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六、问题学生们

高一九班的教室里总是闹哄哄的,不论是不是在上课的时间。

今天,班级里的主要议题是关于一身是伤的来上课的齐军的。

“你们看啊,杀人犯又跟人打架了。”

“对啊,好象伤的还不轻呢。”

“你们说咱们学校谁这么大胆敢和他动手啊?是不是四人帮?”

“现在已经是五人帮了——那个小道士也加入进去了——不过很有可能喔,听说昨天在餐厅里他们就差一点打起来。”

“一定是的,除了薛子云谁敢惹他啊……”

“那么不就说明薛大炮仗比杀人犯厉害?今天早上我遇见薛大炮仗,他可是毫发未损的。”

“那也不一定,他们一伙五个人呢?”

“五个人?你说韩家姐俩和陈扛山会帮他打架?那个吴道士还差不多。”

“两个打一个能赢也很好了,齐军可是个杀人犯。”

“可是杀人犯不是和商同心老在一块吗?你们看看商同心那个块头,打起架来保证不比齐军差。”

“那个胆小鬼,别说打架,老鼠都能吓死他。”

“但是他那么大块头……”

班里的同学小声议论着,几乎都在讨论着同一个话题,不过当手上缠着绷带,额头上巾着纱布的齐军在教室最后一排不经意地一抬头之间,教室中马上就会安静下来。

齐军对于周围在议论的这件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地玩弄着手中的一枝笔。高同心在旁不住地小声向他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的法术不精,不但没有治好的伤,反而让你伤的更厉害了,对不起齐军,对不起……”

“闭嘴笨蛋!”齐军恶狠狠地斥责他,“你用得着把法术法术的挂在嘴上乱说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妖怪是不是?小心被抓起来运到动物园展览!”

“对不起,对不起。”高同心还是一个劲的道歉。

“他好象真的受伤了,商兔子都给他治不好。”教室中唯一没有公开的讨论齐军受伤这个话题的小集团也开始对这件事感兴趣了。韩杏儿用涂着红色指甲的手指夹着吸管,慢慢搅着手中的大杯饮料宣布。

“商兔子什么伤都治不好,让他治还不如不治呢……你一早别喝那么多凉东西,伤胃。”韩桃儿提醒自己的妹妹。

杏儿对姐姐的话还算是听从,晃晃饮料杯子,连带着还剩下的半杯子饮料一起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伸指点着薛子云问:“是不是薛大炮仗昨天晚上去偷偷打了他一顿啊?”

“不是,昨天晚上我们去监视蜘蛛人yao了。”吴潜峰一边快速地抄着陈扛山的作业一边替薜子云回答。为什么yao怪们就可以用yao术快速地复制一份作业出来,连各人的笔迹都惟妙惟肖,自己这个老实的人类就得自己动手一个字一个数的抄写,这也太不公平了。

“你自己作就不用一个字一个字的抄。”

陈扛山小声的kang yi.

他们这个小集团中向来只有陈扛山一个人做作业(两姐妹中的姐姐桃儿偶尔也写一次,只是其正确率总与教师的“期望”想去甚远),其他几个人都是那他写好的照抄,吴潜峰刚刚加入了他们没两天,抄作业的人便又多了一个。陈扛山对于这种朋友,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下抱怨几句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听。

“话说回来,你的作业可千万别做错啊。”

其他几个人毫无罪恶感的这样声明着,给老实的陈扛山施加着压力。

“你们简直是在浪费学费……”陈扛山用更小的声音咕哝。

“喂,子云,你还没说是不是你干的呢?”杏儿向薛子云催促。

一直没开口的薜子云正在书桌洞里忙着一条小蛇作“咬”这个动作——这是他从上次去参观的“世界毒蛇展”上“解救”出来的两个“小可怜”之一,他有意把这两个“同类”培养出可以自主选择咬人时是否在对方伤口中射入毒液的本事来,最近几天一有空就往这方面努力着,心不在焉地回答说:“关我什么事,我哪有那份闲心,再说了,打他不成了欺负他?要是商大熊出手还有点意思。”

“商兔子?你那不更是欺负人!”

“就是,我看他连‘打架’这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两姐妹的词语还是那么不留情。

薛子云耸耸肩不打算和她们争论。反正在班里打架是件不现实的事,自己还没有那么笨,去惹立新市最惹不起的那个家伙。

教室里受了伤的人并不仅有齐军一个,不过另一个“伤员”并没有引起大家一丝的注意。

房跃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此时她的手臂上也贴了几处纱布,那是在和昨晚那几个男人拉扯之间被他们手腕上的手表划伤的,另外她的小腿上还有几处擦伤,此时也缠着纱布。不过她的人缘向来不好,除了杨春也没有人在乎她是否受了伤。

看起来他伤的不重,房跃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齐军,又转向了窗外。

虽然是他救了自己,但是他终究也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惊吓过后便只剩下了一腔的气愤,气那些可恶的男人,也气齐军对自己的态度,更令她生气的是让她一怒从学校中跑出去放纵的原因,而扬春却还是用一副理所应当,自己只是在无礼取闹,而她在一味忍让的姿态来面对待着。

“小跃,这是作业本。”杨春每天都要帮房跃拿书包,整理课本,甚至写作业,今天也不例外。房跃自从昨天晚上受了伤回来,脾气就很不好,杨春小心翼翼地生怕什么地方再惹起她来。自己留在她身边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了,杨春真的不愿意节外生枝。

“你给我滚出去!”谁知道作业刚递过去,房跃就忽然拍着桌子大叫起来。全班的目光都被这突兀的叫喊吸引了,都向这边看来,只见房跃怒气冲天拍着桌子跳着脚的狂叫:“滚出去!”而她指着的对象,当然就是每天被她呼来喝去,并且惟命是从的杨春。

全校的学生都知道,杨春名义上是这个班里面年龄偏大的一个学生,其实不过是房跃这位大小姐的贴身女仆罢了。即使在这个有着很多习性怪异的富贵人家子弟的学校里,房跃这种带着保姆来上学的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同学们看着少言寡语的杨春每天为这位任性的小姐作种种服务,还要作她发泄怒气的出气筒,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同情,所以现在房跃在班级里就这样的喊叫欺负人,不少的同学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她。

不过房跃是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的,她依旧恶狠狠地向着杨春吆喝着:“滚呀,你不是更喜欢农村的破学校吗?那现在就滚回去啊!象你这样的人,本来也不配读上等人的学校!”她恶毒地喊叫连刚刚踏进门的教师都被吓了一跳,愣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春虽然平时被她欺负惯了,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被她斥骂,而且听着房跃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眼圈顿时红了,眼泪掉了下来。

“又在欺负那个小保姆了。”

“真是的,给这种人打工太不划算了吧。”

“真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一点教养也没有。”

“这样的工作再多钱也让人受不了,这个小保姆怎么还不辞职。”

虽然听不分明,可是依旧可以猜测到,现在教室中的窃窃私语声就是诸如此类的内容。房跃充耳不闻,指着教室门外对杨春说:“现在就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你不是喜欢钱吗?拿了钱滚得远远的吧!”

杨春淌着眼泪站起来向教室外跑去。

“杨春站住。”一直在教室门口看着这一切的林青萍开口制止了想冲出门去的杨春,“现在是上课时间,回座位上坐好,还有房跃,你也给我坐下!下课后你们两个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杨春面对老师,当然不敢象这个班里其他的一些学生那样狂妄,她迟疑片刻,低头抹着眼泪走回了座位边上,可是房跃冷冷地看着她却令她无法坐下,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坐下,上课了。”班长王童童回头向她吩咐,杨春试探着想坐回去,房跃却重重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好好,你不走,我走!”说着抓起书包向外跑去。

“房跃,你站住!你站住!”林青萍在后面大叫,可是房跃头也不回地向走廊尽头跑去。林青萍刚刚追出几步,王童童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林老师,我去找她!”不等林青萍答应,她也跑出了老远,林青萍看着两个少女一前一后的背影,无奈地叹口气。

林青萍站在讲台上大体扫视了一下教室,如同往常一样,教室里有几个座位是空着的,加上刚才跑出去的房跃与去追他的王童童,教室中大概缺不少了四、五个学生,这所学校中几乎每个班都这样,老是会有几个学生缺课,原因从出学校玩耍到在寝室上网、睡觉种种不一。

自己这个名声极差的“特别班”在这方面,到也没有比别的班更过份,如果林青萍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的话,对学生们是一点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可是她偏偏很希望每个学生都可以好好的读书。不为了学历,不为了净来考好的大学或有的好的前程,只是为了在应该学东西的年龄,把应该学的东西多掌握一些,将来也许有一天会在关键时刻用到的,正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知识也说不定——就好象在大学专修生物的自己那时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名高中的数学老师一样。

林青萍很希望这些孩子们可以明白,父母财富与地位在这个社会上固然很重要,可是自己学进脑子中的知识,才是失去了什么都还依旧属于自己的“财产”。

林青萍的目光落在齐军的身上,这个除了名的暴力学生头上、手上的纱布和绷带令她吓了一跳:“齐军,你这是怎么了?有没有去医务室?”

商同心连忙用脚踢踢齐军,示意他站起来回答林老师的提问。可是齐军一扬眉毛,拥挤不耐烦的口气说:“我又没死你穷担心什么,上你的课吧。”

他的无礼口气令教室中许多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这个家伙不是商同心的朋友吗?怎么这么不知死活?要是惹林老师生了气,不知道会被红烧还是干烤。

据说林睿与火儿是很会打擦边球的,如果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学生,为了保持林青萍班级的稳定,他们或者也就是捉弄捉弄对方就算了,比如让对方走路摔跤,吃饭咽到,洗澡烫伤之类。可是要是这个学生与某个妖怪是朋友,又刚好知道关于“有妖怪存在”这个秘密的话,就会在这对“恶魔”手中遭受到与妖怪一样的待遇,理由是“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不教训你就不知道我们厉害!”所以这个班里知道林青萍老师的真实情况的同学们,大家都对林老师避之唯恐不及,更别说主动去惹林老师生气了。

“下课后你也到我的办公室来。”林青萍吩咐。

齐军刚要顶嘴,脚背上巨痛传来,使他几乎趴在了课桌上,当他再抬起头,林青萍已经开始了讲课,而商同心正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为了救你……”

“靠!”齐军咒骂一句,向身后面的墙上重重重一依,把双脚翘到了自己的课桌上。她真得很不耐烦听老师们的那些唠叨和道里,不过有了商同心这么多是日来的絮叨,他也知道这个林老师不是一般人物,他虽然大胆妄为,但是还没有笨到要去与那些超出人类日常认识的东西作对,所以只是低下头什么也不说。

也许这些学生被叫到老师办公室谈一百次心,也不会因此发生一丝的改变,可是林青萍还是希望能在交谈中多一些对他们的了解。

自己也是曾经年轻过的,为什么就是完全弄不懂现在的孩子心中在想什么呢。

林青萍坐在办公室中,一边批改作业,一边忍不住时不时地向门口看去,虽然她很明白那几个被她吩咐来办公室谈话的学生很有可能根本不会来,可是她还是在心中有所期待。

“林姐,你们班的学生还真是……我们班那几个纨绔子弟再不听话,至少当面还是看的过去的……”另一位老师带着同情地说,这个学校的学生已经成功地把老师们训练到了这种“无欲无求”,对学生的要求降到最低的程度了。

“其实他们并不是多么坏的孩子,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教育他们的正确方法罢了。”林青萍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你这个人太老实了。”那位老师对于林青萍的天真置之一笑,难怪会把她发配到特别班作班主任,也只有她这种还在相信每个孩子都是好孩子、是可是教育和沟通的稀有老师,才可以在那个特别班坚持了几个月了至今没有辞职。这个世界上有些孩子比成年人还要可恶,在她看来,那样的孩子应该都送到少管所去,用暴力手段才有可能治疗过来。

“你在那个班教书,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闯祸,爱干嘛就让他们干嘛去,至于学不学习的事就别管他们了,我看他们之中啊也没有几个要靠一张文赁去换份好工作的,反正他们的家里不是会安排他们出国、继承公司,就是会走后门让他进入政府部门的,所以让他们混到毕业就完事。”这位老师对于自己的设想可能实现的信心很大。

林青萍无奈地吸了口气,这些学生大概就是这样的将来是一点也没错的,只不过,他们之中一定有人有着自己的梦想,不愿意走父母安排的道路的吧?哪怕能为这样的孩子出些力也好啊。

林老师又一次的看着门口,她的学生们还是没有出现,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会出现了,自己这个老师,真是太失败了啊。

“林老师……他来了。”

“林老师,抓回来了!”

就在林青萍已经失望,准备下班回家的办公室的门被重重推开,被吩咐来办公室谈话的齐军与房跃出现了。不过他们一个是被商同心抓着双臂拖进来的,另一个则是被王童童拎着衣领推了进来。两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都很不满,但是似乎对自己的处境没有什么办法。

“林老师,齐军他不是故意不来的,真,真的,他只是忘记了时间而已。”商同心慌慌张张地向林青萍解释着,不过从齐军的表情来看,他可一点也不认同这个说法。

至于房跃则在向王童童大叫:“你这个老师的走狗。”可见她对于被王童童用暴力手段抓来有多么的愤恨。

而杨春跟在他们几个的后面,也躲躲闪闪的走进了办公室。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