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火儿与狐狸的故事

第一,这是一片很陌生的山林。

前几天,周筥受邀来到这个距他们故乡数千里的地方,看望一个老朋友。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非要把影和火儿也带来。既然跟着周筥出了门,所以这里肯定不是他们已生活习惯的地方,所以山头上最高的那棵松树向右转再飞一百步就到家门口的习惯,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影和周筥都不在身边。

因为周筥不允许火儿在这里自由打猎,说什么要客随主便,主人给什么,他们就要吃什么,才是做客人的样子。结果周筥的老朋友是个猴子精,每天吃的除了果子,还是果子,偶尔的荤食也是不够塞牙缝的东西。上一顿果子,下一顿还是果子,火儿这只肉食灵兽,只靠这些食物维生,就快要撑不住了。于是他甩开了周筥派来监视他的影,偷偷溜出来打猎。

第三,这里的地形是一座又一座的山山相连,而且每座山看起来都差不多,就连山上的植物也几乎相同,极度没特色。山不算高,也没什么瀑布湖泊,一座一座圆溜溜的山头,从空中扫过去,一直往地平线方向延伸,完全分不出谁是谁,真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地方。

第四,综合以上三点,火儿发现,自己的状况似乎很适合一个以前学过的字眼--“迷路”。

这真是一个不合实际的字眼,自己明明是在天上飞着,怎么可能会迷“路”?身为堂堂的火儿怎么会迷路?火儿把猎物抓在爪子上,决定用事实来证明火儿是不会迷路的,因为他根本不走路。

飞过一个山头,又飞过一个山头,再飞过一个山头,还飞过一个山头,再……

火儿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猎物是现成的,燃料也是现成的,于是火儿推到了一棵他认为可以当燃料使用的大树,开始进行烧烤。

在故乡的山林中,烧烤的水准火儿要是称第二,那么敢自称第一的就是下一个要被烤的食物。所以他一向认为自己的烧烤水准很高,烧烤起来是毫无顾忌、为所欲为,不一会儿火焰就熊熊燃烧起来。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火儿一边眯眼看着食物散发出香味,一边时不时地扯一块肉下来尝尝,依旧他品尝速度,不等熟透就能吃掉一半。

随着食物越来越熟,肉的香味越浓,火儿“试吃”的次数也就越频繁,又吃了几次,虽然肉仍只有八分熟,可是见剩下的肉已经不到一半,火儿也就懒得等它烤好,一把全部抄在翅膀上,准备一口吞下了事。

说实话,火儿最擅长的放火方式,是一把大火把食物烧得皮毛无存,不过结果就是他想吃的部分也化为飞灰,什么也吃不到。

火儿自己就是火焰构成的灵兽,所以他最擅长用火,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开始无意识地总结出--虽然放一把难以扑灭的大火容易,可是越是精确的控制,反而越难做到的道理来,于是也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寻思解决方案。

火儿是个极要面子的家伙,他绝对不会承认在自己最强的项目方面还有不足,所以对于周筥对他“应该好好修炼”的要求,他表面上永远是一副不屑一顾,好像他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用再学了一样,其实暗地里已经开始认真琢磨提升实力。

明明只要问问周筥就可以轻易得到答案,他却因为面子问题,弄得大费周章,但也成就了他难得的认真思考。

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火儿认为自己现在最大的不足,就在对火量的精确控制,他烧掉一座山轻而易举,可是把肉烤得生熟适口,却是一件很难的事,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缺乏的,就仅仅是精确控制能力。而想获得这种能力,经验是最重要的,想获得经验,就得多实践,要多多实践,就要多多打猎,多多烧烤,多多吃肉……

对,这就是我最应该做的,为了能力更上一层楼,我要打起精神,多杀多吃才行!

看看,自己是多么努力认真啊,那个周筥却一天到晚批评自己不认真、不虚心、不爱学习。哼,没眼光的死老头子,等我比你厉害了,就给你好看!

好了,这次联系就到这里,下次再继续努力,多吃多烧,水准很快就能提高了。火儿一边这样盘算着,一边把手中的肉往嘴里塞去。可是还没等到嘴边,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身后灌木丛中传来:“这位……前辈……可以打扰您一下吗?前辈……那个……”

火儿回过头扫了一眼,出声的是从灌木丛中钻出来的两只小狐狸。

不理,继续朝自己的食物进攻。他现在基本上是吃饱了,所以算这两个小家伙运气好,不用作接下来的练习道具。

看到火儿又开始吃,那两个小狐狸极了,双双上来,竟然开始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拉扯火儿的翅膀。

“干嘛,不想活了啊!”火儿一翅膀就把两个小家伙扫到落叶堆里,大胆!敢对火儿拉拉扯扯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前辈……您别生气,我们不是有意要冒犯您……”两只小狐狸都是火红皮毛、乌黑的眼睛。尾巴尖上有一圈黑色的那只大一些,不过也只有火儿的一张翅膀大小,另外一直没有杂毛的则更小。

本来形体就很娇小的火儿,看他们的体积连自己都不如,很是不屑地说:“哼,吃了都不够一口。”他目光锐利,对于猎物除皮去骨之后的总肉量,几乎一眼就可以估量出来。看看他们这种可怜的样子,更是懒得理睬。

“前辈,我们饿了……您分一口吃的给我们。不,只给我弟弟吃一口吧?弟弟他这么小,会饿坏的。”大些的那小狐狸可怜兮兮地说,而小的那只似乎连话都说不好,只是咕咕嚷嚷地说:“吃肉,吃肉……肉……”

“我讨厌打扰我吃饭的家伙,但是……”火儿把头伸向两只小狐狸,阴森森地说,“我更讨厌想从我这里弄东西吃的家伙!我的食物,谁也不给!不给!不给!不给!”说着,把那块肉吧嗒一下全扔进自己嘴里,直接吞了下去,然后含糊不清地用翅膀拍着那个大些的狐狸的脑袋说:“其实你们已经赚到了,我不是没吃掉你们吗?这样一算,就等于你们赚到了两只狐狸的肉量了--虽然实在太小了一点--不过,我没义务让你们赚太多对吧!”

火儿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损失,和两只小狐狸的所得,认为他们已经赚足了便宜,再纠缠自己就太不知好歹了。要知道,对于火儿来说,不吃眼前的肉的几率有多么,多么地小,而他们恰恰好碰上,已经是幸运至极了。

火儿对于食物的占有欲是很执着的,要不是眼前的狐狸实在太小,影以前又跟他说过不要欺负弱小,敢在他面前要求吃他的食物,早就一翅膀拍死算了。只是火儿不太明白弱小的含义,而照本宣科传达周筥要求的影自己也不太明白,于是火儿就自己琢磨着,一定就是比自己小的意思。不要欺负比自己小的东西,这是影的要求,火儿这样的孝子当然可以做到,反正比他个子小的猎物,他也看不上眼。

不再去理睬两只看不上眼的狐狸,火儿飞了起来,又开始在空中打量四周。

可恶,周围一切看起来还是差不多,明明记得死老头的朋友家,门口右边有棵大树,左边有两棵大树,后面有片大树林,前面有条小河,现在怎么都找不到了。

他在天上飞了几圈,准备找个树枝停下来歇歇脚,睡一觉再找时,忽然发觉自己飞了一阵子,似乎又转回之前吃饭的地方了……当然,也可能是那两只小狐狸移动了,因为火儿发现他们正好又出现在自己脚下的树根边。

此时,那只小些的狐狸正在嘤嘤哭着,而大一些的那只则在柔声细气地劝他:“小弟,咱们再走一会儿吧,再走一会儿,说不定就找到家了,也说不定就遇见认识的邻居了……”

小一些的狐狸一味的哭:“我饿,我饿……我要吃,我饿……爹,娘、爷爷、奶奶、大姊……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小弟,你就别哭了,我去给你找吃的。”大些的狐狸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在草丛、灌木中乱嗅乱翻,不一会,倒真让他发现了一颗半青不红、不知道什么动物要了几口后扔了的果子,连忙叼到弟弟面前献宝。小些的狐狸看来是饿得太厉害了,虽然被那个果子的酸涩弄得龇牙咧嘴的,可还是几口就吞了下去,意犹未尽地舔着舌头。

哈哈,太好玩了,竟然吃青果子吃得兴高采烈。

火儿看了觉得有意思,果子这种东西本来就难吃极了,更别说哪种还青着的,他们竟然放着树上这红果子不吃,吃那里青的。而且那个小些的狐狸,几口连核吞了青果的那个,竟然还哭喊着还想要。

青果子真的很好吃吗?火儿看看树上的果子,选了一个又大又红的,再选了一个青的发亮的,对准两只小狐狸丢了下去。

“啪!”“啪!”

果子先后打中两只小狐狸的背,打得他们大声叫痛,可当看清了打他们的是什么之后,马上又扑了上去,抱住果子就啃。那只大些的狐狸,把那颗红果子推给弟弟,自己吃起了青的,虽然酸的龇牙咧嘴,可还是一口接一口,嚼都不嚼就吞下去了。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那么小的狐狸,抱住一个大果子啃的样子好玩极了。

火儿看的有趣,又摘了十几个果子,一颗颗往下丢。

他准头控制的很好,每一颗都准确打中两只俏皮的小狐狸,可是小狐狸根本不顾得喊痛,手忙脚乱地追着果子,抓住就大口地吃,吞下之后,马上又去对付下一个。

火儿扔了一会儿,失去了兴趣,便停了手,而两个小狐狸也吃得差不多了,那只大些的小狐狸率先对树上的火儿行了个礼:“谢谢前辈。”小些的狐狸也学他的样子,两只后腿站起,用前爪抱拳,奶声奶气地说:“谢谢,谢谢。”边说还边打了个饱嗝。

“哼哼……”火儿大模大样地哼了一声,张开翅膀飞走,剩下两只小狐狸用很崇拜的目光一直看着他在空中矫健的身影。

“喂,你们两个……”火儿想到了什么,又飞了下来,落在他们的面前问,“你们知道不知道,有一个妖怪,他家住在屋子里,屋子右边有一棵大树,屋子左侧路边有两棵大树,屋子后面有一大片树林,屋子前面还有一条小河的啊?”他们是这里的妖怪,应该知道吧?

两只小狐狸听了双双摇头。

什么嘛,这么笨!火儿对自己住的山林里的妖怪们的居住情况记得可熟了,即使他们经常搬家,火儿一样可以在短时间内又找上门去,这可是打猎必备的技能之一,这两个小狐狸连这都不会,难怪沦落到只能吃果子了。

“前辈,您知道我们的家在哪里吗?我们迷路了,找不到家。”大些的狐狸问火儿。

火儿反问:“你们家是哪里啊?”

“我们家是白府。”

“白府是什么东西?你家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啊?”火儿很有权威的样子问。

“有爷爷奶奶,爹娘,大伯大婶,姊姊,堂兄,堂姊……”

“我怎么认识你家的人!”火儿对他们吼了一声,“我问的是,你家附近有什么特征,比如说,大树、小湖什么的!”太笨了,这两个狐狸笨到家了,是谁说过狐狸聪明、狡猾的,一定是因为没有见过火儿才这么说。

“有大树,院子里就有。”

“树上,还有,还有鸟窝呢!”小些的狐狸喜滋滋地帮哥哥补充。

“还有呢?”这片树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树。

“还有好多大树。”

“树上,全有,全有鸟窝。”

“还有呢?”

“没了……就那么多树。”

“就、就那么多鸟窝……”

“你们两个笨蛋,这样怎么可能找得到!”火儿冲他们大吼大叫。

两只狐狸一起大哭了起来,抱在一起嗥叫:“我们回不了家了……我们会被野兽和别的妖怪吃掉……呜呜哇哇……呜呜呜哇哇哇……”

火儿挥挥翅膀,安慰他们:“放心好了,你们不会被野兽和别的妖怪吃掉的,待会儿我饿了,我会先吃掉你们的。”

“哇,前辈,不要吃我们,救救我们吧,我们想回家……”既然刚才火儿救了他们,让他们免于饿死,这两只小狐狸也就认定了火儿是好心人,双双抓住他,哭着哀求起来。

“讨厌死了,真是吵死人了,闭嘴!闭嘴!”翅膀一个扇出老远,果然双双闭嘴了。还是去找影吧,听他们在那里“回家”、“回家”的嚷嚷,就想起影来了,还是在他的膝盖上睡舒服。火儿想着,又飞上了空中,继续寻找他的目标。

屋子右边有一棵大树,屋子左侧路边有两棵大树,屋子后面有一大片树林,屋子前面还有一条小河……。火儿的目标很明确。不过很奇怪,飞了一会儿,似乎又飞回原来的地方了,因为他又看见了那两个小狐狸……

这次又多了一只大的,不是狐狸,是只豹。很大,比十只小狐狸加起来都大,而且油光水滑、胖乎乎的,看起来肉量很多,真可惜,自己现在怎么还不饿呢……

“救命啊,前辈……身上冒火的前辈……”两只小狐狸被猛兽逼得走投无路时,发现了天空中划过的那道火焰,于是拼命大叫了起来。那个冒火的前辈是好人,既然给了他们饭吃,也会救他们命的。

“前辈,鸟前辈,冒火的前辈,救命啊……呜呜……我们不想被他吃掉……”

“前辈,我们要被吃掉了……呜呜呜呜……”

对啊,明明是自己先遇到的猎物,为什么要被这只豹吃掉?不能这么便宜它啊!火儿一想,自己即使不饿,也不能瞪着眼看着别的东西吃掉自己先看见的猎物,这对他的自尊心可是一种严重的伤害。

于是,火儿一个俯冲扑下来,一翅膀就把豹给扇飞出去。

现在火儿打一个平凡的野兽,实在有欺负弱小的意味,不过火儿体型比这只豹小太多,当然就认定自己才是弱小,打那头豹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对自己的行为得意洋洋,对着好不容易爬起来之后狼狈逃窜的豹的背影宣称:“你的运气真好,我现在不饿,所以你赚到了一整头豹的肉量哦。”

那头豹听不懂他的话,却也知道自己是捡了一条命,所以夹着尾巴逃窜,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密林深处。

“哼哼,还是我厉害。”火儿倒是不挑对手,管他是妖怪还是野兽,只要能把对方欺负的“嗷嗷”叫他就会很开心了。

两只小狐狸眼中闪着崇拜的光芒,双双扑到在火儿脚边,“前辈,您真是太厉害了!”

“前辈,您的实力一定比我爷爷还厉害,他都不能这样全身冒火冒这么长时间呢!”

“前辈,您是神仙吗?”

“前辈一定像神仙一样厉害!”

两只小狐狸都出奇精的出奇,对于火儿这根救命稻草,他们当然会牢牢抓住不放,于是甜言蜜语滚滚而来。而火儿对于别人的恭维奉承,向来来者不拒,更何况平时妖怪们见到他不是逃就是打,苦苦哀求的时候也多半语无伦次,那些奉承话当然不如两只小狐狸这样口齿伶俐、甜言蜜语、花样迭出的听起来舒服。

两只小狐狸刻意讨好,火儿虚心接受,奉承的过程当然顺利无比。不一会儿,小狐狸就把火儿哄得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洋洋得意地狂笑不止:“哈哈哈,那还用你们说,谁不知道我火儿的厉害!哈哈哈哈,你们不用害怕,有我在,别说一头豹,来两白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跟着我,我帮你们找到家,不就是迷路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从来不会迷路。”

火儿把胸脯拍的“砰砰”响,做出了这样的保证。

两只小狐狸当然也不至于傻到去提醒仿佛就在刚才……不,直到现在,他自己都还处于迷路当中这个事实,于是在火儿的带领下,两只小狐狸踏上了寻家的路途。

“前辈,咱们好像走错路了,我记得我家不在树林外面,长辈们常说,不要到树林外面去。因为有人类,很可怕,会吃掉我们。”

“怕什么,不就是人类吗?他们敢来,我就抓给你们吃!”不过火儿至今为止也只见过一个人类,就是周筥。想想人类要都是那个死老头那副样子,那可是实在没什么看头,还是不要走这边了,调头。

“前辈,咱们好像走到山顶来了,我记得我们住半山腰。”

“前辈,我们家附近没有这么多石头。”

“前辈……”

“闭嘴!我会走错嘛?你们认为我会走错吗?我从来没走错过路!”那是因为他几乎不走路--不过火儿自己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两只小狐狸现在完全依靠火儿,所以一点都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只好跟着他在山林中没头苍蝇似的乱冲乱撞。火儿带着他们两个时飞时停,一路倒也遇过几家妖怪洞府,可是都不是小狐狸的家。而且两只小狐狸平时在家里不太出门,根本不知道自己家人与哪家妖怪来往密切一些。那些妖怪见了火儿上门,又是家家大门紧闭,连个打招呼的对象都找不到,只能继续上路了。

他们三个在山林中飞来飞去,饿了就随便打个什么猎物,一翅膀拍死烤着吃,困了就找个草丛睡一觉,四处横冲直撞地招摇着,到了当天下午,整个山林中的妖怪都已经知道了关于一只毕方与两只小狐狸在寻找什么的消息。

于是,当火儿停下来吃第三顿晚饭时,闻讯而来的妖怪赶到了。

“宝儿、贝儿……你们别怕,爹来了……”一个年轻人呱呱叫着从草丛里冒出来,张开双臂扑了过来。

当听说自己的一对儿子被毕方带走之后,他的脑子都傻了,如果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对回娘家探亲的妻子交代,自己后半辈子怎么活。于是他不管毕方的可怕,不顾家人从长计较的阻拦,不顾一切便冲了过来。

来到这里时,正好看见毕方在生火,一个半人高的大火堆燃烧着,而毕方的翅膀在处理一根长长、两头削尖了的大木棍,不用问,食物是将要被串在这上面烤着吃的。自己的宝贝难道已经……

“宝儿、贝儿……爹来了……”男子冲向火堆,他要保护儿子,即使面对毕方也毫无畏惧,这是他身为父亲的义务和责任。

可是就在他冲到前面的时候,毕方把那根木棍刺了过来,只差一点,这位父亲便要成为串在上面的食物了。“你是干什么的?想抢我的食物?”火儿眯起眼睛,对这个冲过来的妖怪喝问。胆子也太大了,就这么笔直冲过来,简直不把火儿放在眼里了!

因为吃了太多词,已经毫无食欲而卷缩在草丛中睡觉的两只小狐狸,被男子的叫嚎声惊醒,看到眼前的人,双双高兴叫了起来:“爹,爹,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

火儿扔开没有串中目标的棍子,用爪子踩住两只小狐狸的尾巴,不让他们跑过去,然后用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年轻人:“他是你们的爹?你们没有认错吧?你们长得一点也不一样。”

“是的,是的,他是我爹!”两个小狐狸叽叽喳喳地叫着,十分兴奋看到父亲。

“他真的是?”

“是啊,是啊。”

“不是别的妖怪变的?”

“这……”这个问题小狐狸便不敢保证了,毕竟要是别的妖怪变的,他们也分辨不出来。

于是火儿自告奋勇要帮他们鉴定一下父亲的真伪--用火儿的方法:“你们等着,打他一顿他就会显出原形了--只要我一打,大多数妖怪都会显出原形!到时候,你们再看看是不是你们的爹!”说着,便准备扑向那个年轻人。

“前辈,你不能打我爹!”小狐狸双双拦住他。

“可是,不打怎么证明他是你们的爹,万一不是,你们不就上当了。”火儿挺喜欢这两只小狐狸的,觉得有这两个小家伙在一边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不论自己做什么都大声叫好,实在是一件很舒服的事,这样一来,自己做事的力量都有所增加,所以可不能让他们被骗去吃了。

“等我让他显出原形你们再认认,可别认错了爹!”火儿一边叮嘱着,一边对那个年轻人步步逼近,同时还摩擦双翅,发出啪啪劈劈的火星来。

男子步步后退,紧张地注视着这只毕方。在他身后,虽然有很多的族人已经赶来,可是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来帮忙,只能那样远远地看着毕方逼近……

“火儿,你在干什么?”一个平淡的声音阻止了火儿的行动,“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找你。”

“影!”火儿马上把一脸的狞笑换成了委屈的模样,往影扑去,“我迷路了,没吃好也没睡好,一天才吃了五顿饭……都是那个死老头不好,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我都饿瘦了……”扑到了从空中落下来的影怀里撒娇。

“你再吃就会肥的飞不起来了。”周筥在一边风言风语地说。

火儿只要一说自己瘦了,影就会老老实实地听他摆布,大概是以前养活火儿的辛苦让他记忆犹新,所以火儿就总是拿这个理由来要胁他。

“死老头不用你多嘴,都怪你我才会迷路!影,我饿了,我要吃妖怪!我要两个妖怪,一个烤,一个煮!”

言下之意就是--你马上给我准备。于是,影也就打算马上执行这个无理要求。

“对了,我还认识了两个小家伙……他们可有趣了。”火儿兴冲冲地拉了影,要把两只小狐狸介绍给他,“他们是我捡来的,我准备带回家,以后天天和他们一起玩……”火儿这样说着,回过头去找那两个小狐狸,却发现那父子三个已经跑出很远,身影正消失在灌木丛后面。

“想逃!”火儿大怒,马上展翅追了上去。

年轻人正带着儿子们匆匆逃窜,忽然,火儿夹着一阵呼啸冲了上来,从他头上掠过,用一个漂亮的空中转身动作停在他面前的灌木枝上。

“哼哼哼,想趁我没看见的时候逃走,没那么容易,把我的狐狸还回来,我就饶你不死。”

年轻人发觉自己周围的空气的温度在快速提高,很快就接近了燃点,四周植物在高温下迅速枯焦,不断有枝条发出“啪啪”的声音,并且断折下来。

“把两个小家伙给我交出来,不然……哼哼哼……”火儿的话总是给别人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而且他知道,只要多少有点想象力的妖怪,就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不,你想对我儿子做什么!”这个年轻人的行为再一次证明了狐狸这种妖怪绝对不怎么聪明,他竟然敢对火儿的决定当面说“不”,这种愚蠢的行为,一般来说,是妖怪就不会做出来。

“你凭什么说自己是他们的爹,叫他们出来对质!”

“不行,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儿子的!你、你……你有什么手段,尽管冲着我来!”他把两个小狐狸护在自己身后,声嘶力竭地对着火儿喊。

“我就说吧,你果然是骗子!”火儿认为这个男子一定是冒充的爹,不然怎么不让自己和小狐狸鉴定一下,于是先是几个铁翅狂扫,再来一通铁喙乱啄,最后以一个独爪踢收场,把那个男子一脚蹬进了灌木丛。

“我来救你们了!没事吧?有没有被咬几口?没少块肉吧?”火儿很关切地拍拍蜷缩在地上躲避翅风的两只小狐狸,问。

谁知两只小狐狸没有象火儿预料中的那样,扑上来抱住他大声称赞他有多么多么厉害、多么伟大,而是双双冲向灌木丛,嘴里还哭喊着:“爹、爹……你怎么样了……”

“你们上当了呀!”火儿不解地摸摸脑袋,准备追上去警告他们,不要被伪装的爹骗走了。

这是又有几个人影出现,挡在火儿和那片灌木丛之间。

“和那个假爹一伙儿的?哼,送上门来的点心。”火儿冷笑一声,冲向了当头的那个白胡子老头。

这时周筥也赶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他。

“死老头,你给我放手,没看见他们在抢我的……小跟班吗?”火儿花了点工夫,才想出对这两个小狐狸的合适称呼。

周筥根本不听他这一套,拎着翅膀把他回手递给影,然后对白胡子老头拱拱手:“白兄,失礼、失礼,这个孩子向来没有什么朋友,只是想和令孙玩耍,并无恶意。”

“哪里,哪里,还要多谢这位小先生伸手相救呢,不然我的孙儿早就葬身兽腹了,是我孙子太冒失太不懂礼节了!六儿,还不过来向这位毕方先生道谢、致歉!”

那个年轻人狼狈地从灌木丛中爬出来,虽然身上有许多火儿留下的伤痕还在流血,但还是听从了老者的吩咐,来到火儿面前躬身行礼:“多谢先生救了我儿子,刚才我多有冒犯,请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见谅。”

“你这个骗子,把小家伙交出来!”火儿被影紧紧抱住挣不开,于是尽力向前伸着头喊叫:“他们是我捡到的,还给我!还给我!”

“小宝,小贝,你们也去谢过先生的救命之恩。”白胡子老头又吩咐两个小狐狸。

两个小狐狸先是看看父亲一头一脸是血,身上衣服破败不堪的样子,露出害怕的神情,但是在祖父吩咐下,不得不向火儿磨蹭着走来,才走了几步,就听见火儿大叫:“他们是我的,我要带回去天天一起玩!给我还来!”于是吓得一溜烟到了祖父怀里,放声大哭:“我们害怕,爷爷,我害怕……”

“喂,你们在怕什么?我在这儿,你们什么也不用怕!”火儿朝他们大叫。

于是小狐狸哭得更凶了:“爷爷,救命啊,我们害怕……”同时把头深深埋在白胡子老头怀里,不再去看火儿。

“喂,你们两个!”火儿终于从影的怀里挣脱了,飞到了白胡子老头上方,对小狐狸们大声问,“你们究竟在怕谁?有我在这里呢!”

“哇……。不要打我们……”两只小狐狸吓得又是一阵乱拱,“我们害怕,爷爷,救救我们……。”

白胡子老头对火儿拱拱手:“先生,您也看到了,这两个孩子受了惊吓……不如改天我再带他们登门拜访如何?”

火儿盯着两只小狐狸,见他们偷偷对自己瞄一眼,又一眼,但是一与自己的眼神相触,便一副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难道他们怕的竟然是自己?

火儿不由得冲冠大怒,皱眉瞪眼地又要发作,周筥忙过来按住了他:“白兄不必介怀,这孩子只是想找玩伴而已,并无恶意,不知两位令孙愿不愿意和他一起玩上几天。”

“不要!我们不要!我们害怕!他是恶魔,把爹爹打伤了……”两只小狐狸一起尖叫起来。

而那个年轻人也一脸焦急地叫:“爹……”一副生怕那个白胡子老头答应的模样。

“这个……”白胡子老头沉吟。

火儿看看两个小狐狸哆哆嗦嗦的样子,十分生气地一甩头:“谁稀罕和他们玩呀!我才不和他们玩呢!不和他们玩!”说着,飞回影怀里,把头伸到影的臂弯里,摆出一副嗜睡的样子。他这么一说,狐狸家族那边就传出了一阵松了口气的声音,而周筥也不禁摇头叹息。

白胡子老头对周筥拱拱手:“周兄,改日我再登门道谢!”说完,便带了家族中的老少匆匆离去。

“火儿……”周筥来到火儿身边,小心措词说:“其实你做的没错,只不过……你以后会有合适的朋友的,那两只狐狸太小,还不懂什么叫朋友呢!”

“我才不稀罕什么朋友呢!我不稀罕!我要朋友有什么用,还不如用来当点心实惠!特别是狐狸!我讨厌狐狸,讨厌狐狸!永远不和狐狸一起玩!永远!我不和狐狸玩!不要狐狸朋友!”火儿把头伸出来大声咆哮,火星四溅之中,把周筥的发丝都烤焦了。

周筥再次叹息一声,无言以对……

“我不和狐狸玩!不要狐狸朋友!讨厌!讨厌!讨厌……”火儿在睡梦里咕哝、扑腾着,并且用挥动翅膀来强调自己的决心。

等他从梦中把自己折腾醒来时,睁眼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双幽光闪闪的大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

火儿揉揉眼睛,打个哈欠问:“狐狸你终于放学了,今天咱们玩什么?”

“哼哼……”林睿摇动着他那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冷笑着,捏着喉咙,学着火儿的强调:“我不和狐狸玩!不要狐狸朋友!我讨厌狐狸!一万乘N次的讨厌……哼哼哼,我都听见了,你这没有义气的家伙!没义气!我要和你绝交!”

“我这么说了嘛?”火儿迷糊地抓抓头。

自己好像真的这么说过,可是却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好奇怪啊……算了,反正记不清了,记不清楚就等于没有说,所以不能承认。

“我没说,你诬赖我!”理直气壮地回应林睿。

“你说了!”

“没说!”

“没义气的家伙!”

“你才没义气,诬赖我!”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稀里哗啦!啪嗒!哐当……

“火儿,林睿!你们再打就给我出去!”瑰儿的女高音在屋里响了起来……

——全文完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