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夏日午后

火儿极不情愿地跟在瑰儿后面,一边飞一边用翅膀揉眼睛。它才睡了七个小时就被瑰儿弄醒了,所以现在正不停地抱怨:“瑰儿,你为什么非得像人类一样,逛街还要专门有个跟着提东西的呢?”──能把它从睡梦中弄醒而安然无恙,还能支使它干这干那的妖怪,除了周影就只有瑰儿一个了。

瑰儿马上反驳道:“像人类怎么了?周影想像还像不了呢!”她空着手,溜溜达达地走着,买来的东西全挂在火儿的脖子上。

火儿很清楚如果自己继续抱怨的话,接下来就会是“明天没午饭”或者“今天宵夜取消”之类的话,所以乖乖地闭上了嘴,只是忍不住多咕哝了一句:“都怪影不好,居然大白天和地狼跑出去,本来应该他来才对……”

瑰儿甩着手吃着冰淇淋走过商业街,被夏日午后的阳光照得眯起了眼,心里想着这真是个适合逛街的下午。火儿用起来比周影方便,而且因为天热,街上的人又不多。忽然她的眼睛一亮,被前面一条巨大的横幅吸引了:开业酬宾,七折优惠。

“七折!火儿,上!”瑰儿马上欢呼着向这家新开业的商场冲去。

“唉……”孙剑扫了一眼手中的购物单,上面至少还有80%的物品没有打上勾,也就是说他从早上九点出门到现在,连午饭也没来得及吃,却只完成了女朋友布置的五分之一的任务而已。陪伴女朋友逛街那是他的义务,也是他可以忍受的,可是单独被派出来“执行任务”就让他如同受刑了。

“剪刀、毛巾、牙刷……买了。”孙剑一笔划去刚才买到的东西,“然后是沙发套(附尺寸和颜色)、杯垫、床单……”

不久之前,孙剑外出培训半年的女友回到了立新市。一踏入孙剑的家门,她还没来得及倾诉相思之苦,就开始对着那个房间发愣,然后颓然坐在屋里惟一可以坐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的景象颤抖着吐出了两个字:“猪窝。”

孙剑抓抓头,心想自己家里是乱了一点,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男朋友住在猪窝中也是自己的耻辱,女孩收起感叹,忘掉旅途劳顿,卷起袖子,视死如归地开始打扫卫生。与此同时,拿着购物清单的孙剑被赶上了街头。

“唉。”孙剑叹了口气,一抬头看见前面有一家新开业的商场,想也没想便走了进去。

“好想买这件衣服啊……好想买这个柜子啊……好想买这个电饭锅啊……好想买这个戒指啊……”瑰儿一路看下来,想要的东西很多,可惜周影的收入……“唉,他就是死脑筋,怎么劝也不肯去抢银行,也不肯用点石成金术。”瑰儿摇摇头。不过,这些也是周影的优点吧。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还有那里的全部!”火儿站在瑰儿头上,指着零食和音像制品下命令,“全买回去。”

瑰儿把钱包给它看。

“我去抢银行。”火儿可绝对不是死脑筋,马上就可以把人类的规矩置之不理。

“火儿,不行!周影会不高兴!”瑰儿断然拒绝了它的建议,“下次叫刘地去抢,然后把钱给你吧。”

“好主意。”

─座地下陵墓中,刘地正坐在棺盖上,和周影一起研究一本他从棺材中“捡”到的法术书,忽然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看来自己在地面上住得太久,已经不适应地下古墓的阴冷了,他这么想着,接着一抖身体恢复了原形。

“床单,要绿色的?”孙剑抓过一条绿床单,“沙发套,淡黄?”又抓一件沙发套,“门前毯,要小熊的?”抓一条小熊图案的门前毯……(商店老板:“神啊,让这种连质量都不看的顾客更多一些吧。”)大笔一挥划掉买到的东西,孙剑一边排队等着去交款,一边叹息:“还有一半没买……平时休假不是有案子就是有任务,今天为什么没有呢……”

“有没有忘掉什么?好,齐了,去付钱。”大肆采购之后,瑰儿也准备鸣金收兵了。她刚好排在孙剑后面,双方目光一对,不约而同地指着对方:“你不是那个谁吗?”他们都记得在周影周围见过对方,可又想不起对方是谁。但是名字并不重要,两个人很快就熟络地聊在了一起,毕竟等待交款的队伍还很长,胡扯几句可以解解闷。

“啊呼呼呼……”火儿打着哈欠,身上头上爪子上挂满了大包小包,不过里面的食物、故事书、VCD全是给它的,所以它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啊,呼呼呼……”孙剑也开始打哈欠了,他和瑰儿已经无话可说了,心想排了十分钟了,队伍怎么还不见缩短呢?瑰儿开始东张西望,看看这个人买了什么,看看那个人买了什么,“有好多东西想要啊,可惜买不起……”

“都别动!”

随着一声咆哮,一个人跳上了柜台。当周围的人看清楚那个人手中端着猎枪,身上还缠着炸药时,尖叫声一下子炸开,整个商场乱成了一锅粥。

“叫你们别动!”人群的混乱似乎刺激了那个人,他接连向天花板开了两枪,枪声、吊灯的破碎声、玻璃落地声把所有人都吓傻了。

“靠门的快跑,其他人蹲下!”孙剑大叫一声,惊醒了众人。接着那些站在这个持枪男人鞭长莫及地方的人或者逃出门去,或者躲入货架后面,而他周围的人,包括孙剑自己在内,全都抱头蹲在了地上。

火儿见瑰儿也蹲下去,不解地问道:“瑰儿,你在干什么?”

“你没看到吗,有歹徒劫持人质啊!”

火儿更加不解,劫持“人”质和妖怪有什么关系?“那我去吃了他,然后快回家,动画片要开始了。”火儿对动画片和连续剧的热情大得难以形容,为了赶回去看动画片它可以吃下一打难吃的人类。

“笨蛋,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瑰儿白了它一眼,“快照我说的去做。”

孙剑蹲在地上,一边观察情况,一边悄悄向那个男人移动。那个手中持枪,身上绑着炸药的男人显然有些精神不正常,用手中的枪指点着人质,嘴中乱喊乱叫着什么“一起死!”“出来!”“同归与尽!”之类让人质们心惊胆颤的话。

警察最怕遇见这种胁持犯,因为他们很容易在精神不稳定的情况下伤害到人质。听到外面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又听到那个男人的喘气声越来越粗重,孙剑的心都提了起来。

“别怕,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瑰儿低声安慰他,还递给他一条手帕让他擦汗。她自己则东张西望,不时下着命令:“不对,是那边那条。对,对了,快拿过来!”火儿抓着一条名牌长裙飞回到她身边。瑰儿满意地塞进袋子里,又指着珠宝柜台,“火儿,去拿那条有蓝宝石的玫瑰花白金项链来。”──很明显,她是在趁乱大肆偷掠。

“火儿,再拿一打白衬衣,给周影的。”

“火儿,再拿两个花瓶,七个碟子,一张地毯!”

“火儿,别忘了你喜欢的连续剧VCD。”

经过这场事件,出门的时候商店绝对不会再让人质们付钱了吧?反正店员不是做了人质就是逃跑了,也没有人来收了。赚到了,赚到了!瑰儿兴奋极了,她要火儿把能带的东西全带走。(火儿:别再支使我飞来飞去了,我把商店背回去算了。)

时间过去了三十分钟,那个男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要求警方把一个欺骗了他的生意合伙人交出来,让他和对方同归于尽,还向来谈判的警官开了一枪。他显然有了杀害人质的打算,几次把枪抵到一个人质头上,总算还有一丝理智而没有开枪。孙剑手心中全是汗水,他不知道外面的同事们有什么打算,也不知道这个疯子什么时候会开始杀人质,只知道自己必须阻止这个男人——在有人受到伤害之前。

“快,快!”瑰儿催促火儿加速。小件商品已经拿完了,她开始向大家电下手。

“不是还没爆炸吗,你急什么。”火儿可不急,它刚才把商店里陈列的电视全打开了,同时在这么多台电视上看动画片,感觉就是不一样。

“你没看见那个警察快行动了!等他抓住那个人就没机会了!──干脆你再拿台电视!”瑰儿忽然想起孙剑是个警察,看他的架式就知道他打算扑向那个男人了。不行,在他抓住对方前得再弄点,这样的机会可不常有。“火儿,再拿个冰箱!”火儿一有机会就会储备大批食物(比如:妖怪、人、鹿九养的猪等等),家里再多一台两台冰箱也不一定够用。

孙剑注意到那个男人身上缠的是土制的炸药,也就是说,这种炸药只有点火才会爆炸,而他现在双手握着猎枪,根本没有火种在手上。“对,出其不意地制服他,可是万一他挣扎的时候枪走火怎么办?这里可到处都是人质……”

男人大声叫嚷着,又一次把枪抵在了一个人质头上。那个人质脸色煞白,眼看就要昏过去了。

“怎么办?孙剑,你快想想啊!他真的要杀人质了!”孙剑用头去碰身边的货架。

“喂,你怎么还不去抓他啊?”瑰儿从旁边拉拉孙剑,低声问,“你不是警察吗?”

“他手里有枪,我怕走火伤到人质。”孙剑低声解释。

“喔,应该不会的。”瑰儿已经拿了很多东西,现在急于回家去清点一番,不想再耗下去了,“火儿,去打昏他。”她指着那个男人命令。

“等会,这动画片还没完呢。”火儿正坐在货架上享受同时看二十台电视的效果,看得津津有味。

“砰!”

那个男人又向屋顶开了一枪,天花板的碎片唏哩哗啦地掉下来,受惊的人质们发出一阵尖叫。

“快带他来,再不来我就杀人!去带他来,我要和那个王八蛋一起死!”男子吼叫着,“砰”又向前来谈判的警察开了一枪。

孙剑知道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恐怕下一枪就是打在人质头上了。

“上吧!”他鼓励着自己。

“哈……啊……”瑰儿打了个哈欠。火儿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电视,孙剑又一直不动手,她蹲得太久,腿都开始发麻了。“干脆我来收拾他!那个咒文怎么念来着……”她召唤灵兽的法术虽然有2%的成功率,但是因为平时可以使唤“周影”和“火儿”两个强大的妖怪和灵兽,基本上没有什么会让她亲自出手的机会,所以到了要用的时候连这个法术也想不起来了。

“不想了。”瑰儿悻悻地推了推孙剑,“快去制服他呀!”

不等她说完,孙剑已经跳了起来,一把勒住了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了他持枪的手臂奋力向上托去。“砰!”两人的扭打中枪响了,孙剑反而松了口气,他知道刚才那一枪不可能打中任何人──枪身被他托高了──而且他有把握让这个男人再也没有机会开枪。

“啊……”

“救命啊!”

“快跑啊!”

人质们开始逃命。刚才那一枪打中了一台电视,火花四溅,人们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烧了起来,室内温度开始升高,也不知道炸药会不会因此而爆炸。趁着歹徒和孙剑搏斗的空档,大家没命地向门外冲去。瑰儿一抬头,正好看到火儿正熊熊地燃烧着,怒气冲冲地大吼道:“谁?谁开枪打我!不想活了!”

瑰儿立刻伸手指着那个男人。

孙剑打掉了对方手中的枪,又奋力扯下对方缠在身上的炸药,一扬手扔到了远处,这才松了口气。看到对方掏出一把匕首,他气定神闲地拉开架式准备迎战。

那个男人突然身体一晃,倒了下去。

“装死?”孙剑冲过去一脚踢飞他手上的匕首,然后又是一脚在踢对方下巴上,“没反应?不会真死了吧?”摸摸鼻子,还有气,“那怎么会一下子昏倒了?心脏病?脑溢血?休克……”孙剑不解地摸着头。

瑰儿奋力抓住还要扑上去给那个男人烤成八分熟的火儿,着急地叫道:“快走,等收款员回来就得交钱了!”当她和火儿带着浑水摸来的商品匆匆逃走时,警察已经冲了进来……

“今天下午的运气真不错,在商店里刚好遇见有人劫持人质!”瑰儿坐上周影的车,兴冲冲地宣布着,“影,你猜猜我拿了什么?”

周影摇头。

不等瑰儿说话,火儿抢着开始报告(东西全是它搬的,它记得最清楚):“两台冰箱、一个电脑、一台电视、一台音响、两条项链、五个戒指、一百零六件衣服……”

周影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孙剑的声音:“呼叫幻影号,呼叫幻影号……”

“孙剑?”

“周影,我刚才踢犯人踢到钢架上了,你来送我回家吧……我在××商店门口……”

周影看着正在清点战利品的瑰儿和火儿,听着孙剑的抱怨:“又被派来逛街,又遇见挟持人质,脚指头又肿了,今天下午真倒霉啊。快来帮忙,你不会这么不讲义气吧……”周影不由得笑了起来,驾车向着夏日的夕阳方向驶去。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