有才有这么多事想不通?影伸展一下四肢站起来,如果是因为种类的缘故,那自己也无可奈何,烦恼也没什么意思了。

※※※

影和火儿沿着山羊踩出的小路往回走,他们刚刚为周筥到远方送信回来。火儿习惯性地抱怨着周筥对自己的差遣,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

“嗨……嗨!你听见了吗?快来帮帮忙!”

影回过头来,看见一只妖怪站在山崖上向他挥着手:“快来帮帮忙!”

“午餐!”火儿欢呼一声,准备向那只妖怪扑去。

“火儿,先等一下。”影忙按住他,“她在向我们求救。”

“我们凭什么要帮她?”

“过去看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影这么说着,飞向山崖。

火儿不满地埋怨:“影真是太任性了,到嘴的午餐又飞走了。不过我宽宏大量,跟他去看看好了。”说着,也跟着飞过去。

站在山崖招呼影的是一名穿着长裙化身为人类的妖怪。影分辨不出她的原形是什么,一边打量着她一边问:“你叫我们干什么?”他对这只妖怪倒是有几分佩服,除了周筥外,从来没有见过谁敢主动和必方打招呼。

“你来帮一下忙。”这只妖怪不由分说拉起影就走,“快来,我自己救不了它们。”

影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跟着她走。一直走到一片空地上,影也没看见有什么需要救助的对象。

“你干嘛还呆着啊?快帮我救它们。”那只妖怪嗔怪道。

“救谁?”影东张西望。

“你往哪儿看啊?这里,你脚底下啊!”

影低下头,看到脚下一片被野山羊啃过的灌木丛,一片狼藉的样子:“救……它们?”

“植物也是这片山林的一部分吧?你们不是一直在帮助大家保护这里吗?难道植物就不在你们的保护范围内?枉我还把你当成英雄来崇拜。”那只妖怪不快地说起来,“天地万物之中,只有植物是只需要阳光、水、土、空气就可以生存的,而且还可以提供给其他生命养分,怎么可以瞧不起它们!”

“我连水、空气、土都不用就可以活着,更不用吃其他生物。”影认真地说。

“吃其他生物有什么不好?”火儿站在影肩上不满地说。

听了影的话,那只妖怪忍不住笑了出来,继而侧着头认真地说:“嗯,你说得对,你确实比植物更高级。”

影的脸微微一红,他知道对方绝不是在称赞自己,毕竟影魅是妖怪中最低等的一种。“你要我干什么?”他只想快点儿做完,早些脱身。

“帮我把它们扶起来,你会使用覆土咒吗?”

“会。”

“我帮它们重生枝叶的时候,你用覆土咒保护它们的根。”

“好。”

那只妖怪一伸手,折断的灌木便从土中钻出来,影保护着植物的根,那妖怪仔细地用法术修复植物的枝叶。影第一次发现,要使植物重新繁茂,竟然比治疗动物或别的什么更消耗法力。

当把这片灌木全都救活时,月亮已经悄悄露出了脸庞。火儿大概饿了,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找食物去了。影拍拍手上的泥土,准备离开。

“请等一下。”

影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事?”

“能不能再陪我一会儿?”

“什么?”

“只要陪我到明天早上就行。”

“我要去找火儿。”

“如果我快死了呢?你愿不愿意陪我度过这最后的夜晚?”

“死……”

“我快死了,我的生命只能延续到明天早上了。”

“……”

“我是一棵黄棘,明天,就是立秋了。”

影知道这种植物妖怪的特性,他们的本体每年春天发芽,就会生出一只妖怪,到了立秋这一天,这只妖怪就会死去,但是黄棘树本身不死,等到春天又会生成新的妖怪。这是一种奇怪的、不能繁殖,既短命但又长生不死的怪物。

“我第一次看到黄棘。”影看着她,“我原本以为那只是书中记载的东西。”

她坐下来,拍拍自己身边的岩石,示意影也坐下,说道:“看到快要死了的黄棘,很新奇吗?”

“也不是,反正明年春天你就会活过来。”

“明年春天……”黄棘嘴边露出一抹苦笑,指着山下的沼泽问,“那里每天都会生出新的影魅,那是你吗?”

“那当然不是我。”

“那也不是我。”

影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每年生出来的黄棘都不一样,也就是说,你们只能活三季?”

“对,我们可以保有上一代的知识,却不能保留记忆和情感,我们只能活这么久,而明天,就是我的大限了。”她说道。

影在她旁边坐下来,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自己陪伴她,但是陪陪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吧。

“为什么?”黄棘直直地看着影,反复说着这三个字,“为什么?”

影不解地看着她。

“为什么你可以活下来?”

“我?”

黄棘转过头去不看他,说道:“其实我们黄棘也有办法可以活下去的。”

“什么办法?”影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她的忙。

黄棘回过头来盯着他,一字一字地说:“帝流浆!”

“帝流浆……”影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六十年一次的机会……也就是说每隔六十年我们当中才有一个可以活下来。而你却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为什么?”

“因为那天刚好是‘帝流浆’的日子。”影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自己能够活下来和她之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黄棘猛地伸出手卡住影的脖子,无数的根茎从泥土中钻出来,向影的身上插下去,口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活下去而我却要死!为什么!”

影化作一团影子,轻易地从她的攻击下脱身来,他伸手发出一道火光,把黄棘弹出了十余步,摔在地上。植物化身的妖怪最怕火,影这些年来可没白修炼,对付这种小妖怪,他已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了。

黄棘一时爬不起来,影此时要结果她的性命易如反掌,可是他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他只能活到明天早上了,便转身准备去找周筥,顺便看看火儿回去了没有。

黄棘从地上爬起来,呜呜地哭着,向影的背影喊着:“求求你别走,陪我到明天早上好吗?”

“你刚才想杀我。”影提醒她刚才的行为。

黄棘只是低着头哭,什么话也不再说了。当影再次迈步要走时,她又乞求道:“真的不行吗?”

影走回来,在他身边坐下。

黄棘握住影的手,说道:“我害怕死亡,怕得快疯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很敬佩你,你这么多年来为这片山林做了那么多事,可是在那一瞬间,我……好像在恨所有可以活着的东西,我恨不得大家全死掉才好。”

“是吗?”影无法理解这种心情。

“你有没有特别害怕过一件事?如果觉得害怕你会怎么办?”

影摇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真好……”黄棘看着天空中的月亮,“我一直在害怕,都忘了好好地生活,所以现在更怕了,还有几个小时,我的时间就用完了……”她边说边发抖,身体缩成了一团,“不如现在就死了的好,反而不用这样一直害怕了。”

“就当明天什么都不会发生,把它忘了吧。”

“忘不了,忘不了!”黄棘摇着头。

“你想这么一直害怕到天亮吗?”

“让我睡着吧,一直睡到天亮,就当什么都不会发生。对,我要快点儿睡着。”黄棘靠在影的肩头闭上眼,不住地说着,“快睡着,快睡着。”

影伸手在她额上一按,她立刻陷入了沉睡,在睡梦中露出了微笑——影使用的不是令她昏睡的法术,而是一个幻术,让她可以看到她想要的生活。影看看天空中的星辰,计算着时间,不知道天亮之前还能不能让她做个美梦。

影就一直这样让她依靠着,他第一次知道生命面临死亡会有这么多恐惧,在这之前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关于死的事情。那些被自己杀死的妖怪,在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害怕?自己也会死,也许到时候自己就会明白“害怕”是什么了。

当第一缕阳光照到影身上时,靠在他身边的黄棘不见了,那里生长出一株枝叶青青的树,结着鲜红的兰草般可爱的果实,开着小小的黄花。影知道,到了春天这里会再次生出一只妖怪,只是那就不再是他认识的黄棘了。影站了起来,开始想火儿这一夜去了哪里?自己没有回去,周筥有没有担心?

“影。”周筥从一棵树上跳下来。

影睁大了眼睛“哦”了一声,自己刚刚想到他,他就跳出来了,一时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周筥打量着那棵树:“本来以为你终于学会和女人约会了呢,原来是棵黄棘。”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失望。

“女人?”

“她啊。”周筥拍着影的肩膀,一脸诡异,“别装傻了,我亲眼看见你抱着她坐了一夜——就没干点儿别的?”

“你看了我们一夜?”影皱皱眉,“不过她是女人吗?你给我看的画册上,女人是这样子的……”说着他用手指在空中划出几个幻影——三点式的、半裸的、全裸的女人,“女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这个嘛……哈哈,哈哈哈哈……”周筥抓着头尴尬地笑。

影不解地看着他,完全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周筥。”在一同往回走的路上,影突然问,“死是什么?你会死吗?你害怕吗?”

“死就是……休息。”

“休息?”

“死了并不代表不存在了,相反,只要认真地活过,就没有任何事可以让我不存在。我当然会死,可是我并不害怕。”周筥拍拍影的肩,“很快你就会明白了。”说完抢先向前走去。

影看着他,想想他说的话,莫名地增添了一丝不安。

※※※

一天早上,影和火儿一早就被周筥叫醒。他们来到周筥的木屋时,周筥一脸严肃,盘膝坐在木屋前的草地上。

火儿打了个哈欠:“臭老头儿,一大清早又要支使我们干什么啊?”

周筥垂下眼帘问:“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相处多久了?”

影想了一下回答:“两百多年吧,谁会去记这些。”

“两百年了,我能教的已经都教给你了。影,你有天生的机缘,你的道行将来一定可以超过我的。”

“你为什么说这些?”

“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怕不怕死?死是什么?”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你为什么现在又要提?”

“因为你马上就可以看到这一切了——我就要死了。”

“骗人……”影不信地摇摇头,“我不信,你不会死的。”

连一直在打盹的火儿也听出了不对劲,大声叫道:“你不是活了几千年的老不死吗?怎么现在又说要死!又要骗我们为你做什么事吧?”

“对,一定是这样。”影说,“周筥,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这么多年来你们已经为这片山林做了很多了,我走了之后,这种事还要不要做全凭你们自己高兴吧。”周筥看着天空,远山,河流,森林,直到眼前的影和火儿,“住了几千年,它也算对得起我,我也算对得起它,现在还是要抛开了啊。”

“周筥!”影一把抓住他的手,“别骗我了!你不会死!”

“我像在骗你吗?”周筥笑着问,“教了你这么多年,连这也分不清?”

影松开手,一下子跪坐在地上,他知道周筥这次没有说谎。

“有聚就有散,有生就有死……”周筥淡淡地说。

影不解地说:“为什么?以你的道行,早就应该超越生死了。”

周筥说:“与天地同寿只不过是生命的一种结局而已,我当年只是为了躲避战乱才逃到深山里的,现在我的时代早已消失,那些发动战争的诸侯,征战沙场的兵将早就化为了白骨,化为了尘土,而我还能看着沧海桑田这么多年,我已经很满足了。人啊,最怕的就是贪心不足啊!”

影没有说话,却看到水滴一滴滴落到周筥手上,影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发觉水滴竟然是从自己脸上落下来的,他看着自己濡湿的手掌,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你哭了。”周筥慈爱地拍拍影的脸,“傻孩子,有什么好哭的,来,擦擦泪——不过也好,你终于学会哭了。”

影听话地用力抹着自己的脸,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我……我……”

“算了,想哭就哭吧,人生在世总是要先学会哭,才能学会笑的。只是我已经没有机会看到你笑的样子了。”

“笑?要怎么做,我现在就……”

“真是傻孩子啊。”周筥笑着说,“不用着急,总有一天你可以学会的,你总可以找到笑的理由的。可惜……我等不到了。”

“周筥!周筥!”影看到周筥脸上的神色蓦然凝固下来,连忙呼叫他的名字,然而周筥始终没有再动,身体的温度也慢慢地散去了,“周筥!周筥!”影晃动他的身体,大声叫着。

“他死了啊。”火儿靠近周筥看看,下了结论。

影放弃了摇动周筥的动作,眼泪大滴大滴地落着。

“真的死了啊,放着挺可惜的,不如我吃了他吧?”火儿说。

影猛地抬起头,愤怒地斥道:“火儿!”他看见的却是火儿眼中滚落下几团燃烧着的火泪,把他脚下的草地都点燃了。“不过看起来就不好吃的样子,我才不会吃这种东西呢!”火儿这么抱怨着,展开翅膀飞走了。他一路飞去,一路的草木都有点点青烟升起……

周筥生前最喜爱这片山林,所以影和火儿把他火化后,将他的骨灰抛洒在这座山上。转眼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影却一直坐在河边发呆。

这天傍晚,火儿急匆匆地飞来,看他还在那里坐着,叫起来:“影,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今天是有‘帝流浆’的日子啊!所有的妖怪都在等着月亮出来了。我们也快点去山顶抢占个好地方吧。”火儿拍拍翅膀,这个时候才去山顶寻找没有遮挡的地方确实晚了点儿,看来他是决心要去抢自己看好的地方了。

“影,快走啊!”

“你自己去吧。”

“你怎么了?”火儿不明白平时总是督促自己修炼的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放弃这六十年才有一次的机会。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还是因为周筥吧?”火儿聪明地猜。

“原本都是周筥告诉我们每天要干什么的,现在我们怎么办?”

“没有那个家伙支使我们更好,可以自由自在地吃东西、睡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火儿一点儿也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是吗……”

“你已经这样好几天了,还要这样下去啊?”火儿停在影肩上,“算了,我也不去了,在这里陪你。”

影抚摸着火儿的羽毛,周筥死后这只必方就是惟一让他觉得与其他生物不同的对象了。可是他是一只必方,是不是有一天他也要回到“昆仑”去?如果有神、魔、仙召唤他去使唤怎么办?

“火儿,如果你被召唤会怎么办?”

“我才不去!我可不喜欢被人支使!”

“可是如果是神、魔、仙……”

“吃了他们!”已经快睡着的火儿迷迷糊糊地说。

火儿吃不了他们。影清楚地知道,一旦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自己和火儿除了接受以外无能为力。想到将来有可能发生的事,影不由自主地抱紧了火儿。“为什么会死去,为什么不能拒绝自己不愿意的事?”影喃喃地说,“我不想死,也不想让火儿成为别人的灵兽!”

※※※

天刚刚放亮,火儿就被影摇醒了,他睡眼朦胧地问:“怎么了?”

“我要到人类的城市去。”

“什么?”火儿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我想要修成正果,所以要先学着做人。”

“人?这种东西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呢。”火儿若有所思地说。

影已经下定了决心,看着远处说:“我害怕有一天自己也会死,也不想有一天你成为别人的灵兽……火儿,你是跟我去还是留在这里?”

“我去,我去!”不等他说完火儿就叫起来,“我早就想尝尝人类是什么味道了。”

影本来还担心火儿不愿意跟他离开山林,听他这么说才松了口气。

当天早上,山林里的妖怪们弹冠相庆,因为那只横行霸道的必方和他的帮凶影魅已经离开了这片深山。

※※※

影坐在自己找到的第一个人类城镇的路边,看着手里的人类资料上需要填写的内容:“姓名、性别、民族、籍贯……”姓名?影皱起眉头,周筥可没有告诉他应该姓什么。最后他伸指在空白的表格上一拂,上面出现了这样的内容——姓名:周影;性别:男……

又过了几十年,在吵着要住大城市的火儿的要求下,周影离开了他居住的小镇,来到了繁华的大都会……

※※※

“我不像你们,有那么多曲折的经历。”周影说完自己的故事,见刘地和林睿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便说,“我这几百年就是过得这么简单。”

“简单?单凭一只影魅能站在这里就不简单了。”林睿说着看看太阳,“糟了,我上学要迟到了,下次再聊。火儿,你的生日礼物我会记得的,拜拜!”他一边挥手,一边消失不见了。

周影看着升起的太阳,深吸了一口气,眯起了双眼。

刘地搭上他的肩:“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送你。”

周影摇摇头,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要开始上午的修炼了,你要不要一起来?”

“还修炼?炼了一个晚上了!”

“火儿,走了。”

刘地不依不饶地跟上去问:“真没什么想要的?现在你也会哭,也会笑,喜怒哀乐都不缺了……干脆我给你介绍个女人吧,不知道女人的好处可算不上真正的男人哦!是美女啊!怎么样?要不要?喂,你别走啊……我说真的……”

刘地追着周影跑进了楼梯间,妖怪们的晚宴结束了,顶楼上又恢复了宁静。

一只昨晚不小心吞下了从天而降的奇怪东西,今天觉得身体有些异样的猫蹲在一角,一边用前爪洗着脸,一边似懂非懂地听着妖怪们的交谈。这时主人的呼唤声传来,猫不由脱口而出:“我在这儿。今天吃什么啊?”口中传出人的声音,它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它的主人却没有听到,发现它后一把抱进怀里:“坏咪咪,让我担心了一夜!来,回家吃饭吧。”

猫舒服地躺在主人怀里,忽然明白了什么:“那个东西叫‘帝流浆’……”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