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十二、老实人最狡猾

薛子云和吴潜峰在周影家门前徘徊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陈抗山去了哪里?他们两个都满腹的疑虑。

可是陈抗山的手机自从那天没有电了之后就一直没再开过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找他。陈抗山本来就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以前的时候有薛子云和韩氏姐妹在身边总是催着他充电、开机,他的手机使用率还高一些,但是也仅仅限于和几个朋友相互发发短信,就连忘自己在山村的家里打电话,他都嫌手机的花费太高要用座机打,跟薛子云他们怄气之后他的手机就完全没有了使用之处,他也就随手扔在宿舍里不再去充电开机了。

这个时候联系不到陈抗山,薛子云未免就埋怨起吴潜峰这几天也不注意一下陈抗山的手机使用情况,而吴潜峰自己就是个很少用手机的,自然就反唇相讥,认为和陈抗山住在同一间宿舍里的薛子云才应该为此负最大的责任。

两个人斗着嘴走出了桃源小区,正站在街头不知道下一步要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干嘛?”

薛子云和吴潜峰猛地回过头,看到他们苦苦寻找的陈抗山就站在他们不远地方,双手各提了一个装满青菜之类东西的购物袋,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

“陈抗山!你到哪里去了!”

“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

薛子云和吴潜峰顾不上思考陈抗山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用这种状态出现在这里就兴奋的迎了上去。

“我跟林老师一起去买东西了……”陈抗山不等他们继续说,就抢着打断了他们的话,“林老师的自行车坏了,我就帮她把东西拿回来。”同时还对薛子云和吴潜峰用力的挤眼。

薛子云和吴潜峰这时才看见,陈抗山身后站着的,可不就是林清萍老师。

“林老师好!”毕恭毕敬的态度,整齐划一的称呼,标准九十度的鞠躬,要是不认识的人看了,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两个在出了名的顽劣子弟学校中都被送到特别班去了的学生。

“薛子云,吴潜峰,你们怎么也来了。”林老师的心情很好。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一个学生的尊敬和礼貌就能让她心里感到十分的欣慰,更何况现在这两个平时有些不守纪律和调皮的学生在学校之外遇到老师的时候,也能表现出这样的尊敬来。

“我们,我们在找陈抗山……”薛子云结结巴巴的回答。

“陈抗山,看来你让你的朋友担心了。帮我拿到这里就行了,谢谢你帮我这么一个大忙,你快回去吧。”林老师想陈抗山伸手,想接过他拿的那些东西。

“我帮您拿上去吧,还有好远呢。”

“是啊是啊,我们帮您拿。”

“我们找他没什么事,先帮您拿东西。”

三个少年表现出了极度的尊师重教,都抢着提起林老师的东西往小区里走去。

林清萍跟在三个少年身后,心中大感慰籍,这些孩子虽然平时表现的一个个都不守规矩,不爱学习,可是从今天的事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本性都是好的,只不过或者因为家庭宠溺或者因为生活环境放纵才造成了他们的那些不良的习惯和生活态度,只要有老师家长的正确引导,相信他们还是有改变的可能的。即使不能让他们在学习的态度方面做出改变,至少让他们的品行更端正一些自己这个老师还是有可能做到的。在林清萍看来自己的学生能不能拥有正确的人生态度和道德观念比起优良的学习成绩更重要,这种观点也许和时下大潮流的教育观点有些出入,但是林清萍笃信一个良好品德的人比起一个良好成绩的人来,对于社会或者这个人自己都更加有益。

三个少年当然不知道他们小小的举动在他们的老师心中引起了多少的感动,他们现在整边走边小声地交谈着。

“陈抗山你怎么回事?我明明听商同心说你去了周影家啊!”

“我走到附近的菜市场的时候看到林老师的自行车坏了,正在发愁的样子,就过去帮忙拿东西了。”

“你还真敢往前凑,林睿不是特意警告你不许讨好林老师了吗!”薛子云见陈抗山一副对于之前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忘掉了的样子,于是自己也装作忘掉了,很自然的和陈抗山开始了多日来的第一次交流。

“没关系,我知道林睿就是吓唬人的,他拿林老师喜欢的学生没辙。”

“你怎么知道?万一他真发了火你可就惨了!”

“就是啊,就算林老师喜欢你,他也可以在背后下手啊。”

“那个林睿可是真正的狐狸,鬼主意多着呢!”

“我建议你以后还是跟林老师保持距离的好。”

薛子云和吴潜峰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起陈抗山来,在他们看来陈抗山的行为无疑是很危险的。

“你们不懂,林老师是个好老师,所以林睿一定不会伤害她喜欢的学生的。”陈抗山偷眼看看身后的林老师真诚地说。

“这跟林老是不是好老师根本没关系,重点在于林睿你懂不懂!林睿要有多危险有多危险你懂不懂!”薛子云一急之下不由提高了声音。

“你们再说小睿吗?”林清萍老师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个少年顿时慌成一团,还是陈抗山对于林老师的畏惧少一些,第一个冷静下来回答:“我,我在跟他们说林老师的儿子很聪明懂事,在家里帮您做很多家务呢。”

“小睿啊……”说到儿子,林清萍的脸上顿时满是幸福和自豪的笑容,“那孩子就是太像个小大人了,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好。我平时工作忙,关心他不够他也能理解,反而尽力的帮我承担生活的压力……”

“呵呵,是啊是啊……”听着林老师一旦开始就有点收不住的对自己儿子的称赞,三个少年都苦着脸不住地表示赞同。

总之在林老师的心目中,她的儿子林睿是个聪明听话善良可爱活泼懂事的好孩子,这再次证明了,爱能够让人盲目的真理。

说林睿聪明可能没有谁会反对——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妖怪能够聪明(或者说狡猾)的过九尾狐这个种族的呢?活泼也算沾边,毕竟能在一夜之间折腾半个城市的妖怪的运动量放在什么人身上都不可说不“活泼”。可是硬要把诸如听话、懂事、善良这些风马牛不相干的词汇用在这个孩子身上,怎能不令知情者感叹不已。

母爱啊,这就是母爱啊。

陈抗山低声向薛子云他们说:“你们明白了吧。”

“明白什么?”这两个平时看起来十分聪明的少年,此时却好像是脑子生锈了一样,就是不能理解陈抗山的意思。

“明白林老师和林睿啊,他们就象真正的母子一样,不,比有些真正的母子感情还要深厚。林老师非常的疼爱林睿,林睿也十分的敬爱自己的母亲。”

“着我们知道……立新市还有不知道的吗?”薛子云对于陈抗山要论证的这个课题不屑一顾。

“所以说林睿一定不会让林老师失望的。”陈抗山继续引导启发自己的朋友们。

“那又怎么样?”两个榆木疙瘩依旧是榆木制造的,并没有因为陈抗山的启迪而产生质的变化。

“因为这样,再加上林老师是一位真正的好老师,所以我知道林睿不会因为我到林老师家里来而伤害我的!”陈抗山信心十足的说。

“为什么?”两个榆木制造的少年还是只会问这三个字。

陈抗山深吸口气:“你们知不知道好的老师他们都很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信任自己,与自己亲近,林老师也是这样的。”

“才怪!”

“胡说!”

这两个少年的意思当然不是说林老师不易亲近,林老师这个人与林睿截然不同,随和、温婉平易近人——从这一点上也可以轻易地看出,她与那个性格糟糕的九尾狐确确实实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薛子云和吴潜峰的意思是,高一·九班的那些学生,当然也包括他们自己,究竟有哪个是值得林老师去亲近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可是一个好老师就是那样的,他们喜欢学生亲近自己,喜欢学生把他们当作老师之外,还看作是朋友或者亲密的长辈!”陈抗山这次十分的坚持自己的观点。

难怪他会在这个问题上与自己的朋友产生这么大的分歧,作为陈抗山的同龄人(至少心理和外表上的同龄人),薛子云根本就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他以前的所受到的教育都是在家族中完成的,授课的人不是父母就是叔伯,根本没有亲身见证过老师是什么“事物”。而吴潜峰自幼就性子怪异,对于学校教育十分抵触,在所有的老师眼中他都是坏学生,而在他眼中所有的老师都是敌人,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好老师的概念根本就不曾在他的认知中建立起来。

陈抗山与他们不同,他生长在偏僻穷困的山村,在那里小孩子接受教育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陈抗山的小学就是在一所要走时十多里山路才能到达的学校中完成的。在那样的山村中,教师大都是一些坚持与教育事业的人,他们为了教导孩子们自己甘于贫困甘于付出青春,与城市中某些教师截然不同。陈抗山自幼就频繁的接触这样的老师,他当然知道一个好老师是什么样的。

林老师是个好老师这毫无疑问,所以她在为了学生们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之后,心里一定也是渴望着学生们的亲近和信任的。但是在高一·九班,这个愿望恐怕很难达成,至少目前为止出了王童童,其他的学生对于这位老师,不是敌视、蔑视、忽视,就是充满了畏惧,谁也没有真正的与她如同一个老师与学生那样的相处。

陈抗山自从那天的被迫补习之后,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对于林老师的畏惧是不对的。林睿再可怕都是他自己的事情,无论如何这都不能掩盖林老师是一位好老师的事实。作为学生能够遇到这样的好老师是很幸运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带着有色眼光看待林老师呢?再者说,林睿既然是个敬爱母亲的儿子,那么他一定也明白自己的母亲对于教师这份职业的热爱,一定也明白林老师心底是期待学生们怎么与自己相处的,那么林睿对于自己的母亲的学生对待老师的态度,又是怎么看的呢?

陈抗山考虑这个问题考虑了很久,终于得出结论:要是自己异地相处,一定也会希望自己的母亲和学生相处的融洽,希望自己的母亲的学生能够像一般的学生尊重老师一样的得到尊重。所以将心比心,林睿不会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对林老师畏之如虎,那是为了保护林老师的人身安全不得不选择的最下策,要是可能,林睿议定还是希望林老师受到学生的敬爱和信任的。

陈抗山是真的很尊敬林老师,他觉得自己不必掩饰的表达这样的态度,是不会受到林睿的惩罚的。相反的,林睿如果希望他的母亲在教师这个职业上得到成就感,他还会保护自己这样的学生,这就是为什么朱黑黄那么令人讨厌,林睿还是容忍了他的缘故——王童童是林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所以她的“未婚夫”也就爱屋及乌的受到了优待。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得陈抗山在林老师面前变得很自然,一点也没有了害怕的感觉。

可惜的是陈抗山的两个朋友的理解力显然有待提高,直到走到了林老师家门口,他们两个也没有领悟到陈抗山的意图,所以当林睿高兴的为母亲开门,高兴而极有礼貌的请三位大哥哥进屋里坐坐,并且诚恳的请他们喝水并且亲自倒水的时候,吴潜峰和薛子云的脸色就一直在青、绿、白、紫、黑等颜色中不断的变幻着。手中捧着的杯子更是不敢往嘴边送,因为他们害怕林睿会下毒把他们一劳永逸的解决掉。

“林先生……”当林老师进厨房去放下那些青菜食材的时候,陈抗山向整队三个少年露出恶狠狠的笑容的林睿开口了。“我们想找刘地……”

“找刘地跑这儿来干什么!”林睿口气不善的说。

“我们想去周影家打听刘地的下落。”

林睿马上就明白了,刘地神出鬼没岂是这几个少年能找到的,他们想要找周影打听倒是个比较有希望的选择,可是问题在于他们的胆子也真够大的,竟然敢到周影家去。

“你们要去周影家送死我不管,以后别到我家来知道吗!”林睿眼冒凶光的威胁说。生母的惨死和这么多年流浪生涯的所见所闻,使得这个孩子对于生活的安全系数很没有信心,总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隐藏着危险,而他的母亲林清萍作为一个人类要面对这些危险实在太危险了,所以他才要不惜一切地把母亲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危险统统铲平,以期消除在萌芽状态。他讨厌别人打扰他和母亲的生活,也讨厌妖怪在他的家里出出进进的,即使是母亲的学生也不行。

“我们是想去周影,可是不小心遇上林老师了。”陈抗山继续说。

林睿的脸阴沉的更厉害了。

他当然清楚母亲喜欢学生们到家里来,来请教功课也好,来玩也好,母亲都是十分欢迎并且高兴的。要是可能的话,林睿当然也希望母亲高兴,只是来几个学生这个前提条件看起来很简单,可是来的学生不是人类怎么办?那些妖怪就这么用学生的名义大摇大摆的进出自己的家门!

想像着以后家里每天都会出现妖怪学生来找母亲补习,而自己就不得不摆出甜甜的笑脸叫他们哥哥姐姐的局面,林睿觉得身上发冷,他清楚的知道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发狂的。

消灭掉?

不,不行,那个破班里难得有这么一个让妈妈省心的好学生,不能让他消失掉。

那么……

“要是找不到刘地,你们就还会经常来,然后自然就还会经常遇上我妈妈,经常到我家里来坐坐吧?”林睿眯着眼睛问。

吴潜峰和薛子云一起用里的摇头,陈抗山却很诚恳地点着头。

“要是找到刘地还来吗?”林睿的目光落到陈抗山的脸上。

“找到刘地自然……要是需要请教功课就还来。”陈抗山老老实实地说,“林老师是位好老师。”

林睿忽然笑了起来,点着头说:“有意思,原来老实人才最狡猾!”

陈抗山对于狡猾这个形容词很有意见,不过在林睿的面前,他也没有提出抗议的胆量,只能一连无辜的看着林睿。

“刘地这几天在追求一个新女朋友,去这里找他吧!”林睿在林老师出来之前,扔了一张纸条在陈抗山的膝盖上,“滚吧,以后少来!”

“陈抗山、薛子云、吴潜峰,你们要不要在这里吃晚饭?”林老师走出来,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不了不了,我们回去了,回去吃……”

在林睿热情的目光相送下,三个少年一溜烟的跑出了林老师家,跑出了桃源小区,然后相互看着,长长的出口气,各自瘫坐在路边的绿化带上。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