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四、友情

吴潜峰已经放弃了希望,知道这下自己非死即伤,心里一片冰凉的闭着眼等了数秒,却没感到重物砸在头上的感觉。

吴潜峰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去,却发现有个人站在自己身边,用手撑住了那根屋顶的横梁。“这么大力气,是不是人啊。”吴潜峰的眼马上就被不断掉落的灰尘迷住了,根本没看清楚对方是谁,他以为是外面施工的人终于发现他这个被困者,下来对他进行救援了。没想到对方听了他的话马上“哼”了一声:“我当然不是人。”

这个声音居然这么熟悉?吴潜峰连忙胡乱摸着眼,努力睁开看着身边的救命恩人——薛子云!居然是这个蛇妖在旁边托住横梁救了他。不远处韩家姐妹正一人一个地在对付那两张符咒,两个人一起下手效率果然要高的多,不出半分钟便双双欢呼:“好了!成功!”那两道符咒化作华光消失在她们手中。这时整个屋顶已经开了天窗,塌下来的砖瓦木块全仗着薛子云用法术挡在大家庭头顶上。一见困境解聊,他一把抓住吴潜峰向韩氏姐妹喊:“走!”抬手把那些废墟一抛,四个人一起从屋顶飞了出去。

吴潜峰看着扑面而来的灿烂阳光,长吁一口气:“得救了。”

身边薛子云正在打电话:“扛山,我,已经把那个笨蛋救出来了……对,我们现在就回去……”

说谁是笨蛋!吴潜峰本来心中的感激因为他对自己的评价开始变味,举步想走,却发现自己腿脚发软,几乎一下子跪在地上。

薛子云利落地把他抗在了肩膀上,向那对忽然对于拆迁用的机械设备产生了浓厚兴趣的姐妹说:“走了,撤退!”

吴潜峰:“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

“真的是朱黑黄干的,把你骗到废屋里困住,然后等待被和建筑物一起拆除!他太过份了吧,会出人命的。”陈扛山大惊小怪地嚷嚷着。

吴潜峰咬上一大口面包,又拿过可乐咕咚咕咚喝上几口,含糊不清地说:“他一个妖怪管出不出人命呢,反正想要我的命是真的。”

“我看他是不敢在林老师眼皮底下捣鬼,才不得不把你从学校里骗出去。”见吴潜峰实在饿坏了,韩氏姐妹大方的贡献出了大批零食,薛子云正从她们宿舍抱回来,“哗啦”向吴潜峰面前一放说,“你不知道他想对付你啊?那个蜘蛛那么卑鄙,你竟然不知道防范着点!”

“可恨!回头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吴潜峰越想越不甘心,象咬仇人一般重重咬着一块点心。

“还是别。”陈扛山忙劝阻他,“在学校里闹起来的话,万一那只火鸟找上门来……它,它真可怕呀!”

“就你小胆!”薛子云在陈扛山头上敲了一下,“放心,我也早就看那只人妖蜘蛛(朱黑黄有一半人类血统,一半妖怪血统)不顺眼了,找个机会我跟你一起收拾他!”后边这句是对吴潜峰说的。

吴潜峰疑惑地看着他,直着脖子奋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直截了当地问:“你为什么三番两地帮我啊?”他开始以为薛子云对表现出的着意是为了迷惑自己,所以反而处处对他提着戒心,可是今天对方等于救了自己的命,他就不能再继续“小人之心”了,索性直接地问个清楚,自己以后也好和他相处。

“啪”薛子云重重在他脖后打了一巴掌:“咱们三个好歹也同生共死过啊,交个妖怪朋友就那么难吗?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别扭,看看人家扛山。”

“同生共死……朋友……”吴潜峰想起当天他们三个人面对那个“疯子”时的种种惊险、九死一生,心头也是一热。

那个时候这三个男孩虽然各有各的身份,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无能,可是谁也没在那种危机的时刻把别人抛自己逃命,每个人都撑到了最后一分钟。那场混战中,三个人谁也没怀疑过刚刚认识的对方会在关键时刻对自己不利,会不会陷害自己,而他们也担当起了对方的这份信任。

吴潜峰回忆着心中激动,拿过饮料喝上一大口掩饰自己声音的颤抖,装作不在乎地说:“我才是怕你们不喜欢修道者交朋友呢。”

“怎么会呀,子云一直夸你胆子大,很厉害呢。”陈扛山插嘴说。

“我当然很厉害,当天要不是有我在现场大显神威,你们两个可就惨了。”吴潜峰被人一夸奖就马上跷起了尾巴。

“你还好意思这么说?是谁把那个疯子放出来的!”薛子云大怒的敲着桌子,“差点被你害死!”

“我的初衷是好的。”

“好才怪,当时不是扛山抓住你,你早逃走了……”

“什么,我吴潜峰是那种扔下朋友逃走的人吗!”

“……”

第二天的午餐时间,程锦高中的学生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像──大名鼎鼎的“四人帮”变成了“五人帮”,那个因穿着道袍报到而全校闻名的小道士光荣地加入进了这个团伙,正和其他的成员一起大摇大摆地进入餐厅。

薛子云跟往常一样,把排在队伍前面的人当作空气,晃动肩膀间便杀到了窗口,然后回头用整个餐厅都可以听见的大嗓门叫:“喂,你们想吃什么?”

陈扛山还是缩着脖子,徒劳地想装作不认识薛子云的样子──只是这样的剧码一天上演三次,开学快半年了,还会有人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吗?韩家那对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妹站在薛子云身边,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不过如果只她们两个来,前面排队的男生保证会有一半以上为她们让开路,所以大家的怨恨对象并不在她们身上,而只针对她们的男性同伴,美女就是可以什么时候都占到便宜,这一点陈扛山一定十分不服气吧。

新加入的吴潜峰对于这个团队的打饭方式还有些不适应,在大庭广众之下脸面上也有些摸不开,可是对美食又充满了憧憬——尤其是在薛子云承诺请客的情况下,所以就悄悄溜过去,对薛子云说出几个菜名,然后以为没人看见自己似的溜回陈扛山身边坐下,再想想,又溜过去,点上几个菜,再溜回来。

他在第三次往返的时候走得匆忙,一头撞在了某个人的背后。那个人手中正端着饭菜,一下子被打翻在地,自己和身边左右的人都弄了一身。“靠,你不长眼啊!往那儿撞!”对方头都没回,举起手来的托盘就向身后的吴潜峰拍了下来。吴潜峰一伏身,灵巧地避开了这一下,并且马上扬起了拳头:“干嘛,想打架!”

“老子就是打你这个不长眼的!”对方吼着又是一拳。

吴潜峰再次闪过。如果说他本来还对方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欠疚之情,在对方这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过来之后也消失的干干净净,马上反口叫骂:“你才不长眼呢,好好的走着干吗突然停下,这里是你家的啊,影响别人走路知不知道!好狗还不挡道呢!”

那个男生怒视着吴潜峰,吴潜峰也毫不示弱地瞪回去,两个人之间顿时弥漫出了浓浓的火药味儿。

冲突双方的视线碰到一起,才发现对方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这个让吴潜峰一米八零的身高还要仰视的男生,正是他的同班同学齐军。在他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有一个比齐军更高大的身影走到了齐军的身边。这正是那个全校唯一敢跟齐军走得近、也是唯一跟他说的上话的商同心。两个一米九以上的大个并排往眼前一站,一般人都会心里一惊,无奈吴潜峰是那种从来不看别人眼高眉低的人,一扬眉毛问:“干什么?想一起上啊,本道爷奉陪,两个一起上啊?还是这个杀人犯跟我单挑。”

他嘴里说的轻松,其实心里挺害怕对方两个一起上的──到不是不敢以少打多,而是因为这个商同心不是人类,而是个妖怪。齐军这样一个凶狠好斗甚至杀过人的人类和商同心这样一个身强力壮却胆小温和的妖怪却总是走在一块,吴潜峰对此很不理解。打架吴潜峰是不怕,一个好勇斗狠的不良少年与自幼受过严格武术训练的他动手,总是他的胜算大一些,可是对方再加上一个妖怪一起上的话……吴潜峰开始在心里快速的盘算,要先用哪种符咒把商同心先镇住,然后一举攻克齐军,然手……

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潜峰,干什么呢?”

吴潜峰回头看见薛子云歪鼻子斜眼一脸要找荐的表情,心头忽然一松:自己也不是一个人,自己也有朋友这儿,所以不用搅尽脑汁盘算以少胜多的办法。这种感觉他自幼从来没有感受过,心头发热,眼圈泛红,忽然觉得能跟朋友并肩打架一定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餐厅中的学生们与夹杂在其中的几个老师忽然全部安静了下来,一片鸦雀无声中就连后面厨师们炒菜锅滚油的声音都可以听的清楚。接着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出现了,他悄悄地端着自己的盘子向门外溜去,一个人带了头大家纷纷效仿,不一会热闹的餐厅中人散去了一多半,只剩下一些自认为不怕事的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各处,依旧享用着他们的午餐。

那两队“人马”正在对峙着,一边是人高马大,恶名从校外传入校内的齐军加商同心,一边却是在学校中恶名远扬的“四人”不,现在是“五人帮”的成员。

薛子云虽然也不算矮,可是站在对面两个个大个面前,还是显得小了一号。不过他与吴潜峰并肩往那儿一站,散发出的无赖气息却一点也不输给对方。

“揍他们!”

“有什么好怕的!打他们!”

“打呀打呀!”

“谁怕谁啊!”

韩家姐妹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地帮着腔。

学校中的师生们都知道,外号“薛大炮仗”的薛子云虽然脾气急躁,但其实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如果没有这双姐妹在旁边,他与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会动手的可能性只有四成。可是有这姐俩在的话,动武的几率立刻上升到的99。99%,可以说,这对美丽可爱的少女,就是这个大炮仗爆炸的催化剂。

“别,别,”关键时刻陈扛山站出来了,“是咱们撞到人家的,应该跟人家道歉才对,”

“不,不,是我们不该突然站住。”商同心也连忙摸着头不好意思地回答。

“哪里,是我们……”

陈扛山与商同心同时向对方寒喧起来,努力想把这场纷争化于无形。

“你怎么这么胆小!”

“你出来掺合什么,打架的事不用你管,我们两个就办了。”

双方的场上选手并不领情,顿时把矛头转向了两个和平主义者。

陈扛山与商同心都讪讪地看着大家,他们两个可谓是高一-;九班中最老实的两个人(妖),所以私下这两人之间的交情还算不错,可是无奈双方的好兄弟都是出了名的暴徒,所以他们爱好和平的心愿也于恶势力一直不能得以实现。

双方的参战人员眼中火星乱碰,脚下已经把碍事的东西统统踢开,活动着手指关节,随时准备动手了。这个时候陈扛山忽然大叫:“林老师,您怎么来了?”顿时把场上的参战人员变成了石像。

林青萍家境贫寒(薛子云:她贫寒才怪,她儿子林睿一次就敲诈我几千块去吃烤鸡),所以很少到这个收费高昂的餐厅来,而是躲在办公室中吃方便食品(王童童在跟大家说这件事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红的,这个班级也只有她是真正打心眼里敬爱,而不是敬畏林老师了)。所以大家谁也没有想过在这里斗殴的贝林老师看见的话,会又怎么样的后果。

陈扛山的话音刚落,商同心已经手脚利落的抓住齐军,拖着他就走,不等齐军反抗,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餐厅外面了。

“林老师在哪?”薛子云气乎乎地向陈扛山问。

“……那个,那个……”陈扛山嗫嚅着说,“不要打架啊……”

“你这个家伙居然也会骗人!”

“就是,今天的饭要你请客!”

两个女孩子也把矛头指向了他。

“齐军,先吃了饭……”商同心拿着两个装满的餐盘一直追到宿舍,才算是赶上了齐军。他把饭盘放在齐军面前,小心地劝解。“我不是不帮你,他,那个薛子云是挺有名的功夫高手,连刘地都夸奖他是立新市年青一辈里的狡狡者(刘地得原话是:子云啊,你这小子居然能打算同时追求韩家的姐妹俩,野心不小啊,都快赶上我了……)。再加上韩家姐俩,咱们会吃亏……”

“那几个也是……妖怪……”齐军用筷子着饭菜问。对商同心的妖怪身份他实在难以接受,不过亲眼见过他的原形──那只庞大的、长了兔子长耳朵的黑熊,他也无话可说了。

“是啊,薛子云和韩家姐妹俩他们三个都是,我不是早说过,咱们班里……不,不止咱们班,有好多跟我一样的妖怪子弟,你还是小心点,别招惹他们,有些妖怪吃人不吐骨头的。”

齐军扫了他一眼,一把夺过筷子闷头吃饭。

在认识高同心之前,他从没想过世界上有这么多“奇妙”的事情,妖怪?还和自己在一个班级上学?这简直难以置信。不知道每天与薛子云他们三个妖怪泡在一起的陈扛山是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还是与自己一样,最初的惊讶过了,还是如同平常一样的来往。反正妖不妖怪也不关自己的事,真要把我惹急了,管你妖怪不妖怪照打。妖怪也不见得个个厉害,比如眼前这位,明明有一身的本事,照样胆小如鼠,让人欺负。

“喂,下午我逃课了,晚上也不一定回来,记得把你的笔记让我抄……”

“你又要逃课?这样不好吧?而且咱们的校规不让随便出校门……”

“你自己还不是天天出去!”

“我,我那是没办法。这里的学费那么贵,我爸爸妈妈是不会给我出的,所以我要自己打工挣学费啊!”

“知道学费贵就别来上贵族学校!你不知道这里来的不是奸商子女,就是贪官子弟吗!”齐军吃饱一抹嘴,重重扔开筷子。

“不止这样啊,还有,还有……”

“还有你们这样的死妖怪!”齐军就想不明白,做妖怪多好啊,自由自在的,居然还有妖怪自己愿意来上学找罪受的,真是非我族类,想法必殊啊……

“反正我是一定要在这里上学的。”商同心难得坚定地说,“是我害你背上了杀人的罪名,我要跟你在一起。咱们是朋友,要是对方回来抱负,也是有难同当!”

“笨蛋,谁要跟你这个胆小鬼有难同当啊!”齐军说着走了出去。

“我知道自己是胆小鬼,可是我不会对下朋友的!”商同心在他身后大声宣布。

齐军不知道听见了没有,仰头长长呼出一口气,不顾宿舍的管理条文就贴在不远处的墙上,点起了一根烟。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