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十三、和好

“想不到啊想不到,那个林睿竟然会被你耍了!我真是太佩服你了,太佩服你了!”

“陈山娃啊,陈山娃,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狐狸!亏我这双久经训练的火眼金睛都没看出你的真面目来,你真是太能伪装了。”

“人才,人才!我发现我已经成为你的崇拜者了,请给我签个名吗!”

“连林睿都能忽悠的高人啊,我想很快整个立新市就要传着送您老的大名了!”

……

从桃源小区回学校的一路上,吴潜峰和薛子云就没有让自己的嘴闭上过哪怕半分钟,两个人唠唠叨叨的不停“颂扬”着陈抗山的丰功伟绩。因为对于陈抗山明明有了充分的计划却不告诉他们两个、让他们白白担惊受怕的行为的鄙视,他们两个充分发挥着他们的嘴皮子优势,专门捡着陈抗山不爱听得说,直到把陈抗山说得哑口无言,无力反击。

“……我没有骗他,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被他们两个的语言攻击袭击了这么久,陈抗山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反复重申着自己没有欺骗林睿,对林老师的尊重是发自肺腑的。

“得了吧你,谁看不出来你是计划好的啊。”

“就是就是,大智若愚指的您啊。”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抗山你已经把这句先辈们千锤百炼总结出来的名言吃透了啊。”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我以后再也不会嘲笑你是书呆子了!”

“高人,您收我为徒吧。”

……

陈抗山真是怀念薛子云不跟自己说话的日子。

好不容易看到了学校的影子,陈抗山才终于松了口气,却又忽然意识到,平日里习惯了挥金如土的薛、吴两位少爷今天竟然不打的宁愿走回来,难道就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多说自己几句?想到这个可能,陈抗山有种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过的无比黑暗的预感。

三个少年摇摇晃晃的走进校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按照全封闭的学校的管理模式,这个时间学生是不允许随意出入的,可是那个大门的管理员对于三个少年从眼前大摇大摆而过的行为压根视而不见,陈抗山不知道这是因为薛子云他们使用了什么法术,还是因为这位可怜的看门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不遵守纪律的学生的肆意出入了。

“饿死了。”陈抗山吐口气。他今天走了从学校到桃源小区一个来回的路,又没有吃晚饭,现在确实又饿又累。不过这个时间学校的食堂早就停止供应饭菜了,平时他们要是错过饭点之后饿了,韩氏姐妹的宿舍里总是储备着大量的零食可以供他们填肚子,可是现在他和韩氏姐妹还在冷战之中,当然是拉不下面子来到她们拿里讨吃的,于是开始思考着自己的苏这种会不会还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要不出去找家饭店吃?我也饿了。”薛子云的思维和陈抗山根本不在一个纬度上。

“吃西餐怎么样,我知道有附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厅,我们可以去帮他们鉴定一下饭菜质量。”显然吴潜峰的思维高度与薛子云相仿。

于是,刚刚走进校园的三个少年又迈着摇晃的步伐从守门人眼前,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那位久经考验的守门人神经坚韧的继续专注于自己手中的报纸,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所谓的学校附近,其实也是在接近两条街区之外的地方。在顶着跋涉的劳累和朋友们不断地语言攻击终于看到那家西餐厅的霓虹招牌之后,陈抗山感到自己一步都走不动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一步跨进去,然后吃点什么都行。

不过当陈抗山真的走进西餐厅,第一眼的发现就让他觉得来这里吃饭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在靠窗的位子上,四个少女正在边吃边聊,气氛和谐热烈,而这四个人竟然就是王童童、何欣然以及……韩氏姐妹。

随便的扫上一眼就可以发现,这间餐厅里程锦高中的学生还真不少,至少陈抗山就看到了好几张桌子边坐着面熟的同龄人了,可见学校里对于学校周围饮食业发展状况十分关心的同学大有人在。

韩氏姐妹他们坐的位子可以轻易地看到门口,所以陈抗山他们走进来看到韩氏姐妹也在这里儿一愣的时候,四个少女也同时发现了他们。

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陈抗山,韩氏姐妹的脸色一沉,正待把脸扭过去装作看不见他,却看到了跟在陈抗山后面有说有笑的薛子云。两姐妹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叛徒!”两姐妹异口同声的冷着脸对正看着她们的薛子云做出评价。

薛子云苦着脸看看韩氏姐妹,再看看正东张西望装作看不见两姐妹的陈抗山,醒悟到自己的处境似乎不妙。

这个时候韩氏姐妹已经重新回到了和王童童她们的热烈讨论中,一副专心于研究究竟哪个牌子的化妆品更好用的问题。而陈抗山和吴潜峰也向服务员要求了一张桌子,施施然的走向那里,看也不看那对姐妹。

薛子云得脸色顿时变得难堪之极。

他先是站在韩氏姐妹这边不理睬陈抗山,现在跟陈抗山和好了,却又没有及时的拉拢韩氏姐妹也跟陈抗山和好,韩氏姐妹那句“叛徒”虽然声音小,但是以他的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顿时心里的不快和尴尬都涌了上来。

薛子云的性子骄傲要强,特别对于自己的“名誉”是看得很重的,被韩氏姐妹这样说,不由就有些挂不住,但是他对韩氏姐妹处处让步已经成了习惯,任由对方怎么说,他都不会生出反驳的念头来,只是心里忙着盘算要怎么才能让韩氏姐妹和陈抗山尽快和好,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去对大家都好。

心里这么想着,薛子云向韩氏姐妹走过去,故作神秘的说:“你们两个肯定猜不倒我们刚才去那里了。”

韩氏姐妹根本就不理睬他,双双把脸转到了一边。

王童童看到薛子云尴尬便作了一回好人,很感兴趣似的问:“去哪儿了?难道去跟朱黑黄决斗了,我支持你们!”她对自己的“未婚夫”恨得牙根痒痒,巴不得对方快在决斗中被干掉。

“才不是,我们去了……”薛子云一边故作神秘的拖长声,一边偷眼看着韩氏姐妹,放低了声音说出几个字:“桃源小区……”

“喔。”

“什么!”

两个少女的声音同时响起,表达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含义。

对于王童童来说,她是林老师的得意弟子,桃源小区她经常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可是对于何欣然来说,桃源小区就是龙潭虎穴一般了。何欣然虽然和瑰儿关系不错,但是对于桃源小区的畏惧却不会因此减少一点,她是从来也不去桃源小区瑰儿的家的,也不敢想象别的妖怪们主动去的情形,听了薛子云的话,自然惊讶的叫出来。

薛子云见韩氏姐妹虽然没有出声,可是已经双双回过头来看着自己,两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惊恐之情,心里顿时对于自己的计策得逞而得意起来,继续说:“你们不知道,陈抗山那个家伙竟然因为商兔子刺激了他几句,就主动跑去找周影。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出发了,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马上赶去救他……”

在他的描述之间,自然把自己说得多么的义勇双全,好像是他为了陈抗山不惜以身犯险,历尽艰难、九死一生,终于才不畏生死的把陈抗山解救出来。

这边少女们在听薛子云说话,陈抗山和吴潜峰自然也在听,听到薛子云信口开河的胡说一通,陈抗山只是苦笑,吴潜峰却忍不住了,站起来毫不留情的对于他的这种行为给予了毫不留情的反驳。

吴潜峰口中说来,事情自然又是另一个版本,故事中的吴潜峰义薄云天,为了拯救陈抗山,为了替言而无信的薛子云保住面子,吴潜峰不惜牺牲自己,勇于拼搏,抛头颅洒热血的才使三个人能够顺利归来。

听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加不要脸的言辞,薛子云自然奋起反驳,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起来。

他们两个越说事情就越是离谱,到了最后听来简直比小说还要曲折感人以及虚假,至于事情的真实过程,他们两个自然是一字未提,想来林睿是绝对不会愿意有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真相的,要是传出去了,不但自己三个人要倒霉,听到的人恐怕也要受到牵连。而王童童和何欣然也是聪明人,知道不去探究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是明哲保身第一定律的道理。明知道薛吴二人是在胡说八道引韩氏姐妹注意,她们两个也不去揭破,反而跟着大呼小叫,评论着这个对那个错的添油加醋。

韩氏姐妹越听越感到心惊。

她们两个自然知道薛子云和吴潜峰是在胡说八道,可是他们三个人跑到桃源小区去,而且进了林老师的家门这一点,恐怕不是编出来的,他们疯了吗?竟然干出这样危险的事情来。

薛子云和吴潜峰还在哪里说的口沫横飞,有了王童童和何欣然这两位美女插科打诨,当然是令他们两个的谈兴倍增,越发说的荒诞不羁,令人听了瞠目结舌起来。

韩氏姐妹气呼呼的看看这两个一时半会收不住话匣子的家伙,转身看向陈抗山。

陈抗山一如继往的在这种口舌纷飞的环境中保持着老实的姿态,不言不语一脸无奈的看着薛子云和吴潜峰。这时的韩氏姐妹也顾不上对陈抗山的种种不满了,韩杏儿拉了一把陈抗山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干什么了?桃源小区也是能随便去的?”

陈抗山听见她们主动跟自己说话了,顺水推舟地说:“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之前还不是也逼我去过。”

“那是因为你去最合适,而且还有我们在外面接应你呢!”

“我们跟着你去总比薛大炮仗可靠吧!难道你更相信他们!”

“快说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有没有受伤?”

“林睿怎么就让你们活着出来的?”

“见到周影了吗?”

“那个可怕的火儿是不是也在?”

“你们到底怎么逃出来的啊?”

……

她们两个的声音一模一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话来简直密不透风,别人连见缝插针的机会都找不到。陈抗山被她们连续不断的问题问的眼冒金星,看着还在一边的王童童她们结结巴巴地说:“回,回去再告诉你们吧……我们都没事。”

“哼,你们当然没事,有事的话就不会有工夫来吃什么西餐么。”

“是啊,某人还总是说自己吃不惯那种怪里怪气的东西呢,以前还想要受刑一样的别人求着才来,现在偷偷的来也来得很高兴不是!”

两姐妹确定了他们三个都没有事,新仇旧恨不由又重新涌上了心头,现在重新恢复跟陈抗山不说话的状态已经不可能了,于是就开始对这陈抗山冷嘲热讽起来。陈抗山向来是不喜欢吃西餐的,对他来说那些西餐的佐料简直就有一股坏掉的味道,花好多钱去吃这些在他看来实在不值得。以前吃西餐的时候他都是为了陪着韩氏姐妹才肯做出牺牲的去,弄得韩氏姐妹有时候都不好意思,宁愿选择别的饭店。可是今天,他还不是主动到这家西餐厅来了,可见以前的讨厌西餐全市装出来的,骗子!

陈抗山无力争辩,他已经饿得不行了,现在就想好好的吃一顿,别说西餐,就是日本菜里的那种生的鱼肉他也吃得下去了。更没有力气继续接受韩氏姐妹的语言攻击以及听薛子云、吴潜峰的夸夸其谈了。

“随便给我点什么吃得都行……”他瘫在位子上对看着这些完全没有公共场合礼仪的少年少女已经快要隐忍不住了的服务员说。

“随便……”还有到西餐厅来点随便的。服务员又耐着性子推荐了一通店里的招牌菜,结果换来的还是陈抗山一句:“随便随便,是吃的就行,我快饿死了。”

“给我吧,他根本不会点西餐。”韩杏儿一把拿过菜谱,点了几个陈抗山还能够接受的菜样给他。

陈抗山来到城市之后的生活一直是她们姐妹两个在照顾的,山里孩子虽然吃苦耐劳,但是却缺乏吃穿用住方面的技能,只会用什么都行、随便、差不多就可以……类似这样的态度应付生活,韩氏姐妹当然不会看着他这样过日子,平时吃得穿的用的,都是她们两个在帮陈抗山打理。通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她们也从陈抗山那些“什么都行”之中,逐渐得摸到了陈抗山的喜好,可以说在生活问题方面,她们两个比陈抗山自己都更了解陈抗山一些。

“对了,你的女朋友呢?怎么没有陪着你一起去冒险啊?”

“就是啊,关键时刻那个说自己多么多么为你着想多么多么了解你的内心的‘美女’呢?怎么不陪着你啊!”

看着陈抗山吃得狼吞虎咽,韩氏姐妹也没有闲着,双双在他的对面坐下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算起了旧账。

陈抗山开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脑子快速转动了好几圈才明白过来她们指得是杨春,不由得没好气地说:“什么跟什么呀,我和她第一次单独说话!”

“哇喔,单独说话耶。”

“好浪漫吧,在我们这些整天欺压你的人这里找个空档单独说话不容易吧!”

“好想好想二人世界是吧?”

“就是啊,我们这些电灯泡真是让别人厌恶喔。”

“你们别胡乱造谣行不行!我跟杨春根本不熟!”陈抗山被她们嗲声嗲气的说话弄得浑身发毛,急忙做出澄清。在乡下孩子看来,这个年纪就跟某个异性“好”,那是很不对的事情,他自己虽然有两个未婚妻,但是彼此间绝对是纯友谊关系,要是因为他和杨春说了几句话就硬跟她绑在一块陈抗山可受不了。

“哇,都不熟就跟她凑在一起说我们的坏话啊,要是熟的话是不是要开我们批斗会了?”

“嗯,你懂什么,这叫做一见钟情,特有共同语言。”

陈抗山看着她们两个故意扭捏作态的说话,忽然觉得自己一点也吃不下去了,把叉子一扔说:“我没说你们坏话!是她自己在说房跃欺负她的事,不知怎么就扯到我跟她一样去了,我都跟她说明白了我和她不一样,是她自己不听!她也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平时她一个朋友都没有,挺可怜的。”

“你还说她可怜,这种随意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可怜,被她说的成了什么!”韩杏儿愤愤地说。

“她凭什么指责我们啊,我们又没有欺负过她!”韩桃儿咬牙切齿说,“被她说了不能白说,回头总得欺负一回才算她没说谎!”

“算了算了……”听她们生气嚷嚷也比听她们支前那样说话强,陈抗山好言相劝着,“算了吧,和她计较什么,她跟着房跃日子过得挺不容易的,你们就行行好吧。”他对于杨春不至于反感,甚至有些同情,但是因为杨春的信口开河他才会跟韩氏姐妹以及薛子云闹了这么久的别扭,也实在无法对这个人产生好感。

“哼……”

“哼……”

两个女孩一起用这种声音回答他。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