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妖怪帮帮忙

看着窗外夕阳一点点没入楼群后面,当最后一抹光线消失在大地上时,赵红旗知道自已必需出去求助。他现在无力对家人伸出援手,必需去找可以帮助他的人。

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屋子了,要出门去还真是需要点勇气。

他几度在门口举步又止,回头打量这间房子。

虽然这间小小的房子只有十五、六坪,却是他和妻子耗尽一生积蓄好不容易买下来的。有他与妻子、儿子所有欢乐与悲伤的记忆,是他所有的牵挂。今天一旦走出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还有没有缘份再看见自已的爱妻、爱子。可是身为一家之主、身为一个父亲,这是他的责任,即使已经死了也一样,死亡不应该是一个男人逃避责任的理由。

他咬咬牙,最后看了一眼从厨房中走出来的妻子,低头冲出了家门。

立新市的街道永远那么热闹,即使到了夜里,也只会让人感到比白天还要喧闹的繁华。许多店铺像是要竞争般,各自用很大的音量放着不同歌曲,于是各当红明星们的声音就在街道上回响,嘈杂得根本听不清谁唱了什么。三三两两的行忍耐从街道上走过,很快就消失融入在这个热闹的城市中。

赵红旗试探了几次,才向这生机盎然的都市迈出了脚步,他曾经是多么熟悉这一切啊,每天每天,他也是这样匆匆忙忙为了生活奔波的人,可是现在对他而言,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了。

赵红旗沿着人行道走到了马路对面,遵守交通规则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甚至在生命消失之后,灵魂也被深深刻下这样的印记。即使不会有人责备他,也不会对别人有妨碍,他还是无法做出迎着车流直接穿越过去的事。

马路对面有座大厦,这是这一带最高的建筑物。

赵红旗仰头看,那楼顶彷佛是接到天上一般,而从楼顶俯视大地的时候……唉……

那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自已是在乘风飞去的感觉,可是重重的撞击、剧烈的疼痛之后,他发现自已依旧在这个尘世间,就守在自已那支离破碎的躯体旁边。当他还在为自已是否真的死了而疑惑不已的时候,苏合找到了他……

“你怎么唉声叹气的?丢东西了?”

“我是想到,那个时候自已究竟是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知道自己已经得了绝症,想要不负责任地一死了之呢?真是给别人添了太多麻烦了……”赵红旗正好看见大厦的警卫走了出来,那天就是他第一个发现自己的尸体,当时他的表情真是……唉……

“原来是这样的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都已经死了,怎么还管得了这么多。”

“是啊……我觉得反正已经得了绝症,再拖个一年半载也是死,反而还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连累了老婆孩子,不如自己一了百了……我觉得自己一定是故意掉下去的……结果反而连累了好心雇用我的老板和这栋大厦的人……像我这种人,就好像故意要讹诈人家似的……”赵红旗好久没有和别人说话了,忍不住说出了藏在心里的话。

“唉,做好人真不容易啊,死了都这么多挂心事……来根烟……”那个人说着,递来了一根烟,并且为他点上。

赵红旗贪婪地深吸了一口:真是好烟啊,自己生前从舍不得买这么好的烟……他深深为香烟的味道陶醉,刚刚又吸了第二口,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被烟呛得大声咳嗽起来。他连忙抬头去看,刚才跟他说话、给他递烟的那个人却已经汇入人流之中。

“请你等一等……救救我,求你……”赵红旗大声叫着追了上去,可是对方已经转过街角,转眼不见了。

赵红旗懊恼不已,蹲在地上用力敲着自己的脑袋,自己明明就是一心要向人求助才出门的,遇见了可以帮助自己的人,自已却这样糊糊涂涂地错过了。

赵红旗在自己死后的第五十天,终顾遇见了第二个可以看见他、和他说话,甚至可递烟给他的人,但是在他还没有弄清楚对方是人、还是像苏合一样是个妖怪时,对方便消失了。赵红旗长叹了一声,茫茫的城市,他要去哪里再寻找一个这样的人或妖。苏合的身影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个外表看起来老是挂着笑容的青年,其实是个已经不知道几百岁的妖怪。

苏合找上他,是要他去帮忙办一件事——侦察另外一个妖怪的行踪。虽然这是件很危险的事,可是苏合给他的报酬却也是难言的豊厚: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术,让赵红旗今年考大学的独生子接到了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若凭那个孩子的真实成绩,他是万万考不上这么好的学校的。赵红旗心中对于苏合通满了感激之情。

可惜在那件事之后不久,苏合便离开了立新市。赵红旗心中充满对他的怀念,如果苏合还在这里,他一定会帮助自己,自己就不用像无头苍蝇般地满大街瞎撞了吧?

赵红旗不知道像立新市这样大的城市中,会有多少妖怪、多少可以通灵的人类?可是现在他希望越多越好,因为现在他无法给家人帮助,必须寻找能帮助他的“人”。

赵红旗不知道妖怪的喜好,不过按照民间传说,妖怪应该喜欢住在阴森森的大宅里,穿着一身古装,变成国色天香的女子来招女婿……反正先去那些老宅子转一圈吧!

赵红旗虽然知道苏合住在一栋现代化的大厦中,家里安装的清一色都是最进的电器,不过自幼对妖怪根深蒂固的理解,还是让他坚持走向了他所知道的一处旧宅子。

路过一所学校门口,学生们正结束晚自习,吵吵嚷嚷地从学校中涌出。赵红旗怕自己穿过对方会对这些孩子的身体造伤害,于是小心翼翼地贴着墙脚往前飘。这个时候,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有人正在盯着自己看的感觉。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难道……他急忙寻找目光的来源,他的目光在穿过一群孩子的肩头后,终于与一个少女的目光相遇。这个少女见他看向自己,马上低下头继续走路,若无其事地与身边的同伴说着话。

她应该是看见我了吧?对,看她的表情,一定是看见我了。赵红旗兴奋地追了过去,可是还不等他靠近少女,一股巨大的力量便从少女的身上发出,一下子把他抛了出去。他昏头昏脑地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少女把脖子上挂的一个护身符重新放入领口后,直直向前走远了。

“请别走!请你帮帮我!求求你了,求求你……”赵红旗知道自已是没有办法接近过去了,于是连声乞求起来,可是少女对他的声音置若罔闻,头也没回一下。

赵红旗先是颓然,但接着就想开了:人类都是很害怕鬼的,更何况她这样一个小姑娘,看到自己害怕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听自已说话?帮自己的忙?自己应该没有吓着她吧?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让这个孩子做恶梦吧……

赵红旗从地上爬来,心中暗暗对这个少女抱着歉意。

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尽量找妖怪帮忙吧,可是自己要怎么分辨看见自己的是人还是妖怪呢?

※※※

当赵红旗办识到自己完全不必沿着道路,而是可以选择直线前进的时候,已经在路上老老实地飘几个小时了。自己好像老是忘记自己已经死了,真是,唉……

赵红旗一边穿过一户户人家、店铺,一边感叹着自已的老实:早这样走可以节省多少时间啊,反正自己在进入人家家里时会闭上眼,保证不会侵犯他人隐私就是了。

乒乒砰砰……

“喂,我在问你话呢!”男子愤怒地对赵红旗大吼,“你他X的给我说明白,为什么跑到我房间里来!是不是XXX让你来的!”

赵红旗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这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抓在手中,而他们身后的床上,还有一个半裸的女子,正用被单掩着身体,无聊地点了一根烟。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无意中偷闯进了人家男欢女爱的现场,赵红旗自己也尴尬的要命。他是个老实人,一辈子都遵循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原则生活,没想到死后会遇见这种事。今天不小心看见了这一幕,实在让他无地自容。

“你这个老小子死都死了还挺花心,你看哪儿呢!居然来坏老子好事,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不对……你以为死了我就没办法对付你了吗!”男子追求了许久的女子,今天好不容易让他哄上了床,偏偏却有这个不长眼的鬼魂从外闯进来,破坏了他的好事,教他怎么能不生气?火冒三丈地吼叫着,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走近路……”赵红旗慌忙地解释着。

“算了,你跟他计较什么……”女子吐出一个烟圈,“传出去多难听——难为一个鬼……真是的……”

男子闻言,连忙把揪着赵红旗的手松开了。

女子站起来开始穿衣服,男子连忙上前挽留,那个女子一把推开他的手:“还说你的法术多厉害,一个小鬼魂都走进你家里来了——我今天已经没什么心情了,以后有时间再找你吧……”说着,女人拂开他的手,在他脸上留下一吻,从窗口飞了出去,在半空中还回头向屋里的赵红旗送了个飞吻。

妖怪——见到鬼也不害怕,还会穿窗而出,会在天上飞行,一定是妖怪!

赵红旗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两个妖怪竟然也和苏合一样,住在平常人家的住的大厦中;在这个城市中,这样装扮成人类样子的妖怪究竟还有多少?不知道会不会威胁到人类的安全?喜的是自己随便走走都可以撞上妖怪,可见运气真的不错。

“先生,妖怪先生……”他拉着妖怪男子的衣角站起,“我求您一件事……”

“你说什么?”妖怪男子眯着眼睛看着他。

“妖怪先生,我求您件事,我自己没有办法……妖怪先生,求求您帮我吧……”

“求我帮你?你跑到我家里来就是为了这个蠢理由……”妖怪男子拎起他,恶狠狠地问,“你这个白痴,坏了我的好事,还敢开口求我!我不杀你已经很善良了!”说着,打开窗户,把赵红旗拿在手上,如同抛铁饼一样旋转了半圈,脱手扔向了高高的夜空。“给我滚远一点,你这个白痴鬼,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妖怪男子看着那个鬼魂远远消失在楼顶上,叹口气摇摇头,我还真是心慈手软啊……像我这么善良的妖怪,她怎么会爱理不理的,就是喜欢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刘地呢……不过鬼魂这种东西也没什么吃头,干脆出去猎个人来吃吧……

※※※

赵红旗在空中高速“飞行”,眼看着一栋栋楼房的楼顶、一条条道路从自己下方划过,心中不免回忆起从大厦上坠落而下的那个晚上:明明知道死亡就在眼前,心中反而只剩下了家人的面容,一丝一毫的恐惧都没有……

鬼魂不知道会不会再死一次,被一个妖怪摔死?当他的飞行速度减慢时,心中这么想着。虽然他的死亡有可能是自杀(他自己也不能确定当时是怎么回事了),可是现在的他还不想消失,他还要为家人做些什么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预料中的那种被摔成肉饼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赵红旗直接穿过了那座建筑物屋顶,落在了一个满是人,满是尖叫、音乐声,满是斑斓彩灯的大厅堂之中。厅堂的正面搭了一个舞台,台上一个年轻男子正随着音乐载歌载舞,厅堂中无以计数的少年少女随着他的歌声如醉如狂,有的跟着唱,有的用力挥动手中各色的萤光棒、布条、牌子,布条和牌子上除了印着那个年轻人的大幅照片画像之外,还有诸如“你是我的最爱”、“爱你一生不变”之类让人看了担忧的字眼。

赵红旗在震耳欲聋的喧闹与剌耳可怕的歌声中爬起来,在拥挤的人群中寻找脱逃的路线。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这个地方简直太可怕了:台上的年轻人卖力地演唱着可以用来作为生化武器的歌声,台下的孩子们疯狂地叫嚷附和……

赵红旗双手掩耳,往比较空旷的地带逃窜,等他发现身边突然没有了那些疯狂的小孩子们时,抬头正好迎上了那个一曲终了、正在整理麦克风的年轻人的目光。

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对了,儿子的房间中也挂着他的大幅海报,妻子看他主演的电视剧还老是边看边抹眼泪……“罗天”,对,就是这个名字,他可是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呢!当他正想到如果是自己现在还活着,有幸见到这样的名人,并且向他要个签名回去的话,儿子一定很高兴时——

“你……离我的歌迷远一点!”

这样恶狠狠的警告声却在耳边响起,接着,罗天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用脚跟一踢,把赵红旗踢进了舞台的角落中。

舞台上的劲歌热舞再度开始,赵红旗的心跳也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加快(虽然他应该已经没有“心脏”这个器官了)。他不是人,他,应该也是妖怪吧?大明星罗天是个妖怪?赵红旗为了自己的好运气而热泪盈眶。从天上摔下来,都可以刚好掉在一个妖怪眼前,这个城市中的妖怪居民真的多到这种程度了吗?不过能遇见一个真是太好了。

电视上不是常常报导罗天做了多少的慈善事业吗?他是这么善良的妖怪,一定会帮助自己吧?他看着舞台上的罗天,心中充满了希望,连那剌耳的歌声此时听来也变得无比动听了。

罗天在个半百老男人无比热情的目光注视下,咬着牙坚持完成这次演出时,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确实对每一位歌迷一视同仁,可是被一个死后还执着地来听他演唱,从头到尾跪坐在舞台上,用含情脉脉、泪光闪动的目光一直凝视着他的老男人魂魄这样“爱戴”,实在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演出一结束,他不顾大批歌迷“再来一首”、“罗天我爱你”的呼唤,转身下台,头也不回地离开,对那个跟着他来到后台的老男人魂魄更是看都不看一眼。

“罗先生,妖怪先生,求你帮帮我……”赵红旗连忙追着罗天进入了后台。

罗天往化妆室一坐,一边由化妆师摆弄着化妆,一边闭目养神;赵红旗也在他身边转来转去,无奈罗天根本对他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难道电视、报纸上关于这个大明星喜欢做善事的新闻全是假的?他根本就是个铁石心肠?还是他瞧不起鬼魂,不愿意帮助一个死了的人?赵红旗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还能不能遇见另外一个妖怪,所以眼前这根救命的稻草一定要牢牢抓住。

“罗先生,我儿子是真的考得很好,不仅仅是因为苏合帮忙他才能上这么好的大学的。可是因为我死了,有人趁火打劫,编造出根本不存在的债务来逼我老婆孩子还钱,弄得我们本来就不富裕的家现在一贫如洗,除了卖房子,没有别的辨法供他上大学了,可是那孩子不愿意因为他上大学的事让他妈妈失去住所,打算放弃学业去打工……求求你了,罗先生——苏合走了,我不认识别的妖怪,我也是没有辨法才厚着脸皮来求素不相识的您啊……罗先生,您就发发慈悲吧……帮帮我吧……”说到伤心处,他不禁大哭了起来,几乎就要跪下去给罗天磕头了。

原来是这样。罗天生出一股同情。自己的歌迷中也有许多这个年纪的孩子,如果可能,罗天绝对不希望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会面临因为没有钱而放弃学业的事情。

“我明白了,我会帮你的,你就别哭了……”他取出支票簿,笔一挥写下一个数字,然后撕下来递给赵红旗。

“罗天,该走了,今天晚上还有一个现场节目,唱完后才能休息。”

“我知道,马上走……叫你儿子好好念书,别辜负了他父亲的付出。”罗天对赵红旗叮嘱着,然后带着他那一票司机、化妆师、保镖、经纪人……浩浩荡荡地走了出去。

“等、等一下,罗先生,不是这样的……罗先生,我并不是想跟您要钱啊……我不是想跟您要钱……”看着支票上那一连串的零,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赵红旗,慌忙叫着追了上去,可是等他追到门口,罗天早已上了车。

对于罗天而言,从一个演出场所到另一个演出场所的路上是可以休息一下的大好机会,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一上车就会用隔音、隔光的法术把自己包起来,抓紧时间小睡片刻;尽管赵红旗追着车子跑着、喊着,可是车上的罗天什么反应也没有……

“罗先生……我真的不是想跟你要钱啊……罗先生……呜……”赵红旗眼看着那辆自己怎么也追不上的车子绝尘而去,不由得坐在地上痛哭失声,“罗先生,求求您回来把我的话听完吧……”

可是罗天这个好不容易愿意帮助他的妖怪,早已奔向自己繁忙的演艺生涯的下一站,遇见一个老男鬼求助的小小插曲,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了。赵红旗在街上茫然四顾,不知道下一步要往什么地方走才好。

※※※

现在看来,妖怪会住在古老阴森的宅子中的想像是不一定正确的了,因为之前遇见的妖怪,全出现在高级住宅区或者热闹的演唱会这一类地方,那么要怎么才能再遇见一个呢?难道继续这样瞎碰,看看运气会不会让自己遇上一个愿意帮忙的妖怪?

“先生,你站在马路中间,会妨碍车辆通行的。”一个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对不起,对不起……”自己竟然站在马路中间想事情,妨碍了别人,真是太不应该了,赵红旗连忙边道歉边让路,却看见自己身边站的是一个……

“怪……怪物啊……”赵红旗发出一声尖叫,连蹦带跳地窜入了街心的草皮上,一脸惊恐地看着对方:一个塑料材质的警察造型人偶正站在那里,对他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怪物,怪物啊……”赵红旗吓得语无伦次,一下子看见这么个东西,对人的视觉冲击是十分之大的。

“这位鬼魂先生,请你不要忽然大叫,吓了我一跳。”塑胶警察彬彬有礼地说。他果然不是人类,真正的警察哪有这么有礼貌、这么客气,对了,这个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妖怪吗?

“警察先生,求您帮帮我吧……”赵红旗从苏合开始,见到的妖怪都是人类的外表,乍一见到这个变得这么古怪的——他从小听到的民间故事中,妖怪不是物老成精的动物,就是山魈木怪,绝没有塑胶制品这么一号——心里还真是忐忑不安,这种形象明明白白地把“妖怪”这个词表现出来了,实在让人有点……

“帮助市民是我们警察的职责,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说!”这个外表古怪的妖怪,说话却出奇的爽快。

“我已经死了……”

“这我看得出来。”警察点头。

“我死了之后,我的一个老朋友从我以前给他写的信上模仿签名和日期,伪造了一份借条,把我家中仅有的存款全骗走了。现在我儿子就要上大学了,却没有了学费。老婆准备卖房子给儿子凑学费,我儿子为了不让他妈妈卖房子,自己准备放弃学业去打工……我实在没辨法了,求你帮我吧……”赵红旗说到伤心处,哭了起来。

“你要我去帮你抓住那个骗你钱的人吗?可我不是刑警,没有那个权限啊。不过我有个好兄弟是刑警,我找他帮你,他一定会把那个家伙抓起来吊死的!”警察嫉恶如仇地咬牙说。

还有妖怪在当刑警,这个城市真可怕呀……赵红旗见警察已经掏出手机在拨号,连忙阻止他:“不用了,不用了,我们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虽然对方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自己还是做不出让他被妖怪吊死这么可怕的事情。

“可不可以请您去银行,帮我……”看这个一身正义感的塑胶警察是可以求助的对象,赵红旗开口请求,然而话音未落,忽然一阵巨大的断裂声传来,只见一排公路护栏像被推倒的骨牌一样,从远至近、又从近至远地倒向马路中间,发出巨大的声音。

这次的事故的起因好像是什么东西撞了护栏的缘故,等那团肇事的红色光球从护栏底下跳出来飞上空中,赵红旗才看得清楚,那其实是一只由火焰组成的鸟一样的生物。

“狐狸,你太狡猾了,居然从背后偷袭!”火鸟叫着,在空中打转。

“是你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怪我,呵呵呵……”一边说,一边一口把爪子上拿着的一条大鸡腿全部啃光,从口中抽出骨头往地上一扔,感叹说:“啊,抢来的东西真是特别好吃啊,嘻嘻嘻……”

“臭狐狸……”火鸟大叫一声,向狐狸扑了上去。

他们两个开始在路上追逐打闹起来。只见那只火鸟一挥翅膀,就会有一团团的火球砸在地上、树上、护栏上、路灯柱上。那只狐狸一挥爪子,就会在柏油路面、不锈钢护栏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抓痕。这一段公路不一会儿就变得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这,这是什么……妖怪大战,世界末日了吗?赵红旗吓得双脚发软,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跪在地上发抖。

“你们两个,请不要破坏公物。”就在赵红旗被这从来没见过的可怕情景吓得魂不守舍时,那位妖怪警察挺身而出,向这对打闹中的妖怪发出了警告。

太好了,这个妖怪警察一定是位超人般的城市英雄吧?有他在的话,所有可怕的妖怪都会……

“你们两个请不要……”

“死塑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闲事!”火鸟对塑胶警察咆哮。

狐狸摇摇头,这个马路还真是不知死活,在立新市,火儿大闹时敢上前阻止他的,至少也得是刘地、南羽那种等级才行吧!他边这么想,边趁机闪过火儿的一次攻击,并且跳起来往火儿唯一的一只脚爪咬了一口。

“狐狸你真狡猾!死马路,都怪你不好!”火儿说着,像箭一样往警察扑去。

只见一道火焰闪过,警察整个被火焰包围,然后化作了一撮灰烬,在夜风中打个旋,吹散得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这个和蔼可亲、一身正气的妖怪警察,竟然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杀害了……

就这么轻易地,一位那么善良的妖怪就消失了……

这才是妖怪的真正生活,杀戮就像儿戏一样发生,自己还一直把妖怪当做可亲的群体……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眼看着那场打斗还在继续着,赵红旗被恐惧压得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战火往自己这边烧来……

忽然,火鸟怪叫一声:“快跑,影来了……”然后他和那只狐狸就像一阵烟一样地向远处逃窜,不一会儿火光闪闪的火鸟便化成了公路尽头的一点小火星。

这时一辆计程车驶近,缓缓停下,车上的司机是个青年男子,走下车来皱皱眉:“又闹成这样了……唉……”

赵红旗傻呆呆地看着他化身成一条人形黑影,快速地包里住那一处处还在燃烧的火点……

※※※

马路从仓库中爬起来。

他的身边还有许多具与他现在使用的身体一模一样的塑胶人偶,但是对他而言,这些就像是随时可以更换的衣服一样——而且所有身体都是相同的,保证看不出区别。不过周影曾告诫他,如果他的灵魂不能和某具身体完全结合,他就永远不能学会法术,成为真正的妖怪。他也想要更强大一些啊,那么在面对火儿他们那种城市破坏者时,就不至于束手无策了。像现在这样频繁地换身体也不是他愿意的,这个城市里的违规事件多如牛毛,比如说刚才,损坏公共设施并对自己下毒手的,可不就是周影的儿子!

对了,不是还有一个人类的灵魂在向自己求助吗?自己身为人民保姆,可不能丢下人家不管。想到这里,他大步出库,以时速三百以上的速度冲向刚才遇见赵红旗的地点,可是等他回到那里,马路上的护栏、灯柱、两边的树木、中间的草皮等等,都已恢复原貌,那个人类的灵魂也已经不见了。

一辆明显超载、超速的大型货车呼啸而过,马路立刻大喝一声追了上去,把之前的事暂时忘记了……

※※※

赵红旗看着那条黑影快速地把火扑灭,把护栏扶起还原,把树木烧焦的部分恢复原样,把弯倒的灯柱扶直……看起来他对这些事情十分熟练,只是这条黑影子越看越眼熟,赵红旗心中一个恐怖的记忆渐渐苏醒过来。

那是刚刚死后不久,苏合找上他,是为了让他去辨一件难事——去立新市医院中,探查一个可怕妖怪的情况。而那个令苏合都小心翼翼、不敢亲自出面的妖怪,究竟有多么可怕,苏合并没有细说。赵红旗在心中不知道多少次描绘这个妖怪的可怕,他在侦查时曾不小心撞上对方一次,那时的恐怖记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的妖怪分明就是眼前这个黑色的人形影子。

万一他还记得自己的事怎么辨,万一……

赵红旗瘫坐在地上,看着对方把这个像战后废墟的地方还原,一边瑟瑟发抖,不知这个连拧成麻花状的不锈钢护栏都可以再拧回来的妖怪,会把自己这个小鬼魂怎样。

“你……没受伤吧?”周影对这个灵魂问。他对这个灵魂还是有一点印象,毕竟这么完美的灵魂,除了江榕,他只见过这一个。记得他是苏合的朋友吧?“真是不好意思,刚才火儿他们闹得太过分了。”周影知道,人类父母都会为孩子闯的祸道歉。

“刚才……”

“那是我儿子,不好意思,他太顽皮了。”周影学着一般的人类父母——社区中的孩子干了什么坏事,他们的父母总是这么说的。

他儿子,刚才那个恶魔似的妖怪……是他的儿子?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有其子必有其父,把孩子教育成这样,这个当父亲的一定更加厉害,更加可怕!赵红旗脑海中深深印着这个妖怪可怕的模样(完全是他自己在极度紧张中幻想出来的),连苏合都十分害怕他,他一定是个吃人不吐骨头,杀妖怪不眨眼的恶魔!这么想着,赵红旗开始寻找逃生的出路(虽然说自己已经不能逃了,可是这种可怕还是令他忘记了自己死撑的事实,只剩下了求生的本能)。

“先生……”赵红旗刚抬脚要走,周影却又开口叫住了他。

“啊……什么事……”赵红旗见逃走的打算被识破,吓得蹲坐在地上颤声应着。

“你刚才看见他们往哪里跑了吗?为了不让我追上,他们用法术掩盖了行踪。”周影无奈地说。

这么明显的行踪,他是真的看不见吗?

“他,他们沿着这些着火点的方向走了……”其实他应该说他们是一边放火、破坏,一边走了,不过在对方这位强大的家长面前,赵红旗不敢直说出来。

“谢谢你。”周影有礼地道谢,准备上车继续跟在后面为火儿与林睿收拾残局。

“那个……妖怪先生……”看着周影不像想像中那么可怖,赵红旗壮着胆子问:“请问您知不知道罗天先生家怎么走?”

找周影帮忙他是不敢的,可是向他打听一下罗天的住处应该没什么危险性吧?罗天是最有可能帮助他的妖怪,他也只能再去求罗天了。

“罗天家?他老是在搬家(因为被粉丝和记者逼的)……不知道最近搬了没有。来,上车吧,我带你去看看。”

“上车?”赵红旗看见周影为他拉开车门,这时才注意到对方开的不是苏合那样的名贵跑车,而是一辆……计程车?

“我不会收你钱的。”周影误会了他犹豫的原因,“你是苏合的朋友嘛。”

“您,也认识苏合?”对,他们也许是仇人,一见面就会杀个天昏地暗,自己刚才真是问了个愚蠢至极的问题,这下可提醒了对方自己是苏合的朋友,是他对头的人了。他会不会想到要收拾自己了……

“苏合是我的恩人,他救过我一次……”周影的回答完全出乎赵红旗的预料,“可惜他走了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报他了……”

“什么,你不是苏合的……”赵红旗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一个大误会中。

“走吧,我先带你找到罗天,再去找火儿他们。”苏合的朋友向他开了口,这么一点小事,周影是万万不会拒绝的。

“先生……妖怪先生……”周影刚刚准备上车,赵红旗忽然大叫一声,双腿一弯扑通向他跪了下去,“妖怪先生,求你帮帮我……求你听我把话说完……帮帮我吧……”周影呆呆地看着他,面对这一幕,以他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来说,实在是做不出什么反应来。

“妖怪先生,我死了后,家里的积蓄被一个老朋友用假的借条全部骗走了,我儿子已经到要上大学的时候,可是他为了不让我老婆卖房子给他筹学费,已经准备放弃学业去打工了。妖怪先生,求你救我们一家吧……呜……求求你了……我儿子的前途可就看您肯不肯帮忙了,这可是他一辈子的大事啊……”

“学费……很多钱的话……”周影计算一下自己家的存款,认为还是找刘地去要一些比较正确。

对啊,他一个开计程车维生的妖怪,生活一定不像苏合那么宽裕吧?对他而言,这笔学费一定很昂贵。看来他也跟罗天一样,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以为自己要跟他借钱。

赵红旗连忙说:“妖怪先生,不,我不是要向您借钱,我自己有钱,我有钱啊!苏合走的时候,说他在立新市无亲无故,所以把带不走的东西全留给我了——他给了我一百多万和一处大房子啊……可是、可是我没有辨法给他们啊……他还不如不留给我这么大的一笔财产呢,我怀里揣着一百万,却眼看着老婆偷偷去卖血啊……我真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啊……我算什么一家之主啊……妖怪先生,求求你帮我把钱给他们吧……求求你了……”赵红旗越说越是悲从中来,再一次放声大哭起来,“我真是个没用的人啊……我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帮不了……”

“给他们钱就行了?走吧……”周影平静地说,再次示意他上车。

“您,您愿意帮助我吗?您愿意帮助我吗?”赵红旗跪行几步扑到他脚边,抓住他的衣角,泪眼朦胧地问。

他惊恐、心焦了那么久,今天更奔忙了大半夜,终于听见了有人愿意帮忙,对他而言,就好像绝望中终于有人伸手把溺水的他拉上岸一样,心中的感激难以形容,几乎把周影当作了佛祖、观音、救世主,双眼含泪地握着周影的手不放。

周影不是没有被人类感激过,不过这个人表现得也太……不就是帮他把他自己的钱给他的妻儿吗?这么一点小事有必要这样吗?

“上车吧……”周影从对方手中抽回手,“帮了你以后,我还要去抓火儿回家。”

※※※

赵阳帮着母亲收拾着饭菜,这是自父亲意外去世以来,母子俩第一次好好地吃顿饭,好好地露出一个笑容。母亲拿出了三副碗筷,在那个空了一个多月的位子上,也放上了他常用的碗筷。

“咱们一家人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你就快出门去上大学了,今天妈做了你和你爸爸喜欢吃的,咱们好好吃一顿。”

“嗯,妈你快坐下来吧,我去拿剩下的。”赵阳向厨房中跑去。

“我就在想,你爸爸是不是在冥冥之中保佑我们,所以才……”

“对,爸爸他一定是知道咱们需要钱,在冥冥之中帮助咱们。”赵阳噙着泪珠说。

两百万元彩券也许不多,可是对于这个家庭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没想到一辈子贫苦的赵红旗,死后却发现他买的一张彩券中了奖。

母子俩坐下之后,一起看着那个空着的座位。

“阳阳他爸……”

“爸……”

“吃饭了……”

“好,吃饭了,吃饭……”赵红旗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哽咽着答应。

也许妻子儿子永远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永远不知道自己就在这里,可自己是一家之主,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保护这个家庭,保护他们母子……

夕阳透进了窗户,这个小家庭中的三口人坐在餐桌前,如同往日一样开始了他们的晚餐……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