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一、转校生

程锦私立高中的江海生校长坐在自己装潢豪华的办公室里,一边看着眼前的转校生,一边用手指用力地按压着自己的额头。如今的他是多么怀念以前在公立学校当教师的时候,在狭窄简陋的办公室里办公,面对那些不良劣生,二话不说便可以一脚踢过去的日子啊。而现在,站在他办公桌前的这名转校生简直是个不良学生的标本,自己却还得带着笑面对他——为了他那一年十万元学费。

“你就是吴潜峰?”

“是。”站在校长对面的吴潜峰立刻抱拳行礼,“道门吴氏第十九代传人吴潜峰见过校长。”这个名叫吴潜峰的少年穿着一件杏黄色的道袍,背上背着桃木剑,脚下穿着麻鞋,留着一头长发,用一根红绒线束在脑后,五官虽不算是十分英俊,但是往那里一站也是英气勃勃,卓而不群,宛如……宛如香港僵尸电影里跑出来的捉鬼道士。

江校长自他进门来第二十次把他上下打量一遍,也发出了第二十声叹息:“为什么都是这样的学生?难道这就是担任贵族学校校长的宿命吗?”

见校长不说话,吴潜峰径自开始兴致勃勃打量起这间校长办公室来:“嗯,校长您这间办公室的布置一定是受过高人指点吧?你看这鱼缸的位置,这宝剑悬挂的方向,这盆栽的角度……嗯,好,好啊,真是高人所办啊,只不过如果在这里挂一面镜子就更好了,从刚才我就看到您一直在按头,一定是为头疼所挠吧?只要按我说的在这里按上一面小小的镜子,保证您的头疼不药而愈,从此身强体健,呵……。”

江海生又开始按额头,你不知道让我头疼的就是你们这些不良学生吗。他挥挥手:“你自己去高一、九班报道,去找班主任林青萍老师!”

“谢谢校长。”吴潜峰又行了个抱拳礼,出门前又说:“校长,如果学校里有什么妖魔鬼怪作乱,您尽管来找我,我一向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而且分文不取。”江海生向他挥挥手,伸手从抽屉里摸出止痛片吞了下去。

“今天咱们班上又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他加入我们这个集体。”林青萍刚一说完,下面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有几个同学鼓的特别带劲,把手掌都拍红了。林青萍微笑着示意大家停止,和这些学生相处了一个月,她发觉他们根本不是象其他教师说的那么不堪,甚至可以说他们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聪明善良的好孩子,如果说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不良学生的话,林青萍认为他们只是因为不信任大人们,因而不愿与大人们好好沟通罢了。看着学生们的表现,她相信这位转校生在这个班级中会受到欢迎,于是看向教室门外,想把他叫进来。

“有妖气!”随着一声大喝,高一、九班的转校生以一脚踢开教室门,手中挥舞着桃木剑冲进来的方式完成了他在全班同学面前的第一次登场。

“妖怪!妖怪!妖怪!”跃进教室的吴潜峰舞动着手中的剑,数次改变将要发动攻击的方向,最后却因为过度惊讶而愣在了那里,象一尊石象一样张大嘴一动不动。

“原来是你!”一个学生看见他后吃惊地叫了出来,“吴潜峰。”

吴潜峰也指着对方:“你是陈山娃。”

陈扛山对于在这里看见这个整日沉迷于降妖除魔幻想的假道士也是十分吃惊,他真害怕吴潜峰一口揭穿薜子云他们的真实身份,又害怕这个班里的妖怪们不能忍受这个“小疯子”,马上就会发生一场激战。他急中生智地冲过去抓住吴潜峰的手臂:“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不管吴潜峰的挣扎,他在全班师生的注目下打断了吴潜峰作为新生的“自我介绍,”把他拖了出去。即使是林老师对这个班级里的学生的种种怪异举动已经习以为常,依旧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你们班里有妖怪!很多妖怪!”吴潜峰挥着手向陈扛山强调,“这么多妖怪聚在一起,一定是串通一气,准备控制这所学校,然后中把师生们分来吃掉。”吴潜峰脸色越来越白,汗水流下了面颊,这么多的妖怪要怎么对付的了?要到哪里去搬救兵?他们已经发现自己了,会不会让自己安然离开?这个陈山娃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每次看见他总是和妖怪混在一起?

他正在那里胡思乱想,陈扛山断然地打断了他的种种假设:“他们就是在这里上学,没别的打算——至少子云、桃儿、杏儿和王童童是为了来上学的,其他人吗?就算不打算好好念书,也不至于干太过份的事吧?毕竟林老师在这儿当班主任呢。”

“林老师?”外表看起来只是一位普通的妇女的林老师居然可以压制这么一大群妖怪吗?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原来她竟然有这么高深的道行,自己既然有幸成为了她的一名学生,一定要把握机会,她好向她学习才行。

“林老师只是个普通人,不过她的儿子是个妖怪。”陈扛山再次打断了他的幻想,“而且听说他还是个很厉害的妖怪,立新市的妖怪都挺怕他的,咱们班里那些也是,他说过了,谁敢惹他妈妈生气,谁敢在班里捣乱,就通通烤成五成熟吃掉。”陈扛山对于妖怪们的事也不是很清楚,可是当那个小男孩带着那只火鸟到班里来大模大样的宣布那几条禁令时,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薜子云竟然都脸色苍白的一动不敢动,韩家姐妹更是双双缩到了自己身后。就可见妖怪的可怕也不仅仅是写在脸上的了。

“我劝你还是别在咱们班里闹事的好,万一林老师生了气,她的儿子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做那么可怕的事。虽然他们是妖怪,可是相处久了就明白了,他们大部分还不错,比那些人类还好相处些呢。”

“每次看见你你都在为妖怪们说话……”吴潜峰对于陈扛山得身分十分的怀疑,“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陈扛山无言以对,自己这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乡下孩子,就是因为有了两个妖怪未婚妻,交了一个妖怪朋友,现在也变成可疑分子了吗?

吴潜峰响了一会又问:“也就是说,那些妖怪不敢在这个班里闹事对吧?”

“应该不敢吧?”陈扛山不敢把话说死,毕竟这个班里向来是大乱没有,小乱不断的。

“只要他们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自然懒得管他们,不过,我留在这个班里行吗?”其实吴潜峰是有些胆怯了,想到要整天面对这么多妖怪,自己不去招惹他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看自己不顺眼?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联合起来收拾自己这个道士。

“哼,谁有那个闲心啊。”薛子云对于陈扛山转述的吴潜峰的担心嗤之以鼻,“他爱来就来,爱走就走,我才懒得管他呢。”

“是谁刚才还在说要找个机会教训教训那个道士的?”韩杏儿马上揭发他说。

“谁说的啊……”薛子云东张西望,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

商同心小心地说:“他,他是个道士啊,万以来捉我们怎么办?”

“就他那个样子,你一爪子就可以把他拍扁!真是的,个子这么大,胆子这么小!”何欣然打了商同心的头一下。

商同心连忙分辨:“我不会那么干的,使用暴力不好。”

为了吴潜峰的事情,陈扛山把班上所有的妖怪都请到了他与薛子云的寝室,这间屋子现在挤得满满当当的,不过大部分妖怪们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于班上来没来这样一个转校生并不放在心上。王童童的话大概代表了他们基本的看法:“他爱来就来,关我什么事?只要他不惹我,我才懒得管他呢。不过警告他别在班上惹事啊,不然弄得大家都跟着他倒霉。”

看来妖怪们倒是没有吴潜峰的那么多想法。跟妖怪们相处得越久,陈扛山越有这样的发现,觉得大多数妖怪比人类的想法要单纯,只要事不关己,他们几乎不会去考虑干涉。不象人类,有时候明明表面上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偏偏要前思后想,非得考虑个透彻,在这件事上挖掘出些将来会不会对自己不利的因素。

妖怪们纷纷离去,都对陈扛山得多此一举不以为然。陈扛山松了口气,明天去把这样的结果告诉吴潜峰,他就可以安心的上学了。虽然还有几个妖怪没有来,但是陈扛山觉得他们毕竟是少数,而且也不一定敢在林老师的班上闹事。

“你可真能多管闲事啊。”大家一走薛子云就开始埋怨陈扛山,“我看那个小道士反倒是个不安分的家伙,你现在帮他说话,等他闯出祸来小心大家当你是他的同党!”

“可是总算是跟他一起经历过生死之战,我没法眼看着他在咱们办理受欺负啊。”陈扛山也对吴潜峰的性格有些担心,毕竟他曾经为了所谓的拜高人为师学习道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一个那么可怕的疯子放出来过。(详情请见正文《婚约保卫战》)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不会有心血来潮的胡闹。在这个学校里的生活真是一天也别想安静的度过,陈扛山不由有点怀念起自己初中时就读的那所硬件条件、师资力量都远远不如这所贵族学校的小村中学来,心中隐约有有种预感——那样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用考虑的学校生涯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

薛子云又叮嘱一句:“记住啊,别跟那个家伙走得太近,小心被他连累了——我总觉那家伙是个扫把星。”

陈扛山点着头去准备写作业了——薛子云、韩桃儿、韩杏儿的作业每天都是等他写完以后再拿他的照抄,所以他一个人的作业质量直接关系到大家的作业完成情况,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而薛子云则准备出门去游玩。摆脱了父母的看管来到繁华都市,他想干的事太多了,没时间浪费在睡觉上。他走到门口看到陈扛山也站了起来,惊讶地问:“怎么?你也要去?”

“我还是去跟吴潜峰说一声吧,不然他也许会害怕的谁不着。”反正宿舍相隔不远,陈扛山决定先去了解了这桩心事。

“你还真能多管闲事啊!”薛子云大声叫,“他睡不着觉正好,吓唬吓唬他说不定将来能安生点!你不许去啊,不然遇到事我可不管你!”说着扮个鬼脸出门去了。

陈扛山在薛子云的警告与内心的善良间挣扎良久,还是跑出门去向吴潜峰通报了这次妖怪会议的结果。

吴潜峰对于陈扛山关于妖怪们不会把他怎么样的话本来还将信将疑,可是接下来在班里,他们居然真的对自己不闻不问,领吴潜峰放心了不少。转眼时间过了几周,吴潜峰在这个奇怪的班级中生活渐渐习惯下来。

在这段日子里,他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妖怪们出奇的安份,至少比他想象中的安稳得多,即没有看见他们随便吃人,也没见他们杀人越货,迷人采补(王童童的情形似乎应该算是例外)。吴潜峰自幼就在脑海中便不停地在描绘一副副妖怪们的恶劣形状,此时在这样的环境中,天天见到的都是这样的妖怪,颇有些难以接受的滋味。

另外班里还有一大半的同学是普通人类,不过在吴潜峰眼中看来他们比那些妖怪还要古怪,而在这些人类学生眼中的吴潜峰同样是个怪的一塌糊涂的人。大家都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所以几周下来,在这个新学校新班级,吴潜峰居然一个朋友都没有交到。好在他自幼为了修行花费了大部分业余时间,原本也没有什么朋友,独来独往惯了,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

下课铃一响起,按照惯例不等老师宣布下课,学生们已经纷纷站起来向教室的外边走去。

这个班里的妖怪学生除了林青萍老师之外是一个老师也不放在眼里的,而那些人类学生则是连林青萍老师都不放在眼里,反正学校方面对于特别班的要求是只要他们不闹事不闯祸就行,所以对他们其他行为统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弄清楚了这个班级的特色后,吴潜峰曾经对于自己刚来这个学校,什么也没有做的情况下就被分配到这个班大为不解:如果是在自己做了点什么后再这么办也不冤枉啊。

看到下课铃响后的情形,吴潜峰一边摇头叹息:“这算什么班级啊,根本没人好好学习。”一边收拾东西也加入到下课的潮流中去。

教室面前的门口处,朱黑黄与王童童不知发生了什么争执,正堵在门口你一句我一句地嚷着,阻挡了别人的路,许多同学不愿意招惹他们两个,纷纷转身去走后面的门了。吴潜峰走到门口时,正好看到王童童一拳打在门上,扔下一句:“你最好离我远点!”扬长而去。

朱黑黄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忽然伸手向离他吴潜峰推了一把:“滚开!看什么看!”

吴潜峰猝不及防,被推得连连后退,撞倒了一张桌子才停下来。这些日子表面上过的平静无波,其实吴潜峰的神经时刻都提着,随时准备应付妖怪们的袭击。朱黑黄突然这一出手,吴潜峰想都没想,跳起来从口袋抽出几张符咒,手一扬便向朱黑黄抛去。

符咒一接近朱黑黄立刻化为火焰向他包围上去,没有料到吴潜峰会出手使用法术的朱黑黄一个难看的驴打滚滚到了走廊上,才躲过了被烧的危机。他本来是因为王童童当众给他下不来台找个人发泄而已,压根没注意走来的同学是吴潜峰。这一下出气不成反而弄得更是狼狈,自己认为大丢了脸面,气极败坏地爬起来。等他发现下课时分就连许多别的班的学生都集中在走廊上正对自己指指点点时,怒火一下子涌上了头顶。他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吴潜峰居然当众让自己出这么大的丑,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顿时把这个班里的规矩也忘了,向吴潜峰扑了上去。吴潜峰最近没带木剑来上课,握着拳头准备抵挡。

“喂,够了够了,少在这里惹事生非吧!”两个人影同时插进来分别拦住了他们。拉着吴潜峰的是陈扛山,他向吴潜峰用力摇着头,要他不要再冲上前。挡在朱黑黄面前的却是薛子云,“朱黑黄,你也收收性子吧,这班里就你不安份,不惹点事出来你就不死心是吧。”他说的是劝阻的话,口气中却尽是挑衅。

朱黑黄虽然在气头上,可是他也知道薛子云的法力其实跟自己半斤八两,而且他还会一些人类的武术,如果真打起来后果很难说。而且除了薛子云还有韩家姐妹在旁边虎视眈眈,陈扛山虽然是个人类,但是因为身上有和尚大师为他做的护身符(详情请见《霜钟余响》及《婚约保卫战》),也不是好对付的。他可不想正面与这个“四人帮”冲突:“你可真是有闲心,专门喜欢跟这种‘人’来往。”他反过来讥讽了薛子云一句,拍拍衣服走了。

“就看不惯他这副嚣张样,要不是在这个班里早教训他了。”薛子云咕哝着回过头来扫了吴潜峰一眼:“小道士,小心那个家伙点好,他没我们这么安份,别不小心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陈扛山也拍了拍吴潜峰的肩表示关心:“不要惹他啊,他可没说过不把你怎么样。”

“小道士干得好!”

“下次继续努力!我也看那个家伙不顺眼!”

韩氏姐妹唯恐天下不乱地鼓励着吴潜峰,留下一串笑声走了。

看着他们一行四人走远,吴潜峰苦笑,在这个班里好象跟自己最熟悉的就是陈扛山与薛子云了,陈扛山是个老好人也就罢了。薛子云曾经因为经历过一场生死危机,按理说应该憎恨自己才对,为什么自己总会感到若有若无的善意呢?难道是在弱化自己的防范之心?不管怎么说,跟那个朱黑黄算式结了仇了,以后要小心他一点的好。不如找个机会跟陈扛山单独谈谈,看看能不能套出点这个妖怪的情况来吧。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