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男朋友

本来还很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原本悠闲的坐在公园长倚上看书的张倩慌忙的跳起来,抱着她刚买的新书冲进了一作凉亭。

这场突来的雨,把周末在公园里散心的人林了个措手不及,好在雨下得不是很大,很多人干脆冒着雨向公园外跑起来。

张倩可不能这么做。

她平时喜欢淋雨,经常故意在下雨天不带雨具出门,但是她刚买的书却经不起雨水的光顾。

“唉......”张倩把书放在身边,自己坐下来后托的腮叹气。

今天好像从早上出门时就不顺利。

张倩看着一对情侣快步跑过去,男子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为女子遮在头上。“唉......”张倩又叹了口气,这此她是因为这对情侣让她想起了早上朋友们的话才唉声叹气的。

今天张倩本来是约了两个朋友一起去逛街,那两位朋友走着走着,话题便说到了各自的男朋友身上,讨论了一阵子谁比较因俊、谁比较体贴、谁比较专一之类的问题之后,她们又把注意力转向张倩。

“对了,张倩还没有男朋友吧?”一位朋友想到了这个问题。

“没有。”张倩摇头,她还没有恋爱的打算,也不觉得男朋友属于生活必需品。

“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才华!怎么会还没有男朋友呢?”两个朋友一起大惊小怪起来。

第一,张倩并不认为自己的相貌可以达到“漂亮”的境界,她天天照镜子,心理对此很有自知之明。

第二,才华又是什么呢?张倩也不认为这个词和自己有关,也许形容自己古怪更贴切一些。

第三,即使够漂亮又有才华,和有没有男朋友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张倩想不出两者之间的关联。所以她向朋友们耸耸肩,没有发表意见。

朋友们却不打算放弃这个话题,其中一个又问:“张倩,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张倩想了又想反问:“上小学时暗恋老师算不算?”

“天啊,不会吧!你这么大了,竟然没有恋爱过?”两个朋友一起大惊小怪起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是准备三十岁以后才结婚的,那么二十五岁以后再交男朋友也不迟啊。”张倩数着手指说。

“不会吧!”他们又一起叫起来,“现在流行晚婚,可是谁不在年轻时谈一、两次的恋爱啊?”

“还一、两次......”张倩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们,“那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谈第二次啊?”

一个朋友佯怒地追打张倩,另外一个自言自语地说:“已经是第二次了啊。”

三个女孩嘻闹了一阵子,其中一个又想起了刚才的话题,按着张倩的肩膀问:“张倩,那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呢?”

“什么样的......”张倩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嗯......首先要是个身体健康的活的男人;然后要理智一点,我最讨厌疯疯癫癫的男人;不能长的太英俊,但是也不能丑;专一一点儿,我讨厌花心的男人,还要喜欢文学。”张倩一边想一边说。

朋友们一边听一边点头:“笼统了一点儿,但是也算是个标准吧。”

接下来的话题变发展到了为张倩介绍男朋友上。

“我有个同学很符合你的标准:四肢健全,斯斯文文,长相中上,还在校刊上发表过诗歌,怎么样,我介绍你们认识?”

“不,不,他现在还是个学生,不够成熟,我爸爸有个同事绝对不错,年轻有为,而解也是文科毕业的,还是社会人士,必较理智成熟,你说对不对?张倩。”

“这么说的话我还认识个记者......”

“我男朋友的表哥是报社的,你们一订有共同语言......”

“我认识一个......”

“还有这个......”

她们两个也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这么多男子,争着要介绍给张倩。张倩一再声明自已根本不打算交男朋友,可是她们不听,信誓旦旦地说每个女孩心中都有对爱情充满憧憬,张倩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张倩应该场开心怀,勇敢去接受爱情,接受她们介绍的人〈张倩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了她们介绍的每一个人的话,就会一下子拥有二十次以上的爱情了〉。后来张倩实在受不了这种纠缠和谈话内容的可笑,便编了个理由逃了出来。

张倩自己逛了半天书店,然后就抱着新买的书到公园里看了起来,这样的下午既悠闲又惬意,总比和某个男子约会有意思吧。可是好景不常,不等她看完一个章节,天上就忽然出现乌云,接着下起雨来。

※ ※ ※

“唉......”张倩看着那雨不缓不急地下着,她宁愿现在下大雨,这个季节电闪电鸣的大雨往往一会儿就停了,可是这种雨却可以一直下上一整天。

她取出手机来把玩了一会儿,想搭电话较个人来接自己,却想不出找谁好。父亲工作繁忙,根本没有那个时间;母亲出门旅行还没回来:她的朋友很少,偏偏刚才又是从最要好的两个朋友那里逃出来的,压根儿不敢再去求救;其他的同学、熟人就更不能拜托人家这种事了;本来可以找和她感情最好的堂兄张阅仲来的,但是张阅仲身为运动员,每天下午都要练习,一向风雨无阻。

张倩想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没有拨出一通电话,索性养起手机了的宠物猫来,给猫喂了食,洗了澡,陪它玩了会儿游戏,又没事可做了。

张倩看着雨慕,如郭有个男朋友的话,也就什么都解决了,自已多半会想也不想就给她打电话,而他应咳也会不关三七按时一地丢下一切来“救”自己吧?

这样想想,有个男朋友好像也不错。

说起来像张倩这个年纪,不必刻意去寻找,爱情就应咳自然出现在身边才对。就像那两位朋友说的,张倩长得不错,在学较里有“才女”之称,当然不会没有追求者,可是问题出在张倩自己身上,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男子,即使符合了她的任何一个要求,她都无法对着对方生出爱慕的情绪来。

有的朋友和张倩开玩笑:“你从来没有谈过爱情,却写了那么多关于爱情的诗和散文,可不就是“纸上谈兵”吗。”

这种时候张倩总是一笑,说一句:“诗人的情诗,总是献给心目中那个幻想出来的完美情人。”

张倩觉得自己是爱着某个人的。

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样子,但是她知道有那样一个人在自己的心底,张倩知道自记爱他,似乎也明白对方一样爱着自己,一想起这些,心里就会生出甜蜜,所以张倩宁愿拥有着这样一份幻想出来的爱情而不去看身边那些真实的男子。

“唉,我真是无可救药了。”张倩幻想着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也许就在某处,宁愿淋着雨,默默地看着自己,却又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觉得自己确实像朋友们说的那样——脑子有问题了,不过她依旧双手托腮,呆呆地想者心事。

※ ※ ※

公园里的假山边,有一条小小的走廊,此时走廊里也有几个人正在避雨。这是五个十八、十九岁的男子,个个叼着烟,敞着胸,彼此说着一些下流话或脏话,都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他们本来是来公园里骚扰情侣取乐的,一场大雨淋走了所有情侣,也把他们困在了这里。反正他们这些人本来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就待在那里继续无所事事着。

“妈的。”其中一个无聊地对着天咒骂起来。

另一个人也无精打采地四处乱瞄,却无意中透过树丛,看见另一边的凉亭里有个避雨的女子。因为这场雨,公园里已经跑得没有什么人,也许只剩下他们几个和凉亭里的那个女子而已。“喂,”这名男子招呼着伙伴,用下巴指着凉亭那边说,“我门去找点乐子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还是你小子眼尖。”同伙们对他的提议当然不会有异议 ,笑着站起来,摩拳擦掌。

“叭哒。”

这几个人正要举步,有一样东西投在他们脚下,他们低头看看,是一颗小石子,也没介意,继续往前走。

“啪。”又是一颗石子投来,这此准确地命中了走在最前面那人地鼻梁。

“唉哟。”这个人一边呼疼,一边四处寻找石子的来源。

当地三颗石子投来时,他们找到了投石子的人。

第一眼看见这个人,他们以为自己也许遇见疯子了,因为这个人既没有雨具也没有避雨,反而是高高的坐在树枝上,颤颤悠悠的,彷佛随时会因为树枝断裂而摔下来一样。他任由雨穿过树枝打在身上,也任由雨水顺着叶片滚落进脖子里,全身上下早就湿透了,一头长发也一缕缕湿漉漉地垂着,滴着水,但脸上却满是笑容,正向这几个男子挤着眼,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作出轻一点、别出声的姿态。

“找死啊你!”这几个男子的火气上来了,依照他们的性子,这时就算是疯子也要揍一顿来出气,但是要行动时,却发现自己的脚没有办法移动,低下头却看见脚下的水泥地面彷佛变成了流沙,正在一点点地“吞”他们的脚、小腿、膝盖......他们惊恐地张开嘴想呼救,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来。

“就在那里待到雨停吧——到时候我不饿的话。”

他们完全没入地下之前听见了这么一句话,并且看见那个男人的身影渐渐从树枝上消失,只是那段树枝依旧颤巍巍的,彷佛依旧有人坐在上面......

※ ※ ※

张倩已经拿出书,在雨声中读起来,四下无人,风雨中读书不是更惬意吗。她耸耸肩,若有了男朋友,哪里还能有这么悠闲的时光,我要个男朋友来做什么呢?

她慢慢沉浸在书的世界中,而无尽头的乌云微微裂开,露出了一抹阳光,看来这场雨不会下得太久。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