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黑夜里的跟踪者

女子看着眼前那条漆黑的道路,咬咬牙还是推着电动车走了进去。

这条路本来并不算偏僻,虽然路的两边都是高高的围墙,但是以前的时候每到夜里,这条路上来往的行人很多,在路灯的护送下并不显得冷清。可是自从几天前这里的路灯线出现了故障之后每到了夜晚这条路就陷入了黑暗,路边种植多年的绿化树木和高墙里影影绰绰的灯光,织就了一种特殊的诡异气氛。

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不从这里路过的路人自然都会选择绕行,可是毕竟也有像这个女子这样,想要回家就是必经之路的人。

女子的工作使得她今天晚上不得不加班到现在,虽然明知道这条路到了晚上是多么的黑暗,但是他总是要回家的,而想要回家就不能不从这里经过。

走进了黑暗中,身后那条道路上的明亮路灯和车流不息似乎一下子被某种气氛隔绝,成了另一个世界。

这条路是走惯了的,女子自从来到这个城市就在前面的小区租了房子,每天两次从这条道路来往于工作地点与家之间,这样的生活已经经过了两年。可现在走在黑暗中,女子却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这条道路白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即使每天都路过,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

工作、生活……各色的压力已经使得女子无暇顾及身边的风景了。

透过路两边高墙内楼房的灯光,隐约可以看见脚下的路,女子在这样的光线下自然不敢骑车,推着电动车快步地走着。

路上很寂静,女子甚至依稀能够听到两边高墙内楼房中传来的电视节目的声音。其他的就是自己的脚步声、车轮碾过地面发出的声音。

一种紧张的情绪渐渐抓住了女子。

这样的夜晚,冰冷的城市中,漆黑的道路上……

会发生什么?

女子越走,距离来时的路口越远,那些灯光和道路上的声响渐渐隔离,她的心里越来越紧张起来。

关于这个城市的那些冷酷的真实传说都浮上了心头,抢劫、杀人、强奸、勒索……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这个城市上演着,自己在今天之前,怎么会把它们都当做了新闻故事来听读呢?自己怎么会没有意识到,既然在这个城市,故事中的一切就有可能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呢?

这样的想法越强烈,女子越感到自己似乎身处在被黑暗包围的无限危险之中,她不断地加快着脚步。

这样黑的夜里,这样僻静的街道,自己为什么不得不进入这样的状况。

工作不能耽误,哪怕是加班加到在晚也必须得完成,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生存并不容易,为了那份微薄的薪水,一个人必须要付出无数倍的努力。

亲人都在遥远的地方,认识的人中也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来到了这个繁华而冷漠的城市中,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必须自己面对,不管碰到什么遭遇也必须自己承担。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回到故乡那个小小的城市中生活是不是会更好?

这样的念头在如图现在这样脆弱的时候不由得就会冒出来。

哪怕有个可以依靠的人也好……回想着前几天被自己高傲的拒绝的那个男子,女子忽然特别想看见他。

要是当时没有拒绝他,是不是现在就不用一个人面对这样一段路了……

女子一边胡思乱想一遍快速地前行,忽然,一个声响从前面传来。

本来就高度紧张的女子被这个声音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里推着的车子扔在地上。

似乎,有人在前面……

是什么人?会不会……

女子紧张地倾听着,似乎听到了几声呻吟,然后是哐啷哐啷很大声的金属碰撞声,好像是有人在用力地敲打着什么。

这是什么,是怎么回事?

女子吓得一步也不敢再往前走了,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在她身后的方向,忽然传来大声的惨叫。

“啊……啊啊……”

男子扯着脖子呼喊的声音令女子不由自主地缩成了一团。

紧接着匆忙的脚步声从身后赶上来,女子吓得已经没有力气逃走了,死死抓着自己的电动车盯着那个方向。

一个男人的身影从黑暗中出现,很快地胖了过来。

女子颤抖着看着她越来越近,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忽然之间,男子跑来的方向传来一片光亮,似乎是一辆汽车开了过来,车灯顿时带给了黑暗的道路几分光明,这光明也令女子看清楚了跑来的男子:那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人,西装革履的似乎也是个晚归的上班族,可是他的脸……

那张脸竟然满是鲜血。

男子捂着脸匆匆地往前跑去,血还在从他指缝中不断渗出来。

“啊啊啊……”女子看到这种情形,惊声尖叫起来。

那个男子无暇顾及这个惊叫的女人,一边不住“咝咝”地吸着凉气忍疼,一边快速地跑向街道另一头。

女子看着这样血淋淋的景象腿更软了,心里不住地告诉自己一定是男子来的方向出了什么危险的事,自己应该马上向他一样想着街道的另一头逃走,可是理智并不能克服紧张的情绪,她惊恐地一步也迈不开。

这时那辆汽车又驶近了一些,车灯带来的光线更加充足,光亮总算让女子心定了一点,借着灯光快步向道路的尽头赶去。

哐啷。

之前那个令女子止步不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咒骂声。

女子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可是狠狠心,还是往前走去,毕竟后面跑来的男子那副血淋淋的面孔还在她的脑海中,她实在没有勇气掉头往回走。

走出没多远,女子就看到了那个奇怪声音的来源。原来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男子在黑暗中行驶得不小心,竟然把车骑到了路边的人行道上,车牢牢地被夹在了护栏和一棵大树之间,男子没有办法把车拖出来,正在一边踢打自己的车一边咒骂着什么。

女子不敢多看,疾步走过这个男子身边,男子的注意力全都在他自己的车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身边经过了什么人。

女子走出了很远,后面的哐啷声终于停止,这让她的心稍稍放松下来。而且这个时候那辆车也更加接近,车灯已经把女子周围照得很亮。

也许跟着车灯的照亮走到尽头就好了,人处于光明之下的时候心中的不安就会减退,女子借着自身后而来的车灯,情绪逐渐稳定,开始快步推着电动车往前走去。

但是就在他认为自己就要走完这段令人不安的路程的时候,意外再次发发生。

先是一声巨响,然后是竞技刹车的声音,再接下来,传来了开车门和男人粗声粗气的咒骂声,再接着却是那个声如洪钟的男人发出的一声声惨叫,其中还夹杂着“鬼啊”“有鬼啊”……这样的呼喊声。

鬼……

女子在一次感到自己的腿软得动不了了。

她不知道后面那辆车上的人遇到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她只知道这条黑暗的路上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听着后面的声音从咆哮惊呼到悄声无息,再联想到刚才跑过的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女子的神经紧绷的好像要断裂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电动车扔下不要了,拔腿就往前跑去。

从来也没有感到这段走惯了的路这么得长过,为什么还不到尽头?

视线模糊使得她脚下不时打绊,但是她还是竭尽全力地跑着,未知的危险就在身后,女子无法想象那里有什么但是在她的感觉中那种危险就在向她逼近,就好像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就好像那辆车上的人……

我不要,我不要……女子心里呐喊着,拼命地跑。

前面有人,一个人影出现在前面的路上。

那个人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迟疑的回头。

女子转眼就跑到了能借着朦胧的光亮看到那个人的轮廓的距离,于是发出了一声惊叫。

那是一个白衣飘飘,长发浮动的女子,一张很苍白的脸孔正定定地向着这边……鬼,女鬼,女子再次发出一声惊叫。

啊啊啊……

有时长长的惊叫,不过这次是前方那个“白衣女鬼”发出来的。

两个女子这样对着对方叫了一阵子,才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站着的,似乎是一个和自己情况相仿的活人。

互相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片刻,大概都觉得两个人比一个人要更安全一些,所以虽然彼此保持着距离,但还是一前一后一起走了起来。

走出一段距离,那个白衣女子忽然怯生生地问:“请问……你是XX公司的吗?”

女子下意识的回答:“啊,是的。”

“我是XXX公司的呀。”白衣女子又说。

这两个公司的办公地点在同一栋大厦中,而且经营的范围几乎相同,也就是说这是两家竞争得很厉害的公司,平时两家公司的人互相自然也很敌视。不过同在一座大厦里,总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对于对方公司中大部分人的样貌还是知道的,听到白衣女子这么说后定神仔细看,果然是那家公司的一名员工。

虽然平时总是敌对的状态,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遇见一个还算是认识的人却成了一种幸运。她们两个顿时就觉得对方亲切了起来,很快就成了两个人并肩前行。

“你也走这条路回家啊?”

“是啊,真没想到你也是。”

……

两个人没话找话地说着,不知不觉话题就到了这条夜路上。

“你刚刚有没有遇到什么可怕的事?”女子小心翼翼地问白衣女子。

“这条路就够可怕的了,还要遇见什么啊?”白衣女子拍着胸口说。“幸亏遇见你了。”

“其实……”女子忍不住把自己刚才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白衣女子听着他加了自己幻想的描述,不由得汗毛倒立,缠声说:“不,不会吧?”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们还是快走吧。”女子紧张地说。

白衣女子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毫无疑问的她一点也不想经历,于是脚下的步子走得更快了。

就在他们两个距离接到尽头不远的时候,一个男子骑着车迎面而来,大概是看到两个女子走在这条路上有些奇怪,于是在插肩而过之后又回头看了她们几眼。

在这条路上遇到陌生男性,两个女子都很紧张,不约而同地低头往前急赶。

没走出多远,她们的身后就传来这样一系列的声音:

哐啷。

扑通。

啊啊啊啊……

最后的那一声是那个男人长长的惨叫声。

这是今天晚上第几次听到这样凄厉的声音了?

女子不敢去想,也来不及去想,因为白衣女子已经一把拉住他,拼命的往前跑去。

她们都有种感觉,这条黑暗的道路上确实隐藏着什么东西,甚至那种东西就在她们的身后步步逼近,等到她们被追上之后,她们就会跟那些发出惨叫声的人一样,也成为这条黑暗的道路上的一名牺牲者。

两个女子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敏锐地感到某种未知的东西就跟随在她们身后,虽然没有脚步,没有任何声响,可是那个事物确实存在,并且不断地接近着。

两名女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了路口,只是当她们双双站在了明亮的路灯下的时候,眼泪都不禁流了下来。

眼前就是灯火通明的街道,是来来往往的车辆行人和热闹的店铺,恍惚之间就好像在一瞬间从另一个世界来到了这里一样。

等到两个女子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并且意识到周围的路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的时候,她们有些不好意思地擦干了眼泪。

互相看着,有些羞涩的笑笑,然后就各自走向了要回家的路。

毕竟明天回到各自的公司,她们还是某种意义上的敌人。

白衣女子看着那个女子走远,边走边打着电话:“我真的很害怕,你能来陪我吗?快点来好吗……快点来好吗……我真的很害怕……”

电话那边是她的恋人吗?有个可以依靠的人真好。

有些羡慕的,白衣女子吧目光收了回来,回头看了一眼那条刚刚经过的黑暗道路。

也许只是心情紧张的错觉吧,也许那个人只是在黑暗中不小心摔倒了什么的。也许刚才那个女子说的那些恐怖事件也是他在紧张之中夸大了的……

可是明天还要加班的话,明天这条路的路灯还没有修好的话……

白衣女子生出一种深深的疲倦。

忙碌的工作,混乱的生活,孤独的日子……自己远离家乡亲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追寻的就是这些吗?

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里,白衣女子连灯都没有开地缩坐在沙发中。

自己真的要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吗?

自己在这个城市中如此的努力,究竟得到了什么?又想得到什么呢?

好累啊,好想家……

“喵呜……”

咖啡看着主人的样子,很担心地用头蹭着她的手。

主人怎么不高兴了?自己刚才做得不够好吗?收拾那些坏蛋不够彻底吗?

“咖啡……我好害怕……那条路上那么黑,这个城市又这么令人没有安全感……咖啡,你能明白吗……”

白衣女子抱起咖啡紧紧搂着,一边自言自语着。

“喵呜,喵呜呜呜呜,喵喵呜呜……”主人,我会保护你的,我已经把那条路上的坏蛋全部答道了!(注:在咖啡的意识中,女性人类,尤其是和它的主人年龄气质相仿的女性人类都是好人,而男性人类都是坏蛋。)

“我真没用,我好想家……”

“喵呜,喵呜呜呜……”主人你别哭啊,这不是到家了吗,我们就在家里啊……

女子感受到咖啡温柔地舔着自己的手,用小爪子亲亲地拍着自己的脸。

“你在安慰我吗咖啡……谢谢你……啊,我忘记喂你了。我真是没用,连自己的宠物都照顾不好……”女子看着空空的猫食晚,看着需要清扫的屋子和丢在一边需要洗的衣服,深深地叹息一声。

“喵呜,喵呜……”没关系的,主人,我自己已经吃过冰箱里的炸鱼了……只要主人高兴起来就好了。

“咖啡……幸好我还有你……”女子感觉到小猫努力想要安慰自己的情绪,抱紧它用力亲吻。

“来吧,打起精神来……从给咖啡准备晚饭开始……”女子终于站起来,鼓励着自己开始收拾屋子。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在这个城市中生活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用来沮丧。

自己还有梦想,还有工作,还有咖啡……

看着主人开始忙碌,咖啡伸伸懒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忙碌了一个晚上有点累了,可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用来砸车的大石块已经用完了,需要重新找一些来。挡摩托车的木棍也被那辆破车弄断了,需要再去偷一根。有些男人真的很不好对付,一打他竟然还张牙舞爪的,需不需要找个帮手来呢,黑冰行不行……

主人你放心好了,就算是明天你还加班,明天这条路还很黑也没关系,我也还是会去保护你的。

我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坏人,让他跟你走在同一条路上的……

想借着黑暗干坏事的坏蛋们,我会让你们知道咖啡的厉害的……

猫咪握紧了小爪子,在心里暗暗发着誓。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