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过去我是猫

“糟了!我把勿忘我忘在车上了!”刚进自己的花店,瑰儿忽然叫起来,忙把手中的各种花卉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要冲出去追周影的出租车,却看见一只黑色的大猫口中咬着一大包勿忘我走了进来。放下东西,它立刻忙了起来,先把刚来的鲜花放进冰箱保鲜,又把一些已经盛开的鲜花插在水桶里。等它整理完那些架子上的花瓶,然后就开始插花篮。

只见它用后腿站着,两只前爪灵巧地忙碌着,插花、剪枝、修饰,不一会便利落地干完了。这时店里进来了客人,它马上跳到椅了上蜷成一团,装作在睡觉的样子。

“哇,老板娘养的这只猫真大。”

“是啊,是啊。”

“我要这个花篮,插得真漂亮,老板娘真是心灵手巧。”

“呵呵,哪里,哪里……一百六十元,谢谢。”

客人刚出门,黑猫立刻跳起来继续去插花篮。

“黑冰,你真是太厉害了!不如我不招工人了,你就一直帮我打工,好不好。”瑰儿把门口竖的“招聘工作人员一名,女性,年龄不限,种族不限”的大牌子拿了进来,讨好地问黑冰。

前几天,一直在瑰儿店里打工的女孩因为母亲生病,匆匆赶回故乡去了,这让瑰儿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她一时找不到帮忙的人,只好临时抓朋友来帮忙:周影带着火儿来干了一天,火儿烤焦了店里一半的花,还吃了一个客人;刘地只干了半个钟头,就和两位女顾客一起走了,再没回来,反倒拿走了店里一百多枝玫瑰没给钱;南羽来了半天,就接了医院来的三个电话,都是请她回去抢救病人的,没坚持到下午也带着歉意走了;鹿九来站了一天,一枝花也没卖出去,还被人偷走了店里的钱匣子;泉先儿自告奋勇来打工,她倒是个很好的店员,勤快灵巧又会招待客人,只是雇她的费用太高,而且她特别害怕周影,每次周影来接送瑰儿,店里都不免鸡飞狗跳一番,算算也是笔不小的损失。

最后瑰儿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雇佣了鹿为马的徒弟黑冰。

虽然黑冰还不能变幻成人,可是它工钱低廉:一天三餐外加五元钱,而且听话、稳重,要是损坏了店里的什么东西,还可以向它的监护妖鹿为马要求赔偿(只要让火儿去恐吓一下)。

瑰儿本来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让黑冰来试用一下,心想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它什么也不会干。没想到黑冰的才能大出乎瑰儿的预料,几天下来,它干得比周影、刘地他们简直好太多了。

虽然黑冰只是一只猫(黑冰:我是妖怪!),但它的艺术天赋十分不错,插出来的花篮造型优美,总是卖得很快;它特别爱干净,总是把花店收拾得一尘不染。如果不是怕它开口说话会吓跑顾客的话,瑰儿这个老板都可以回家,所有的活它自己就全干了。

“怎么样,黑冰?长期来我这里干的话,一天改为六餐(和火儿一样),工钱十元,外带让周影教你法术。”瑰儿卖力地拉拢着黑冰。

黑冰端正地坐着,点头行礼说:“能够得到您的称赞真是荣幸,不过这样的事还要和家师商量一下。”

“真有礼貌,比我们家火儿强多了,真想让他跟你学学。”瑰儿忍不住把黑冰抱进怀里用力亲了一下。

“谁?谁比我强?是谁?出来单挑!”火儿嚷嚷着冲了进来,他显然把“比火儿强”这句话理解为“比火儿厉害了”。只见他先一翅膀拍掉几个花瓶,又一爪抓烂一只水桶,身上的火焰熊熊地燃烧着,虎视眈眈地在店里搜寻目标。

“死火儿,又来搞破坏!”瑰儿向他扑了上去。

“瑰儿,立刻把那个自称比我厉害的家伙交出来,窝藏他对你没好处!”火儿大叫着。

黑冰见周影和火儿已经来接瑰儿了,知道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便向门外走去。

“黑冰,你不是也住在桃源小区吗?我顺路捎你回去吧。”周影建议道。

“多谢周前辈,我今天还要去九师兄的养殖场帮忙,不回去了。”说着黑冰向周影深深鞠了一躬。

看着它离开的背影,瑰儿叹了口气:“又能干,又有礼貌,又肯上进……这么好的猫怎么会让那个鹿为马拾了去呢?他根本就是在尽情利用黑冰,还不如让黑冰来我们家呢!”

火儿没在店里发现敌人,刚刚安静下来,听了瑰儿的话又大叫了起来:“我反对!我坚决反对养宠物!决不同意!养就吃了它!”

“好了好了,咱们家养不活宠物的。”周影安慰他,“回家吧。”

“回家吃饭!我要吃红烧肉。”

黑冰一直站在路口等红灯,看着瑰儿和周影、火儿说说笑笑地上车而去,它不由得有些羡慕。看起来,他们是一个多么好的家庭啊……不过自己要想成为那样的妖怪,还要过上不知多久,至少首先要学会变成人类才行。现在黑冰也不想去幻想那太遥远的事情,只是依照师傅的吩咐,每天努力地修炼而已。

在很遥远的时候,自己似乎也曾经有过一个温暖的家庭……那些事太遥远了,已经记不清楚了,那时自己还是一只猫……

黑冰甩甩头,把那些回忆赶出脑袋。

“黑冰?黑冰……”它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试探着叫。

黑冰转过头,见身后不远的地方站着一群刚放学的小学生,其中一个正蹲在地上,向自己招着手:“黑冰,你是不是我家的黑冰?”

黑冰静静地盯着他,这时十字路口红灯亮起,车辆都停了下来,黑冰立刻夹在人流中向路口对面跑去,根本不理那些“看,看,猫在过马路!”的好奇声,也不理那个孩子“黑冰,黑冰”的呼叫。

在它身后,那群小学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着。

“我第一次看见猫也会等红绿灯。”

“很聪明的猫,也许是马戏团养的吧?”

“小风,你认识那只猫吗?”

“它长得真像我们家的黑冰啊,不过好像不是,前几年我们家搬到不能养宠物的地方住,我妈已经把黑冰送到农村去了……可怜的黑冰,它根本不会抓老鼠,到了乡下一定会挨饿的……”孩子越说越伤心,一直向远方寻找着黑猫的踪迹,回忆着那只曾经属于他、跟他像兄弟一样生活过的猫,心想不知道它在农村过得好不好?

“原来他已经上学了,那时候他还是个幼儿园的孩子,老被人欺负,现在看来到有了不少朋友……毕竟好几年过去了。”黑冰从绿化带中走出来,看着马路对面那群孩子走远。

“哼!人类!”它忽然想起了什么,重重哼了一声,转过身向郊外奔去。

“看,又是那只猫。”

“对啊,它又要过马路吗?”

“不如我们去抓住它吧?这么聪明的猫一定很好养。”

“不行!我不许你们去抓它!”

“它又不是你家的猫……对了,你不是说它很像你家以前的猫吗?就抓来给你养好了。”

“我们家住的地方不许养宠物,不然黑冰也不用送人了。”

“我家也是。”

“我也是。”

“唉……那么抓来也没有用,大家都不能养。”

“其实我很想养只小狗。”

“我想养小乌龟。”

“我想养蛇。”

“将来我长大了,挣了钱,一定去住可以养宠物的房子。”

“我也是。”

“我也要住!”

孩子们纷纷表着决心,那个男孩回过头来对着黑冰,忽然从书包中摸出一包牛肉干,撕开包装慢慢靠近黑冰。黑冰警惕地看着他。

男孩蹲下来,把牛肉干推到黑冰面前:“小猫咪,这个给你吃。我们家黑冰以前最喜欢吃牛肉干了。”

黑冰冷冷地看着他,这时十字路口的信号灯转换,黑冰马上转身跑过马路,把男孩和他的零食扔在后面。

瑰儿从包里又是牛奶又是炸鱼、大虾、点心的拿了一大堆出来,她把这些东西摆在黑冰面前,招呼道:“来来,快吃。这几天你又在这里卖花,又去养猪,一定很累了吧,多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

黑冰有礼貌地道谢,然后大大方方地开始吃东西。不管多饿,它也不会狼吞虎咽地吃东西。

“黑冰真有教养。”瑰儿摸着它的头,夸奖道。

黑冰虽然很不愿意再像猫一样被人抚摸,可是连火儿都整天被瑰儿抱来摸去的,自己总不可能比必方更摆架子吧。

“也不知道火儿和狐狸他们俩忙得怎么样了,今天不会又不回来吃饭吧?”瑰儿自言自语着。这几天火儿被林睿拉着在外面跑,总是不回来吃饭,所以她只能自己做饭自己吃,这太没成就感了。

“对了黑冰,吃完饭帮我把这个送去医院给南羽吧。”瑰儿拿出她做的干燥花给黑冰。南羽总送绣品给她,瑰儿就做了一些干燥花作为回礼,反正黑冰去郊外会路过医院,就让它替自己跑腿。今天周影被火儿他们支使出去了,呆会自己也要坐公交车回家,所以早点关门吧。

最近立新市发生了好几起儿童失踪事件,弄得父母们都高度紧张。林睿的妈妈也不放心,在自己繁忙的工作之余天天亲自接送儿子上学放学。林睿当然不怕什么拐骗贩卖儿童的团伙,可是他却怕看见妈妈劳累的样子,为了让妈妈放心让他自己去上学,他找了火儿整天四处寻找那些拐骗儿童的人,准备来个一吃永逸。

火儿要忙活,当然要带上周影这个跟班。这几天那些从事打劫、偷盗的“无辜”犯罪份子也不知道被火儿烧烤了多少,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些诱拐儿童的罪犯。所以他们就那样整天在外面游荡,很少回家来。

因为家里没有人,瑰儿也无精打采的,做什么都没劲,今天又不到下午四点就关了店门。

黑冰迎着夕阳走在路上,这个时间路上的行人比较少,对脖子上挂着玻璃瓶的猫大惊小怪的人也就少。黑冰这一段日子过得很是忙碌,每天都要踩着时间去赶工,简直和人类的打工者差不多了,难得有这样一个下午可以在太阳下悠闲地散散步。在过去,它曾经度过了很长一段天天吃饱了就晒着太阳睡觉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那些事情已经变得一片模糊,好像发生子上辈子一样。

现在的自己可没有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黑冰克制住伸懒腰的欲望,大步向前跑去。

来到十字路口时,黑冰习惯地向身后看了看,这几天它下班的时间和附近小学放学的时间差不多,所以它每天都能遇见那个孩子。他总是想给黑冰东西吃,不过黑冰从来不理他。

黑冰一直没有忘记过那一天,在刺骨的寒风中,那家人把自己拴在树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它成为妖怪之后,过去的生活有好多都忘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个画面清清楚楚印在它脑海中。

不过,它早已经不恨那家人了。

人类总是那个样子的,而且如果他们当年不抛弃自己,现在自己也无法成为妖怪。这么一想,自己反而要感激他们。

它回头没看见那个男孩,才想起自己今天提前下班了,于是耐心地等着信号灯的转换。

“咦,黑猫。”黑冰猛地回过头去,果然看见那个男孩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拉着一个男子的手说道,“叔叔,你快看,那只猫长得跟我们家原来养的黑冰一模一样,我老在这里看见它。”

“大概是只野猫吧。”男子对这只猫没有什么兴趣。

“叔叔等一下,我给它东西吃。”男孩又在书包里找出零食来去喂黑冰。

黑冰凝视着他,不明白这种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学校以外,又为什么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男孩的父母黑冰都认识,可它从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为什么都不吃啊?我以后可能不能再喂你了啊。”男孩哄着它。

旁边的男人有点不耐烦了,催促说:“你爸爸在等着我们呢,别管这只野猫了。”

男孩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向黑冰挥挥手:“再见了,小猫咪。如果你遇见我们家黑冰,要帮我向它问好啊。”

黑冰看着男子牵着那孩子走向路边拦车,立刻睁大眼,那个方向不是男孩平时回家的方向。等等,火儿和九尾狐在抓什么人?对了,是拐骗儿童的犯罪团伙!刚才那个人在说什么“爸爸在等着你”之类的话,而且那个孩子也说不会再回来了,难道……黑冰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那个男子叫住了一辆出租车,催着孩子上了车。

黑冰几步蹿到那辆正在等待红灯的车旁边,看见孩子在车厢中正和那个男子说说笑笑,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他还不知道自己被拐骗了吧?然后他就会被卖掉,而且听说都是卖到山村中,那里的人类喜欢买男孩子(不是买去吃吧?)人类总是把动物卖来卖去,可是他们自己一定不喜欢被卖掉吧?

不过人类的事,妖怪少管。

黑冰转身就走开。

走了两步,黑冰又转过头来,火儿和九尾狐正在找这些人,要不要去告诉他们呢?不过等自己找到他们,这辆车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吧?

就在黑冰思来想去的时候,红灯变成了绿灯,同时出租车发动了起来。

黑冰来不及多想,在车子驶出去的一瞬间冲到了车下,伸出双爪紧紧抓住车的底盘,尽力把自己塞进了几个叫不出名字的零件中间。

车越开越快,黑冰在车下也越来越难躲得稳,加上它的脖子上还拎着一个大瓶子,晃来晃去地老是碰它的脸,它伸出指甲死死抓住身下的金属物体。随着车子的震动,它的指甲越来越疼。

如果那孩子不在车里,黑冰早用一个法术破坏轮胎让车子停下来了,可是它可不能保证在这样的速度下这么做不会带来车毁人亡的结果,所以也就不敢轻易出手。

车子几次转变方向,速度也就越来越快起来。黑冰被颠得头昏脑胀,好几次都差点从车上掉下去。

想想自己这样拼命,就好像是要去救那个孩子一样,不由有点好笑。

不过黑冰一再提醒自己,这么做是为了火儿和九尾狐,他们是自己的前辈,平时很照顾自己(火儿也会照顾你?),所以自己也应当为他们做点事,所以,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和那个男孩一点关系也没有。当自己还是猫的时候,那家的主人不就常说狗才忠诚,猫嫌贫爱富吗?而且现在自己已经是妖怪了,更没有义务去救那个男孩。

不知前方出了什么事,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住了。

黑冰毫无防备,一下子被甩了下去。它灵巧地在落地之前调整好了姿态,稳稳地站住,但是它脖子上那个玻璃瓶却摔落在地面上,立刻化成了纷飞的玻璃碴。黑冰离得太近,根本来不及闪躲,顿时被玻璃的碎片击中了,身上马上流出了血。更严重的是,它的左眼被一片碎玻璃击中了,现在流着血,根本没办法睁开了。

车里的人根本没有察觉车下的事,不一会儿,车子就又发动起来。

黑冰一咬牙,又冲上去,抓住了车底。

车子再次上路,黑冰的情况比刚才要糟得多。身上的伤并不严重,但是左眼却疼得钻心。它的爪子打滑了好几次,总是差一点就要被甩到车轮下。在这种情况下妖术根本没有用,倒是做野猫时训练出来的敏捷身手救了它的命。

“我是为了找出那些犯人的老巢,不是为了那个孩子!”黑冰一边在心里念叨着,一边把爪子收得更紧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开始减速,最后停了下来。

黑冰立刻从车上溜出来,钻进路边的草丛里。

它四处张望,发现身处在城市边缘的山丘上,四周都是崭新的别墅和种植整齐的绿化植物。

“原来犯罪集团住在这么高级的地方,难怪火儿他们一直找不到。”黑冰想想自己和师父住的地方,再看看眼前的别墅,忍不住咋舌。不过犯罪份子都是用不正当手段弄钱,花得当然也就大方。自己和师父、九师兄、周前辈他们要靠做工干活,刘地那样的妖怪住在这种地方很平常,自己和师父这辈子就没指望了,或者,等修成正果之后自己来造。

它在心里感叹了一阵子社会的不平等,发现那个男人领着男孩已经走进了别墅群,便悄悄跟了上去。

黑冰身上的伤口其他上已经停止了流血,可是眼睛的血依旧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它几次用爪子去擦都没有用,看来只有回去请师父治疗了。对,看清那个绑架犯在哪一间房子就回去通知火儿和九尾狐,其他的事就和自己不相干了,自己是为了火儿前辈才来的,可不是为了那个孩子。

沿着碎石铺成的小路转过一个人工池塘,男人带着那孩子走进了一座三层的小楼。门关上之后,黑冰跳到了台阶上,认真把门牌念了几遍,点头道:“已经知道他们的老巢了,可以回去向火儿禀报了。”它转过身,竖起尾巴,毫不留恋地向外走去。

“啊……”

紧闭的房门内传出了一声孩子的尖叫。

黑冰一下子跃过门口,沿着屋子旁边的树木几下蹿上了去,然后纵身一跃,穿过二楼开着的窗户进入了房子。

房子很新,还散发着刚刚装修过的味道,里面也没有几件家具。黑冰小心地踏上楼梯,听到楼下正在传来说话声,似乎是两个成年男子的声音。黑冰正要侧耳听他们在说什么,就听下面传来了“砰”的一声,接着男人们一阵乱叫:“别让他跑了!”“把他绑起来!快!抓住他。”

黑冰大叫一声,从楼梯上一跃而下。

两个男人还是屋子里跑来跑去,笨拙地捕捉着他们的目标,却被当头跳下来的黑冰吓了一大跳,同时大叫了起来:“怎么还有一只!”

“黑冰,又一只黑冰!”正跟在男人们身后欢跑的孩子也惊讶地大叫了起来。

黑冰发现在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只猫正想钻到沙发下去,那只猫也是黑身、白爪,外表看起来和自己一模一样。它抬起头,发现那两个正在追猫的人其中一个是把孩子带来的那个男人,另一个虽然比以前胖了一些,头发少了一些,身上的衣服高档了一些,黑冰还是认得出,他就是自己原来的男主人,也就是那个男孩的父亲。黑冰一下子愣在那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姐夫,你到底买了几只猫啊!”男子悄悄地问黑冰的前主人。

“几只?这一只还是找了大半个城市才找到的呢!又要像黑冰,又要是只成年猫——根本没有宠物店卖这么大的猫!还不都怪你,当时说好你会去接黑冰,我们才放心把它拴在树上的,谁想到你竟然会记错了日子,让别人把我们家黑冰偷走了!我和你姐姐还要编一大堆谎话来骗孩子,现在又去找只假黑冰来瞒他。”

“可是姐夫,那时候我不是……”男子摸着头苦笑。

“可怜的黑冰,遇到好主人还好,万一遇到不好的人家……”黑冰的前主人摇头叹着气。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黑冰怎么了?”男孩不解地眨着眼。

“啊,小刚你看咱们的新家好不好?这可以养小动物了,我也帮你把黑冰从农村接回来了,你看,你看……”黑冰的前主人哄着儿子,“你妈已经去买菜了,今天晚上咱们一家人好好庆祝一下,明天小刚就去新的学校上学,我们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自从几年前生意失败不得不卖了房子,卖了地产,连心爱的宠物都不得不丢弃了之后,他用了这么多时间去拼搏,到了今天,终于可以对儿子说这句话了。说完,他自己的眼睛也红了。

“可是爸爸,它们谁是我们的黑冰啊?”男孩看着两只猫问。

黑冰看看眼前的人类,再看看那只见到自己后沙发低下只露一条尾巴在外面的猫,心里有些明白了。

“黑冰,你是黑冰吗?”男孩先向黑冰走过来,向它伸出手,“你受伤了。”

黑冰向后一跃,摆出了攻击的姿态,男孩的父亲忙过来把男孩抱开。

“喂,猫,出来!”黑冰向那只猫喝叱,“不然我就过去了!”

那只猫吓得浑身发抖,从沙发下爬出来。这是一只纯粹的宠物猫,身上撒了香水,连指甲都被剪掉了,显然生活得不错,皮毛油光水滑,肥肥胖胖的。现在它正在害怕这个陌生的环境,也害怕眼前这只有外表像猫一样的怪物,哆哆嗦嗦地蜷成了一团。

“你叫什么名字?”黑冰问。

“小黑,我是被卖给他们的,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猫缩成一团求饶。

“从今天开始你就叫黑冰,忘了那些卖掉你的家伙,好好在这里生活!他们都是好人,肯定会疼爱你的。”

“我……你……”猫看着这只怪物,不明白它为什么把自己的地盘让给自己。

“我是妖怪,不用人类养。”黑冰骄傲地说。

“黑冰,你们谁才是黑冰?”男孩反复打量两只猫。

“过去,他现在是你的主人了!”

那只猫慢慢走到男孩身边,在他身上蹭了几下。凭着动物的直觉它知道这个人类男孩会比原来的主人好上一百倍。

“黑冰,你终于认识我了。”男孩欢呼着把它抱进了怀里。

“还有一只怎么办?它还受了伤?不如也留下养吧,反正这么大房子,不差多一只猫。”男主人热心地建议。

黑冰转身向开着的窗户走去。

“他三舅,去把窗户关上,别让它跑了!”男主人撸起袖子,准备扑向黑冰。

黑冰纵身向前,向准备关窗户的男子迎面一爪,趁他吓得后退的时候,纵身从窗口蹦了出去。在它身后,那些人还在喊着:“快把它抓回来,它受了伤,得上药才行!”

黑冰静静地躲在窗外,听着孩子和猫嬉戏的声音。不一会,女主人回来了,孩子向母亲大声宣布“黑冰回来了”的消息。天色将暮,那座房子里亮起了灯光,又飘来了饭菜的香味,然后传来了一家人欢宴的声音。

一直等到屋子里的灯光熄灭了,黑冰才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它已经忘记了家猫是怎样生活的了,只是依稀记得在这个时间,猫应该会睡在小主人的被窝里吧。不过自己是妖怪,还有很多事要做:要去向瑰儿和南羽道歉,因为弄破了她们的干燥花瓶子,还要去九师兄那里把落下的工作赶回来……

它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座房子。

其实和那家人一起生活的日子也不错,毕竟那时自己是只猫,那就是一种幸福的猫的生活吧。

受了伤的眼睛忽然变得那么疼,黑冰仰头看着星空,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滑下来。它摇摇头,跳过道路,向山丘下跑去。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