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周影的一天

虽然火儿和刘地吃饭的时候一直在打闹,把家里弄得一团糟,最后连瑰儿也忍不住加入了战团,可是周影还是在火焰、利爪、热油和破碎的家具之间气定神闲地吃完了他的晚饭。七点钟一到,他准时站起来向门口走去,照例问了一句:“火儿,你来不来?”

“不去不去,我讨厌那个人类。”火儿正一口向刘地啄下,含糊不清地说。刘地也不示弱,举起电视机扔过去。瑰儿大叫着:“我新买的电视!”抓起锅向刘地拍去。

“那我自己去了。”周影不紧不慢地开门走了出去,不等门关上,一只茶杯就撞到了门上,摔得粉碎。

“周先生,出去工作啊。”路过五楼,正带着林睿出门的林青萍向他友善的招呼。林睿也乖巧地叫了一声:“周叔叔好。”

周影支吾着,尽力摆出一副与邻里打招呼的人类的样子,谁知道林睿跟着又问了一句:“周叔叔你是不是又和老婆打架了?我们在楼下都听见了呢。”

见周影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林青萍忙责备林睿:“小睿,不许乱说。”

“对了,楼下王奶奶说周叔叔和阿姨是没结婚就住在一起的,所以不应该说是和老婆打架。对不对,妈妈?”林睿又“天真无邪”地加上一句。

“小睿……”林青萍无法圆场,只好拉着儿子匆匆走了。林睿得意洋洋地带着那副狐狸笑容回头冲周影挤挤眼睛。

林睿明明年纪比瑰儿大,却叫瑰儿阿姨……周影困惑地摇摇头,觉得如果这件事如果让瑰儿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场风波,自己还是不要说的好。看来家里例行的战斗已经影响到了楼下的人类,这可不太好,下次叫火儿他们打架之前先施一个消音的法术吧。周影盘算着,快步走下了楼。

按照约定的时间,周影七点一刻来到了孙剑家楼下,不过孙剑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五分钟后,孙剑来了一个电话:“周影,我今天不能去了,你自己忙去吧。记住,别让可疑的人上车,昨天又有一辆出租车出事了!我队上有任务,明天再给你电话。”孙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急躁,说完便挂了电话。

周影看看手中的手机,因为人类都有,所以他也弄了一个。看来对于不会法术的人类来说,它还是挺有用的。

这阵子立新市抢劫出租车的犯罪忽然又猖狂起来,孙剑和他的同事们自然也就忙碌了起来。孙剑每晚都在周影的出租车上守株待兔,已经坚持好几天了。

今天孙剑不来,周影自然不必再跑到那些偏僻的街道去,所以他按照老习惯开向了闹市区。

繁华的闹市中灯光流转,人流彻夜不息,连医院也总是忙碌到深夜。

等客人下了车,周影想起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南羽了,便停好车走到大门前,却见南羽已经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了。

“怎么几天都不见人影?”南羽和周影并肩走着,说道。

“找我有事?”

“提醒你一句,明天就是十一月十号了。”看周影面无表情,南羽估计他也想不起来,就又加上一句,“是瑰儿的生日。”

“哦。”周影依旧没什么反应。

“你该送点儿什么吧?我和火儿、林睿还有刘地他们多少都准备了点儿心意,难道你反而忘了?”南羽双手插在口袋里,“人类过生日,可是都会互送礼物的。”

“人类都送啊。”周影大悟,他从没送过别人什么礼物,想了半天问道,“你们送什么?”

南羽嫣然一笑:“这我可不能说,你自己去想吧。我还有病人,先回去了。”她对周影点点头走了回去,走几步回头看见周影还在原地思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周影一晚上都在想买礼物的事,直到后半夜才下定决心跑到商场里买了样东西。一出商场,他就看见有人远远招手叫车,谁知不等他把车开到跟前,那几个人转身就跑。

周影开车跟了上去,奇怪地问那三个“人”:“刚才是你们叫车吧?”

那三个“人”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其中一个颤巍巍地取出钱包递进车窗,带着哭腔央求道:“周大爷,是我们瞎了眼,我们不坐了。”

“人类的出租车不坐不收钱。”周影好心地提醒他们。

“是,是!那……我们坐就是了。”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硬着头皮坐进了车里。他们虽然害怕坐进这辆死亡的士,可是更怕招车不坐被周影误会成他们在故意戏弄他,那样下场可能会更惨。

“请问去哪里?”周影按下计价器。

“路,路口……”他们看见火儿不在车里,略微松了口气。

“路口?”从街中段走到路口用不了两分钟,他们也要打辆车,还真是有钱啊。不过顾客就是上帝(不过上帝是谁周影一直没弄明白),周影按客人的话把车停下来,那几个“人”扔下钱包就跳下了车。

周影道:“只要五元。”

“不用找了!”那几个“人”跑得更快了。

打五元的车给五百元小费,真是有钱的妖怪啊!周影感叹着,忽然记起火儿让自己给他带零食回去。不过算了,人家都付过车钱了。周影把钱包塞进口袋,琢磨着如果自己找不到合适的零食,呆会儿就去鹿九那儿买头猪给火儿带回去。

凌晨三点左右孙剑又打来电话,郑重地告诫周影:“你开夜车小心点!这个城市有太多的危险了!城市大了,什么人都有。你听我的没错!”

周影放下电话,看刘地拖着刚抓到的猎物下车找地方享用去了,心想孙剑说的真是一点儿也没错,这城市里的危险真多。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刘地分一半猎物给火儿带回去,一个人径直拉开车门坐在了他身边,问道:“走不走?”

“请问去哪里?”周影问道。

那个人说了一个地址,周影知道那是城市另一边一个偏僻的居民区,因为拆迁,现在那里的住户已经很少了。他按下计价器发动了车子,想起孙剑的那套理论,他仔细看了看这个客人,发现他是个白净斯文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文质彬彬的,不像个会抢劫的人。不过人类这种生物不是从外表就能看明白的。刘地看人一向八九不离十,周影却没有他这种本事。

那个人见周影在看他,打个哈哈道:“师傅不愿意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吧?听说最近抢车的事挺多,小心点儿也对。你把我放在××街口上就行,我自己走过去好了。”

“不要紧。”周影对人类劫匪没什么防范意识。

“干哪行也不容易啊,那些劫匪也真是缺德,那么多富商高官不去抢,专门对付出租车,也不想想你们辛辛苦苦挣几个钱容易吗?”那个客人似乎不愿意让车厢沉默着,一边感叹一边掏出烟来点上,又递给周影一支。周影摇摇头拒绝了。

“师傅干这一行几年了?”

“两年。”周影回答道。碰上这个问题,他都是这么回答的。

“不容易吧?”

“还行。”

那个客人是个健谈的人,和周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周影随口答话,其实一共也没说几个字,只是对方自己在唠叨而已。

越接近城市的边缘,两侧的高楼大厦便越少,灯光疏落,人也稀少起来。在一条没有路灯的街边,客人忽然叫周影停下了车,不好意思地表示自己要去路边方便一下。

周影把车停在一个停工了的工地边上。

那人匆匆忙忙地下了车,跑进了路边的阴影里,不一会儿他用手帕擦着手回来了,还抱歉地道:“多喝了点儿酒,真不好意思。”他拉开车门坐进来时,忽然猛地把手帕捂在了周影脸上。

一股奇怪的味道从手帕上传来,周影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一时间愣住了。

那个人见周影不动了,立刻取出一条绳子,用极为熟练的手法把周影捆了起来,然后把他拖进了后备厢。直到后备厢关上,车子发动起来,周影才明白过来:自己被抢劫了。

想想以前从来没被抢劫过,现在可以增加一样做人的经验,周影便安静地在后备厢里呆了下来。他暗自庆幸着今天火儿没跟来,不然自己就不能完整地体验被抢劫的过程了,而且这样一来,火儿的零食也有了着落,真是一举两得。

这时,周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孙剑打来的,心想被抢劫的过程中接电话似乎不符合人类的行为,就给孙剑回了个信息,告诉他过会儿再给他回电话,心里又称赞了一番人类的发明的确好用。

车开了很久才停下来,周影算算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六点钟要回家吃早饭,迟到瑰儿会生气,七点还要陪瑰儿去鲜花市场进货,七点半要交车给朱兵,周影算计着一早上的行程,不知道抢劫还要持续多久,会不会耽误事,又担心自己买的礼物还放在车里,会不会被那个人吃了?

后备厢打开了,满天星光透了进来,周影似乎好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星空了,眨了眨眼。

“你竟然醒了。”那个人有点儿意外,但还是把捆得像粽子一样的周影拖出了后备厢,扔在草地上。

周影静静地看着他。

“胆子大还是吓傻了?”那个人亲切地抚摸了一下周影的脸,“不用担心,我不抢你的车,也不要你的钱,咱们聊聊天怎么样?”他柔声对周影说,目光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茫。

“你不打算抢劫?”周影平静地语气中有一丝失望。

“不是,我干吗要干那么下流恶劣的事!”那人有些愤慨地高声道,又压低声音吃吃地笑起来,趴在周影耳边小声说,“我啊,只是饿了。”他口中吐出的气弄得周影的耳朵很不舒服,便侧侧头看着他。

“你平时喜欢吃什么?”他面对着周影坐下,笑眯眯地问。

“没有特别喜欢的。”周影从来不挑食。

“喜欢肉吗?”那人凑近一些。

“我吃素。”

“吃素!哈哈哈哈!”那个人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大笑起来,“你为什么要吃素?人是吃肉的,什么肉都吃,一代一代都是靠吃肉活着,吃肉长大!”

“电视上说现在提倡吃素。”周影一向为自己的饮食习惯符合人类的潮流而自豪。

“谁说的!人是吃肉的!你爱吃什么肉?”那人把鼻子贴在周影鼻子上问。

“我吃素。”看来这个人记忆力有问题,自己说了没三分钟他又问一遍,周影只好耐心地又回答了一次。

“你说人肉好不好吃?”那个人伸出舌头舔舔周影的脸,灿烂地笑着问。

“人肉……中等吧。”周影综合火儿、刘地、林睿和瑰儿平时的评论,中肯地回答。

“吃过人肉吗?”那个人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把刀,在星光下闪着寒光。

周影家的餐桌上虽然隔三差五有人肉出现,周影却真的没吃过,只好摇了摇头。很可惜,这个人找错了对象,他应该和刘地去讨论这个问题,刘地吃的人比较多。

“我——吃——过——很好吃!我很喜欢!”那个人用刀拍着周影的脸,带着迷恋的神情说道。

“吃同类不太好。”周影评价道。虽然有些妖怪会吃自己的同类,但这些妖怪都会被其他妖怪被视为没开化的野蛮妖族。人类一向自诩很高,吃同类不太符合他们的地位。

“那味道……香滑的血、美味的肝……小孩子嫩、女人香,男人吗……筋道……”他一边用刀在周影的脸上蹭着一边评论道。

“你肯定不是妖怪。”周影本来怀疑这是个伪装得比较好的妖怪,但现在看着不像。

“你以为只有妖怪才吃人吗?不,你错了,人才吃人。世界上没有妖怪,只有人,人就是妖怪。人什么都吃,也吃人,弱肉强食……”他指指周影,又指指自己。

“弱肉强食,这我知道,刘地和火儿都喜欢这个法则。”周影觉得妖怪比人类更明白这个法则。

“你知道所以才不怕是吧?你知道自己该被我吃……可是你为什么不叫啊,惨叫着的人才好吃!给我叫啊!”说着他一刀向周影肩上刺了下去。

周影淡淡地说道:“说真的,我觉得食物大喊大叫的不太好。”

那个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刀像刺在棉团上一样,陷入了周影的肩头。周影站了起来,身体扭曲了几下就摆脱了绳子,看了看表自言自语道:“快五点了,得赶快往回走了。”

“你,你……”那个人后退了几步,十分吃惊的样子。

“我是妖怪。”周影向他解释,“我不吃人,可家里的孩子吃,我答应要带零食给他的。”

“妖怪!妖怪!”那个人似乎恢复了理智,大声惊叫起来。

“你既然很喜欢吃人,就应该不介意被吃才对,妖怪们都明白这个道理。”很少遇见能接受这个理论的人类,周影觉得这个人比较特殊。

“救命……救命……”那个人大叫着跑起来。只是他把车停在了极为偏僻的郊外,再大的喊声也很难被听见。

“食物大叫大闹的不好。”周影静静地对他说。

周影买完早点,送瑰儿进货,和朱兵交班,哄火儿睡觉……完成了这一切后,才坐在阳光下修炼,这时手机上闪起了孙剑的电话号码,他才想起自己答应过给孙剑回电话的,这时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

“你睡了没有?”孙剑无精打采的声音传过来。

“没,我忘了给你回电话。”周影马上认错。

“忘了就忘了吧,那会儿我也没空接。出来吃早饭吧,我有事告诉你。”

“早饭?现在已经九点了。”

“大哥,我刚下班!几点下班几点吃饭,天经地义!来胖胖粥店,我请。”孙剑打着哈欠挂上了电话。

周影抓抓头,不知道一天吃两次早饭合不合适。

当周影赶到指定地点时,孙剑已经点了东西稀里呼噜地吃起来,嘴里含着一口饭招呼着他:“坐,吃什么自己要。”

“我吃过了。”

“对啊,某人和女朋友同居,有人做饭、洗衣服,真幸福啊。嘿嘿嘿……”孙剑眉开眼笑地瞄着周影。

“瑰儿住对门。不住一个房子就不叫同居。”周影认为应该这么解释。

“对门,嘿嘿嘿,租两套房子多浪费,把那套退了吧。这社会多开放啊,不用管别人怎么看。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孙剑才不相信那一套。

“你找我什么事?”

“差点儿忘了正事。”孙剑点点头,四下看看,见周围没人,几个服务员也站得很远,这才说道,“昨天晚上,一个全国通缉的变态杀人狂已经到了本市。”

“杀人狂?”周影老在电视里听见这个词。

“我从没见过那么变态的凶手……”回忆起昨天看的案卷,孙剑一阵反胃,扔下了筷子,小声对周影说,“他吃人肉。”

“哦。”周影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看来吃人的人还真不少呢,自己家厨房里也有一个。

“他先用麻醉剂把受害人弄昏,然后弄到没人的地方杀死,然后生吃……别提多恶心了。”孙剑又是一阵反胃。

周影点着头道:“生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周影!你是不是没神经啊,我在说变态杀人狂吃人的事!”孙剑最受不了周影那副处变不惊、千年不变的面孔了。

周影忙掩饰:“那是你们警察的事,和我们老百姓距离挺远的,我当在听故事。”

“立新市人口是不少,可是我老担心你那种态度,一点儿警戒心都没有,不管什么人都让他上车,半夜三更的,不管去多偏僻的地方你都拉,这多危险啊!万一上车的是劫匪,是杀人狂……”孙剑苦口婆心地对周影进行着安全教育。

“我会小心的。”周影安慰他。

“我跟你说,那个变态杀人狂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相文静,皮肤白皙,一般戴着眼镜……最近见这样的人别拉。不过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抓住他的,决不能让他在我们立新市做下案子!”孙剑信誓旦旦地说。

周影喃喃地重复:“中年、白皙、戴眼镜……”

“对,记熟了!小心点儿。”孙剑对他的态度表示赞许,“我一定会抓住他的!”孙剑咬紧了牙。

周影小心翼翼地问:“孙剑,你很想抓他?”

“不抓住这样的恶魔,我还算什么警察!不把他绳之以法,我誓不为人!”孙剑越说越激动,用手砸着桌子。

“糟了,也不知道下锅了没有……”周影知道瑰儿有时候会把肉炒好了备用,喃喃自语着。孙剑打着哈欠回去执行公务了,周影则飞奔回家去看自己的厨房。

中午刚到,刘地就溜达着进了屋子,仰躺在沙发上,问道:“饭好了没有?”

“我还没做。”周影看看时间,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便站了起来。

“怎么是你做饭,瑰儿不回来吗?”刘地躺着呻吟起来。

“瑰儿去店里了,午饭不回来吃。”周影洗洗手,准备去做他最拿手的炖肉、炖菜。

“那我走了,我宁愿去饭店吃。”刘地向门口晃去。

“站住!”一声暴喝传来,火儿箭一般从厨房冲了出来,跳上周影的肩头冲着刘地大叫,“那个人哪儿去了?一定是你偷走了!”

“谁稀罕,我昨天晚上刚吃过。”

“影刚帮我抓回来的,还新鲜着呢。一定是你偷走了,快还给我!”火儿大叫大嚷,不依不饶。

“火儿,那个人是我拿走了。”周影忙安慰他,“我给了孙剑。”

“什么!你明明已经给我了,却又把他送给别人?你这等于是偷我的东西送人!你是怎么给我树立榜样的?你这样会在我的成长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火儿最近学会的时髦词汇越来越多了,反正他知道周影有一半听不懂,先一股脑说出来把周影弄晕了再说。

刘地耸耸肩:“你要真以周影为榜样,那天下可就太平了。”

“刘地,你对我的优秀品质有什么意见吗?”火儿眯起眼问。

“没有,一点儿意见也没有。因为你根本没有可以称得上‘优秀’的品质。”刘地马上笑嘻嘻地回答。

“死地狼!”火儿扇着翅膀,准备把愤怒发泄在刘地身上。

“对长辈没大没小,这是什么品质啊?我是周影的朋友,论理你得叫我叔叔吧?”刘地还在火上浇油。

“你死了我就不用叫了!”

“哼哼,你没听过祸害活千年吗。我这样的大祸害,再活一千年都没问题。”

眼见刘地和火儿又要开始饭前战斗,周影忙出来阻止,他刚买回来的电视还没开箱呢,再摔了有些可惜。“对了,南羽说今天瑰儿生日,你们知不知道?”他及时地转移了他们俩的注意力。

刘地十分失望地道:“南羽告诉你了啊。真没意思,本来想看看你忘记了瑰儿的生日,她会是什么表情。”

“你心肠真坏!”火儿踢了他一脚,“影,我本想提醒你的,可是后来忘掉了,不过我给瑰儿准备了礼物──我要买齐所有的材料,开盛大的宴会来庆祝,还要摆上鲜花!”

“就是说瑰儿要为自己的生日宴会做饭,还要用自己店里的花来装饰。她也太可怜了吧?”刘地做深表同情状。

“你是说瑰儿过生日让影帮她做饭,她就不可怜吗?”火儿反问。

刘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此刻,厨房里,周影正把大块的肉和大片的白菜叶子扔进清水里,然后放在火上煮。周影记起了瑰儿的嘱咐——做饭要加调味品,便又打开那些瓶子、罐子,把糖、醋、胡椒粉之类的随便倒了些在锅里。

“火儿,刘地,吃饭了。”

“我走了,我找地方吃饭去。”刘地捂着嘴穿墙而去。

“走了正好,乐得我自己吃。”火儿坐在锅上,挑着肉块吃。影做的饭味道虽然比不上瑰儿做的,可没有那么多怪规矩:什么吃饭前要洗手啊,不许上锅子啊,吃完不许在窗帘上擦嘴啊……所以火儿吃得还是很开心的。

“影,别忘了吃完饭去买菜,准备给瑰儿过生日。”他边吃边吩咐周影。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周影才把几大包东西全搬进屋里。火儿清点了一下,足够五、六十道菜的原料了,这才放周影去修炼。周影刚刚坐回阳光下,手机又响了起来。

“周影,是我。那个变态杀人狂抓住了,晚上咱们继续去抓劫车的,老地方,不见不散。”孙剑疲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

“哦。”周影算算,请林睿的鬼使顶着那具尸体在街上跑了也有好几个钟头了,孙剑总算抓住他了。

“不过抓了个死的。”孙剑多少有点儿遗憾,“他拒捕,我一个同事开了一枪,他吓得从天桥上摔下去了,被好几辆车碾压过去……呃……不说了,再说晚饭也吃不下了。我先回去补个觉,晚上见。”

火儿一直伸着脖子听,眨眨眼回过了味儿:“那个人是我的,我一口还没吃呢!死警察!还给我!”他抢过电话就叫,幸亏孙剑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

“影,你说吧,怎么赔偿我!”火儿在周影头上跳来跳去。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吃人,就是看不得自己的食物给了别人。周影把火儿从头上拿下来,他马上又跳上去,反正它知道周影最后非让步不可。果然,反复了十几次后,周影说:“我今天晚上再给你抓一个。”

“说定了,我晚上跟你一起去,看着你点儿。呵呼……下午觉都耽误了,现在开始睡。”火儿达到了目的,便收起翅膀,蜷在周影膝盖上呼呼大睡起来。

周影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偏向西方的太阳,再次开始了修炼。

“为了瑰儿的生日,干杯!”

大家一起举杯庆祝,瑰儿兴奋得脸颊红红的,在大家轮番劝酒下大口喝着香槟。她在立新市的妖怪中的人缘特别好,一听说她的生日,大家送来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礼物,要不是大多数妖怪害怕火儿和刘地不敢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周影家的小房子还真装不下。

现在宴会上只有周影、刘地、南羽、火儿、林睿和瑰儿请来的猫妖黑冰,这么寥寥几个人面对瑰儿做的一大桌子菜,大概要拼尽全力吃才能看出成效。

“咦,这串项琏很漂亮,终于看见适合女孩子的礼物了,这是谁送的?”刘地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乱翻着瑰儿收到的礼物,手里拎着一条贝壳串的项琏问道。

“是我,刘前辈。”黑冰恭敬地回答。它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上,用爪子捧着酒杯喝饮料,比起又抢又闹的刘地和火儿显得极有教养,“我请九师兄代我买的。”

“唉,一大群妖怪还不如一只猫懂得送礼。”刘地感叹着,“瑰儿,我送你一样好东西。”他从背后取出一个盒子,打开包装,“最新潮的性感内衣,你可以穿给周影看。”

瑰儿立刻涨红了脸,把一大块豆腐塞进了刘地嘴里,十分不好意思地偷眼看看南羽。

南羽笑着站起来:“我绣了几条丝巾,瑰儿出门时可以戴戴。”南羽的刺绣手艺极为精湛,瑰儿欢天喜地地接了过去。

“我的。”林睿一边吃一边递了一张游戏光盘过来。

不等瑰儿开口,火儿先叫起来:“你买到了,让我先玩。瑰儿,你转送给我吧。”

瑰儿嘟起嘴:“他本来就是给你的。”

“是吗,那我拿走了。”火儿一把将光盘夺了过去。

“反正我送过东西了。”林睿满嘴食物,含含糊糊地说着。

“唉……”瑰儿用手推了推那一大堆礼物。说是生日礼物,其中有的也确实价值不菲,可是除了南羽的丝巾和黑冰的项琏,没几件可以派上用场的,“这是什么?”瑰儿从礼物堆里挖出一个盒子,看着上面的字念道,“脑黄金。不会吧……谁送的这种东西,我有那么老吗?真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脑黄金,谁送的?”

“哈哈哈哈……瑰儿,你也需要防止衰老吗?”

大家立刻笑成了一团。

“是我放在那里的。”周影不明白大家在笑什么。

屋里的笑声瞬间停止,接着暴发出更大的笑声。

刘地把那盒脑黄金举到周影面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买的……哈哈哈……不愧是周影,哈哈哈……”

“我看见广告上人类都在买。”周影还是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看来人类的广告真是做给你这种人看的,只要大张旗鼓地宣传大家都买×××,你就一定会跟着去买的。”刘地拍着周影的肩说。

周影觉得这是夸奖——这不就说明自己更像人类了吗。

瑰儿看看周影,一把从刘地手里把盒子抢回去:“还给我,是周影送给我的。”

“你拿去有什么用啊?”

“我吃。”

“那是给老头儿老太太吃的。”

“等我成了老太婆时再吃。”

“那时早就臭了。”

“不用你管!”瑰儿抱着盒子珍而重之地放在柜子里,然后眯起眼睛笑着对周影说,“谢谢,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那就好。南羽不肯告诉我给你买什么才好,我想了半个晚上,本来还以为送菜刀更好。”

“咕咚”。刘地张着手,仰天倒在了地上。

瑰儿的生日宴会进行了一半,火儿和林睿就开始与刘地为了最后一块炸肉进行例行的战斗。由于有南羽和黑冰在场,瑰儿开始还表现出“有教养的家庭主妇”的形象,温和地阻止他们,但是当战火蔓延到她收到的礼物之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卷起袖子,抓起锅子向刘地他们砸下去。

南羽和黑冰聪明地躲进了卧室,周影却依旧坐在桌边,慢条斯理地吃他那一份饭菜。不论是面对火儿的烈焰、刘地的爪子还是满天飞的杯子、盘子,他都稳如磐石,眼都不眨一下。

“周前辈果然道行高深,泰山崩于前而不惊啊。”黑冰无限崇拜地赞叹着。

周影吃完了饭,从燃烧着的沙上起来,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就问火儿:“火儿,我要出去了,你去不去?”

“不去,等我赢了再说!”

“哦,南羽、黑冰,我顺路送你们回去?”

“好。”

“多谢周前辈。”

南羽和黑冰小心地绕过战场,向门口移动。

瑰儿看到周影和南羽并肩走向门口,咬了咬嘴唇,不过她马上就转过身,举起一个盘子丢向刘地。

七点三十分,红色出租车停在了孙剑家楼下。

“你迟到了。”孙剑站在路边,对着周影伸出手表。

“我去送了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

“一个女的,一只猫。”

“重色轻友!”

车驶入了闹市,路边两名男子伸手拦车。

“开过去,说不定是劫匪。”孙剑的话中带着兴奋。

等客人上了车,周影把车开向市郊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万家灯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在越来越习惯这样平静的人类生活了。

“别动!我们可有枪!把钱拿出来!”身后的客人忽然厉声说道。

周影平静地回头看向他们……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