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和平”茶社

茫茫戈壁上一辆吉普车正在飞驶,车侧扬起了滚滚的尘沙。车上几个剽悍的大汉大呼小叫地各自举枪瞄准,他们的目标是不远处正在飞奔逃窜的一群藏羚羊。当车辆与猎物之间的距离渐渐接近射程之时,有一个大汉忽然调转了枪口——他看到在吉普车的左边有一只藏羚羊在车轮带起的尘土中跳跃着。也许是只掉队的,大汉这么想着,举起了枪瞄准。就在他按下扳机的一瞬间,那只个头小巧的藏羚羊忽然高高的跳跃了起来。大汉偷猎藏羚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他发誓从来也没见过藏羚羊做出过这种动作。

高高跃起后的小羊把头一甩,大汉隐约看见一支金晃晃的羊角从它的头上显露出来。大汉正诧异着:这是藏羚羊吗?紧接着便是一阵天翻地覆的感觉。等到他从头脑的昏眩中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荒寂的土地上。他的伙伴不是每一个都项他这么幸运,有的还被压在翻倒的吉普车下面不知死活。仰面朝天的吉普车有两个车轮爆裂了,成一条直线的张着口子,令他不由想起了那只怪异的藏羚羊最后的动作。

嗒嗒。地上的砂石劈头盖脸的向大汉们洒下来。那只个头娇小的藏羚羊居然没有逃走,正在为着这个车祸现场把沙土往受害者的身上踢。那个大汉率先把枪举起来,向它瞄准。那只小羊依旧蹦蹦跳跳的,就在他的枪口低下晃动着,大汉从它的眼神中居然看到一丝智慧生命才有的嘲弄。

“嘭”一声枪响过后,在飞起的尘土中那只藏羚羊依然是活蹦乱跳的,只见它再次低下头一甩,又是一道金色的影子划过,喀啦一声,那辆原本在大家的努力下眼看就要被掀过来的吉普车再次落了下去,车底下那几个还没来得及抬出来的伤号再次被重重压在了下面。

“打死它!”大汉高声叫喊起来,拿起身边的冲锋枪瞄向那只小羊。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过,小羊矫健的身子再次出现在尘土飞烟后面,欢乐地向远处跑去,灵巧摆动着的小尾巴仿佛在对盗猎者的行为进行着毫不留情的讽刺。

大汉举着抢在后面追击,那只有着一只金色羊角的藏羚羊在前面快乐的奔跑,直到一声巨响,才把这项奇特的运动结束掉。一个身高至少有两米二的巨人,肩上扛着一门火箭炮,正威风凛凛的站在盗猎者的前方, 哈哈大笑着说:“不枉我专门去美国的部队里偷来,就是好用啊!哈哈哈哈……”盗猎者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土坑,可以想象,刚才这个巨人正在对着他试验武器的性能。“可惜准头不太好……也许是我没校对好……”果然,他咕哝着摆弄几下,又把火箭筒对着盗猎者举了起来。

这个盗猎者生命中最后的印象就是看到那只有这金色的独角的藏羚羊忽然站了起来,化身成一位少女,正在对那个巨人说人类的语言:“我还在奇怪,你怎么会这么好心要来帮我的忙,原来是为了试验新武器。”接着随着火箭炮的巨响,世界便在他们的眼前崩溃,最后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Serene虽然不喜欢杀戮,但是对于这个背后操纵盗猎行动的主使却也没有半分怜悯。远处的吉普车低下还有几个受伤的人,他们就留给巡山队员吧,她心想。“你的同类都没事我可就回去了,省得让狼趁机摸了我的羊羔子去!”巨人瓮声瓮气地宣布。

“会让狼偷去吗?”Serene斜着眼看着他。

巨人哈哈地大笑着,扛起他的火箭筒开始奔跑,在奔跑中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化作一只巨大的藏獒,踏着空气消失在了天空中。

Serene追在后面对着他的背影挥着手,忽然想起什么,看看手腕上的表惊叫起来:“遭了,迟到了,迟到了!我忘记时间了……”也匆匆忙忙的向远处飞去,茫茫的荒原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晃原起床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她哼着:我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投入了浴室,开始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姿容。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尖上那全身唯一的两小簇黑毛要梳理整齐,使别人一眼就可以看的到。指甲要修剪磨砺到闪闪发亮,可以在十分之一秒钟中把一个西瓜切成十六分,但是握手时不会划伤对方的程度。虽然身上的毛皮不用保养也是油亮水滑的,但是还是要仔细的涂上护发液防止分叉。最后的工程便是对于尾巴的护理。晃原最喜欢自己的尾巴了,睡觉的时候可以当毯子、被子和抱枕,看书的时候可以当靠背,飞行的时候可以维持身体平衡,去丛林中游玩还可以驱赶飞虫……

她一根毛一根毛的梳理着,直到保证了每一根毛都处在最佳的顺滑的角度。这梳理一条尾巴就需要二十多分钟,而晃原长着九条尾巴……

“女儿啊,你不是说今天要出远门吗?怎么还不见你起来啊?怎么又在梳你的尾巴,反正也不能拿到外面给人家看,你整天梳它干嘛……”母亲唠唠叨叨地进来时,晃原刚好梳到第六条尾巴。

“什么啊,我爱美还不是你遗传的……什么?我今天要出门?遭了,我给忘光了……”晃原扔掉梳子扑向衣柜,开始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向外丢,“妈,我穿那一件好看?这件好不好?不行,太花哨了。这件呢?也不行,太土气了。这件……”半个小时之后,晃原终于冲出了窗户,边走边喊着:“妈,帮我收拾衣柜!还有,中午晚上我都不回来吃饭……”

“你这个孩子老是这样……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只能嫁给人类……”

比约定时间提前来了一天的何铁手本来是想要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到达的,可是商业街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橱窗又把她拉住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她想起正事已经五点多钟了。叫了声“糟糕”,掏出写着地址的纸条,一边看一边辨别着方向向前跑去。她风驰电掣的跑着迎面如果出现当着她路的人马上用胳膊划拉到一边。这种行为使街边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何铁手身上。

跑出没多远,她一头撞倒了一个人。何铁手毫不犹豫地扔下一句:“走路不看着点,想绊倒我啊!”从那个人身上一跃而过,继续她的奔跑。被她撞倒的这个人和他的几个伙伴本来想大吼叫骂,等看清楚何铁手是个美貌的少女之后,他们的眼神变得下流起来,快步跟在了何铁手的后面。

“你们跟着我干嘛?”看到何铁手如他们所愿的跑进了一条窄街,正在高兴的男子们忽然看到何铁手掐着腰回头冲着他们。

男子们几乎是流着口水说着标准台词:“小妹妹一个人多孤单啊,让哥哥们陪你玩会。”同时向何铁手动手动脚起来。

街道上行走的路人们忽然被一阵噼噼怦怦的声音打断了行程,接着从一条窄街口中飞出几个人形物品落在路边,各个鼻青脸肿的倒地呻吟。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踏着这些人走出来,手中拿着一张纸对照街牌,看了半天长叹一声:“原来又走错了……”。她抬脚要走,地上的一个伤者却清醒过来,指着她颤抖着叫:“你,你等着……我们不会……”何铁手头都没低,抬腿就是一个窝心脚。那人惨叫着又昏过去了。

寂静的街道上只剩下店铺里播放的音乐在嘶吼。何铁手本来还想找人打听路的,可是现在看到路人们的眼神……“哼,胆小鬼!”不屑地扫了人们一眼,把手提袋甩在肩上,何铁手重重迈着步子向前走去,当她走过后,街道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

何铁手终于在一家店铺前停下了来,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多,肯定是迟到了。她认真地看着眼前这间店铺门口大大的启事:

一、 请勿携带酒类饮料进入本店;

二、 请勿携带宠物、人类等生物入内,如有违反造成的损失本店概不负责。

三、 请勿在本店内斗殴、吵架,如有任何伤害到本店人及物品行为,一律执行“烤刑”;

四、 请自备茶叶、食物进入本店,本店只供应开水使用。

五、 本店之收费标准最终解释权归“太上店长”负责,如有不满请自行投诉。

在最后还有另外一行歪歪斜斜的粉笔字:六、刘地与狗不得入内!!

“现在真是什么另类的店家都有,这样搞与众不同就能吸引顾客吗?”何铁手一边咕哝一边推门走进了这家茶馆里去。

与冷清狭小的门口不同,这家名为“妖怪茶社”的茶馆里面的空间倒挺宽敞,洁净明亮的大厅里安排了三十多张茶桌,其中倒有一半都坐了客人。迎着门口的服务台后面站的两个小姐笑盈盈地站起来,异口同声地向何铁手说:“欢迎光临,里面请。”

何铁手找了一张空桌坐下,依旧四处张望着:这家茶社中座位没有挡遮,彼此一览无余,看到何铁手看过来,离她较近的两个女子笑着点了个头,而另一张桌上的几个大汉聊的热络,没有理会她的目光。再远一点的客人也是各自在聊天、打牌,吃东西甚至打毛衣,还有一群小孩子在写作业,就是没几个人在喝茶。大厅一角有张台子,上面大写“烧烤处”三个字,一个小男孩坐在上面双腿不停地晃来晃去,怀中抱着一只红色的鸟儿,一双眼睛咕咕地乱打量着“茶”客们。

何铁手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叹口气:自己迟到这么多,就知道人家不会等自己的。

一只大黑猫无声无息地跳上何铁手的桌子,何铁手惊喜地一把拉住它问:“关海法?你是不是关海法?”黑猫厌恶地用爪子拍开她的手,把一张菜单扔在她面前。

在她叫出关海法这个名字的时候,那边桌子上的两个女子一起扑了过来:“你是不是来参加茶社聚会的?我们也是啊!”

何铁手打量着她们问:“我是爪子,你们是……”

“我是Serene啊。”身材娇小的女子说,她头上一支金色的角正随着灯光的变化在闪烁。

“我是晃原。”另一个女子正在为可以展示自己引以为豪的尾巴而高兴,九条尾巴不停的晃动着。

何铁手扑上去张开一双青色的翅膀把她们两个都抱住,欢呼着:“原来晃原真的是九尾狐啊,原来Serene是这么可爱啊!”

“是啊是啊,没想到爪子居然是青耕,论坛上还有人在猜你是灌灌呢。”

“终于见到你们了,我好想见你们啊。”

“就是啊,我快想死你们了!”

“……”

三个人叽叽喳喳了好半天,何铁手才率先醒悟过来:“为什么只有咱们三个啊?当时说要来参加聚会的人挺多的啊?”

“是不是我们到的太晚了?别人都走了啊?”

“不会啊,就算不等咱们也会留下个口信吧?大概是他们全部迟到,是咱们来早了!”

“对,一定是这样!”

“我看咱们还是喝点什么等等看罢。”

“别提喝的了,这个店里的东西都是天价,还是只喝白开水吧。”

“是吗?”何铁手拿起菜单来细看:

品种价格/杯(人民币)

自来水5元

纯净水10元

山泉水20元

雪水40元

矿泉水(正宗)60元

西湖水60元

长江水(源头)60元

黄河水(源头)60元

淮河水(源头)60元

北极冰水80元

南极冰水80元

珠峰最高点雪水100元

其他水种请提前预定,价格面议。

何铁手看了一遍撇撇嘴,跟她的两个伙伴反应一样:“我要最便宜的。”

大黑猫马上跳下桌去,不一会又拖着一条水管回来,向桌子上的水杯里放了一杯自来水,然后卷起水管走了。

“这是冷水啊,冷水怎么泡茶!”何铁手叫起来。

“你带茶叶了吗?他们说这里要客人自备茶叶。”晃原摇着头表示对这个店子的不满。

何铁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茶叶和一堆吃得来:“我走了一天已经饿坏了,既然找不到要找的人,总的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你们吃不吃啊?”

“正好我也饿了。”晃原拿出出门前母亲塞来的饭盒,Serene是从青藏高原赶来,身上也带着没来得及吃的早餐。三个人倒是凑了一桌挺丰盛的饭菜。

听了何铁手的话,那两个服务员中的一个已经跑了过来,笑咪咪地说:“烧开水请去‘烧烤处’,请客人自行选择水温。”

“烧开就行。”何铁手把杯子递给“烧烤处”那个男孩。

男孩头都不抬,接过杯子去向怀里那只鸟身上一塞:“火儿,烧开。”不一会水就滚开了,男孩随手还给何铁手:“烧水费10元,现金,付给我。”

何铁手看看他,看看那只鸟儿,抽出10元递过去。这时那只鸟却朦朦胧胧抽着鼻子睁开眼:“我闻到好吃的味道了,谁在背着我吃东西啊。”它跳起来四处张望,茶社里立刻鸦雀无声。它的目光最后落在何铁手她们的桌上,笑嘻嘻地用翅膀拍着何铁手的肩膀问:“喂,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味道居然这么香?”

何铁手指着取出自己的食物:“灵芝炒视肉脯和一些忘忧草夹心的巧克力。Serene拿的这个是什么呢?”

“迷花蜜饯,百花沙拉,荀草煎饼。”

“呸呸,素食。”火鸟果断的从这些东西前转身。

“我这里倒是有龙肝干(指龙类的妖龙,不是神龙)和杜衡烤鸡你要不要吃啊?”

“哇,闻起来真香啊。”火儿也没见过那几样人间罕见的食物,吞着口水伸过头去。而听到鸡字后,连原本不留心的林睿也自己凑了过来。

“看在我的小同族份上分你们一半。”晃原大方地说,“但是你不能再收我们钱了喔。”她把食物一分为二,推了一半给火儿。

“狐狸,十元钱还她。”火儿一把抓过食物大吃起来,林睿把钱向桌子上一扔,扑上去和它挣抢。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