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我是猫
又名:猫的报恩

“……就是这样,法师。”一名女子心有余悸地说着,“从那天晚上开始,每天一觉醒来都会这样,一定是有妖魔在作祟,法师,您要救救我啊!”她越说越害怕,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法师,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着觉了,您一定要救救我……”

法师伸出手,制止她再说下去,挪动步子,慢慢转悠着,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装潢考究的房子,位于各种现代设施集于一身的高级住宅区。房子的主人是名校毕业、就职于知名公司的时髦白领女性,但是当她身边发生了难以解释的事情时,她还是选择了请一位法师。

这位法师六十岁上下,身穿一袭月白色唐装,仙风道骨,气宇不凡,的确像位世外高人。这位高人一向以卜卦为生,偶尔也应邀为人驱妖镇宅。但是他至今为止接受过的驱妖事件中,全是当事人自己捕风捉影、胡思乱想导致的。

他心里叹着气:明明是人类自己疑心生暗鬼,却每次都扣在妖怪身上。不过做完这次买卖,这个月的酒钱又有了,挺合算的。他一边这么想,一边装成认真四处检查的样子,掐着手指在整间房子里转了一圈。

女主人是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秀美的面容上满是愁容和惊愕,双眼充满期望地跟随着法师,她怀里紧抱着一只猫,仿佛想从这只宠物那里得到一些勇气。她的猫显然不能体会主人的不安,正“喵呜、喵呜”地撒着娇。

“法师,您看……”看着法师在屋子里走了几遭,她鼓起了勇气说道。

“放心,一切有我。”法师给了她一个令人心安的回答。他的心里正盘算着怎么编一个故事,来结束这件事。

“这是……”他突然警觉地回过头,一股淡淡的气味从他鼻子底下飘过,“有妖气!难道这次真的遇见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女子赶忙问:“法师?”

“别做声。”法师抽出桃木剑,禹步做法,把几张咒符串在剑上,只见他将剑一挥,咒符熊熊燃烧起来,法师用燃烧着的符咒虚点四方,接着又抽出几张符咒贴在了墙上,含了一口清水猛地喷上去,咒符上便显现出了几个朱砂写成、弯弯扭扭,谁也不认得的字来。法师轻抹着汗道:“好了。”

女子惊喜地问:“法师是说,这里的妖怪已经被清除了?”

法师正色道:“这里的孤魂野鬼已经被我除去,这几张符有镇宅之效,贴在这里,小姐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啊……”女子长出了一口气,把手伸向钱包,“那么法师您的酬劳是……”

法师伸手制止道:“等小姐的家宅安定了再谈酬劳不迟,贫道先告辞了。”说着拱手为礼,出门扬长而去。

“果然是高人啊。”女子赞叹着,她一下子倒在沙发上,开心地把手里的猫咪高举起来,“太好了,咖啡。我们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喵呜,喵呜。”咖啡叫着。对它而言,只要在主人的床上,什么时候都可以睡得很好。

※※※

鹿九站在周影门前,几次想伸手敲门,又一次次缩了回来。

最初来到这个城市屡受惊吓之后,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没有马上逃回山里去,而是继续留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有跟随叔父鹿为马干职业骗子的工作,现在他用贩卖《给妖怪们的安全手册》赚来的钱,在城乡结合部的郊区开了一个综合养殖场,饲养猪、羊、鸡等动物,也种植蘑菇什么的,因为他们这一族有使生物大量繁殖的能力,所以养殖场办得红红火火。只是由于刘地、火儿把他那里当成了“免费食堂”,所以他的收入一直不高。

鹿九不太喜欢到市区里来,但是他这一次确实有事求周影帮助。所以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开始敲门。

鹿九敲了几下,门猛地打开了,火儿气势汹汹地伸出头吼道:“谁啊!大白天敲门,不想活了!”

鹿九吓得后退了好几步,结结巴巴地问:“周……周……周影在家吗?”

“不在,他跟僵尸出去了——他要在家还用我亲自来开门?”火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问,“你有什么事?”

“没……没事了。”周影不在,单独和必方相处太危险了,鹿九转身想走。

“站住。”火儿摸着肚子说,“睡觉睡得好饿啊,你来得刚好,给我进来。”

鹿九的腿又开始打颤了。

“快点儿进来给我做饭,不然我吃了你。”火儿下着命令,“肉在冰箱里,水在自来水管里,锅在炉子上……你最好动作快点儿。”

鹿九从冰箱里把肉取出来,忍着血腥气引起的呕吐感,尽量不去想这些到底是什么肉——火儿要吃的不是他,他已经很庆幸了,自然不敢说明自己根本不会煮肉。当他提心吊胆地把煮好的肉端上来后,火儿尝了一口,竟然说:“味道不错,比影做的还好吃。”鹿九偷偷出了口气。

火儿吃得心满意足,咂着嘴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看在你为我做饭的份上,看我能不能帮你。”

“我的叔父有时候也帮别人收妖……”鹿九看着火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

“他自己就是妖怪啊。”

“他是……骗人的……”

“哦,你叔父就是那只骗子鹿蜀。”火儿点着头说。

“他昨天晚上被请去帮人收妖,结果那里真的有妖怪,所以他就胡乱在墙上贴了一张符,然后逃走了。”

“逃走了?”火儿不能置信地说,“可能是很好吃的妖怪啊,他怎么会逃走?”

鹿九不知该如何回答。

“后来呢?”火儿对于听故事是不会厌倦的。

“后来他逃走了。”

“我问他逃走以后。”

“他来找我,因为那个请他驱妖的女人酬劳出得很高,他很舍不得,所以让我去看看那是什么。”

“你去,你的法力比他高吗?”火儿问。

其实当时鹿为马的话是:“小九啊,你跟刘地不是好朋友吗?请他去看看是什么妖怪吧。”——我和刘地是朋友?鹿九可不这么想,自己只是刘地欺负的对象吧。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叔父的要求,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来找好脾气的周影帮忙。

“你去了吗,是什么妖怪,好不好吃?”火儿还在追问着。

“我……我也不敢去。”

“真可惜啊。”火儿咂着嘴叹息,“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那么你来找影干什么?”火儿眯着眼看着鹿九,“该不会是……”

“不,不,没事,我要回去了。”鹿九转身想逃走。

“哈哈,不用这么见外,我常常吃你的猪,今天影不在,我帮你一个忙也是应该的。”火儿用翅膀拍着鹿九的肩膀说,“不过我们先说好,不论发现了多么好吃的妖怪都要归我,另外你还要再给我十头猪。”

火儿见鹿九不说话,便催促道:“快走,那只妖怪在哪里?”

鹿九来找周影就是希望事情能和平的解决,如果去的只有火儿,那么事情的结果只能有一种——那个妖怪不明不白地变成了火儿的食物。这样的事儿鹿九只是想想都会毛骨悚然,可是他也不敢反对火儿的要求。

被火儿催促着出了门,走到五楼时却看到林睿正跑上来,他一眼看到鹿九头上站的火儿,问道:“火儿,你要去哪里?今天我妈妈值夜班不回来,你来我家玩游戏吧。”

“我要去捉妖怪。”火儿得意地宣布。

鹿九灵机一动:周影不在,能够阻止火儿胡闹的只有林睿了。他连忙叫:“林睿,你要不要一起去?”

“捉妖怪?”林睿侧着头,眼珠乱转,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鹿九把事情的经过向他简略地说了一遍。

“真是没用。”林睿撇撇嘴,“你们叔侄俩真是妖怪的耻辱啊。”

“林睿,一起去吧。他会给我们二十头猪作为酬劳的。”火儿自动把酬劳增加了一倍。

“我可不喜欢吃生肉,都给你好了。”林睿说,“可是今天妈妈不在家,我要自己做饭吃,不能跟你们去了,好可惜啊。”说完看看鹿九,见他没有反应,便压低了声音伏在鹿九耳边说,“你想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吗?”

火儿伸长了脖子想听他在说什么。

“你……你想吃什么?”鹿九总算弄明白了他的意思。

“肯德基!”林睿大声说,狐狸的本性在这时表露无遗。

晚上九点,林睿和火儿一直到肯德基关门,吃光了鹿九口袋里所有的钱,才满意地抹着嘴,跟着鹿九来到闹妖怪的女子家里。

女子这几天来因为惶惶不安一直没有睡好,今天终于放下心来,早早便睡了。林睿一挥手,施了个法术,三只妖怪出现在房间里。女子熟睡着,她身边的那只猫一下子跳起来,弓着身子向他们发出了“呜呜”的叫声。

“哪儿有妖怪?”火儿咂着嘴东张西望。

“据说妖怪每天都会在她睡着后出现,弄乱她的东西。”鹿九也在东张西望,只是出发点和火儿截然不同。

“那你把妖怪找出来啊,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啊……我叔父说他确实感觉到有妖气。”

“那只老骗子的话可以信吗?如果你敢骗我,我就把你……哼哼!”火儿的威胁是很有力度的。

林睿四处观察了一会儿说:“如果是妖气很弱的妖怪,我们三个一起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把它的妖气掩盖住了。我们等等吧,既然它前几天都来捣乱,今天应该也会来的——鹿为马的那张符可不会有什么效用。”

“妖气很弱的妖怪?那可不好吃。”火儿失望地打了个哈欠,“不过看在鹿九那五十头猪的份上,我也陪你们在这里等吧。”

鹿九已经无话可说了。

那只名叫咖啡的猫一直瞪着双眼盯着他们,听他们说话,听到这里长出了口气,说道:“原来你们是来捉妖怪的,喵呜,快点儿把它捉出来吧。我主人这几天很害怕呢,喵呜。”它从床上跳下来,用两只后爪站着,挥挥前爪说,“你们快点儿捉吧,我还要帮主人做事呢,不陪你们了,喵呜。”它径直走到衣橱边,打开橱门拖了出一个盒子。

火儿、林睿、鹿九面面相觑,一起盯着它。

咖啡打开盒子,取出了一大团毛织物,一抬头看见他们在看自己,不高兴地说:“干什么?没看见过猫啊。喵呜。”

“你是猫?”林睿一把将它提起来,拎到自己眼前看着,“怎么看也是只妖猫啊。”

“放开我!你这只臭妖怪,喵呜!”咖啡四爪乱舞,试图抓林睿一爪。林睿把它扔到地上,它立刻摆出攻击的架势,“呼噜呼噜”的叫着:“就是你们这些臭妖怪在吓唬我的主人吧,喵呜,我咖啡绝不放过你们!喵呜!”

“不是你在吓唬她,和她捣乱吗?”

“你没听到她说得是妖怪吗?是你们这样的妖怪,喵呜!我咖啡可是世界上最听话、最乖巧的猫,喵呜,这是我主人说的,不会错的。喵呜!”

“你觉得你不是妖怪是什么?”

“我?喵呜,我当然是一只猫。”咖啡得意地说,“我是最漂亮、最高贵的猫。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喵呜。”它白了林睿一眼,“连猫都不认识的笨蛋,不理你们了,我还要帮主人的忙呢。喵呜。”说完它把那一大团毛织物展开,又拿出几个毛线团,坐在沙发上用两只前爪捧着,似模似样地编织起来。

咖啡手里的毛织物不长不短的,说是围巾又是个圆桶形,说是毛衣又没有肩、臂的区分,说是手套太大,说是毛裤吧又没有腰胯……上面到处都是接头儿,有的地方织得太紧,拧成了疙瘩,有的地方又织得太松,成了一个一个的窟窿。林睿、火儿和鹿九看了半天,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只见咖啡织得飞快,不一会儿就织了很大的一段。它一不小心把线团碰到了地上,它马上兴奋地扑上去,又蹬又咬的和线团玩儿起来,忙活了好半天才想起拖着已经乱糟糟线团回来,继续开始编织。

“请问……”鹿九终于忍不住问,“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喵呜,在织东西。”咖啡连头都不抬。

“可这是什么东西啊?”

“喵呜,是毛衣啊。”咖啡白了这个不但不认识猫,连毛衣都不认识的笨妖怪一眼。

“这是毛衣?”鹿九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鱼网,而是一件毛衣。

鹿九讷讷地说:“那个女人找我叔叔除妖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件毛衣,说是为她的男朋友织的,可是每天拿出来的时候都会变得和她临睡前织得不一样,连毛线都变得乱七八糟的。”鹿九看着还在努力编织的咖啡说,“她又找不到外人进来过的痕迹,所以才认为家里有妖怪。”

“那么就是这只妖怪干的了。”林睿又把咖啡提起来。

“你才是妖怪呢,喵呜!”咖啡气愤地叫着,“我咖啡是一只猫!”

“我当然是一只妖怪。”林睿说,“不过你也是,是猫妖。我想你大概是前些日子吃了‘帝流浆’变成妖怪的吧。现在你的主人雇人来要除掉你,为了火儿的五十头猪,你认命吧。”

“主人……要除妖是说……要除掉我?”咖啡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声音发着颤说,“主人……不要我了……喵呜。”

“因为你每天晚上都把她精心编织的毛衣弄乱,所以她快被吓死了,现在……”林睿看着这只猫,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处置它。

“哇……”咖啡猛地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主人不要我了……我不想活了……喵呜……我要去死!”

“谁叫你每天晚上吓唬她,活该!”火儿毫无恻隐之心地说。

“我没有吓唬主人……咖啡最喜欢主人了……喵呜……”

“明明是你在摆弄这件‘毛衣’,还想否认!”

“呜呜……我只是看主人每天晚上都熬夜,生怕赶不上那个男人的生日,所以我才偷偷帮主人的忙,喵呜……主人把我从垃圾箱里拣回来,每天给我鱼片吃,让我睡在她身边,说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喵呜。我最喜欢主人了,为了主人我什么都愿意干,我一定要让主人和她喜欢的男人结婚!喵呜,为什么主人突然不要咖啡了……她刚刚还说她最爱我的,喵呜……”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林睿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拎着那件“毛衣”说:“可是你把这玩意儿织成这样,她认为是恶意的破坏也很正常啊。”

“喵呜,我哪里织得不好,我明明和主人织得一模一样。”

当看到咖啡指出这件毛衣哪部分是它主人织的,哪部分是它织的后,大家一起点头——确实一模一样。

“这女人的男朋友真可怜啊。”林睿耸耸肩说。

“主人不要我了啊……喵呜……”咖啡还在抱着那团“毛衣”哽咽着。

“现在怎么办?”鹿九手足无措地问。

“怎么办?反正妖怪我已经找出来了——能被这种妖怪吓成这样的,也只有你们叔侄了。”林睿感叹着,“现在鹿为马可以放心地去收钱了,至于这只猫……火儿,你要不要吃它?”

“不吃,它根本没有什么法力,猫有什么好吃的。”火儿对这只猫妖不屑一顾,“还有五十头猪在等我吃呢,吃不完就先存在那里,一只生两只,两只生四只,四只生八只……越来越多,最后就有吃不完的猪了。”火儿精打细算。

“那它怎么办?”鹿九看咖啡哭得很可怜,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完全没有留意在火儿的计算下,自己的养猪场就要归他所有了。

林睿看着咖啡,抓着头发说道:“是啊,也不能不管它。喂,猫妖!”

“我不是猫妖,喵呜,我是猫!”本来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咖啡立刻抬起头来反驳。

“我倒是有个办法让你的主人留下你。”

“什么办法?”咖啡跳起来,跑到林睿的脚下蹭来蹭去,“什么啊?快告诉我啊,喵呜。”

“首先,你永远不能让你的主人知道你是妖怪。”

“我本来就不是妖怪,喵呜。”

“其次,你得把这些件‘毛衣’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把房间打扫干净,让她觉得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个容易,喵呜。”咖啡马上开始行动,它飞快地把“毛衣”中它织的那部分拆掉,把地上散乱的毛线滚成团,放回盒子里,把盒子放进橱柜,然后用尾巴扫扫地上的线绒,果然一切恢复原状,一共用了不到十分钟,“还有什么?喵呜。”咖啡满怀希望地看着林睿。

“这样就行了。”林睿说,“只要你以后不再给她添麻烦,不让她觉察到家里有妖怪,她就会以为鹿为马那张符起作用了,再也不会找人来除妖了。”

“你是说主人还会像以前那样爱我?喵呜。”咖啡兴高采烈地问。

“会的。不过咖啡,我告诉你,用你的爪子是织不好毛衣的。”林睿教训着咖啡。

“为什么?我可以和主人织得一样好啊,喵呜。”

“她织的不能用来做标准吧?咖啡,你要真的想学织毛衣,我倒是可以帮你找个好老师。”林睿得意地说。

※※※

第二天,林青萍为儿子织毛衣时,发现儿子带回来一起玩儿的那只猫正眼都不眨地盯着自己。“小睿,看好你的小朋友啊,它扑上来会把毛线弄乱的。”

“不会,它是跟妈妈学织毛衣呢。”林睿拍着猫说。

“猫学织毛衣?你这个孩子就是想像力太丰富了。”

林睿开心地笑起来,也跑过去,托着腮看着母亲为自己织的毛衣——浅绿色的毛衣上衬着淡黄色的花纹,胸口的地方织了“LR”两个字母。

林睿喜滋滋地看着,忽然说:“妈妈,我觉得自己可以穿这么好的毛衣,好幸福啊。”

“你这孩子……”林青萍眼眶一红,“妈妈买不起名牌的羊毛衫给你,只能让你穿织的毛衣。等把你爸爸欠下的债还完了,我一定买最漂亮的羊毛衫给你,免得你在学校里比不过同学们。”

“不是啊,我觉得妈妈织的毛衣比他们买来的羊毛衫漂亮多了,全班的同学都穿着买回来的羊毛衫,只有我穿着妈妈亲手织的毛衣,他们羡慕我还来不及呢。”林睿扑到妈妈怀里撒着娇,他是发自内心地珍惜现在的幸福。

※※※

三天后,林睿穿上了新毛衣。自认为学了一身本领的咖啡踌躇满志地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舔着爪子,等待着主人睡着后大显身手——织一件真正的毛衣给她看看。

“咖啡。”主人一回来就把它高举起来转了个圈,紧紧搂在怀里,“我今天终于鼓足勇气把织好的毛衣交给他了,他没有拒绝。我太高兴了!”她用力吻了咖啡几下才把它放下来,“我来做顿大餐庆祝吧,咖啡,你想吃什么,牛奶炖虾仁还是鱼片粥?”

咖啡呆在沙发上,看着主人在厨房里忙活,分析着她刚才的话——毛衣送给他了=已经织完了=不用自己帮忙了=自己学的东西没用了……

“哇!”它抱住一个靠垫大哭起来,“讨厌!主人!我还没有显露身手呢,我明明学得那么认真,喵呜……”

它的主人在厨房里,只听到猫在乱叫,一边回忆着把礼物交给他的情形,一边想:“他会感到惊喜吧,连咖啡也在为我高兴呢。”她抱着铲子,沉浸在甜蜜的思绪里,浑然听不见客厅里猫的哭声……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