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林梦竹的幸福时光

林梦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大铁笼里。

他茫然地在里面转了几圈,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记得自己入睡前,明明刚吃饱喝足,舒舒服服得躺在树林中的柔软草地上,怎么一觉醒来就被抓起来了呢?

他仔细观察着四周。

关住他的铁笼子放在林间一块空地上,笼子旁是两顶帐篷和一些锅碗瓢盆,碗里还有吃剩的食物,营地上有篝火的痕迹。帐篷外面摆着一些山里的草药、植物,还横系着一条绳子,上面晾了些衣物。

“盗猎!”林梦竹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词。他知道自己的原形是很稀有的动物,所以首先想到的便是从事这种令山林居民极度反感勾当的人类。“哼。”他恶狠狠地想着,“我好歹也是个妖怪,居然敢抓我,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他这么想着,可是当几个人类有说有笑地出现在空地上时,他的第一个反应还是立刻双爪抱头,把身体蜷成一团,开始发抖。

“这只熊猫的样子很奇怪……”几个人边说边往这边走来,“它被发现时我们也很震惊,毕竟咱们这里并不是野生熊猫的生活范围,从来没有熊猫活动的记录。”

“发现它的时候,它呈现昏迷状态,可是又检查不出有什么病症。”

“如果硬要说它有什么病,大概是肥胖症吧——他的体重可真不是盖的,三、四个粗壮小子轮流才好不容易把它给抬下来。”

三个年青男女簇拥着一名老者,走到笼子边。

那个老者围着笼子,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林梦竹来:“这真的是野生熊猫吗?太胖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胖的熊猫,你们喂过它了吗?”

“自从发现它以后,它就一直没醒……喔,现在醒了,我去准备!”一个青年回应着,然后转身离去了。

听到关于食物的话题,林梦竹偷偷从爪子缝里往外看去。笼子前还有三個人,其中的老者用手扶着眼镜,也在仔细的打量他,而在他旁边的那名男子则正拿着本子记录着什么;此时,其中唯一的女性偷偷从笼子缝隙中伸进手,摸了摸林梦竹的皮毛:“只看照片影像,还觉得熊猫毛茸茸的很柔软呢,其实它的毛挺硬的。”

男子咋咋呼呼地叫了起来:“小心,熊猫也会咬人的,它可是熊的亲戚,别被它的外表骗了。”

林梦竹不满的瞟了这个人一眼:谁是熊的亲戚,我哪里长得像狗熊!

那个老人也严肃地对女孩说:“野生动物对人类都是很有戒心的,不要轻易骚扰它们。”

林梦竹哼了一声,明明都把自己关进笼子里了,还在那里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他在思量着自己如果不用法术能不能冲破这个笼子。如果可以,就不怕这些人类看到,自己干脆正大光明的逃走。可是他撞了几下,发现自己的力气还对付不了铁笼。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帐篷旁立着一支猎枪,他心中一凛,顿时老实下来,又缩回笼子的一角,心里暗自盘算:晚上再说,晚上再说,还是安全最重要。

“饭来啰……”那个青年搬着一个大盆子,兴冲冲地跑来,往林梦竹面前一放说,“胖家伙,你的食量一定不小吧,来,别客气,吃!”盆子里放着一些熟肉、青菜、胡萝卜和搅拌在一起的不知名面食;虽然样子不怎么好看,但是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林梦竹小心的尝了一口后,便抛弃了防备之心,大口吃了起来。

“老师,咱们要拿这只熊猫怎么办啊?”

“本来以为它是受了伤或者生了病才带回来的,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事。先观察几天,然后放归山林吧。”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熊猫呢?真是奇怪?这里离熊猫的栖息地很远啊。”

“老师,你说它是怎么来的?”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研究了一辈子植物,你偏偏问我动物的问题。若真有心,回学校後找动物学的老师们请教吧。”

师生们的这些对话,林梦竹统统没有注意,他正忙着大吃特吃眼前的食物,心里觉得这些人类真是不错,本来要逃离这里的念头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

一晃,林梦竹已经在笼子里住了三、四天,倒不是他没机会逃走,而是每天想睡就睡,醒了就吃,那些人类还生怕他吃得不满意,努力为他变换伙食;这种生活令他越来越有“这样也不错”的念头。尤其是其中那个女孩,她把她珍藏的零食都拿出来喂给自己吃,巧克力、洋芋片……林梦竹想着这些,就忍不住流口水。

不知道下顿吃什么?等过了今天再走吧?林梦竹在阳光下挪挪身体,懒洋洋地想着。他当然不想被人类送到城市的动物园去,但是他不会反对在山林中住几天笼子、吃几天好饭。什么时候发现他们试图对我不利,我马上就可以走嘛。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那个年轻女孩迈着轻快的步子往笼子走来,林梦竹立刻爬起来迎接她,把头靠在笼子边上,张开嘴等着她投食物。女孩一如既往地先伸手摸摸他的皮毛,然后取出几块饼干,从笼子缝中塞进去给他吃。

“饼干,我想吃巧克力,还有吗?给我吧,给我吧,明天我说不定就走了。”林梦竹大口嚼着饼干边说,当然听在女孩耳中,只是熊猫特有的低叫声。

“胖胖(女孩擅自为林梦竹取的名字),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教授的研究已经告一段落,我们要回学校去了,到时候我们会把你放了,你一定也更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山林中吧?你要记得我们啊,明年这个时候他们也许还会再来,到时候你会不会来看他们呢?而那个时候我会在哪里呢?”

“会的,会的。”林梦竹连连点头,“如果你要带巧克力和洋芋片的话,记得多带点呀。”

“你长得这么胖,是怎么在山林中生存的呢?”女孩一边用手拨弄着林梦竹的皮毛,一边咕哝。关于熊猫其实具有一定的攻击性、有时候会咬人这样的资料,在与林梦竹相处了几天后,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见过的人工养殖熊猫都没你肥,不减肥你行动方便吗?”她用手指戳戳林梦竹的肚皮。

林梦竹挪挪身体咕哝:“别多管闲事,我灵活着呢,有影子哥和火儿哥做靠山,谁也不敢欺负我!”这些天听到他们的对话,林梦竹已经对这些人类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放弃了对他们的警戒。

这四个人都是所谓的学者。那老头是知名大学的教授,带着三个学生,在这里进行野外考察。三名学生当中,两个男性都是教授得意弟子兼助手,只有那个女孩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本来野外考察这种活动她是不能跟的,是她仗着平时很讨教授的欢心,死缠烂打地缠着教授拗来的。

女孩自己很喜欢这个领域,但是她的父母有不同的想法,并且已经为她安排好完全不同的道路,只等着拿到那张大学文凭,就要她到一个安定的部门当公务员。对女孩来说,这次好不容易磨来的机会将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野外考察,所以她特别珍惜这次山中生活,什么事都好奇地学习着,连教授都认为她是个好人才。

“可是我也许只有这次机会了……”女孩跟熊猫玩的时候,总是自言自语地跟它说话,“这里有那么多新奇的植物与动物,来到山里我才明白,真正的知识从书本上根本学不到……我为什么没有勇气反对爸爸安排我的未来呢……”

“呼呼,呜吃吃……”正在大嚼食物的熊猫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女孩叹口气,倚着熊猫笼,开始看着天空发呆。后天这次考察结束,自己就要跟着队伍回去了,从此以后就将是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一名公务员,这样的山林、这样的生物群、这样的大自然,以后就只能在梦中回味了……唉……

※※※

第三天一早,林梦竹又享受了一顿无比丰盛的美食。

他知道这是他从这些人类那里可以混到的最后一顿了,自然是唯恐亏本,没命地埋头苦吃,眼前的学者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对教科书上关于熊猫的介绍再次产生了怀疑,又在心里暗暗盘算,自己该不会发现了一个熊猫的新品种吧?如果以一个植物学家的身分发现了新品种的动物,在生物学史上也足以留下重要的一笔了。

林梦竹享受完早餐后,笼门被打开来,他留恋地看看已经空了的饭盆,摇摇摆摆地走了出去。

人们都站在笼子后面,看着胖滚滚的熊猫一面打着哈欠,一面从笼子中晃了出来。他没有直接奔向自由山林,而是一步三摇地走向营地的帐篷,在人们放食物的地方翻捡一通,抢走了一条香肠叼在嘴里,然后才扭动着身躯,走向山林间。他边走着,并不时地回头看看,似乎也在舍不得相处了数日的人们,其实他是在心中想着:“她的巧克力到底还有没有?”

看着熊猫几步一回头地恋恋不舍,人们的眼眶也湿润了,那个女孩更是激动不已,忽然跑上来,一把搂住了林梦竹的脖子。

“小心!”

“熊猫也会伤人的!”

“快回来!”

“不要和野生动物过于亲近!”

身后的人纷纷叫了起来,为她的大胆担忧不已,两个青年已经卷起袖子,准备在熊猫发怒时冲过去救人了。

熊猫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难以相信的举动,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用两之前爪拍了拍女孩的双肩,做出个安慰她的动作。

“胖胖,你这么笨又这么懒,自己在山林中生活要不要紧。会不会被别的动物欺负?你自己在这里游荡,是不是在熊猫生活的森林中因打不过同类,被赶出来的?”女孩以貌取熊猫,对林梦竹一点信心都没有,尽往坏处设想她的生活。

林梦竹不去理会他对自己的误解,用鼻子在他身上上下嗅着;这个女孩身上有股甜兮兮的味儿,一定是藏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快点拿出来吧,你回到人类的城里有什么买不到,带来的东西还带回去干嘛?拿出来给我吃了吧,快点,快点。”

女孩被他弄的痒痒的,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也知道你舍不得我,别亲了,好孩子,别闹了。”

林梦竹白了她一眼:“谁亲你了,别败坏我的名声好不好?”看女孩始终不肯把她藏的东西拿出来,林梦竹失望地叹口气,准备走人。

这时女孩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取出了半块巧克力,剥掉锡箔纸。塞进林梦竹口中:“来,胖胖,我知道你喜欢吃。”

“我就知道你还有。”林梦竹眯着眼睛,心满意足地大嚼起来。

“不要给野生动物吃这些人工食品,对它们的身体不好。”见没有什么危险,那几个男人也放大胆子围了过来。老教授推了推眼镜,又开始说林梦竹不愿意听的话。

“可是胖胖它就要回山里去了,以后再也吃不到了。”女孩十分感伤的说,而她自己这次回去之后,也将面临毕业,面临家中为她安排好的工作和前途,面临不得不离开自己所学、所爱专业的命运,明年即使教授他们在到这里来考察,即使胖胖还会来看望它的人类朋友,自己也必定不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她的眼眶红了起来。

林梦竹心满意足地吃掉了那块巧克力,用身体把女孩轻轻挤到一边,迈着懒洋洋的步伐往林中走去。

“胖胖,再见,你要保重啊!再见了!再见了……”在他走出很远之后,身后的人类仍对他不停地挥手。

林梦竹头都没回,迈着慢悠悠的步子,消失在树林深处。

※※※

林梦竹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提起鱼竿来看看自己手中的钓线,鱼钩上的饵已被水中的鱼儿吃得乾乾净净,看来他又在打盹中错过了收竿的时机。

“没关系!”他自言自语着,再度装好鱼饵,把线甩进水中,然后忽然又自得地东张西望乱看起来:把时间花费在修炼啊、猪食啊上面的,还不如钓钓鱼来得轻松。钓不到也没关系,他虽然喜欢吃,可是并不挑食,树果、嫩竹。什么都可以弄来吃,何必再花那个力气呢?

他边这么想边眺望远方,那几个家伙说去觅食,半天还不回来,也不知道弄到什么?会不会带一些来给自己。

林梦竹这次离开故乡,是来向一个居住在这附近山林中的妖怪拜寿。这个妖怪以前曾在林梦竹的故乡住过一阵子,对山中的小妖怪们十分宽厚仁慈,林梦竹他们都受过对方不少照顾与呵护。这次拜寿本来应该三兄弟一起前来,但是二哥正好到了修行的关键时期,大哥必须留在他身天护法,只好把在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的林梦竹打发出来。

一同出发的还有同乡的另外三个妖怪,不过林梦竹一路上好吃懒做,又莫名其妙地跑到人类的笼子里住了几天,差点误了拜寿的时间,令大家都有些受不了他,要不是看在周影、火儿和他两个哥哥的份上,他们早就跟他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了。今天到了吃饭时间,林梦竹又是一如平时的论调:何必那样辛辛苦苦去打猎,满地的青草,满树的树叶,随便摘点吃吃算了,省下时间来睡觉不是更好。大家知道他又不想花力气等别人带回来白吃了,便约好在外面吃完再回去和他碰头,什么也不带给他,教训一下他的懒惰,就让他真的去吃青草、树叶好了。

林梦竹还被蒙在鼓里,悠闲地边钓鱼边等着享用别人的辛苦成果。

※※※

又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人回来。林梦竹的肚子有些饿了,偏偏又一条鱼都没有钓到,不得不真的打算拔点青草、摘点树叶来填一填肚子。正当他一手摸着肚子,想吃些嫩草却又懒得挪动屁股去采时,树林中传来了人类的说话声与脚步声。

“这么深的林子,人类也摸进来了?”林梦竹懒得躲闪,就地施展了一个隐形术,凭空消失在那块河中心的大石头上。

几个壮汉从林子里走出来,手中各拿着猎枪之类的武器,说笑着走向河边。

“盗猎者。”林梦竹在心里嘀咕。这些年来,人类虽然颁布了禁猎的法令,可是进山打猎的人类也没减少多少,只不过他们的名称从“猎人”变成了“盗猎者”而已。“看到你们就讨厌,最好一不留神被吃掉。”林梦竹虽然这么自言自语,却丝毫没有因为肚子饿而上前捕猎的打算。如果对方自己送到他鼻子底下,他到可以考虑吃上几口,不然太麻烦了……林梦竹这么想着,打个呵欠,又开始闭目盘算同伴们今天的收获,以及自己可以吃到多少。

从树林中走出来的一共是三个人,都是身强体壮的中年汉子,他们带了猎枪和绳索,其中一个肩头上还扛着几只野鸡,进山来打猎的目的,一目了然。他们在河边停下来洗洗脸、喝口水,各自选择舒适的位置在河边石头上坐下,点上了菸,开始闲聊。

“七舅,你真的在这山里见过熊猫?”三人之中最壮硕也最年轻的那个不抽菸,拿出乾粮边啃边问,“咱们这里应该没有那种东西才对,在山里住了一辈子的老人们都没有见过呢。”

“熊猫?”听到这个词,林梦竹的耳朵竖了起来。

“我当然是亲眼看见了,不然我会来费这个力气吗!”三人中年纪最长的人信心十足地说,“我给那个考察队做临时工时,亲眼看见他们抓住了一头熊猫,那个笼子还是我们帮他们抬的呢。对不对,小虎?”

另外一个人立刻点头:“对,对,我们都看见了。”

年长者说:“听说那个熊猫可值钱了,做成标本卖给外国的收藏家,可以卖好几十万;就算不能整只弄出去,只卖一张皮,也不少钱呢。真不知道那个考察团的人在想什么,居然养了几天又把它放了,等于是白白放走了一堆钱啊!”

“可是我听说打熊猫是犯法的。”年轻人小声咕哝一句。

只见年长者把眼睛一翻:“犯什么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我们山里人就得吃山,这山里有的,就是我们的,我们就应该拿去换钱!犯着哪门子的法了!你不是打算过了年要娶媳妇?不是打算供你弟弟念书?这些哪一样不要钱啊?这钱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吗?不自己想法子行吗!小虎你说是不是?”

叫小虎的男子似乎没有什么主见,附和着说:“是啊、是啊。”

年轻人的顾虑马上消失了,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干!反正只要不走漏风声,政府不会知道的!”

※※※

他们要抓我,把我做成标本,还要剥了皮!林梦竹双手抱头,浑身发抖着,不知不觉中已经现出了原形。反正眼前的只是几个人类,不要害怕,自己现出原形,不用法术也可以把他们一个个拍死!虽然反覆在心里这么说,可是他就是四肢发软,怎么也不敢张开爪子、睁开眼。

“那么胖的东西,走路的时候那么笨,一定走不了多远。”最年长的男子大声宣布着,“大家加把劲,找到它就发财了!”

他们结束休息,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再次踏上寻找熊猫的路。

逃跑!赶快逃跑!现在林梦竹的脑海中压根儿就没有了反抗这个词,如果换成别的妖怪,比如住在这里的那个总是指着林梦竹鼻子斥责他让同族丢脸的老黑熊——天知道狗熊和熊猫算什么同族——如果他们遇见这种事,眼前这三个人不死也得拖层皮吧?可是林梦竹连一丝吃了他们泄愤的打算都没有,只想着怎么才能摆脱变成标本的命运。

“你们快看!”那个小虎忽然大叫了一声,把两个同伴都吓了一跳。但是顺着他手指一看,他们也几乎要叫出来。在宽阔的河流当中有块大石头,此时石头上正覆盖着一床黑白花色的“毛毯”,并且在微微的颤动着。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那其实是一只肥胖得有些过头的熊猫,它不知为什么被困在河中,正浑身发抖的瘫在那里。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几个汉子被这天上掉下来的熊猫砸得有些幸福地晕眩,都没来得及细想熊猫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熊猫被困在水中间逃不走,虽然对他们有利,但是由于河水湍急,水中又到处都是石块,他们也没办法轻易靠近这个“宝贝”。“小虎你开枪。”最年长者命令,“你的枪法最准,千万别把它打下河,被水冲走就遭了。”

小虎对自己的枪法也颇有自信,二话不说地举起枪,略瞄了瞄,对着河中的熊猫便是一枪。说起来,他的枪法在乡里间也是数一数二的,加上肥胖、静止的熊猫又是个不难瞄准的目标,可是他这枪不知为什么就是打偏许多,仅仅射中石头下的河水,飞溅起几朵水花。熊猫受到枪声惊吓,在河心石头上团团打转,似乎就要跳进河里去了。

年长者骂一句:“平时吹牛说枪法多好,关键时刻就出槌!”于是自己举起枪,认真地瞄了瞄。对着熊猫扣下了板机。

“不……”随着一声女性的惊叫,子弹打在了距离熊猫几公分的石头上,打出了一个弹孔。

一个女孩从树林中冲出来,对着三个男人大叫:“你们果然来猎杀熊猫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说着,张开手臂挡在三个男人与河流之间。这个想把河中的熊猫至于自己保护下的女孩,正是考察队中的那个女孩,她跟考察队下山后,无意中听见村民们在议论关于某某家的谁要上山打熊猫、发大财的事,大惊之余,不顾教授同学们报警处理的安排,竟然自己冲到山上。凭着学校里那些一知半解的知识与近日来的经验,她居然真的找到了三个男人,凭着一股勇气,在关键时刻冲出来保护熊猫。

三个男人刚开始楞了一下,但是发现只有女孩一人后,胆子又大了,大声喝骂着,对女孩举枪威胁要她让开。女孩铁了心站在那里不肯移动。在这莽莽的原始丛林中,只有自己和三个持枪的男人,她心里也开始害怕,但还是鼓足了勇气喊:“我们教授、同学都在后面,而且他们已经报警了!现在你们什么都还没做,但如果再执迷不悟、伤害了熊猫的话,就会被判刑的!”

女孩的话多少打动了三个男人,如果警察介入,这件事就麻烦了。反正这个考察队马上就要下山,他们走了以后再来找这头熊猫也可以,何必现在惹这个麻烦?这个女孩看起来很难缠,一旦不小心伤到她,事情就真的难以收拾了。可是万一已经受惊的熊猫消失在森林中,再也找不到了,怎么办?

正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跟在女孩身后的考察团其他成员与一些村民也相继赶到,三个男人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枪。当人们再回头去看的时候,都发现不知何时,河中石头上的熊猫已经无影无踪了。

※※※

“……后来就在也没有找到那只熊猫,”女学者边在林间快步行走,边对学生们说,“这里的气候环境根本不适合熊猫生存,甚至没有竹林可供熊猫食用,不但搞动物的哪些同事们认为我们在做梦,就连我们也搞不清楚那是不是一场梦呢。”她讲到这里,耸耸肩,“不过正是因为那件事,让我下定决心进入这一行——还差一点跟已经为我安排好未来的父母断绝关系呢。要不然啊,今天带你们的就是别的导师了。”

“我们可不要别的老师。”

“还是文老师最好了!”

“就是!就是!”

“看来我们有今天,还得好好谢谢那只大熊猫啊。”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的目的可是植物而不是熊猫。”女学者示意学生们安静。来到一片林子中,大家便分散开去,分头对身边的植物进行着观察与记录,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考察附近的野生草药的分布情况。正当大家忘情地投入工作之际,一声女生的惊呼传来,把大家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一个女学生没命地从林丛中冲出来,大声叫;“熊,狗熊!”

在她身后不远,一只巨大的成年黑熊正缓缓地踱出树丛。学生们一阵惊呼,立刻陷入了混乱,女学者大声叫:“冷静,大家慢慢退后,不要刺激它!”

黑熊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向眼前这些进了它地盘的人类摆出了威吓的姿态。

“慢慢后退,不要跑,不要叫。”女学者吩咐学生们。她发现这只黑熊的前爪在流血,那是被猎人的兽夹夹伤的痕迹。这是一只受了伤的熊,正处于暴怒中,女学者多年的野外考察经验让他明白她与学生们正面临多大的危机。被人类伤害了的黑熊,从他们这些近在眼前的人身上嗅到了“人”这种敌人的气味,随时会发动致命攻击。

“大家后退,慢慢地。”她的掌心里全是汗水,心中只想着要保护自己的学生。

吼……

黑熊的咆哮使眼前毫无经验的学生们失去了理智,把导师的叮咛抛在脑后,轰地一声便向四下散去。女学者无计可施,只好拉着一个吓得抖成一团的女孩开始奔逃,黑熊虽然看起来笨重,但动作居然十分灵活,奔跑速度更是远远快于人类。女学者听着身后草木哗啦哗啦的分开声,知道黑熊选择她作为追击目标,正快速地冲过来。曾在野外经历过各种意外事件的她,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想:这一次也许逃不过这一劫了……

就在女学者心中生出不祥预感之际,另一声咆哮突然从身边不远的树丛中传出。

这一次不是熊吼,接着从树丛中窜出黑白相间的皮毛、胖滚滚的身躯——是只熊猫。这只熊猫虽然是十分肥大,但比起眼前的黑熊来,还是小了一圈。它窜到黑熊与女学者之间,迎着冲来的黑熊发出一声咆哮,似乎在警告对方不要再往前进了。

黑熊收住步子,两眼通红地盯上了它。

女学者是学植物的,并不知道黑熊与熊猫的战斗力哪一个更强,可是只看它们的体型,似乎也有了答案:一个强壮剽悍,另一个却显然过度肥胖;一个气势汹汹,另一个却吼叫得有气无力。

黑熊再次大叫一声,向前对着熊猫一掌拍下去。也许是它受伤之后被近在眼前的人类刺激得丧失了理智,也许是眼前“熊猫”身上一丝危险的气息也没有,竟然令它犯下森林中野生动物们最忌讳的错误。熊猫本来一心认为对方在自己的一吼下,必然会夹着尾巴逃走,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出手攻击自己,猝不及防中,居然被黑熊打了个跟头。他昏头昏脑地坐在地上,用爪子捂着自己的头,看着还在冲过来的黑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当黑熊又是一掌打下来,他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向黑熊扑过去。

女学者和她的学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见那只胖熊猫毫无还手之力地被黑熊打了几下后,居然狂性大发,后腿立起,两只前爪左右开弓,对着黑熊就是一顿雨点般的耳光。黑熊被打得连连退后之际,它又上前一头把对方撞得离地飞出了三、四公尺之远,重重摔在灌木丛中。

“一只狗熊也欺负我!”熊猫忿忿不平地叫着。

一来是因为周影与火儿刚回山里胡闹了一通,山林中妖怪原本已经淡薄的恐惧感这下变成了刻骨铭心,向对地,对林梦竹他们三兄弟也是恭敬有加,生怕若是得罪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毕方便会扑上来为他们出气。弄得连一向胆子极小的林梦竹,也有些飘飘然起来。

二来是因为这次他是来为大家送信的,收信的那位前辈外出云游不在,他的弟子相当看不起胆小没用的林梦竹,言语中也就不怎么尊重,接待时也就不怎么热络。林梦竹客气有礼,哪曾受过这样的气。不过林梦竹脾气好、胆子又小,当然不敢与人家闹翻,气呼呼地离开,却又被一只狗熊欺负,令他心中压抑的气愤与自信一下子爆发出来,狂吼着把对方教训了一顿。

看着那只知道自己闯了祸的狗熊落荒而逃,林梦竹意犹未尽,以爪刨地,以身撞树,大吼大叫,打滚奔跑,折腾了半天,直到把眼前一片灌木夷为平地、地上也刨出两个半公尺多深的大坑才住手,侧目向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类看过去。

“我、我现在才知道,熊、熊猫原来这么厉害……”

“它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怎么办?熊猫吃不吃人?吃不吃?”

“快逃啊,它真的过来了。”

“救命,我不想被熊猫吃掉……”

在学生们的呼叫声中,林梦竹扭动身躯走过去,在发楞的女学者面前一屁股坐下,在她口袋上来回嗅着,又叫了一声:“这是抢劫,快把巧克力、洋芋片、果冻统统交出来!”

女学者这才回过神来,推开熊猫巨大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问:“你是想要这个吗?”

熊猫毫不客气,一把便抓了过去,坐在地上仔细用爪子剥开锡箔纸,然后把巧克力扔进嘴里大啃起来。在他吃东西之际,女学者已经示意学生们跟着她悄悄离开。

“老師,真的有熊猫,它居然还会吃巧克力!”

“它是不是就是当年你见过的那一只啊!”

“对啊,它好像是特意来救咱们的。”

“老师,你说它是不是还认得你啊!”

女学者微微地笑着,良久才回答学生们的问题:“我们是研究植物的,熊猫的事让别人去操心吧,只要大家记住它的救命之恩,不要去打扰它的平静生活就行了。”

女学者带着学生们狼狈地回到了营地——当年那片空地已经建起了一座护林站,留守的人们见他们的样子纷纷迎上前去关切地询问,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刚才遇熊的危险经历,但是大家很有默契地,谁也没有提到那只“神勇”的无敌大熊猫和它救了自己性命的事。

女学者一边在自己被划伤的地方上药水,一边回首来时的山坡上,一只黑白分明的胖大身影正摇摆着返回深山中去。她在心里决定,今后进山,一定要带着更多的巧克力。

※※※

看着人类安全地回到营地,林梦竹开始懒洋洋地往回走。

回想起在笼子里住的那几天,其实挺幸福的——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还有了不用修炼的借口。可惜那得被关在笼子里,不然他倒是愿意与人类在一起多住一些日子。

林梦竹在心里幻想着有人包吃包住,不用修炼又自由自在,嘴边堆满了巧克力的幸福生活,并且开始打起瞌睡来,于是随便找了个树荫,蜷缩起身体,进入了梦乡……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