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我爱大明星

“罗天,我爱你……我爱你……”

“罗天……我今生今世都属于你……”

“罗天……”

……

耳边充斥着类似的喊声,罗天充耳不闻地在几个工作人员的护卫冲出演出场馆,象在由人组成的海洋中奋力划水一样的挣扎着破浪而行,几经颠簸才好不容易上了车。车门关紧,窗帘拉上,他才一把从脸上扯下墨镜,瘫倒在座位上长出了一口气:“累死我了……”

幸亏自己是个妖怪,要是那些人类的明星……罗天有时候还真佩服自己那些人类同行,这样的场面要应付下来,真是非得有非人的体力、耐力才行啊。

“累死我了……罗天,你还真是魅力无边啊……呵……这次的见面会又是无比的成功……”罗天的经理人许海洋一天下来,也是四肢无力地瘫在了座位上,不过他对于工作的热情使得他的口吻还是兴高采烈的。

“亏你还笑的出来。”罗天自己拿纸巾擦着脸上的口红印——这是刚才那些女孩子们的杰作,他们的热情还真是让人害怕。“说好了的,明天我可什么也不干了,我得好好休息一天。”

“行,明天没什么工作,有几个合约的问题我出面就行了。”许海洋爽快地同意。

“停车。”罗天已经在车上利落地换上了一身朴素的牛仔,加了一顶带檐的帽子,对司机吩咐。车正好走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口,靠边停下,罗天看看四周没人注意跳下车来。

“明天晚上你可得一定回来!”许海洋隔着车窗叮嘱,罗天向他一挥手,快步走进了黑暗中。

总是要给自己一些放松的时间的。

罗天给自己隐身之后,张天双翅伸展肢体,长长吐了口气——一群刚刚从见面会出来的少女叽叽喳喳地从旁边走过,却没有看见她们口中讲座的偶像就站在自己一米开外的地方。这就是许海洋他们百思不解的罗天的奇异化妆术了,虽然他常常出去溜达,却从来没有被粉丝和记者抓住过,其根本原因不过是这位大明星不是使用隐身术,就是干脆变成了别人的样子而已。

紧张的工作之后在空中飞一圈就是最好的放松。

罗天在立新市上空转了大半圈,口中哼着小曲,啃着一条从酒店顺手偷来的猪腿,心中无比的舒畅。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肉食性妖怪,平时为了伪装不得不吃下许多蔬菜,面食,实在是十分痛苦的事。

收缩翅膀停在一栋大厦顶上,他坐在护栏上边啃食物边打算这难得的一天假期要去干点什么才好?是飞到山林中睡上一觉?还是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寻找一个猎物解解馋?算了,今天实在太累了,还是的地方去睡觉吧。对了,前些日子刘地、瑰儿他们从异界回来,似乎带来了厘荔的口信和礼物。当时瑰儿只发了一条模糊不清的短信给当时正在外在演出的自己,正好今天有空,去周影家里看看吧……

唉,实在不太愿意去那个地方呢,立新市最危险的几大因素,在那里几乎都可以遇见……

罗天对周影还是很有好感的,就是对他教育孩子、交朋友、找女朋友的方式方法以及眼光颇有微词。

张开翅膀并且刻意降低高度之后在楼宇之间的飞行,会令罗天恍惚地想起在异界中有些山林生长的那种异常高大的树林之间游荡的日子,不过现在的他已经自己选择了一种与那个时候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虽然有些令人感到劳累,可是更多的时候会很愉快。

正掠过的一个窗口中,一个没有入睡的少女正播放罗天的歌曲,从窗外飞过的罗天不由露出了笑容。他没有什么成为天皇巨星的野心,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想让更多的人认真地听自己唱歌。

这些女孩子有时候也挺可爱的。

罗天对于小女孩们动不动就对着大男人喊“我爱你”很有点看法——他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妖怪,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喜欢这些活蹦乱跳的女孩子们,因为正是她们在支持着他的梦想。这也是为什么罗天曾经多次去与借用他的外貌勾引女孩子的妖怪决斗的原因,因为他是真心不愿意这些女孩子们受到伤害,至少不应该因为自己受到伤害。不过自从刘地颁布了“立新市的妖怪不许变成罗天”的法令后(其实刘地是在一个眼看要到手的女人背一个罗天脸的妖怪勾引走之后,把那个妖怪一顿暴打,边打边狂暴地大吼:我看看你们谁敢变得比我帅!谁敢!),这种情形已经基本绝迹了。

当罗天懒洋洋地拍着翅膀,飞过又一栋大楼的时候,上空突然传来了一阵物体划破空气的声音。

偷袭?

罗天下意识的一个翻身闪避,一样东西从他身边急坠而下。不过当他看到那是什么之后,来不及多想的就伸手一把拽住了对方。

一个女孩子,从大厦上跳下来。

罗天悬停在空中,一脸愕然。

他向下方看看,从这个高度看来地面的车辆已经看起来象甲壳虫似的了,如果不是自己刚好飞过,此时这个从楼顶上掉下来的小东西一定已经摔成了一团肉酱了。真是的,人类没事把房子盖得这么高干什么呢,既不美观又不方便,而且还会增加危险性。

女孩子已经昏迷了过去,不知道是因为高空坠下的原因还是受到了罗天的惊吓。

“现在的孩子真大胆,在这么高的地方也不小心一点。”罗天叹息一声,救都已经救了,总不能再把她扔下去吧?吃掉她似乎也不合适,还是好事作到底吧。罗天轻易地就把昏迷中的女孩的记忆抹消了五六分钟,然后拎着她飞回到楼顶,正想把她扔在那里离去的时候,一封压在一双鞋子下面的书信引起了他注意。

脱了鞋子放在这里,留下一封写着“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请你们原谅我这个什么也做不好的孩子吧……”的书信……该不会这个女孩子是自杀?罗天下皱起了眉,早知道她是自己不想活了,还不如不费这个劲救她呢。

宋玲玲睁开眼的时候,一时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上方是满天的星斗在对她眨着眼睛,一架飞机的五彩灯亮正穿过去层,发出低低地轰鸣声。自己这是在哪里?

“我这是……”

“你醒了……”一个青年男子正在不远的地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是谁?我,我这是在哪里?”

“你在楼顶上啊,不是你自己爬上来的吗?还想要跳楼自杀,结果在跳下去前就因为过于激动,昏倒了。”男子带着讥讽的口吻,手中扬着一封信说。

“你……”宋玲玲顿时想起了自己的来意,对了,自己吃过晚饭之后又跟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然后就赌气跑了出来,之后自己就来到了这座大厦的顶楼,很久以来就存在的关于“死”的念头又一次在自己的心头打着转。这一次的这种念头来的格外的强烈,于是自己就写了遗书,然后站在天台的栏杆之外,幻想着自己从这里跳下去之后,会不会感受到飞翔的滋味。

然后……

可是对于自己怎么会昏了过去,这个男子又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怎么把自己的遗书拿走的,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面对一个发现了自己自杀企图的成年人,她有种难言的惊慌,想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又害怕这个男子会把自己的遗书给父母,只好鼓起勇气说:“还,还给我,我那是写着玩的。”

“是吗?”男子扬扬眉头,“如果你想要的话,就陪我坐一会,聊聊天,不然我就把它送到你的学校去给你的老师!”他知道,学生总是很害怕老师的。

什么?要自己陪他?这个人该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宋玲玲惊恐地看着他。

男子摊摊手:“我可不是要欺负你啊,只是一起坐坐聊聊天。”

宋玲玲仔细打量对方,这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五观俊美又有刚性,一头齐肩的长发,戴了一只耳环,笑容中透着七分的邪气三分的不安分,怎么看也不是个可以让少女放心他说的“只是一起坐坐聊聊天”这句话的人,要不要转身逃走?也许……

“啊呀,这里还写着希望自己的灵魂可以到罗天的身边去呢,我把这信也拿给罗天看看吧。”男子接着霓虹灯光看着遗书,夸张地叫起来。

“什么,不行?”宋玲玲尖叫一声冲了过来。如果说让父母、老师、同学看见这封遗书她还可以忍受的话,让罗天看见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不论如何也不可以让罗天看见,因为罗天曾多次公开说过,他最讨厌那种为了偶像自杀、弃学、离家出走的歌迷影迷了。如果被他知道他的歌迷中有这么做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个人认作最讨厌的人的。“我不想让罗天讨厌我,求你快还给我吧!你想让我干什么都行!”宋玲玲带着哭腔向男子请求。

这些女孩子是多么容易为了她们的偶像受伤啊?为了他什么都可以作,她似乎并不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吧?

“那么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地想要自杀呢?”男子向宋玲玲笑着,并且拍了拍身边的水泥台要她坐下来。

“我……”宋玲玲小心翼翼地坐在他身边,迟疑着不肯开口。

“我打电话给罗天,告诉他这件有趣的事吧,他的一个歌迷写了给他的遗书,然后要自杀。”

“我没有写给罗天的遗书,他最讨厌自然的粉丝了,我只是希望死了之后,灵魂可以去罗天身边保佑他!”

——那你会被看到的事实吓死。男子偷偷咕哝一句。

“好吧,只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自杀,我就不告诉罗天这件事,并且帮你要一张他的签名照片怎么样?”男子用狼外婆一样的笑容对宋玲玲说。

“你,你说你认识罗天,谁相信啊,你一定是在骗我。”他长得是很英俊的,难道也是个演员?所以才会认识同行的罗天?宋玲玲口中说不信,心里却很盼望认识一个认识罗天的人,对于她这样的孩子而言,能与自己的偶像有哪怕多一点的接触,他们也会变得十分高兴的。

真是容易轻信,要是遇见骗子,保证她哭都不知道去哪里哭!

男子掏出手机,胡乱拨了个号码,然后对电话那边说:“喂,罗天啊,干什么呢?我有点事对你说……”他的电话的声音调的挺大,罗天那清亮、富有磁力的声音马上从那边响了起来:“刘地啊,你找我有事吗?”

“呵……,好久不见了,你忙什么呢?有空一起喝个茶不,我跟你说件有趣的事。”

“什么事啊?在这里说不行吗?刚才有个歌迷的父母找上门来,说他们的女儿自杀了,遗书上留下了我的名字,他们居然跑来向我负法律责任。我都快被气死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了,她们根本不配说自己是我的歌迷!要是让我看见她,我就……”

“你遇见这样种事了吗?我这里正好也……”

“不要!”宋玲玲尖叫着扑了过去,捂着他的嘴阻止他再往下说下去。

那是罗天的声音,她是绝对不会听错的,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多少次伤心,绝望的时候,都是只他陪伴着自己度过,那是宋玲玲的心灵支柱,是心中最珍惜的东西,她是不听错了的。电话那边的人,绝对就是罗天。可是万一这个“罗天的朋友”对他说出自己的遗书的事怎么办,罗天正在为同类的事情生气,他一定会很生气,会把自己当作最讨厌的人!不要这样,她宁愿让全世界都不喜欢,也不要让罗天讨厌。

宋玲玲抱住男子拿电话的手,用满是泪水的目光看着他,男人似乎心软了,打着哈哈对罗天说:“没什么,就是有你的一个小歌迷在我身边,吵着想听你说话,我把电话给她了,你跟她说几句。”说着把电话递给宋玲玲。

“喂,你好,我是罗天。”

听到这个声音,宋玲玲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顿时泣不成声,一肚子想对罗天说的话,到了这个时候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谢谢你的支持,我以后会更努力的。”

罗天的声音充满了朝气与热情,那么真诚地在跟自己说话,宋玲玲哭得一塌糊涂,甚至不知道跟罗天说些什么,也不知道罗天是什么时候挂了电话,男子从她手中抽走那个沾满了泪水、鼻涕的电话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自杀了吧?”

“我很没用,学习一团糟,长得也不漂亮,体育也不行,更不会讨别人喜欢,所以也没什么朋友……”

“就为这个去死!”男子头上的青筋跳了起来,“为了这个就去死?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发烧烧坏了!”

宋玲玲本来已经认为他是个好人了,肯帮自己掩饰,还让自己跟罗天说话,可是现在被他一吓,立刻又拉开了距离,不敢再坐在他旁边了。

“学习不好就去学,长得不漂亮就把自己内在气质提升,体育不好就多锻炼,没有朋友就去交朋友,为了这么点事也值得死!”男子越说越生气,居高临下,气势汹汹地盯着她,亏自己为她忙活了这半天,她说个家庭暴力、被同学欺侮、失恋、失身之类的名目出来也对得起自己,居然是为了这么个愚蠢的理由要去死!早知道就让她死好了!

“你根本不明白。”宋玲玲哭着说,“我从小一大被人叫笨蛋,没人愿意根我玩,什么游戏分组的时候我也是被挑剩下的那一个。我爸爸天天说我是赔钱货,我妈妈老说我是废物。老师也天天给我白眼。我这种没用的人,活在世界上干什么!”

“我是不明白……”男子叹了口气,“我小时大概会明白吧,可是长大之后,就把那个时候的有些心情都忘掉了……不过我告诉你,其实如果因为笨就去死,别人说你没用就去死的话,罗天早死了一百回了!他从小就比别人笨。”

“胡说,罗天才不笨呢!”宋玲玲马上跳出来为自己的偶像争辩。

男子微笑着回忆说:“他小时候在兄弟姐妹中是挺笨的,他的父母也老是骂他‘笨蛋’什么的,他的兄弟姐妹中也有几个老是叫他废物。长大后一心想唱歌给别人听,却处处碰壁,根本没人喜欢他的歌。好不容易当了明星,又被人家评价说五音不全,只靠脸蛋吃饭。开始学着演电影,却被当红的女主角欺负,声称一定要换掉他、他象个木偶似的之类的话。有了点名气之后,他又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不小心得罪了记者什么的,谣言、徘闻、负面新闻马上就会漫天飞……唉,你说他烦不烦?连好好睡个觉的功夫都没有,他不也好好活着没去死?”

“你胡说,罗天那么英俊的人,怎么会……”

“英俊可以当饭吃吗?”男子笑得更加奇怪了,“你知不知道他有时候会想,自己要是长得不这么英俊该多好,那样别人就会更注意自己的演技,而不是自己的长相了,可是开始已经……一开始已经长成那样了,没办法啊……”

“你说的不是真的。”

“我说的不是真的?我告诉你啊,以前有一次,罗天他想出演一部电视剧,那个导演一再的挑剔他的演技这样不好,那样不行,他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去在演技上求突破,结果后来,一个给导演送了‘好处’的男演员得到了那个角色……”

“不会吧……”

“还有呢,有一次罗天上一档节目,被那个女主持人看中了,非要作他女朋友,罗天不肯,她就在她的节目中说罗天抛弃了她什么什么的,害得罗天被……”说到这里他及时收口,如果说出厘荔为了那件事大吵大闹的情况,还不等于说了一向以“单身”出现的罗天其实早有了女朋友。“害得罗天被歌迷误会……”一边说一边偷眼看看少女,好在没有使她起疑心。

男子絮絮叨叨跟宋玲玲说了许多罗天的往事,多半是他怎么怎么不会办事,把事情弄砸了啊,罗天怎么样怎么笨拙,学什么也学不会啊,罗天怎么怎么遇见了一件倒霉的事情啊,反正都是罗天的种种坎坷经历。宋玲玲虽然不术相信,不过抢着听偶像的传闻轶事的心态,她还是听的津津有味,不是也会发出几声笑声来,看来起来起码暂时她是已经没有了那种去死的念头了。

“所以啊,你说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该成为自杀的理由嘛,同样的事情谁没遇上过?要是都去死的话,没几个人活了。”

宋玲玲咬着嘴唇不开口。

“我说你啊,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想,想想你父母不骂你,对你好的时候,同学们在一起开心的时候了,听罗天唱歌的时候了,对了,你们学校中有没罗天的歌迷?”

“有啊,可多了!罗天是最受欢迎的明星,他人又帅,唱的又好,演得又棒,人品又好,对歌迷又热情……”一说起罗天的优点,宋玲玲立刻变得眉飞色舞。

“那你就去跟和你一样喜欢她的人交朋友啊,保证你可以交到好朋友的。”

“真的吗……”也许,自己把今天听来的罗天的故事讲给她们听的话,她们就会愿意和自己来往了吧?可是,也许她们会当自己在说谎,自己总是别人往坏处想的那种人。想到这个可能,她刚刚泛出喜悦的脸色又沉下去。

“算了,反正谁叫我遇见你了呢,再奉送一个礼物。大后天罗天的歌迷见面会你去不去?”

那个歌迷见面会的票早就卖光了,黑市价又炒的那么高,自己怎么去的了?难道……宋玲玲看着他,眼睛开始发直。

“送你三张票,你可以请两个朋友一起去。”本来是要送给瑰儿当带东西的谢礼的,现在给她算了。

“真,真的……”宋玲玲狂喜地接了过去。

“另外,演唱结束你们可以去后台找罗天要签名,报我的名字,我叫……刘地,他一定会接待你们的。”男子马上又送给她一更大喜悦。

“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原来他真的是个好人,自己一开始自己还怀疑他另有图谋,象他这么英俊又这么好的人,将来一定会成为大明星的,怎么会对自己这样的女孩子有企图。

“因为……”男子邪邪地笑着向她凑近,“你愿不愿意作我的女朋友啊……”

宋玲玲向后退了一大步,但是马上发现对方似乎只是在开玩笑的意思。

“现在你再想自杀了吧?”他又凑近了一些。

宋玲玲有些脸红地向后退去:“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我保证……不会再那么做了。”说完转身向楼下跑去。

“喂,你的遗书还在我手中,要是你不说话不算数,我就拿去给罗天看!”男子在后面挥舞着那封遗书喊。

女孩很快便跑得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也不知道她听不听得进去。

男子摇摇头,但愿自己费了半夜的口舌,她过几天又自己去想不开,让自己前功尽弃,不过话说回来,不是刘地最擅长哄女孩子吗?怎么自己变成他的样子一点也不起作用,最后还是利用自己的名义才打动她,难道是自己的演技不好,扮演的刘地不象?还是自己比刘地在女孩子面前还要有用?这么想着,他不禁有些得意。

脱去伪装,张开翅膀,重新飞上天空,在楼顶又盘旋半周,他向着周影家飞去。但愿三天后,在演唱会后可以见到她吧……

“刘地!”一个少女忽然扑上来,搂住了刘地的胳膊,刘地被弄得一愣。他的女性“朋友”是不少,可是他敢拿周影的脑袋打赌,自己决对没有对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下过手。

“谢谢你刘地,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宋玲玲看上去开朗了不少,在她身后还有几个同龄的女孩,正在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宋玲玲为什么会认识这样的帅哥,“她们是我的朋友,你看,就象你说的,我跟她们一起去见罗天,然后就成了朋友……”

罗天?朋友?刘地一头雾水。

“谢谢你,刘地!”宋玲玲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踮起脚给了刘地一个吻,然后捂着脸和朋友一起逃走了。

“刘地,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下手了。”

“是啊,你下手的范围也太宽了,想把我们怎办啊?”

那对因为相互不放心,最后一起和刘地出来约会的姐妹花同时吃起了飞醋,让本来准备好好享受一下齐人之福的刘地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你说啊,那个女孩子是干什么的啊。”

“你不是说就算是花心,但是每一次的恋爱都是专一而且认真的嘛。”

“就是啊,你到底同时在跟多少女人交往啊?”

“我们两个算什么啊……”

“你说啊,你说啊……”

“你说啊……”

“谁?是谁这么大胆,敢用我的样子去骗女人,给我出来!给我出来,给我出来,我要把你撕碎……”在美女的拧掐中,地狼的狂吼在立新市上空回荡,而此时的大明星罗天,正坐在赶往电影外境地飞机上闭目养神……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