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十、冷战

今天一早,高一·九班的教室中就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大多数的学生被这种气氛弄得有些不安,难得一见的都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连早自习期间教室中惯常的说笑吵闹声都低了好几分贝。那些对于这种怪异不在乎的学生也显得老实了很多,因为他们正在调动自己的想象力勾画着这种气氛产生的种种可能性。

一切不安定因素的来源就是,大名鼎鼎的五人帮今天内讧了。

今天早上一上课,同学们就看到平时形影不离的五人帮分成了两组,一组是薛子云和韩氏姐妹,而另一组是吴潜峰和陈抗山,这五个人一反常态的分别走进教室,分别坐在座位上,分别开始早自习课的聊天或者看书,可是期间竟然彼此都没有对对方说上一句话,甚至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就连同桌的薛子云和陈抗山也相互保持着泾渭分明的状态分别坐在课桌两端。更令人惊讶的是,惯常的早自习抄作业时间,薛子云他们手里拿的竟然是商同心的作业,而不是陈抗山的。

果然是传说中的窝里斗啊!

这是不是预示着今天要下雪了,不,不,应该是预示着今天要有热闹看了,但是看热闹的时候必须注意把不要把自己变成无辜卷入的牺牲品,成为别人看得热闹就好。

陈抗山用课本挡着脸,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声,不用听清楚也知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别人看他们的情形感到好奇,他自己的心里也郁闷不已,这算什么事嘛,莫名其妙的就吵成了现在的样子。虽然他觉得过错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可是与薛子云他们弄成这样的状况,他的心里还是很别扭。

昨天晚上,就在陈抗山跟杨春说话的时候(其实是杨春一个人在说个不停),韩氏姐妹忽然冒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对着陈抗山和杨春大肆指责。陈抗山还没等弄明白她们究竟在身什么气的时候,杨春已经被两姐妹尖刻的言语教训的哭了起来。即使这样韩氏姐妹也没打算放过她,依旧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声称要去把这件事告诉房跃。

杨春听到这些哭得更厉害了。

陈抗山从刚才杨春的诉说中知道杨春很惧怕房跃,而且房跃那个人也挺不讲道理的,杨春本来就天天在受她的气,要是再加上韩氏姐妹挑拨几句,杨春的日子肯定更加不好过了。

陈抗山虽然和杨春并不熟悉,可是在高一·九班一共就只有他和杨春两个学生是来自农村的,彼此都觉得对方身上的那种乡土气息很亲切,要是可能的话,陈抗山自然不希望杨春倒霉。所以他就很不合时宜的向韩氏姐妹就杨春这个问题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韩氏姐妹抛开杨春,向着陈抗山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叛徒、没义气、色狼、下流……等等在陈抗山听来完全和自己不搭边的词汇向着陈抗山蜂拥而至,把拙于言辞的陈抗山打得头晕眼花无力招架。等到薛子云也出现并且开始帮着韩氏姐妹数落陈抗山的时候,陈抗山才知道他们这段时间去做了什么。

原来陈抗山进了桃源小区一去就是几个小时没出来,外面等待的韩氏姐妹等人越等越心焦,不由得种种不好的猜测都浮上了心头。虽然觉得陈抗山可能遇到了危险,可是大家被火儿他们的威吓力镇着,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韩氏姐妹再也忍不下去,想要冲进小区中去救陈抗山的时候,吴潜峰才想到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不找和尚大师来救命?和尚大师很喜欢陈抗山这个孩子,知道他有危险一定会帮忙的,而且大师道德高深,周影和火儿也必定会给他面子。

大家在惊慌失措的时候得到了这样一个看起来似乎可行的主意,来不及多想就选择了执行,可是等到他们施尽全力飞到山里的寺庙,才知道和尚大师竟然在闭关修炼。这下子没着了,几个人咬咬牙,又回到了桃源小区,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冲进去确定陈抗山的安危与否再说。但是没等他们进去,就遇上了出门帮妈妈买东西的好孩子林睿。听他们问起陈抗山,林睿咬牙切齿的扔下一句:“早走了!以后没事别来找我妈妈补习,烦不烦啊!”

大家面面相觑,听林睿的说法,陈抗山似乎根本没有去周影家,而是跑到林老师家去了?他到林老师那里干什么?难道遇到了什么危险去寻求庇护?

想着这些大家心里的担忧不减反增,又开始四处寻找陈抗山的消息,甚至连陈抗山远在山区的家都找到了。直到再也没有地方可以找,吴潜峰才又提议说他会不会回了学校,于是一行人重新向学校赶来。

回到宿舍还是没有陈抗山的身影,韩氏姐妹当场就急哭了,薛子云稍为镇定一点,开始准备联系自己家的长辈展开大范围的法术搜索,就在这个时候,站在窗前锲而不舍的拨打着陈抗山那个老是传来“你呼叫的号码已关机”的手机号码的吴潜峰忽然发现了新大陆。

“快来看,快来看!那不是抗山吗?他那是在和谁说话啊?”

虽然外面已经夜色降临,但是吴潜峰修炼颇有小成的双眼和几个妖怪的视力对于夜色丝毫不在意,他们很轻易的就看清楚了,陈抗山果然在校园里,而且还躲在花圃中,接着花木的掩饰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

可恶,这个家伙竟然在别人拼死拼活找他为他担心的时候,去和女孩子约会了!

“他还说我像刘地?别的没学会,追女朋友他倒是学会了!”薛子云第一个愤愤地叫起来。

“就是就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走,去教训他!太不把我们这两个美女未婚妻放在眼中了!”

韩氏姐妹虽然名义上是陈抗山的未婚妻,可是她们与陈抗山之间根本没有男女之情,看到陈抗山在与女孩子说话她们两个并没有生出吃醋之类的感情,而是在看到活生生的陈抗山感到松了口气之余为了他这种也不通知大家一声的行为感到生气。至于那个女生的问题,此时的韩氏姐妹除了像要就此讥讽戏弄陈抗山几句之外,并没有产生更多的想法。

四个人向着陈抗山的所在悄悄掩去,薛子云为了起到“惩罚”陈抗山的目的还给大家施展了一个隐身法。可是当他们听清楚了那两个人的对话之后,心态就发生了变化。

杨春在不断的诉说中正有意无意的将韩氏姐妹、薛子云他们与房跃摆在一起,而把她自己与陈抗山放在同样的位置上。

杨春怎么说韩氏姐妹和薛子云还不太在乎,反正这个学校里不喜欢他们的人类同学已经够多了,再多几个也无所谓。令他们气愤的是,陈抗山竟然没有反驳对方的话,反而是老老实实的听着,一副很赞同的样子。

韩氏姐妹又听了一阵子,终于忍无可忍的冲了出去,大声的指责起杨春来。这个女孩太讨厌了,自己姐妹和她从来没有什么交集,她凭什么在那里喋喋不休的指责自己姐妹?韩氏姐妹的伶牙俐齿岂是杨春能够应付的,再加上杨春在背后表示不满的时候虽然说得很流利,可是一旦面对韩氏姐妹这样的人物,马上就变得唯唯诺诺,不敢置一词了。

在这种情况下,陈抗山的正义感又不合时宜的冒出头来,却忘记了他自己不是局外人,而是这个事件的最大诱因。

他不帮杨春说话还好,一帮杨春说话,韩氏姐妹的矛头便指向了他。

等到薛子云也冒出来,陈抗山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对于他们的不告而别暂时选择了原谅,但是心里毕竟还是有些堵,从桃源小区去找和尚大师求助来回就算飞行也要一个多小时,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陈抗山真的遇见什么危险的话,十条命也没了。他们再害怕火儿,为了陈抗山就不能冒险来探探情况吗?

而薛子云他们心里则同样觉得委屈,他们为了救陈抗山到处折腾,而陈抗山这个当事人本人呢?不仅仅安全脱险之后连个招呼都不打,还跑到这里来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说他们的坏话。薛子云和韩氏姐妹自认为从来也没有做过杨春话里指责的那些行为,可是陈抗山竟然一副认可对方的样子。

他们就这个话题指责陈抗山,陈抗山反驳了几句他们的指责就更加升级,然后双方就吵了起来。陈抗山的语言能力自然比不上他们三个,争吵中落于下风。吴潜峰看他们三个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有点过分,就开始帮陈抗山说话,然后五个人分成两组吵成了一团,直到双方都吵得没话说了,才气呼呼的结束争吵,然后就陷入了冷战状态,彼此都不说话,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从周六晚上到周一的早上,他们五个人的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天还要多。

年轻人凑在一起争吵总是避免不了的,以前的时候陈抗山和韩氏姐妹、薛子云他们之间也于有过小摩擦,不过陈抗山的性格大度,韩氏姐妹和薛子云也都是大咧咧的人,基本上都是吵过就合好,从来没有把这种状态维持这么久过。

可是这一次他们双方都认为对方太过分了,作了那样的事还无理取闹,铁了心的要等对方认错。

“商同心,作业还你!”薛子云把抄完的作业抛还给商同心,然后就把腿跷到课桌上,做出很一副悠然的姿态。

坐在他旁边的陈抗山根本不去看他,而是在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课本,可是从他好半天也没有翻动一页的情形来看,学习的效果堪忧。

吴潜峰的位子在陈抗山的后面,他时不时的就会趴到课桌上与陈抗山说话,可是也就是不理薛子云。

薛子云的心里是五个人中最郁闷的。

他因为家族里叔伯七、八个人却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丁的缘故,可谓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小就让家里的长辈们宠惯得不成样子。因为他的堂兄在他出生前死于意外(在薛子云出生前,那个堂兄原本是这一代唯一的男丁),家族中的长辈们自然接受了这个惨痛的教训,对于薛子云的安全特别的上心,在薛子云十岁能够转化人形之前,他就连家门都没有机会踏出半步。等到他被允许出门之后,也是走到哪里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叔伯跟随保护,遇到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立刻杀气腾腾的。这样的孩子自然不会有同龄人愿意跟他玩耍,长辈们的过度保护除了让薛子云安全长大以外,造成的副作用就是薛子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薛子云内心深处还是很渴望和同龄的妖怪小孩游戏玩耍的,可是那些妖怪家的孩子不是瞧不起他老是被保护着的架势,就是受不了被长辈盯着玩耍的滋味,开始的时候还有同龄人和薛子云玩耍,渐渐的就没有谁愿意接近薛子云了。甚至还开始有些同龄妖怪乐于戏弄欺负薛子云起来,在他们看来这个无时无刻不要长辈保护着的孩子是一个很好的欺负的对象。薛子云的长辈们虽然注重与保护薛子云的安全,可是面对那些乡邻的孩子,也不能真的跟小孩子计较,所以造成了薛子云很吃过一些苦头。

不过薛子云的天资很好,又因为没有玩乐的机会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这样勤奋的成果就是他渐渐得比起同龄的妖怪来实力高出了一筹。有了本事,又有长辈们的娇纵,薛子云当然就不会放过那些欺负他的人,一一的去报复回来。对方也不是好惹的,受了欺负难免要再报复。薛子云再厉害也是单枪匹马,经不住人家的人多势众,吃了苦头再回来修炼,然后再去找回来。

如此循环,渐渐就把薛子云的性格磨练成了暴躁易怒,吃不得一点亏的样子。也使得他的实力在同龄妖怪中确实不容小觑。

到了薛子云长大一些,认识了韩氏姐妹,他孤单的生活才有了改变。

韩家虽然与薛家不睦,韩氏姐妹也老是戏弄薛子云,但是与其他的同龄妖怪的态度比起来,韩氏姐妹的戏弄更像是游戏,她们不讨厌薛子云,所谓的戏弄只是玩耍的一种方式,而薛子云也很喜欢这样的韩氏姐妹。不过韩氏姐妹毕竟是女孩子,而薛子云这个年龄的男生,想要的真正的朋友应该是同性的男孩子,可以跟自己嬉闹打斗甚至一起搞搞破坏怀聊聊异性抱怨抱怨长辈的同龄男生。

陈抗山是薛子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认识陈抗山之后,薛子云感到十分的愉快,他喜欢和陈抗山一起玩闹,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跟着见了这家学校——韩氏姐妹和陈抗山都在这里,他认为自己理所当然是要跟他们在一起的。朋友这个名词对于薛子云来说很重要也很神圣,他自问无论发什么事情,自己都会站在陈抗山一边,这是朋友的义务。同样的,自己也不会做损害陈抗山利益的事情,这是最起码的义气。

可是陈抗山呢?他竟然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他居然认为自己和韩氏姐妹是把他当作跟班在欺压!

薛子云无法忍受这样的背叛!在他看来陈抗山这就是对于友情的背叛。

除非他来诚挚的道歉,否则我绝不原谅他!

薛子云一边在心里发誓,一边偷偷看看陈抗山,后者正在和吴潜峰小声说话——也许他认为他们人类彼此才是真正的朋友?自己和韩氏姐妹从根本上还是异类?

可恶!

薛子云重重一蹬桌子,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陈抗山本来正背靠着课桌,转回身跟吴潜峰说话,被薛子云的突然动作一幌差一点摔倒。他气呼呼的瞪了薛子云的背影一眼。

对于陈抗山而言,薛子云也确实是个特别的朋友,陈抗山最初认识薛子云的时候就知道他很喜欢韩杏儿——当然也有可能是桃儿,这一点不论是薛子云还是韩氏姐妹都弄不明白,陈抗山自然也无从明白——不过陈抗山从来不觉得薛子云和自己的友情是为了韩氏姐妹才存在的,他们两个再加上吴潜峰毕竟同生共死过,那种男人之间的友谊陈抗山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当韩氏姐妹无理取闹的时候,薛子云竟然立场鲜明的站在韩氏姐妹一边,这让陈抗山很生气,比对韩氏姐妹的无理取闹还要生气。

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竟然和女孩子一起来对付自己,最重要的是陈抗山不得不怀疑,这小子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自己这个朋友才巴巴的跑道这所学校来的,他是为了韩氏姐妹。

没义气,重色轻友!

不认错休想我再理你!

“喂,你们也差不多了吧……”吴潜峰看看韩氏姐妹没有注意这边小声对陈抗山说,“准备斗气斗到什么时候!差不多就行了!他这人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陈抗山什么都不回答,把脸扭开去,脸上的表情显示着吴潜峰的劝解以失败告终。

“天啊……我真倒霉,要受这种夹板气……”吴潜峰叹息一声倒在课桌上翻着白眼……

“谁叫你受气了,你自己喜欢!”韩杏儿扭头过来堵上一句,显然吴潜峰和陈抗山的话她们两姐妹都听到了。

韩桃儿拉了她一把,两姐妹又回头不再理睬后面的人了。

陈抗山冷着脸,诡异的气氛再一次在几个人之间弥漫开来……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