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区小妹的一天

全职家庭主妇的一天,清晨是最忙碌的时段,六点不到就起床,做饭、喂孩子、收收拾餐桌、送丈夫出门……等到好不容易有机会喘口气,坐下来跟孩子玩一会儿时,都已经九点多了。

区小妹最近经常在考虑要不要请一个保母。不过她的秘密太多了,家里多出一个人的话,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丈夫怕她一个人在家会闷,不时建议她出去工作,或者干脆像以前一样自己开家店。自从结束了以前的生意,跟着丈夫来到这个城市以后,区小妹就做起了全职的家庭主妇,虽然自己也很想出去跟外界多接触,可是……

把试图爬下沙发往桌子进军的宝宝抓回来。这个小家伙只要一不注意,就会悄无声息地到处乱动,从来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于是区小妹只好把重新开店的计划再次延后,至少要等这个小东西上了幼稚园以后吧。

几声门铃响起。

区小妹一边向宝宝交代着:“不许动!待在那里,给妈妈看个乖乖的样子……”一边连问都没问就打开了房门——要是真的遇上了不长眼的强行推销、入室抢劫什么的,最多也就是让她活动一下筋骨。可是她才往门外看了一眼,就马上皱起眉头:“你来干什么!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我们之间早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你别总是跑来纠缠有夫之妇!”一看见门口站着的孟蜀,区小妹便毫不客气地怒斥他,再重重摔上门。

可是,一道铁门对孟蜀来说实在没有什么防御作用,下一秒孟蜀便从门缝中“挤”了进来,盯着区小妹追问:“上次你说我自己跑到你家不礼貌,这次我可是按了门铃,你给我开的门!你只要告诉我实情,我马上就消失,而且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

区小妹冷冷一笑:“你说的话还能当真吗?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他们两个曾经做过一百年的夫妻,到头来却是劳燕分飞。他们分手的原因虽然主要是由于孟蜀变心,可是当时他们之间毕竟没有出现“第三者”;说是孟蜀变心,不如说是相处久了之后的一种倦怠感。

区小妹自己当时并没有试图挽回,也可以说是一种不自觉的放弃。不过孟蜀的不告而别,怎么都会令她有一种弃妇之怨,现在多年之后重逢,她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幸福的新家庭,可是她又怎会对孟蜀有好脸色。

孟蜀也不客气地迳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屋子里东张西望起来。

区小妹的儿子正在蹒跚学步,大概他也继承了母亲部分的天性,一旦跌倒了,就干脆在地上扭动身体,试图使用滑行的方式前进。

孟蜀看着他笑了起来:“小东西,你肚子上没有鳞片,滑不起来的。”他看得有趣,伸手想摸摸孩子的脸。区小妹警觉地一把抢过孩子,盯着他叫:“不许碰我的宝宝。”

“只要你告诉我我们女儿的事,我就走了!”孟蜀还是这么一句话。

几万年的寿命已经让他越来越无情,几乎没有几件事可以让他动心了,可是事关自己的子女,不管他这个父亲做得多么不称职,他也不可能当做不知道而不闻不问。区小妹口中的女儿究竟是否真的存在?要是真的存在,她现在在什么地方?生活得怎么样?孟蜀对这些问题的关心,与正常父亲并无区别。

“走,你给我出去!我不会告诉你的!”区小妹气冲冲地伸手指向门外。

孟蜀上门来过几次,每次都受到类似的待遇,如果这是另外一个妖怪,甚至地位低一点的仙人敢这么对他,对方的下场就堪忧了,巴蛇孟蜀可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妖怪。可是面对过度自负的前妻,他实在没办法生气。

见区小妹已经拿起扫帚准备把自己扫地出门,他只好站起来叹口气说:“我已经够低声下气了……我的脾气你知道,我从来没对谁这么迁就,你不觉得我对你已经……”

“我没请你来迁就我,你别到我家来,不就不用看我的脸色!”区小妹的口气还是那么冰冷生硬。

“唉……你都有了新的丈夫,还有了孩子,过去的事你还放不下吗?”孟蜀想劝区小妹忘记过去,却被她一扫帚打下来:“负心汉当然马上就会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抛弃的人怎么忘?怎么会忘!”

孟蜀被扫帚扫中了几下,虽然不痛不痒,可是在他这样高傲的大妖怪看来,已经是奇耻大辱了,纵使对区小妹心中有许多愧疚,可是现在也禁不住怒火冲顶,冷笑说:“好,好,你不肯说,我自然有别的办法,你的人类丈夫不知道他的枕边人是一条蛇吧?如果他知道了,还肯不肯和你做恩爱夫妻……”

“你说什么!”区小妹没想到以他的身分,竟会说出这种近乎无赖的话,一下子愣在那里。

“你自己想想吧……”孟蜀冷笑着说完,便消失在区小妹面前。区小妹呆呆地站了片刻,手中的扫帚落在了地上。

正如同孟蜀说的,田尤俊不知道她的真实身分是妖怪,更不知道她是蛇妖。

区小妹是因为胡乱使用从孟蜀那里偷来的法宝,曾经有过暂时的失忆;在失忆期间,她甚至忘记自己是个妖怪,也暂时失去了妖怪的法力。等她恢复记忆,记得自己是妖怪时,她已经嫁给了田尤俊,并且有了儿子。

正因为这段婚姻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形成的,所以她一直以来都对这桩婚姻有所怀疑。究竟自己是真的爱上了田尤俊,还是在变成人类时,浅意识中想要寻找一个与孟蜀、刘地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子依靠,才会选上他。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向田尤俊坦白自己的身分,毕竟依她的个性,好则留、不好则散,而且自己也不是没经过情路波折的小姑娘,没必要弄得生生死死、哭哭闹闹的,大不了抱了孩子一走了之。可是由于失忆期间已经对田尤俊说了那么多谎言,她不知道怎么把它们全部解释过去,如果要说得明白,就不免牵扯到自己过去的两段感情揪葛,而这些事情她实在不想谈,更不愿意让田尤俊知道。

每次当她下定决心跟丈夫开口时,却总是会犹豫起来,结果事情就一拖再拖,时间拖得越久,她就越不好开口,一直到今天。

唉,孟蜀应该不至于真的去做那么无聊的事吧?

区小妹叹口气,抱起宝宝,打开电视想要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许仙,我姐姐对你情深意重,你居然背叛她!”

“人妖殊途,你们这两条蛇妖居然敢迷惑凡人,罪不容赦。”

“许仙……”

“我不想看见它们,妖怪,妖怪……啊……”

……

这破电视台什么不好放,偏放这种让人看心烦的东西!

区小妹咕哝着,拿起宝宝的一个玩具抛过去,准确的打中了电源,让电视上那吵吵闹闹的故事停了下来。

宝宝见她这么做,也拿起了手边的东西乱扔,同时高兴地哈哈大笑。

“好了,好了,宝宝,是妈妈不好,不该给你做坏榜样,咱们不扔东西,好不好?”

区小妹连忙收回思绪,从儿子手中抢救那些饱受蹂躏的玩具。宝宝几次扑抓玩具失败,没能从母亲手中夺过那个波浪鼓扔出去,小嘴开始瘪了起来,试探着抽抽噎噎几下,见妈妈居然还不肯妥协,终于气得声震屋宇地大哭了起来。

“宝宝不哭,好孩子不哭……”区小妹又开始慌忙地哄劝起来。

可是宝宝还是使劲地大哭大叫,手舞足蹈,显然不肯轻易罢休。

“宝宝,妈妈错了,妈妈给你扔好不好……来,咱们扔这个小狗熊好不好,好不好……”

区小妹全无理性母亲教育孩子的态度,反而把“溺爱”这两字发挥得淋漓尽致,几乎是想怎样,她就由着孩子怎样,对妻子的教育方式,田尤俊虽然不怎么赞同,但只要孩子甜甜地叫声爸爸,便让他把从书上看来的正确教育方针给忘得干干净净。

于是,他们的儿子就在这种教育之下长到现在,受尽娇宠的他,怎么会因为妈妈认错就原谅她刚才的“错误”,所以继续大哭大闹,无理纠缠。被他闹得没有办法的区小妹眼珠一转:“宝宝,如果你乖乖不哭,妈妈抱你去偷看爸爸怎么样?”

孩子的哭声嘎然而止。

对于幼小的他来说,虽然还不能理解母亲的一些“行为”有多惊人,可是对于这些母子间的小游戏,却颇觉好玩。比如说在天上飞来飞去,到公园骑大象、老虎,一下子飞到爸爸的身边,爸爸却笨笨地看不见等等。

“看爸爸,看爸爸……咯咯咯……”他拍着小手,脸上挂着泪珠笑了起来。

看着儿子瞬间换上笑脸,区小妹帮他擦乾眼泪,然后与儿子转眼消失在房间中。

※※※

医院是个永远不会缺少人潮的地方。

虽然丈夫是个医生,可是区小妹本能地对这种地方感到厌恶,即使已在人群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无法习惯人类的生老病死,但嫁给人类的她,却迟早要面对这一切——一个与人类产生感情直到有了婚姻的妖怪,都要做好面对这件事的心理准备。

区小妹知道那些与人类结合的妖怪们,有的会不惜自己的道行为伴侣续命,一而再、再而三,最后弄得伴侣半人不妖,干脆一起当了妖怪;有的会放弃自己的寿命,与伴侣同生共死;最多的则是静静的守着伴侣,看着对方苍老、死亡,然后带着一些心碎学会遗忘,重新去过自己的妖怪日子;不过最多的还是这一人一妖相伴一段时日便因为种种原因劳燕分飞,各奔东西。

区小妹对于这些都没有心理准备,她嫁给田尤俊时,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类,现在让她去考虑这些将来不得不考虑的事,只要一触及,心绪就会烦燥不堪。

这根本不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却要她来收烂摊子……

“妈妈……爸爸,爸爸……在哪……”儿子的叫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甩甩头,把那些情绪扔开,逗着儿子向前走去。

区小妹穿过长长的走廊,期间遇见了南羽。这个僵尸医生逗了逗孩子之后,却告诉她田尤俊几分钟前去了病房区。

“怎么会……”区小妹对于自己施加在丈夫身上的法术失效有些惊诧。以她的法术效果来看,自己应该是出现在丈夫身边几公尺范围内才对,可是这次却出现了滞后的现象,只到达丈夫几分钟前的所在位置。她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连招呼也没跟南羽打,便匆匆向田尤俊的去向追了下去。

一连转过几个转角,区小妹已经感知到丈夫就在不远处的病房中。这时,一个极为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从前方一晃而过,比她早了十几步进了那间病房。

孟蜀?区小妹花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他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他真的要……区小妹的心跳不由得加快。

难怪自己的法术会出现些微偏差,原来是因为附近有这个家伙在,就算他不是有心施为,他那强大的妖气也足以对周围其他妖怪施展的法术产生影响,更何况自己的法术本来就是他教的,受到他的影响更大。

本来以为孟蜀要找田尤俊的话,只是随口的威胁,毕竟以区小妹对他的了解,他的个性极为骄傲,绝不屑于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是现在看来,他似乎真的打算……难道这么多年不见,他的性格变了这么多?不过自己不也变了许多吗,近千年的时间,已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了……区小妹来不及细想,匆匆赶了过去。

两个男子的背影对着病房门口,他们正在低声交谈着。

区小妹站在门口,清楚地认得一个是田尤俊,另一个正是孟蜀。孟蜀已经察觉了她的到来,回头对她微微一笑,继续对田尤俊说着什么,而田尤俊始终没有回过头来,只是认真地听着孟蜀说话,不时点头,发出“嗯”、“嗯”的声音。

区小妹觉得手脚冰凉,没想到孟蜀这样一个堂堂大妖怪,仙人们都要避让三分的强大存在,竟然真的会用这种招数来对付自己。

“爸……爸爸、爸爸……”宝宝看见父亲的身影,高兴地挥舞着小手,叫了起来,区小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悄悄抱着他掩过去,吓父亲一大跳,反而抱紧了他,低声说:“宝宝,咱们回家去……”

下一秒钟,宝宝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家里,委屈、很委屈、十分委屈……

“哇……”一声大哭在屋中响起,宝宝再次得理不饶人起来,“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妈妈坏……要爸爸……”

区小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开始哄劝他,而是紧紧抱住他,呆呆坐着。宝宝哭了一阵,忽然发现妈妈的眼睛中也在流泪,他好奇地看着妈妈脸上的泪水,居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哭泣……

※※※

田尤俊下班回到家,如往常一样,宝宝在地上玩着玩具,妻子正在厨房里做饭,稍有不同的是,屋子里的温度挺高,却没有开冷气。他拿起遥控器按了几下,对着厨房喊:“老婆,冷气坏了啊?”

“是啊,维修人员说明天才能来修。”

如果是平时,区小妹早就使用法术让房间降温,保证田尤俊根本不会察觉冷气坏了,可是今天她实在没有这种心情,就由着他去热着吧。

吃过晚饭,田尤俊用扇子为儿子扇凉,哄他睡觉,却发现向来不爱看电视剧的妻子,把电视频道转到了“白蛇”上面。情节发展到许仙知道妻子是妖怪后,抱着法海的大腿求救,完全不听白素贞要他回家的苦苦哀求。

区小妹一边烫衣服,一边用眼瞟了丈夫一下说:“男人,都是这样……”

“也不能全怪许仙嘛……”田尤俊说。

“是啊……”区小妹心理乱哄哄地回答,“怪白蛇不该嫁给他,早就应该知道,人和妖不会有好结果的……”

想想自己与这个现实中不知是否真的存在过的白蛇白素贞还真有点相似,同样嫁给了人类男子,这个男人同样是医生,而且……婚姻的下场恐怕也一样……区小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过自己可不至于像白蛇那样拖泥带水,到最后落了个可怜下场,大不了抱了儿子一走了之;有本事降妖的和尚这里倒有两个,木鱼和尚是不会管这种闲事的,石头和尚嘛……他自己不就是个妖怪,咦,这一点也与法海有点相似,难道这段“花蛇传”的结局,是自己与石头和尚来一场大战,弄个水漫立新市市立医院什么的……

区小妹越想越远,田尤俊却又说:“这根本不是人妖结合成功不成功的问题,你看聊斋中多少对人妖结合的夫妻,人家不也很幸福吗?这是种族与性格造成的悲剧。”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狐狸比蛇高贵?狐狸可以和人结合,蛇就不可以?”区小妹气呼呼的转向烫衣版,把后背对着田尤俊。

“当然不是,我是说许仙的性格与白蛇的行为问题。许仙本来就是个懦弱没有担当的男人,白蛇偏偏又一味地哄他、宠他,到后来他根本就成了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你指望一个小孩会为别人着想吗?他遇见事只会吓得大哭,然后躲到大人身后去诉苦而已。宝宝,爸爸不是说你不好……而且白蛇不应该从一开始就跟许仙隐瞒自己的身分,瞒来瞒去乍一见到她的真身,许仙当然会受不了吓死。如果一开始就说明白了,许仙也不一定不能接受的嘛。婚姻之中,两个人应该彼此坦诚……”

区小妹听到这里,手抖了一下,电熨斗落在自己手背上。

田尤俊惊呼一声,忙扔下扇子冲了过来,抓起了区小妹的手;眼前并没有预料中的烫伤、红肿,却是一片秘密的鳞片,并且很快消失,恢复成了娇嫩的肌肤。田尤俊握着这只手,脸上却一片平静。

区小妹抽回手问:“你知道了?”

田尤俊点点头。

“孟蜀还对你说了什么?”区小妹冷着脸问,没想到孟蜀真的这么做了,成为一个数万年来第一个令巴蛇孟蜀使用卑鄙手段的妖怪,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到自豪?

“孟蜀是谁?”田尤俊诧异地问。

“就是跟你说我的事情的那个男人。”

“没人跟我说你什么啊……”田尤俊一脸茫然。

“今天早上大约十一点四十分,和你在病房中说话的那个男人。”

“今天早上十一点四十左右……我在医院……我在和病人家属讨论病情呀,怎么了?你认识那个病人的家属?唉,七十多了,老伴得了这样的病,子女却都不在身边,不容易啊……看他那个样子,离病倒也不远了……”

区小妹根本没听见他下面的唠叨,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好个孟蜀,果然是万年老妖怪,自己这样轻易地便被他摆了一道。只是一个小小的幻术而已,自己居然就巴巴地上了当,她的心中乱成了一团,半晌才又问:“如果不是孟蜀,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难道是刚才……”

田尤俊看着她,叹口气说:“是宝宝出生的时候,你生完孩子在昏睡,我忽然发现,你的下半身……变成了蛇……”

区小妹无力地坐到沙发上。

※※※

区小妹坐在那里,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一个玩偶熊,田尤俊坐在她的对面,一直盯着她,表情难得地有些严厉,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小妹,我不是要抱怨什么,你一定也有你的顾虑和难处,可是你不认为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对吗?我一直等了一年多了,幻想着你下刻就会跟我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说说你过去的生活,说说你有过的有趣经历……可是你什么也不说,反而老爱看什么白蛇传,然后边看便在我耳朵边唠叨男人都这样,就好象……就好象我要做许仙了一样。这让我很不舒服……”

区小妹呆呆地问:“你害怕吗?”

“当然会害怕,老婆突然变成那样,那种视觉与心理的冲击有多大你知道吗?我算是体谅许仙当时的心情了——幸亏只有一半,所以刺激也算是减半了。我自己心里又害怕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又害怕被别人发现你被当成怪物,整整一个下午就跟神精病似的,对每个进病房的人严防死守——我想人家已经当我是神精病了。可是你醒了之后,却仿佛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可是从那之后你却喜欢上了白蛇传,有意无意地总问我对许仙的看法,要是这样我还不明白,我就白听着聊斋长大了。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在等,想看看你什么时候对我说出实情,可是儿子都过了周岁生日了……唉……”

“对不起……”区小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挤出了这么三个字。对她而言,说出道歉的话还真不容易,她本来就是那种无理占三分的人,与孟蜀共同生活那么久,遇事都从没服过软,认过错。

田尤俊讪讪地摸摸鼻子说:“我也不是要抱怨……嗯,我就是随口抱怨两句,也没别的……如果,如果你不愿意说自己的事,那,那就算了吧……”

区小妹长叹了一口气:“我其实一直想告诉你的,可是我在害怕……你知道吗,我已经一千一百七十多岁了,我曾经过许多许多的事情,修炼、旅行、杀戳、爱恋……甚至婚姻……其中有许多事情,我想你一定不会喜欢听的……”

“没关系,你不想说的就不说,只要你说,我都会认真听的。”听到妻子的实际年龄,田尤俊也有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可是想想故事中的妖怪好象随便睡一觉都要用八百年(区小妹:一睡八百年的那个是妖怪吗……),一千多岁似乎也不算什么。这么长的时光,自己也应该指望是她的初恋,可是婚姻就……想到这一点,他心里有点开始泛酸,脸上不由也就带了出来:“他是什么样的人?现在……现在怎么样了……”

区小妹苦笑一声:“今天我本以为你见到他了……他是个……”她微微闭上眼,寻思怎么形容孟蜀,“强大、善变、一条筋、单纯、高傲、任性,但有的时候很温柔,很会为别人着想的——虽然是从他自己的角度为别人着想。”

“听起来还不错……”田尤俊的脸开始拉长了。

“可是,他很自私……”区小妹看着他加上这么一句,嘴角露出笑意,“说了你会不愿意听,是你要我说的,怎么样?还要听吗?”

田尤俊一扬眉毛:“听,我想听,我一点都没吃醋!”

“如果再听见不爱听的……”

“大不了咱们就吵一架……夫妻嘛,有不高兴的事就吵罢。”田尤俊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不就是这样……”

区小妹扶着嘴唇点点头,坐到他的身边,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说:“他的名字叫孟蜀,也是蛇妖——大名鼎鼎的巴蛇。说起他来,得先讲讲我的身世。

我跟那个自己辛苦修炼成妖的白娘子不同,我的父母都是妖,所以我一从蛋中出来就是妖身。我的父亲是个称霸一方的妖怪,所以有许多的大小老婆、地下情人、红颜如己之类的,而我的母亲则是他的第二十一房小妾。因为是别人送给他的礼物,所以根本不得宠,我出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父亲什么样。

母亲总是跟我说父亲有多么了不起,所以我就认为父亲也会喜欢有本事的孩子。于是我努力的修行,总认为只要自己法力高超,本领出群了,父亲自然会在一大群数不清的孩子中注意到我。

也许是因为我天赋不错,也许是努力的结果,我的本领很快就在同辈中出类拔萃起来,在那一带也算小有了名气。可是我还是没有见过我父亲,因为他很少到我母亲这里来,也因为他从来对庶出子女不留心。他平时威风凛凛的巡视领地的时候,带在身边的都是他正妻为他养育的子女。

后来我的母亲去世了,他这个做丈夫的连葬礼都没有来参加。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对于父亲死了心。我埋葬了母亲,独自在山林间游荡,心情非常的不好。可是这个时候,偏偏遇见了一个不知好歹来挑衅的家伙,我们三言两语便动上了手,结果是我稍胜一筹。那个时候我的心中伤痛、气愤,正想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于是对对方下了杀手。山林之中妖怪们的争争斗斗本来常见,何况这是他先动手,他既然想要杀我,也应该有所觉悟被杀,所以我也没有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是在我母亲头七的那一天,我得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消息,那个被我杀掉的男子,其实是我父亲的儿子,也就要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而且因为他是嫡子,所以父亲对此大发雷霆,说我杀害兄弟,大逆不道,要把我打回原形,逐出家门。

很可笑是吗?从来没抚养过我一天,从来没见过面也不知道对方存在的兄弟,却要我背上了杀害血亲的罪名;从没进过的‘家门’,现在却要把我逐出去;从没见过面的父亲,现在终于满天下追逐着我了,为的却是要把我打回原形。

我当然不甘心坐以待毙,马上收拾母亲的遗物,逃离了故乡——身后跟着由父样带领的兄弟姐妹,大娘小娘们组成的追杀大军。我边逃边禁不住想,如果那天我输给了那位兄弟,是我被杀了——看当时的情形,他肯定会这么干的——那么父亲不会以杀害血亲的名义把那个嫡子打回原形赶出家门?会不会这样师动众的追杀他?

答案似乎是明摆着的,所以我更不甘心,我一边逃,一边不时的回头偷袭,仗着出其不意,又杀害了好几个‘血亲’。到了这种时候,我与他们也不算什么血亲了,反而可以说是血仇。我在他们的追杀下边打边逃,本来自以为不会有幸免的可能了,可是有一天,忽然遇见了一个强大的妖怪。

他的妖气是那么强烈,以至于我与那些追杀我的对手在他的面前连动都无法动弹。他本来正在悠闲的垂钓,饮酒、放歌,都没有对我们这些进入了他视野的小妖怪有什么表示,而我们也不敢轻易动作,生怕那个行为不小心触怒了他。其实当时我心中有过那样的念头,干脆对这个大妖怪作些不敬的举动,让他大发雷霆,不会青红皂白的把我们全杀了,我一个人换他们这么一大家子,很值得了。反正我娘已经不在了,我孤零零的一个,死了和活着也没什么分别,早死早投胎,也许下辈子做个普普通通的小蛇,没有什么智力,也就没有那么多烦恼……”

听她说出这样沮丧伤悲的话来,田尤俊收紧了搂着她的手臂,把下巴放在她的头发上轻磨擦。“可怜的小妹,要是那个时候我在你身边就好了。”区小妹把头埋入丈夫的臂湾感受他的体温,过了很久才继续讲。

“我即使那么想了,也根本没有办法去实现。因为他太强大了,那种明显的实力的差距,使得我在他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更别提开口去触怒他了。过了大半天,他喝尽壶中的酒,把空壶抛进了河中,才回头问我们:‘吵吵嚷嚷地干什么呀?连钓个鱼都不让人钓安生吗?要不看你们也算是同类,我早把你们一个个扔进河中去了。走吧,别在这里碍眼了,我不和你们计较了。’说完他站起身要走。

这个时候我父亲他们对我已经形成了包围之势,我知道眼前这个大妖怪一走开,我马上就要面对他们的围攻,因为刚才的这么一耽误,我已经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我虽然不怕死,却真的不甘心这么死掉,所以我跟在他的后面,忍着害怕当一条尾巴,走了十几米,他回头皱着眉问:‘你干什么?’当时我几乎都快吓哭,可还是结结巴巴地说:‘他们,他们要杀我……’他看看他们那一群人,又看看我,忽然一笑:‘那就跟着吧。’

见我得到了他的允许,我父亲他们急了,父亲上来对他行礼说:‘这个孽障是我的女儿,她丧心病狂地杀害了三个兄弟、一个姐姐和我的一个小妾逃到了这里,希望前辈您让我把她带回去,施以家法。’

他扬扬眉毛,又看向我,我知道我与那个人是否父女,只用一个小法术就可以分辨的出来,不论我说什么也没用,所以我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站在那里,见他不说话,父亲以为他是默许了,就上前来拉扯我。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父亲说话的机会,于是说:‘你说你是我父亲,我出生的时候不见你,我长了一百三十多年不见你,我母亲去世的时候不见你,现在你跳出来了,说你是我的父亲了,你说我杀的是我的兄弟,他却是在我为母亲服孝的时候来我家,要我跟他上床睡觉,你说我一路上杀的是我的血亲,我却从来未见过他们,只知道他们要千方百计地杀我,什么道理都是你们占了,可是你们最好有办法让我魂飞魄散,不然,只要我还有一分魂魄在,我就决不会忘了这份冤仇,我就总有一天,会去找你们讨回来。’

不知道是因为听了我这番话,还是因为父亲的冒失举动触怒了他,他忽然制止了父亲他们上来抓我:‘我平生最讨厌的,一是恃强凌弱,一是以众欺寡,你们跟她是亲人也好,仇人也罢,我都管不着,可是我却不能让你们在我眼皮底下这么嚣张,一群男子欺负她一个。这样吧,你们之中出来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一对一的斗一场,是死是活我都决不插手,不然的话,你们就别怪我客气了……’

有了他的这番话,父亲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我所消的‘兄弟’站出来。这一路上的追逃杀斗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本事,也知道了我的手段,他们知道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当中的那几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兄弟’,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没有一个可以从我的手下逃得出性命。

等了很久,见他们一个一个都没有动静。他忽然笑起来,对我说:‘即然他们不打算跟你比斗了,那就走吧,我说过你可以跟着我的话,到现在为止依旧有效。’

于是,我便跟着这个陌生的强者走了,这一跟就是几百年,最初我的打算十分简单,就是因为觉得他是个强大而厉害的妖怪,希望可以从他那里学到一些本领,以后好回去找我的那些‘血亲’报复,可是后来……我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那样……我们便在一起生活了……他成了我的丈夫……”

区小妹对田尤俊讲了很多,包括她的过去,她的童年时光,她与家族的恩怨,她与孟蜀的相遇和婚姻,他们之间的分离,以及以后独自生活游荡的漫长时光,后来又说到与刘地的那场错误的爱恋,与孟蜀的重逢,偷盗来的法宝的错误使用,自己怎么“变成”了人类,怎么遇见了田尤俊……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不是想隐瞒你什么,而是事情又我自己而言,也是在一团混乱之中发生的,等到我自己把事情理明白之后,我已经说了太多谎言不知道怎么向你开口了……”

区小妹躺在田尤俊怀中讲叙一切,等到说完了她的半生,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了。窗外满天繁星,微风从窗口吹入,带来的却决不是清凉的感受,在这种湿湿粘粘的感觉中,田尤俊抹着汗自言自语:“原来还有一个……不是,我是说,你后悔了吗?你是在自己不清楚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嫁给我的,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呢?毕竟我这样一个渺小的人类,比起什么万年老妖怪。立新市妖怪首领什么的,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令他沮丧的不仅仅是妻子过去的情感生活——毕竟对这些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最沮丧的地方在于,妻子嫁给自己,与自己两情相悦,竟然是在她的记忆出现偏差的状态下发生的,难道……她现在与自己在一起,是因为孩子,责任之类的原因,而不是真得的爱自己?想到这里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用双臂支着身体趴着,看着区小妹问。

区小妹嫣然一笑:“我是后悔……后悔我为什么不早点把事情时你说明白了,免得咱们两个都在心里难受……”丈夫居然在吃醋,这让她心里十分高兴,本来以为这个谈恋爱时的约会都是去孤儿院做义工的家伙,心里根本没有吃醋的概念呢。

田尤俊也笑了起来,自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天,他头一次心中有了放下一切心事的轻松,他用手轻轻抚着区小妹的肩膀,一时不知说什么,只是看着妻子,不停地笑着。区小妹用肩顶他一下:“好了,什么都跟你交代了,现在打不打算休妻,去你们医院那群花枝招展的小护士中另找一个作老婆啊?”

“呵呵呵……她们啊……”

见丈夫傻笑不说话区小妹头一扬:“在想哪一个?是不是魂被小护士勾走了?”

“呵呵,我在想啊,她们那种样子,够不够你吞一口的……呵呵,人家不是都说,巨蛇可以吞象吗……”

“你怎么在想这种怪事情!”区小妹没想到他的联想力居然这么丰富,一下子就跑到了那种地方,狠狠在他手臂上掐了几下。

“老婆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田尤俊翻身按住她,神神秘秘地说。

“什么事?”

“你变出原形给我看一看吧?”

“啊……”区小妹万万没想到到他会提这么一个古怪的要求,一下子愣在那里。

“你现在给我看看,免得以后我无意中看见了,不由自主地大惊小怪,那多伤害咱们的感情啊……”田尤俊理直气壮地说。

区小妹扭动一下身体,没有马上答应。

“老婆,让我看一看嘛……让我看一次。”田尤俊猴上身来,软硬兼施,一番纠缠下来,终于让区小妹松了口。

区小妹其实并不愿意让丈夫看自己的原形,毕竟以她这么多年来对人类的了解,绝大多数人类对于蛇类,都是怀着一种下意识的厌恶的,可是正如丈夫说的,与其哪一天一不小心被他看见,还不如现在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你害怕的话,就明白地告诉我……我以后会小心不让你再看见的。”区小妹说完,咬着嘴唇,片刻之后,她的身上开始发现淡淡的白光——为了让田尤俊对于我接下来的变化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她没有一下子显出原形,而是先虚张声势了一番。

只见在光茫之中,女性的形体渐渐消失,最后,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身上点缀着鲜艳的红、绿两色纹理的褐色大蛇,蛇有人的大腿粗细,不下十米长短,似乎有点畏缩地尽量蜷在床的另一头,离田尤俊远远的。田尤俊目瞪口呆地看了半天,心里有了充分的准备真的看在眼中也是十分的震撼,他不停地吐着唾液,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婆……是你吧?你,你的头是扁的……”

“因为我是毒蛇……”区小妹没有什么感情地说。

“毒,毒蛇啊……”田尤俊更加结巴了,“毒蛇比较漂亮,比较漂亮……”

他们这样呆了许久,区小妹正想变回人身,田尤俊却忽然向前挪动身体,冲着她伸出了手,先是试探性地在她皮肤上摸摸,然后就开始上下其手,从头到尾地摸抚起来。

“你干什么?动手动脚的!”区小妹边闪边不安地说。

“老夫老妻了,怎么叫动手动脚呢?”田尤俊理直气壮,“老婆啊,跟我想的一样,你的原形凉冰冰的耶!这么热的天,摸着很舒服。”

“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区小妹见他毫不客气地整个人压了上来,用力扭着身体要摆脱他。

“老婆啊,没有空调热的太难受了,让我凉快凉快嘛……”

“你快放手……”

“我真的很热啊……”

“你这个人……”

“让我凉快凉快嘛……”

孟蜀走进门时,区小妹一脸严肃地正等着他,他看看正在旁边逗孩子的田尤俊,用询问的眼神看过去,区小妹耸耸肩。丈夫坚持她与前夫见面,他有权利旁听。对丈夫坦白了一切之后,区小妹发现了老实人吃醋更可怕的真理。田尤俊可以不介意她的过去,但是提出了如果区小妹要与孟蜀、刘地会面,必须有他在场的条件。

“孟先生,请坐,初次见面,以前我老婆得过你许多帮助,我早就想当面对你说声谢谢了,呵呵呵……”

“……”

田尤俊像从爱情电视剧中学来的一番客套。无疑是在说明“区小妹现在是我老婆,你离远点”这么一个真理。区小妹无可奈何地摇头苦笑,对丈夫坦白实情果然还是引来了麻烦——虽然这个麻烦与她起初预料的不一样。

田尤俊十分热情地为孟蜀端茶倒水,但是那种笑容之下隐藏的“不欢迎”三个字,连瞎子都可以看出来。在知道了孟蜀的身分来历之后,他还有这种勇气面对孟蜀,可见他扞卫自己婚姻的决心之强烈。

“孟蜀,我想我们之间是该好好谈一谈了……”区小妹在孟蜀对面坐下来,田尤俊在旁边装作逗孩子玩,却竖起了耳朵。

孟蜀苦笑:“我只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事……其实没有那个孩子,对吗?你只是为了骗我?”孟蜀早就有这种想法,只不过不经区小妹亲口证实,就永远是他心头一块疙瘩。

“那个孩子……”区小妹陷入沉思,良久才轻轻地说,“她死了……”

“什么?”孟蜀瞪起眼睛。

“你走了之后不久,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那时候的我太天真,居然决定在旧居生产——你知道你有多少仇人吗?他们对付不了你,对付我们孤儿寡母还是绰绰有馀的,所以在女儿出生不久,他们确定你不会回来之后,对我们的追杀就展开了……我抱着孩子逃跑,却不知道你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可以逃到哪里去,后来……那个孩子没有撑下来,死的时候还不到两周岁……”

屋里一片沉默,田尤俊过来紧紧搂住了区小妹的肩头。

孟蜀无言地呆坐了良久,忽然腾地站起来,双眼闪着凶光问:“是谁干的?”以他的个性与本事,区小妹只要说出仇人的姓名,对方面临的立刻就是灭门之灾。

区小妹用丈夫递来的手捐抹去滑下的泪水,反问:“你以为我这九百年在做什么?我会让杀女儿的仇人活到现在吗?”

区小妹的个性堪称坚忍,在痛失女儿之后,先是躲起来苦加修炼,一直过了五百多年才重新出山,开始对当年的仇家个个击破。时隔几百年,那些仇人有的已经远走他乡,有的甚至已经不在人世,可是区小妹不论天长地远,只要仇人还有一口气在,她便要找上门去,最后终于在立新市击杀最后一个敌人,也就是因此而认识了立新市的地头狼刘地……

田尤俊已经听她说了一遍这段往事,可是现在再听,还是忍不住陪她掉泪,哭得唏哩哗啦的。反而是区小妹自己已经放下这些恩恩怨怨,对孟蜀说:“孟蜀,女儿出生的时候你不在旁边,女儿被追杀的时候你毫不过问,女儿死的时候你不知情,为女儿报仇也与你无关,你一份力也没有出,所以那个孩子其实与你没有什么关系,这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的真正原因,对你而言,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更好一些,不是吗……”

孟蜀又沉默了良久,长叹一声站了起来,拖着步子走向门口,到了门口又回头说:“如果有什么事用得着我,你们尽管开口,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们的生活了……”说完,穿门而去。

田尤俊长长呼出了口气,为妻子抹抹眼泪:“好了,反正今天我已经请了假,咱们带宝宝去公园吧?”

区小妹白他一眼:“这回放心了?”

“呵呵呵……”

“你这个人啊,就是关键时刻装傻是一等一的厉害……”

“妈妈、妈妈……公园……老虎……啊呜……”

“走吧走吧,老婆,抱儿子去公园了,呵呵呵……”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