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神探在行动

清晨的阳光穿过云层,洒在都市中一座座高楼的楼顶平台上。数座楼的楼顶上出现了许多人影,显得分外热闹。这些人有的晨运,有的练嗓,有的遛鸟、遛狗,甚至连卖早点的小商贩都把摊子搬了上来。当附近最后一个公园也被开发成了商业区,人们便只得在这里进行清晨的活动了。

一直到八点,人们才开始陆陆续续地散去。当最后一个人提着鸟笼离开后,一只猫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它带着猫类特有的警惕,先趴在管道底下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阵,知道确定外面的人类都走光了,这才欢呼一声冲了出来,先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接着在阳光下惬意地打着滚,然后看着刚才放鸟笼的地方自言自语:“他怎么从来不会把笼子忘在这里呢?喵呜,我好想和那只鸟玩玩呀。”

在地上滚了一阵子之后,它跳上了栏杆,一边眺望风景一边梳妆打扮,把全身上上下下的毛全整理了一遍,然后端详着自己映在不锈钢护栏上的影子,满意地点头:“咖啡还是这么漂亮,喵呜。听主人说晒太阳有助于健康,我也觉得我再晒黑一点会更好看。”它又在身上忙活一阵子,用爪子正正脖子上的蝴蝶结,再照“镜子”,觉得自己身上除了黑毛比起白毛和咖啡色毛稍嫌少些,不是百分百完美外,实在找不出其他一丁点缺陷了,“主人说的果然没错,咖啡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猫!”它得意地大声宣布。

咖啡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就是趁主人出门之后用妖术打开门(当然,它自己会咬定那是猫的正常能力,和妖怪无关),然后溜到顶楼上晒太阳、看风景、睡觉。只是最近到顶楼上的人类越来越多了,咖啡往往要等上好半天才可以走出来,所以它有一种被人类侵占了地盘的感觉:“人类这种东西怎么会越来越多,吵吵闹闹打扰别人的上午觉,真讨厌!”

睡了个觉,又看着周围的风景吹了一会儿风,咖啡感到有些饿了,所以决定回家去品尝主人为它准备的牛奶。它竖着尾巴,迈着标准的猫步踱进了楼中,乘电梯回到自家门口,突然发现大门敞开着,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难道自己刚才忘了关门?

咖啡几下蹿进屋里,数秒钟后,屋里传出了一声凄惨的猫叫。

一群野猫正在享受垃圾堆中的剩饭,两条猫影出现在这条偏僻的小巷中,打破了它们的安宁时光。野猫们一起低声咆哮着,向这两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来者围上来,摆出了攻击的架式。

“嗯,好像是往这边走了……不,应该是这边……也许是那边……那么……”两只外来猫中的花猫一边在地上嗅着一边自言自语,同时不停地改变着前进的方向。

“你再转就走回去了。”和它一起的黑猫冷冷地说。

花猫白了它一眼,又趴在地上用力闻。

黑猫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记不记得那个人的味道啊?”

“我当然记得!”花猫颇为自信。

“那为什么我们要走这么多次回头路?”黑猫责问。

“那要怪那个人类不该走来走去的,再说我又不是狗,会出错也是应该的。”花猫很为自己不像狗而自豪。

黑猫后悔自己答应帮它的忙,还相信它的判断,结果是让它领着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离开这个街区。它现在也不好出尔反尔,只好把一肚子的火气出在了围上来的野猫身上,咆哮了一声,用人类的语言阴森森地说:“滚开,黑冰大爷今天心情不好,别来找死!”

凭着野性的直觉,野猫们发觉眼前这两个外来猫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古怪而又可怕的气息,纷纷转身逃窜,飞快地消失在了巷子的角落中,跑在最后面的那只野猫被黑冰扑上去一记上勾猫拳打飞,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黑冰快走了,你怎么还有时间和野猫打架?别磨蹭了,我必须在下午五点主人下班前回家,忙着呢!”说完,花猫向一个方向跑去,口中还在咕哝,“出身果然很重要啊,野猫就是野猫,变了妖怪还……”

黑冰气呼呼地盯着它,可是想到自己是亲口答应了帮它,终于忍下了这口气跟了上去。

“快点,快点,我们马上就要抓住那个该死的贼了!”花猫咬牙切齿。

今天早上,咖啡从楼顶平台例行散步回来之后,惊讶地发现房门大开着,它慌忙冲进房内清点物品,结果发现丢了一件很贵重的东西。

“那件东西很宝贝、很贵重、主人很喜欢……如果找不回来主人会哭……呜咕咕咕……都怪我不好,是我忘了关门,主人会不要我了,我要变成野猫了,哇……”咖啡马上去找它的“朋友”黑冰哭诉自己将遭遇到的巨大不幸。

黑冰很怀疑养咖啡这种猫的人家里,有没有它说的那样贵重的东西让人偷,不过它快被咖啡尖锐刺耳的哭声逼疯了,随口说:“丢了东西去找回来就行了,你难道还打不过一个人类。”

“真的?”咖啡的眼泪一下子就不见了。

你好歹也是个妖怪吧?不过黑冰没有说出会招致咖啡强烈反应的话,而是问:“你知道是什么人偷走的吗?”

“知道,我闻到屋里有陌生人的味道!”

“那就去找吧,把你家的东西夺回来。”竟然偷妖怪家的东西,这样的人类就该受点教训。

咖啡马上就决定去找,却立刻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它几乎不认识路。像它这种平时足不出楼的家猫,能记住从自己家到黑冰家的路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要它去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几乎肯定会迷路。在这种情况下,黑冰作为咖啡的“朋友”,当然就义不容辞地担任了为咖啡带路的任务,和咖啡一起踏上了破案寻宝的路程。

两只猫一前一后走出小巷,前面出现了一条热闹的街道。咖啡本来气势汹汹地冲在前面,听到了几声刺耳的车笛后,它急忙捂着耳朵,夹着尾巴,一步步后退,躲到了黑冰身后。

“哼。”黑冰冷笑一声,大步走向前,瞅准机会,几个跳跃就从车流的空隙中钻了过去,成功地到达了路对面。它回过头来得意地看了咖啡一眼,在绿化带中趴下,头放在爪子上,等着看咖啡怎么过来。

“想看我热闹!”咖啡的斗志一下子被点燃了,“太小看我了,以为我不会过马路吗?”咖啡昂然地向路边走去。

“喵呜喵呜,喵呜……”

几个正在逛街的女孩忽然听见猫叫,低下头,一只可爱的花猫出现在他们脚边,用讨好的眼神看着她们,发出撒娇的声音:“喵呜,喵呜……”

“哇,好可爱!”

“小猫咪!”

“太可爱了,毛茸茸的!”

女孩子们发出了夸张的叫声,争着去抱咖啡。黑冰看着咖啡被人死死抱着,又亲又摸,还被夺来抢去,不由得感到浑身发冷。咖啡却一点也不在意,反而很享受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从女孩子们怀中挣脱出来,向马路边跑几步,又退回来向女孩子们叫,再跑向马路,再退回来……它重复了几次后,女孩子们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

“小猫咪,你是不是想到对面去啊?”

“喵喵喵喵。”

“我抱你过去好不好?”

“喵喵喵喵。”

一个女孩子抱起咖啡,把它带到了马路对面。

咖啡向女孩子叫了几声表示感谢,一弓腰钻进了绿化带,身后女孩子们还在讨论:“好可爱的猫咪哦,好想带回家养。”

“对啊,它好聪明,像能听懂人话一样。”

“可惜它有主人了,不能跟我们走。”

“你怎么知道?”

“没看见它系着蝴蝶结吗?那一定是主人给它戴的。”

“也许它过那么危险的马路,就是要去找它的主人呢!”

看着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走远了,黑冰用力摇摇头,它真害怕这种“生物”。“她们真好,真像我主人。”咖啡的感叹更是让黑冰张大了嘴。

“这边!”咖啡又改了一次方向,从这片住宅区的四号楼跑向了九号楼,但是不等黑冰跟上它,它又说,“这边!”说着转身冲向了七号楼。

黑冰长叹一声,索性坐下来,甩着尾巴等它确定到底要去哪里。

“这边,这边,这边……”在把这片住宅区的每一座楼都侦察了一遍后,咖啡累得趴在地上喘着气,愤怒地宣布,“那个小偷一定是把这些楼全部偷了一遍!实在是罪大恶极!”

黑冰怀疑世界上是不是真有这么疯狂的小偷,它斜着眼睛看着咖啡,颇有点幸灾乐祸地问:“怎么样,跟丢了吧?”

“你懂什么!”咖啡一下子跳起来,“跟踪只是破案的手段之一,真正的侦探都是用推理和分析来抓犯人的。”

“哈哈哈哈,你以为自己是侦探吗?”黑冰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哼,我以主人的名义发誓,我一定会抓住那个小偷的!”咖啡气呼呼地大叫。

“哈哈哈哈,那你打算怎么干?”黑冰还是狂笑不止,它觉得这个整天自以为是的同类实在是太有趣了,现在竟然又以为自己是个侦探。

“你等着瞧吧,我会把那个该死的小偷推理出来的。”咖啡信誓旦旦地说。

“首先,他是个男人。”咖啡摇头晃脑地分析。

黑冰问:“为什么?”

“女人都是文静、和气、善良、喜欢猫的人,怎么可能做小偷!”咖啡白了它一眼,这只妖怪怎么这么笨!

黑冰翻了翻白眼。

“其次,他一定是个高大,孔武有力的男人。”

黑冰问:“这又是为什么?”

“他偷了这么多地方,一定偷了很多东西,不高大有力能搬走吗!”咖啡详尽地解说着,“这么多户人家,就算一家只偷一样东西,他也得是个大力士才行啊。”

黑冰闭上眼,装作睡着了。咖啡依旧喋喋不休地说着:“所以我想他一定很好认,你要仔细观察一定可以把他找出来!”

“那你就找吧。”黑冰打个哈欠,在阳光下翻个身,准备真的睡上一觉,咖啡却虎视眈眈地四下打量搜寻着,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视线内的每一个男人,它越看越觉得哪一个男人都像小偷,怎么办?对了,挑块头最大的下手!咖啡下定决心,立刻找到目标,抬爪给了黑冰一下:“快起来!我找到了!”

黑冰一下子跳起来,心中十分惊讶,难道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真的让它找到了?“在哪?”

咖啡指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那个男子看起来不像善类,横眉竖眼,手里提着一个大箱子,咖啡说:“就是他!我家的东西一定在他箱子里。”

看起来很厉害的人类,不过自己可是妖怪,没有道理畏惧一个人类,黑冰磨磨爪子,准备出击。它想快点把欠咖啡的情还掉,免得以后老被它纠缠。

“吃我猫爪!”

不等黑冰做完准备动作,咖啡已经大喊一声扑了过去,那个男人被突然从草丛中跳出来的猫吓了一跳,慌忙一闪才躲过了这一爪。“再吃我猫爪!”咖啡落地后又疾冲过去,一口咬在了男人小腿上。男人发出一声嚎叫,一伸手把这只可能得了狂犬病的猫抓在了手中,准备摔死它。“猫堂腿!”咖啡后腿一蹬,在男人的手腕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轻巧地落到了地上,又摆出了攻击的架式。

“该死的猫!”男人气急败坏,把手中的箱子一扔,空手来捉咖啡。

“人类,我要和你公平决斗!”黑冰跳出来拦在人类和咖啡之间,庄重地提出了决斗的要求——这是野猫之间战斗的规矩(黑冰:谁说是野猫的规矩!这是妖怪的规矩!)。

“猫、猫会说话……”男人以为自己被有狂犬病的猫咬了后,病症已经发作了,难道自己马上就要变狂犬病人了吗?他心里惴惴不安。

“谁是猫!我是一只堂堂的妖怪!”黑冰庄严地回答。这是它第一次以妖怪的身份向人类挑战,一定要维护最佳形象,让人类牢牢记住自己。

“妖怪?”男人用力摇摇头,想让自己从幻觉挣扎出来,但无论他怎么折腾,那只黑色的大猫还是一步步地向他走过来,两眼恶狠狠地盯在他脸上,阴森森地说道:“来吧,决一胜负,如果我赢了,你就要把偷来的东西还给我们。”

“妖怪啊……”男人发出一声惊叫,转身就跑。

黑冰冲过去,高高跃起,对准对方的后脑就是一爪。男子被吓住了,脚下一绊坐在了地上。

“小偷,把主人的东西还给我!”咖啡大叫着,竟然举起那个皮箱向男人扔过去,“咚”的一声砸在那个男人头上,将那个男人砸昏了过去。

黑冰把箱子弄开,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难怪咖啡可以把它举起来。它忍不住向正在嗅那个男人的咖啡问:“你说的东西在哪里?这里什么都没有。”

“糟了。”咖啡怪叫一声,把黑冰吓一跳,它指着男人说,“这个人气味不对,不是那个小偷。”

黑冰一头摔进了那口箱子里。

“这里有个人昏倒了!”

“快打110!”

“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昏倒的男人被发现了,人们吵嚷起来,而凶手却躲进了花坛中争吵着。

“你说得那么肯定,结果却弄成这样!你怎么不早确定一下他的气味?!”

“我是依照推理找到他的,又不是靠气味!”

“现在怎么办?伤害了无辜,万一师父知道了,肯定会处罚我的。”黑冰很慌张。

“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是打伤邻家的狗十次,主人也从来不骂我。你快点把那个师父换掉,找上一个像我主人那样的主人吧。”咖啡对于自己的恶劣行径根本不以为然,依旧不死心地说,“我的推理很严密的啊,哪里弄错了呢?我再从头推一次好了。”

“首先,小偷一定是个男人,这是毫无疑问的,其次……”

黑冰气得闭上眼不去理它,要不是这只花猫救过自己的命,师父又叮嘱过自己要感恩图报,它一定立刻扑上去咬咖啡一顿。

“其次……其次……对,就是这里出了问题,小偷偷了东西怎么可能拿在手里走来走去呢,他一定是有运送赃物的工具啊!开车的人!小偷一定是开车的人!黑冰,我们去找有没有可疑的车!”

黑冰垂头丧气地跟着它,干脆自暴自弃地任它支使了。

“豪华轿车?不可能,开这么好的车的人不会去偷东西的。”

“自行车?不可能,这也太小了,我偷东西都不会用它。”

“小货车?对!一定是这个!黑冰,快,他要开到别处作案了!”说完,咖啡就向那辆车冲去。

“唉,又有无辜的人要倒霉了……”黑冰叹息着,拖着尾巴,耷拉着耳朵,迈着沉重的步子跟了过去。

咖啡清楚地看见那两个人正在抬一大箱东西往车上搬,又谨慎地先吸吸鼻子,就是这个味道,自己家里出现的陌生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站住!小偷!”咖啡抱着百分百的把握冲了上去。

“走开,小猫,小心踩到你!”正在搬东西的人用脚踢踢咖啡。

咖啡大叫一声:“猫爪!”跳起来一爪抓向那个人的脸,那人吓得向后一闪,虽然躲过了咖啡的一击,手中的家电却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脚上,使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怎么突然松手!弄坏了你赔啊!”他的同伴叫起来。

“那只猫抓我!”受害者捂着自己很可能已经骨折了的脚趾呻吟着。

“一只小猫就让你……”

那人的大话还没说完,咖啡已经张口向他咬去,大喊一声:“猫牙!”

“哇呀!”这个男人用力一挥手才把咖啡打开,心有余悸地说,“疯猫?”

“再吃我一记猫爪!”咖啡轻巧地落在地上,马上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又扑向那个还要拒捕的小偷。

黑冰走过来,看看正在和两个人类英勇搏斗的咖啡,又看看那辆小货车,皱起了眉头。它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黑冰——”咖啡的一声惨叫像被掐住脖子一样突然断掉。黑冰猛地一回头,发现它就是被掐住了脖子。那个男人虽然手上、脸上被抓得血痕累累,却还是把咖啡抓在了手中,正掐着它的头准备把它往地上摔。救猫要紧,黑冰顾不上许多了,大喊一声:“住手!”扑向了那个男人。

与其说是突然扑来的又一只猫吓住了那两个人,不如说是它口中的人类语言吓坏了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再摸摸对方的头,确定有没有发烧,黑冰趁机咬了那个人的手,把咖啡救了出来。

“我绝不放过你们!”咖啡怒火冲天,准备再次出击。

“天啊!这是怎么了!”一个高分贝的女声出现在现场,“我的空调!我的空调怎么摔了!叫你们抬去修,怎么给我弄成这样!”

“对不起,可是刚才有两只猫……”一个男人试图向这位气势汹汹的女士解释。

“我不管为什么,你们得给我赔偿,我要投诉你们!”检查过后,女人的声音更响了。

“可是,那只猫还会说话……”

“猫会说话?这里哪有猫?猫怎么可能会说话!我要投诉你们!”

黑冰早拽着咖啡躲进了草丛,它看着那辆小货车上喷的油漆字,一个一个地念:“XX空调为您服务。”别小看黑冰,它可是跟师父学过全本三字经的。

“什么意思?”咖啡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

“就是说,那是一家空调公司的维修车。”黑冰沮丧极了。

“原来他们一边修空调一边偷东西,可恶!”

“……是你又弄错了吧……”

“怎么会错!他的气味明明留在我家里。”

“你家最近有没有修理过空调?”

“啊……这么说来……”咖啡努力回忆,“昨天空调是坏了,然后……”

黑冰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耷拉着尾巴向远处走去,口中喃喃地说着:“再见了咖啡,你当我忘恩负义好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千万别来找我了,别了……”

“黑冰,你不能走,我主人的东西怎么办?黑冰……哇……没义气,忘恩负义……哇呜呜……”咖啡放声大哭。黑冰不但没有回头,反而逃命一般飞快地走进了热闹的人流。

“没有找到……主人的东西没了……我不能回家了……”咖啡含着眼泪望着自己的家门,这个时间主人应该已经回来了,平时她应该早忙着给自己做饭、洗澡,抱着自己亲吻了,可是现在……

“主人,咖啡对不起你,咖啡没脸见你了,咖啡要去过野猫的生活了,呜呜呜,也许明天咖啡就变成可怕的妖怪了……呜呜,只争来早与来迟……我不愿意……”咖啡哭得稀里哗啦,就是不敢进门去。

“咖啡!你怎么在这里!”主人的一声大喝传来。

咖啡一闭眼,主人生气了,要惩罚自己,主人你打我吧,呜呜呜……

“咖啡,你怎么在门外边?你怎么出来的?”年轻女子把手中的大提袋一扔,扑了过来抱咖啡进怀里,“天啊,难道我早上把你关在外面了!天啊,可怜的咖啡,你看看,身上弄得这么脏,都怪我不好,可怜的咖啡,可怜的宝贝!”女子抱着咖啡,一边翻来覆去地亲着,一边小心地抱进屋里。

主人还没有发现她的东西少了,马上就要发现了,马上……咖啡闭上眼,等着暴风雨来临。

“咖啡,给你看好东西,咳咳咳……”女人好像献宝一般,从大袋子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画框,画框里面镶了一副手工绣的国画,那是时下很流行的一种叫十字绣的工艺品,上面绣的是一只和咖啡很像的猫,“好看吧?我绣了半个月,今天拿去装上了框子,可以把它挂在客厅里——这可是我的宝贝咖啡呢,咖啡,你喜欢吗?”

咖啡睁大了眼睛,这、这不是……

“我要让所有人一进门就看见我的宝贝咖啡……”女子边说边开始找钉子、锤子,准备把画框挂上去。

“主人……原来是你……”咖啡再也忍不住了,一头倒在沙发上,放声大哭……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