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三、圈套

面对朱黑黄的突然出现,不但吴潜峰十分的戒备,就连那三个女孩也很是不欢迎,萱萱盯着他问:“你是谁啊?为什么偷听我们说话!”

“就是啊,你这个认真没有礼貌!”

“躲在别人后面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三个女孩因为在跟吴潜峰说她们的秘密,所以对朱黑黄在后面偷听的行为格外的反感,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起他来。

吴潜峰却不由为她们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怕这个蜘蛛精的,可是三个女孩却不知道他的真面目,一旦得罪了他,要怎么面对他的报复。那不就成了自己连累了这三个女孩嘛。想到这里他连忙阻止女孩们:“算了,咱们去别的地方说。”

女孩们依旧不甘愿地指责着朱黑黄,可是朱黑黄却出乎吴潜峰意料的没有再多做纠缠,哈哈笑着说了句:“你们居然会相信这个假道士?他还会捉鬼?他不被鬼捉去就算好的了!”说完竟然扬长而去。

吴潜峰心里松了口气,但是因为朱黑黄的假道士的评价心里极度不痛快,所以也没听完女孩们的话便拍着胸脯:“你么放心,不管是什么样的鬼怪,只要落到我的手里,保证送他上西天投胎。”至于上西天和投胎并不是一回事这个口误,吴潜峰自己并没有在意,反正眼前这三个女孩绝对是不会明白其中的差别的。

女孩子们对于吴潜峰虽然还有所怀疑,但是本着病急乱投医的原则,还是决定请他去帮忙捉鬼。于是吴潜峰回到自己的宿舍准备了一些道具,顺理成章的逃掉了下午的课,身着他最心爱的那套道装,浑然不顾一路上同学老师的指指点点,如约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三个女生带着他鬼鬼祟祟的上了严禁男生接近的女生宿舍,令不少目睹了这一幕的男生都大为羡慕。

“看到了吗,就是那一间,窗户玻璃全部碎了的那间。”萱萱从窗口为吴潜峰指点着。

吴潜峰看了一眼,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本来只是以为是这几个女孩的幻觉,是她们在自己吓自己,他之所以郑重其事的来不过是为了给她们心理上的安慰,让她们放心罢了。可是看到那间废屋之后,他的心里一紧——这样一间充满妖异气息的屋子就在学校附近,自己这个向来以斩鬼除妖为己任的修道之人居然从来没有发现。幸好在它还没有真正害人之前这三个女孩就找上了自己,不然后果可就严重了。

吴潜峰取出几张符咒把女孩们宿舍临近废屋的那一面的窗户和墙壁上都贴上,然后对她们说:“果然有些不对劲,不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这就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管好门窗,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用管它。”

三个女孩点着头,看她们的表情,倒是兴奋多过害怕。现在的孩子啊……吴潜峰这样感叹着走向校园后墙,却没有想到自己和这几个女孩是同龄人。

学校的后院墙应为外面是一片废墟的缘故,所以修建的特别的高大,上面还插着不少玻璃片儿,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吴潜峰避开高墙上安装的摄像头的拍摄范围,利落地从墙上翻了过去,一边还在咕哝:“真是的,墙头上又是玻璃片子又是摄像头,简直像监狱一样嘛,拿我们这些学生的人权当什么……”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学校设有大门,并不希望学生从“监狱”似的高墙上翻墙通过的。

墙外边是那成片的废墟。吴潜峰刚从修建的富丽堂皇的贵族学校翻墙出来,看着眼前的破败景象真是有些不适应。低矮建筑中早就没有了住户,房屋的门窗大都形同虚设,不是已经残破就是没有了玻璃,张着一个个黑漆漆的大洞。地上到处都是垃圾,随着风吹过在脚底下滚动。四周一片安静,看不到任何有生命的物体。

“真像个闹鬼的地方。”吴潜峰喃喃自语着。凭着对那间废屋大体方位的记忆找到了它——这些屋子从外表看来都是差不多的。

屋子透露出来的强烈邪气让吴潜峰肯定自己没有认错门,他在门口驻足观察了片刻,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匆忙之中没有向三个女孩问清楚这个鬼魂的行为方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自己还是太年轻啊……吴潜峰一面这样感叹着,一面扬手投出几道咒符把屋子门口的邪气逼散,大步走了进去。

吴潜峰刚进屋子,就发觉有些不对劲,立刻来不及多想地弹身向后跃去,想要先退出废屋再说。可是不等他的脚步踏道门槛外,废屋本来半塌的门突然重重的关闭,接着两扇窗户也快速的闭合起来,是几道咒符发动时特有的光芒从屋子的各个角落亮起,竟然是把吴潜峰困在了屋子里。

吴潜峰在屋子中转了几圈,发现十几道符咒把屋子的每一个出口都封的严严实实,仔细观察这些符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每一道上都有无数的细丝缠绕,正是这些细丝构成了符咒的力量,把吴潜峰困在了这间废屋之中。

这是妖力,根本与鬼魂无关,自己上当了!吴潜峰在心里这么想。

他用手轻触那些符咒上的细丝,虽然手指马上就被符咒上的力量弹开,但是细丝那种粘手的感觉依旧停留在手指上。这根本就是蜘蛛丝,朱黑黄,原来是你在捣鬼,我不会放过你的。吴潜峰气得团团打转:一定是那个蜘蛛精在后面偷听了自己与三个女孩之间的对话,在这里没下了陷井困住自己。

吴潜峰倒是不怕朱黑黄的陷井,自己的法力与他半斤八两,虽然朱黑黄有天生的妖术可以使用,可是自己也有几件道家的宝贝防身,论起来自己虽然落入了圈套处于下风,可是朱黑黄的陷井也就只能困住自己一些时间而已,他如果敢进来袭击自己,大家还是五五分的胜算。只是自己想要破解这个陷井,至少而需要三天时间,三天啊,那几个女生的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了,她们一定会把自己当成吹牛的人。

想到要在女孩子们面前丢人他就一阵沮丧,尤其是在自己大吃大喝了她们一顿之后才接下她们的委托,她们一定会以为自己是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头可断,血可流,修道者的脸面不可丢!想到这里,吴潜峰咬着牙下了决心,一定要尽快地解开这个陷井,给女孩们一个满意的调查结果。

中午大吃了那一通打底,吴潜峰到是没有饥饿的感觉,在屋里一圈圈地转着,计算着从哪张符咒下手更快捷。

天色渐渐暗下来,这所废屋四下透风,连天上的星星都可以从屋顶的窗看得清清楚楚。

吴潜峰刚刚打破了两张符咒,不得不坐下来喘口气。朱黑黄的法力比他想象中的高一些,所以花了更多的力气,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的去。

吴潜峰从道袍下取出水壶喝了一口。幸亏随身携带着清水,口干舌燥的时候还可以润润喉咙,虽然里已经浸了对付鬼魂的咒符的纸灰,喝起来味道实在不怎么样,可是幸好吴潜峰不是个鬼魂,所以渴极了喝几口也没什么关系。

唉,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吴潜峰一边休息一边抱怨着自己的草率,应该先对周围进行一下察看再进来的,自己却冒冒失失就闯了进来。

当他觉得体力,法力恢复的差不多重新站起来准备“战斗”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冷笑。

吴潜峰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所以一点也不吃惊,气呼呼地叫:“姓朱的,有种进来单挑!在背后听别人说话没下圈套,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应有的行经!”

朱黑黄英俊的面孔出现在窗外,隔着布满了“蛛网纹”的玻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潜峰,半天才说:“你真以为这里有鬼呀?”

吴潜峰一愣:“你什么意思?”

朱黑黄“嗤嗤”地笑着说:“那个女孩是我的女朋友。”

“什么?”

“萱萱是我新任的女朋友,是我让她把你骗到这里来的。”

“什么?”吴潜峰难以置信地重复发问。

“那个女的最近追求我追求的很主动,所以我就灵机一动,利用她把你骗到这里来困住。”

“你竟然……她知道你是妖怪!”吴潜峰对于这个女孩的眼肖大为吃惊,她怎么会喜欢朱黑黄这种“人”,而且还帮着他陷害同类。

“我只是告诉她我看不惯你这个假道士,让她帮我没个局,骗你在学校外面过夜,然后让教务处抓住你,给你记个大过而已,她就信了。”他又开始嗤嗤发笑,“那样的傻女人谁会告诉她真相啊。说了她也不见得会新。人类真是有意思,明明又怕黑又怕不明的事件,却偏偏认为世界上没有妖魔鬼怪……”

吴潜峰对他的态度大为恼火:“你等着,我出去之后……”

“呵呵呵,忘了告诉你,这个地方一天后就要开始拆除了。有我设下的符咒,那些来拆房子的人类根本看不到你,到时候各种大型机械一开动,砖头瓦块断壁残墙齐飞,你不死恐怕也得在床上躺上个一年半载的,呵呵呵,找我报仇,你就别打算了。”

“你!”吴潜峰被他的歹毒计划气得牙都咬得“格格”作响,“朱黑黄,有种你就光明正大跟我打一场,背后下黑手算什么男子汉!有胆子你进来,我跟你一决雌雄!”

朱黑黄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他的暴跳如雷,他对于敢当众让他出丑的吴潜峰可谓恨之入骨,碍于林老师的存在,他不能在学校中对付吴潜峰,于是便想出这么个法子把吴潜峰骗出了学校。在学校以外自己要怎么收拾这个人类他们可就管不着了吧。“你就在那里等着拆迁吧,哈哈哈哈,到了那一天我会再来看你的。”朱黑黄得意的大笑着,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吴潜峰无奈地看着他离去,气愤地用手敲着墙,自己真是太愚了,竟然在明知道这个蜘蛛精在打算着暗算自己的时候,竟然在明知道他仗着自己变了张小白脸(吴潜峰不承认朱黑黄的相貌是天生这么英俊的)到处拈花惹草,女朋友遍校园的情况下,还敢相信一个女孩的话,甚至都没打听一下她与朱黑黄有没有什么勾勾搭搭。现在的女孩子也是,只凭着对方一张脸就喜欢对方,甚至不惜帮他害人,她自己的良心过去吗!

吴潜峰也明白自怨自哀没有用处,自己如果不能在一天一夜之内把这些符咒破除脱困,直得被和废屋一起拆掉……那种后果他都不敢去想。

此时的女生宿舍中,三个女孩正在议论不休:“那个小道士真够蠢的,好像世界上真的有鬼似的,居然就去了。”

“不过萱萱,你男朋友也太缺德了吧,这样害人家记大过。”

“不就是个大过吗,他是特别班的学生,那个班个个都够上开除的了,还怕一个大过!”

“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人家萱萱的男朋友也是特别班的呢。”

“他是个例外还不行吗。不过萱萱,你还没有老实交待是怎么找上这么帅的男朋友的呢,现在是不是应该坦白了?”

“是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

林青萍看着教室皱皱眉,本来不论什么时候高一_九班的教室总是有几个座位空着,只不过空座位的位置随着不同的课目有所变化而已。但是今天教室时里的空位子都特别多,至少空了一半,有的学生还装模装样地在位子上放了个书包,摆了本课本,试图表示自己是临时有事走开,有的干脆就什么掩饰也没有,光光的桌面看起来那么刺眼。

林青萍无奈地叹口气,对这些学生真是没有办法,她也不想去强求他们好好上课,好好听讲,好好学习了,只希望他们不要惹事生非也就心满意足了。其实这些孩子当中有的是极为聪明的孩子,他们平时也不怎么认真学习,考试的时候却总是会有不错的成绩(聪明孩子的人数上林老师有一定的误判,因为她的判断其中还包括了考试之前习惯性去老师办公室偷盗考试卷的几个学生),如果这些孩子肯认真学的话,他们一定会成为尖子生的。

也许孩子们的生活不应该完全以学习为中心,可是这些孩子的生活中心未会离学习也太远了一点吧?林青萍无奈地想着,拿起了教课书。

“喂,今天小道士没来上课呀?”薛子云东张西望一下,悄悄向陈扛山问。

陈扛山用书挡着脸说:“昨天他就没来。”

“真奇怪,我还以为他是个好学生呢。”薛子云这个除了林青萍老师的课之外,其它课目几乎有着三分之二的逃课量的他(视该课程距离林青萍老师任教课目的远近为序,逃课率从近到远增加)居然对别人逃课的事指手划脚起来。

“谁都有想逃课的时候吧?”环境改变人这句老话的一点也没错,连陈扛山这样老实巴交的学生在高一_九班呆久了,居然也认为逃课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样。

“不过还有更奇怪的,那‘猪’居然来上课了。”薛子云有点恶意的说,“大概林老师的课逃的太多,受到必方的警告了吧。”

朱黑黄在学校中的人缘还不错,尤其是在女孩子们当中,简直就是最佳男朋友的第一候选人。但是他的妖缘却十分的不好,班里的妖怪们没有不讨厌他的,尤其是何欣然,和他几乎是死对头。而薛子云在同班之初与他接连发生几次冲突之后,与他的关系也是处于冰点,彼此相互看不顺眼的斗嘴几乎天天发生。朱黑黄在班上一直敢于争取人类学生才有的特权:在林青萍老师的课上逃课,所以今天看他来上课了,薛子云自然坏的地方为他着想。

陈扛山想到之前见过的那只名叫必方的火鸟──它来警告妖怪学生们不许在它朋友的妈妈的课上捣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把陈扛山也包括在了受警告的人员之中──想到外表看起来那么可爱的鸟儿居然翅膀一挥便把用来做示范的几头猪烧成了灰烬的可怕情景,陈扛山便一阵身上发冷,不由地说:“但愿不是,那个火儿太可怕了!”

薛子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就该好样教训他。”

吴潜峰高高跃起,向着屋顶虚空一抓,同时大喝一声“破”,手中已经多了一张纸符。他落地后用力把手中的符咒往地上一扔,头上的汗水吧嗒吧嗒地往地上滴着,转瞬间便把它滴得湿透了。吴潜峰大口的喘着气,发现自己真是很有潜力可以挖掘,本来预计要三天才能完成的事,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仅用了二天一夜便完成了大半,现在还剩两张关键符咒,只要再把这两张破除,整个阵法便会失效,自己也就可以脱困而出了。或虽如此说,可是他已经没有一分力气,现在坐在那里甚至连挪动一下身体都很困难。

天已经放亮,废屋外传来了由远而近的车声人声,吴潜峰知道,热火朝天的拆迁工作就要开始了,这片老旧的居民区马上就会在机械的轰鸣与工人的双手之中化作瓦砾沙土,可是自己难道真得要被困在这里面,等着和废墟一起被拆掉的命运吗?

吴潜峰强迫自己收敛慌乱的精神,试图在工程进行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之前可以恢复部分的法力,再次试着破除符咒,看看能不能抓住一丝机会逃出生天。可是运气似乎是在跟他作对,吴潜峰听得明明白白,工程的施工居然是从他所在的废屋附近开始的。

耳边听着机械的发动机声,砖瓦的掉落碎裂着,墙壁的倒塌声,工人的喧哗声……一点点接近,他的心再也静不下去,脑子里被各种可怕的想像弄得一团混乱,终于跳起来用身体向门撞去,企图用蛮力打开一条通路,虽然内心深处明知道这座屋子的墙壁门窗在符咒的作用下,从内部来讲是固若金汤,用一个人的肉体是无论如何也撞不开的,可是他怎么可能坐以待毙,无论如何也要试上一试。

机械已经开到这间废屋门前,工人们开始动手拆卸门窗,却对屋子里的吴潜峰视而不见,可见朱黑黄在废屋的外面也动了手脚,使他们看不见屋里的被困者。这个蜘蛛精的心思紧密而且毒辣,为了一点点同学之间冲突就花费这么多精力、法力来设置圈套,吴潜峰也不得不对他产生佩服之情。

工人们熟练的手法下,门窗等可回收利用的物资转眼便拆除干净,接着大型的机械便开了上来,铲车伸出巨大的“爪子”,向着墙壁便是一下,墙壁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洞。命名墙上已经开了洞,吴潜峰却无法从那里逃出去,因为只要废屋的大体形状还存在,那剩下的几张符咒的作用就还在持续,他走向那个大洞,也会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撞回来。

吴潜峰象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废屋中乱窜,四处躲避那些坠落的砖块,四处寻找路,不过看起来朱黑黄把一切都计算的十分仔细,即使屋子已经被拆了一半,那些符咒的效果依旧还存在,不把吴潜峰困到最后一刻誓不甘休。

吴潜峰眼看着自己可以躲藏的范围越来越小,那些砖头瓦砾下雨一样的砸下来,在一块屋顶向着他当头砸了下来时,他只得一闭眼睛,准备以身殉道了。

“蜘蛛精,你等着瞧,本道爷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