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十一、谁怕谁

五人帮之间的冷战持续了三天之后,第一个顶不住的人是吴潜峰。

来到这所学校虽然时间不长,可是吴潜峰已经习惯了五个人每天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日子,现在不仅仅只剩下他和陈抗山两个,而且还要遭受来自其他三个朋友的白眼以及那些带着好奇和幸灾乐祸的眼光,这种日子实在不怎么样。

这次的事件本来就与吴潜峰关系不大,在他看来双方为了这么点小事闹这么大的别扭实在没道理,可是既然他一开始站在了陈抗山一边,这个时候去跟薛子云他们和解的话,未免太对不陈抗山,所以他这几天就一直试着劝陈抗山别再继续冷战下去了。

陈抗山给吴潜峰的印象一直都很温和憨厚,是一个很大度也很替别人着想。可是越是这样的人一旦倔起来就越是难以理喻,不管吴潜峰怎么劝,陈抗山就是铁了心的不肯先作出和好的姿态。

“唉……”吴潜峰叹息一声,不知道第几次从陈抗山那里败下阵来。“不就是因为那个杨春吗,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你们这样斗气值不值得啊!”

陈抗山听着吴潜峰的嘟哝板着脸孔不说话,在他看来,这件事根本就和杨春无关,主要原因是韩氏姐妹的无理取闹和薛子云的重色轻友引起的,不管怎么说都轮不到自己认错。再说了,他们把自己仍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跑了,自己还没生气呢他们凭什么反过来指责自己不打招呼?自己出来的时候他们早没影了,去找谁打招呼去?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一直僵下去?”吴潜峰没好气地问。

“随他们便!”

“我是看谁你们便,我还不管了呢!”吴潜峰被他的倔强弄得一肚子火,站起来走了,把陈抗山一个人扔在那里。

陈抗山自己又坐了一会,也无趣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陈抗山,我想问问你……”

来的人是商同心,陈抗山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于是点了点头。

“那个……那个……”

看着商同心这样一个魁梧大汉作出扭捏局促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来意,陈抗山都替他着急,忍不住催促说:“你倒是快说到底什么事啊,快要上课了啊。”

商同心很不好意思地问:“就是,就是……那事你问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

“就是找刘地的事啊!”商同心焦急地说。

陈抗山愣了一下,对啊,那天自己到那么危险的桃源小区去的目的不就是打听刘地的下落吗?可是后来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一发生,到了今天自己竟然都把这件事忘掉了。

商同心看着他的表情担心地问:“你没问到?”

陈抗山摇摇头:“没有,我没见到周影就被林老师发现了。”他把那天在桃源小区发生的事向商同心说了一遍,看到商同心沮丧的低下了头。

“本来薛子云拍着胸脯说一定能帮我找到刘地前辈的……”商同心喃喃自语,“齐军天天在追问……而且明明我已经把丹药给他了……”

虽然商同心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可是陈抗山还是听明白了,齐军因为商同心没有按照约定找到他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很不耐烦,重新把想退学的念头提起来了。而商同心本来对薛子云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在同龄的妖怪中,薛子云的法力稍高一筹,所以商同心很依仗他的那个承诺,甚至连约好的酬劳都事先就支付了,谁知道这几天薛子云提都不再提这件事了,弄得商同心心焦不已。

要是别的妖怪经历薛子云这样的出尔反尔,早就气冲冲的当面找去说个明白了。可是商同心却鼓不起这样的勇气,尤其是看薛子云这几天的心情不好,他就更加不敢找对方询问了。倒是陈抗山的性格和商同心有些接近,商同心和他相处得不错,想到那天是陈抗山担任了去找周影打听消息的任务,于是商同心就鼓足了勇气来找陈抗山了。

听说陈抗山什么也没打听到,商同心露出了沮丧的神情。

陈抗山也替商同心感到担忧,另外不由得抱怨起薛子云来: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连好处都拿了人家的,竟然没给人家办不说,连个回应都不给人家。也就是商同心脾气好胆子小,随便换个人都不会跟他善罢甘休的。

另外薛子云他当时究竟是怎么打算的?难道就是只靠要让自己去找周影打听?自己打听不来他就不管了?既然答应了别人,这种办事态度也太过分了吧?

“那你准备怎么办?”陈抗山问。

“我也不知道……唉,唉,我怎么想得到薛子云是个这么靠不住的人呢……”商同心叹息着说。

陈抗山建议说:“你母亲跟火儿不是……”

“不……”不等陈抗山的话说完,商同心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声,“不,不,绝不……”他双眼圆瞪,表情扭曲,就宛如听到了什么世界末日的宣言一样的绝望而且疯狂。

陈抗山知道火儿很可怕,可是也不至于可怕到这种程度吧?他知道商同心这个妖怪很特别,他不是没有实力,而是因为胆子小实力发挥不出来,要是把他刺激的发起飙来后果是很可怕的,忙连声地认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前往别往心里去。”

商同心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那种恐惧的感觉从心底排除出去,心有余悸的看着陈抗山说:“你千万别在说这种话了,你是不知道火儿有多么厉害才说得轻巧,他们父子俩……他们父子俩……”

是啊,他们父子俩多么厉害,你们这些平时骄横跋扈的妖怪才会把我推出去。陈抗山在心里咕哝着。

“我本来以为薛子云能想办法呢,他拍着胸脯保证的……”商同心嘀咕着,“平时他那么爽快的样子,谁知道也是个说话不算数的……”

“他不是那样的人!”陈抗山听他指责薛子云说话不算数,有些不快的反驳。薛子云那个人虽然毛病不少,可是向来说到做到,这次的事虽然没有帮商同心完成,但是陈抗山能够确定他不是故意的。

“反正……唉,我再想想办法吧……”商同心的脾气已经好到了极点,虽然他现在就算破口大骂薛子云言而无信也算是有理有据的,可是陈抗山这么一说,他竟然真的不出声了,沉默了半天才说:“我再想办法……反正不能让齐军就这么退学。”

“喂,你等一下!”陈抗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怎么就会这样脱口而出的把商同心叫住。见商同心真的转过身来,陈抗山心里真的有些后悔,不过还是说:“要不我再去周影家看看吧。”

“你?要去周影家?”商同心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要绑上炸药包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视死如归的英雄一样。

陈抗山回忆着那天在林老师家见到的林睿,觉得这些被传言的多么多么可怕的立新市顶级妖怪也不是那么可怕。“我去问问就是了,我向他们也不是那么可怕。可是我只管帮你问刘地在哪里,你的自己去找刘地啊。”陈抗山是个老实巴交的山村孩子,刘地那种作派他实在看不来,所以特别不愿意和他打交道。

“行,行,行!”商同心小鸡吃米般的点头。现在在他的眼中,陈抗山的形象简直像五十层高楼一样的伟大了。

立新市的几大危险存在,在妖怪们的眼中和知道他们存在的人类眼中的危险程度是不一样的。

比如刘地,在人类眼中他是立新市的地头蛇,使这个城市所有妖怪的老大,而且生性轻浮善变,真是要多位现有多危险。可是在妖怪们看来,刘地确实有他的行为准则的,只要不触及他的准则,他就是还处在凡事可商量的大框架内。相反的关于周影父子,在人类看来周影的性情要比刘地温和安静的多,不是个会主动惹是生非的人,自然看起来也就觉得他比较安全。可是妖怪们则有着完全不同的观点,周影的性格太难捉摸了,他那种什么原则都没有的行为方式和他那个什么原则都没有的儿子,简直就灾难的代名词。同样的观点也适用于林睿,在人类看来他就是一个有些任性、十分敬爱母亲的孩子,除了性格狡诈一点、能力强大一点、交的朋友可怖一点之外与很多人类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可是妖怪们透过林睿看到的本质是,他所属于的那个对于这个飘零在外的孩子深怀歉疚的九尾狐家族。那种封闭骄傲而且强大的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成员能够做出的事情,很多妖怪想都不愿意去想。

陈抗山竟然主动要去周影家,这种勇气,这种魄力,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怎么能不叫商同心崇敬万分啊。

“陈抗山……你为了我真是……”商同心双手拉住陈抗山的手热泪盈眶,“我……我简直……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我一定……”

陈抗山急忙甩开商同心的手,被一个虎背熊腰的男生这么盯着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我不用你感谢我,你别再说薛子云不守信用就行了,本来是我答应他的。”

“好,好,怎么都行。”商同心只求陈抗山能去“送死”,其他的都好商量。

陈抗山看看他,叹口气,转身向学校外走去。

商同心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就好像在目送自己的朋友渡易水,一去不复返一样。

“嗨,商同心,看到陈抗山没?”

身后一个人冒出来忽然一拍商同心的肩,把商同心下了一跳,他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人就脱口回答:“他到周影家去了。”

这个答案把身后那个人下了一跳:“什么?你说他去哪儿?”

商同心这时候才看清楚来的人是吴潜峰,于是又说一遍:“他去周影家了。”

“他疯了,去那儿干什么!”作为修道者,吴潜峰对于周影父子的危险性的了解程度要比陈抗山深得多。

“还是那件事……”

“你让他去的?我说商同心你也太缺德了吧!你朋友的事情你自己不去,骗陈抗山替你去!”吴潜峰口不择言的嚷了起来。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商同心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地道。自己好歹也是妖怪,遇到危险的事情竟然躲在后面,要陈抗山一个人类去面对,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他在那里结结巴巴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又找不到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解释的理由,最后嗫嚅着说:“因为是,是薛子云答应我的,所以,所以陈抗山就……”

吴潜峰顾不上管这个在那里结结巴巴的人了,狠狠地瞪了商同心一眼之后,转身向着宿舍楼跑去。韩氏姐妹和薛子云这几天都没有了逛街的兴致,应该都在宿舍里才对,吴潜峰要叫上他们一起去救陈抗山。

“什么!他疯了!”薛子云在听到吴潜峰说陈抗山去了周影家之后惊讶的跳了起来,但是紧接着就摆出不在乎的架势把头一甩说:“让他逞能,遇上火儿活该!”

“商同心说是你答应的!你已经收了人家好处,所以陈抗山才替你去的!”吴潜峰气乎乎的扯住薛子云的衣领吼,“他不愿意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被人说没信用你知道不知道!你去不去救他?不去我自己去,我就不信本道爷自己对付不了那只必方!”说完推开薛子云自己向门外大步而去。

商同心?酬劳?对了……

薛子云想起来了,当时自己答应要帮商兔子的忙的时候,曾经从他那里敲诈来几颗丹药,那是一种吃了可以令人类的身体却除疾病,延年益寿的丹药。身为妖怪的薛子云当然不是要拿来自己吃,而是为了陈抗山给陈抗山的父母准备的。自从跟陈抗山闹翻了之后,薛子云也就自然而然下意识的把敲诈的成果扔在脑后了。

可是现在……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薛子云叫着追上去,不过吴潜峰头都不回,根本不理睬他。

“等等我,我也去!”

“爱去不去!”

“喂,那件事根本不怪我吧!明明是陈抗山他自己和个女生在背后说我们坏话!”

“明明是那个女生自己说,陈抗山就是听了听!你们三个太能借题发挥了!”

“听也不对啊!要是有人说你们坏话我只听着什么都不做,你们生不生气!”

“那是个女生,说了也就说了,难道还能打她!”

“他就不能反驳!”

“就他的口才要是能反驳,平时就不用受你们欺负了!”

“你看你看,连你也说我们欺负他!我们什么时候欺负他了你给我说明白!”

“……反正就是……别说这些了,救人要紧!”

“你没话说了吧!你也跟他一样没话说了吧!”

“我没说你们欺负他!可是你们平时的样子,谁看了都会觉得你们欺负他!”

“狡辩!”

“谁狡辩了,这是事实!”

“既然事实,证据拿出来啊!”

“大家都看到的事情要什么证据……”

……

两个少年一边争辩着一边向校外而去,不过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惊动韩氏姐妹——有危险的事情自然应该男人去出头,她们两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这次来到桃源小区,吴潜峰和薛子云都没有再犹豫,径直就走向了周影所在的那栋居民楼。

站在楼下,两个少年对视一眼,眼神中都透露着恐惧和某种决绝。

“走吧,你怕了!”

“谁怕谁啊!”

两个人抢着向楼梯走去。

随着楼层的升高,两个人的脚步也渐渐慢下来轻下来,特别是在五楼住户的门口,他们两个几乎是屏住呼吸走过去的。

无惊无险的通过五楼之后,他们两个终于站在了六楼那扇宛如地狱大门的门口。

两个少年相互看看,然后薛子云抬起手开始敲门。

“嘭嘭嘭……”

“嘭嘭嘭……”

敲门声在空空的楼道中回荡,显得那样的响亮,和少年们粗重的呼吸以及心跳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他们永生难忘的节奏。

吴潜峰和薛子云双眼紧紧盯着那扇铁门,等待着门打开的一瞬间。

也许陈抗山已经……

也许等待他们两个的也是……

可是过了好一会,门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交换了一下眼神,薛子云再次开始敲门。

“嘭嘭嘭……”

“嘭嘭嘭……”

依旧没有反应。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

薛子云锲而不舍的敲了下去。

“别敲了,烦死人了!”

十几分钟后薛子云和吴潜峰终于等来了回应,不过却是来自楼下。

一个鬼使摇摇晃晃的飞上来,揉着眼睛恶声恶气地说:“干嘛一直敲,你们烦不烦啊!那家里没人!别敲了,周影一早出去了,找他们的话你们晚上再来吧!”说完又打着哈欠晃晃悠悠的飞走了。

薛子云和吴潜峰相互看着:不用遇上周影和火儿是好事,可是既然周影一早就出去了,陈抗山去哪里了?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