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游乐场

“林睿,有人找你……”

林睿在同学的招呼声中抬头隔着窗户向教室外一看,那个人已经到了教室门口。他慢腾腾地站起来走了出去,嘴里还在嘟哝着:“真啰嗦,又来干什么……”

教室外站的是林睿的表哥林立文。

林立文就读的高中就在林睿的小学附近,所以他时不时地会溜达到这边来看看林睿,有时候给他带点零食,有时候就只说几句话,可是他对这个小表弟表现出的关心,就连林睿也不得不忍着心中的不耐烦应付。

林睿从教室中出来,心里想着不知道他又要来啰嗦什么,如果是送吃的还是送炸鸡腿比较合算,如果又是来说些有的没得,那就更加令人受不了了。为什么一个高中生就像个老太太一样的麻烦呢?真不知道他老了会变成什么样?林睿这么想着走出教室,却意外地见林立文脸色十分难看,正不住地搓着手,来回踱着步,在这个大冬天里,鬓角上甚至渗出了汗珠,脸上就写着“焦急不安”四个字。

林睿心中一阵紧张,冲过去大声问:“我妈妈怎么了?我妈妈怎么了?”

“二姨?二姨怎么了?”林立文听了他的问话反而一脸迷惘。

林睿立刻知道自己想歪了,看到亲戚匆匆赶来找自己,便一下子联想到自己最关心的母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却忘记了自己施加在母亲身上的小法术,要是母亲有什么麻烦,也是自第一个知道才对,这就是关心则乱的缘故吧。既然与母亲无关,林睿马上恢复了冷静,打量着林立文问:“什么事呀?”

“小睿,快帮哥一个忙。”林立文象看见救星一样抓住他的手,“你是不是有个护身符,借给哥戴几天行不行?”

“啊?”林睿听得一头雾水。

林立文用神秘紧张的声音说:“小睿,我好象,好象见鬼了……不,我一定是遇见鬼了,小睿,我知道你有一个开了光的护身符,借给哥用几天行不行?你也不想看着我被鬼杀了吧?”

“鬼?什么鬼呀?”林睿见停在旁边的老师因为他们的交谈之中频繁出现的、不利于儿童身心健康的、属于封建迷信范畴的字眼,已经向他们这边投来了关注的目光,于是故作天真地眨着眼睛问,“老师说过,那些都是封建迷信,不应该信的,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呢。”

林立文焦躁地说:“那些老师懂什么,尽会骗小孩!就你这种老实人相信他们。”

旁边的老师看向这个想要把他们的优等生带坏的少年的眼神更加不善,眼看就要开口把其赶走了。林睿心中诅咒自己这个不会看眼色的哥哥,连忙把他拉到一边问:“到底怎么了啊?你能不能别在老师面前鬼鬼的叫?”

“老师……喔,你们老师长得就凶……”林立文好像刚刚看见老师站在那里,“小睿,这几天我遇见了……不能跟你说这些,万一吓着你怎么办,反正你先把护身符给我就行了,别的你别问了。”林立文反复地搓着手说。

“好吧……”林睿从衣服里拽出一个挂在脖子上的红色布囊,摘下来递了过去。这个护身符是林睿那次重病之后,他的姥姥特意为他求来的,据说是有高人开过光,可以保佑他以后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妖魔避让,邪魅不近,聪明伶俐,人见人爱……反正是姥姥花钱花物的费尽心思弄来,却不知道真正的林睿的魂魄早已飘入了轮回,现在与这具肉体同化了的,只是那个孤独而渴望母爱的小九尾狐狸。

林立文接过去,立刻小心翼翼地挂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拍拍林睿的头:“要是给了我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就马上找我还给你。你回去千万别跟大人说啊,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那种破烂有用才怪。”看着林立文挂上护身符而去的背影,林睿不屑地撇撇嘴。

那个护身符在他看来,纯粹是为了骗象姥姥那样迷信的老人才造出来的,别说真的鬼怪妖魔,就连那些空气中游移的灵体残留物都不会对其有丝毫的畏惧。他戴着这种东西为的只是自己听话、孝顺的好孩子形象。不过偶尔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九尾狐,居然会戴着这种号称可以对付妖魔鬼怪的护身符,他自己都会忍不住偷偷发笑,更别说万一让立新市其他的妖怪们知道了所能产生的“笑”果了。如果林立文能够拿去永远不还回来才好呢。

不过他还真是的有点不对劲?林睿皱皱鼻子,对着林立文去的方向多看了几眼。

“小睿,你表哥又来看你了?”沈艾翔凑过来,看看林睿手中没有拿零食不由有些失望。林睿在马路对面的高中读书的表哥经常会给林睿送好吃的,那种情况下多半都有他一份的。

“没有吃的。”林睿向他摊摊手,“好象是快考试了神经过度紧张,说自己见了鬼,跟我借护身符呢。”他一半是对沈艾翔说,一半是向旁边伸长了耳朵的老师解释。

“看,看见……鬼……鬼……”沈艾翔虽然有个妖怪朋友,却生平最怕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青天白日的听到了,也忍不住说话发颤。

“老师教导我们,世界上没有鬼,我们应该相信科学!”当老师从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林睿义正辞严,道貌岸然地大声说。

林立文是林睿大舅舅的儿子,在林睿的三个表哥、表姐中,他是最关心林睿的一个。

大约是出于对年幼丧父,自己身体又不好的弟弟的同情,他仗着自己读的高中与林睿上的小学相近,隔三差五就往林睿这边跑。一来是向林睿的同学们宣称林睿可是有我这个高大威猛的哥哥在附近呢,你们谁也别想欺负他;二来是老是认为林睿身体弱,用他自己的零用钱买些巧克力之类的东西让林睿吃。

平日里他知道林青萍工作忙,也常常主动带林睿参加他与朋友的游玩、聚会,虽然其中不乏鬼故事之类的不适合小学生参加的活动,朋友同学也对他“带小孩”的行为常常嘲笑,可他还是坚持不懈,充分表现出对林睿这个弟弟的爱护。所以林睿嘴上总嫌他啰嗦,心里对这个表哥还是挺有感情的,发觉他真的有些不对劲时,林睿倒是真的放在了心里。

吃过晚饭,眼见母亲出门到学校带学生上晚自习去了,原本在书桌前装模作样地写作业的林睿立刻一跃而起,丢了个自己的幻影在床上装作熟睡的样子,又留下一个鬼使担任警戒员、联络员,然后冲出了家门上直奔楼上。

林睿冲进周影家里时,火儿正大模大样地占据着一整张沙发,一边喝着可乐,向口中丢着炒肉丁、冰淇淋、剥好壳的瓜子,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动画片——这个家伙是永远不用做什么好孩子的形象来伪装的,向来肆无忌惮,想干什么干什么。

林睿抢过它的饮料几口喝下去,然后说:“我要去抓鬼,你去不去?”

火儿眨眨眼:“什么鬼?好吃吗?”

林睿摇头:“不知道什么鬼,不过多半好吃不到哪里去。”

火儿索然无味:“那去干什么!不如咱们去猎人吧,我好几天没吃人了。”

林睿拖起它就走:“行了行了,先陪我干了正事,办完事我就陪你去猎人。”

火儿被它推出了窗子,林睿化作九尾狐的原形跳上了它的背:“走,去我那个笨表哥的学校,他说他遇到鬼了。”

“喔……那个老是喜欢鬼故事的表哥啊。现在他一定很高兴吧,终于遇到真的鬼了。”火儿依稀对林立文还有点印象,记得他是个很喜欢鬼故事的人。却不知道对于人类而言,喜欢鬼故事和喜欢见鬼根本就是两种概念。

“他高兴才怪……”林睿喃喃自语。

火儿按照林睿的指示,快速地飞向了城市的一个角落,一路上讨价还价:“先说好了,所有的猎物我要占七成,剩下的才归你吃。”

“如果是指鬼魂的话,全部给你我也不会有意见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许赖皮啊!”

“我几时赖皮了?”

“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你干嘛跳下去,我还没数完呢!”

林立文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中。

一间不大的宿舍却被塞进了八张床,住了七个学生。既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这么炎热的季节中,只靠着一扇只有半边可以打开的窗子通风。七个半大男生住在一起,卫生条件与生活习惯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里面的气味实在是很“耐人寻味”。

林立文本来可以每天骑自行车往返家与学校,四十分钟的自行车车程在立新市这样的大城市中还不算远。甚至也可以借住在林青萍家,林青萍的家离学校近,也只有林青萍母子生活而已。虽然生活清苦些,可是环境至少比学校的宿舍要好得多,林青萍也很欢迎他的到来。不过到了叛逆期的孩子对自由,对离开长辈的束缚无比的渴望,使得林立文拒绝了这一切,坚持住在了学校的宿舍中。据林立文的母亲有一次到宿舍为他送东西后说:“那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啊,这个孩子从小就娇气,怎么受得了……”却不知道她的儿子住得多么舒心适意,乐不思蜀。

林睿跳到那间宿舍的窗台上的时候,看到这间宿舍中的七个男生居然有四个正躺在床上抽烟,在这些吞云吐雾的人中,竟然有他的表哥林立文。“真是坏孩子!”林睿在心里恶狠狠地下了这样的评价,他特地赶来保护林立文,对方却在偷着抽烟,实在对不起他的担心。

“猎物在哪儿?在哪儿?我怎么没发现有鬼魂?”火儿落在窗台上东张西望。这间屋子中的气味可实在与“好吃”两个字沾不上边,它本来的热情顿时熄灭了十分之九。火儿对于鬼魂一类的东西的感应能力是很低的。大概因为它的能力与鬼魂相差太远,就好像人类的眼睛很难注意到微小的昆虫一样,它也很难去留意什么鬼魂。林睿拉上它来无非是为了以防万一,本来也没指望它帮忙找鬼。

林睿扫了屋子中一眼,确实没有半点的异样,与他早上从林立文身上发觉到有一丝阴冷的鬼气不同,因为这间宿舍中住的血气方刚的七个大男人,使得这里连游灵都很少。“难道我弄错了?”林睿甩着尾巴自言自语。

“肯定是你搞错了,我怎么没看见有鬼啊。走吧,走吧,咱们去打猎。”火儿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

林睿点头,看林立文那样子也让人觉得为他担心多余:“咱们先去南羽那里一趟吧,最近我妈妈晚上老睡不好,我怕用法术多了她有觉察,问问南羽有没有别的法子。”

“好啊,好啊,我喜欢去看南羽。”火儿对这个提议举双翅赞成。南羽家是它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什么被专门为它留起来的妖怪啊,没听过的故事啊,精致的小礼物啊,只要去就会有所收获。估计林睿要是提议去找刘地之类的人,他一定会大闹起来。

屋里的林立文不知什么时候抽完了那根烟,已经从上铺爬了下来,与几个同学嬉闹着。

“我居然为这个笨蛋担心,看来我自己才是笨蛋!”林睿撇撇嘴,跳到火儿背上扬长而去。

时间越接近午夜,林立文的心便揪得越紧。

不知道今天晚上还会不会被那个噩梦困扰?不知道今天晚上那个鬼还会不会来纠缠自己?

虽然在同学面前,他出于面子便装出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可是当熄灯时间一到,同学们纷纷入睡之后,那种无助的恐惧感便涌上了心头。

“也许今天晚上不会来了,也许小睿这个护身符有用,也许……”林立文心中胡乱想着,用毛巾被把自己整个人盖住,却怎么也不敢入睡,只是一个劲地在心里祷告,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再让贤自己经历那样的恐怖了。不管他怎么样强行支撑精神不想进入睡眠状态,但是他这个年纪正是需要充足睡眠的时候,又已经是连续数日没有好好睡过了,终于还是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梦乡。

“哥哥,咱们去游乐场……”梦中林立文依稀觉得自己是在牵着林睿的手,林睿在前边快乐地跑着跳着,非要拖着自己去游乐场。这个小表弟从小就乖巧,简直乖巧的过份,从来也不向大人提要求,一味地做着好孩子。林立文挺喜欢二姑,连带也对这个幼年丧父的表弟又怜又爱,巴不得有机会哄他高兴些,现在他想要自己带他去玩,林立文当然不会拒绝。

“我本来就想周日带你去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你什么时候想出去玩就自己说出来,总是乖乖的,大人才不管你想不想出去玩呢!记得我小时候想叫我爸……叫我妈带我去个公园(为了顾及幼年丧父的林睿的心情硬生生地改口),还得又哭又闹一场才行。二姑这么忙,你不说她才不会有时间带你出去玩呢。不过没关系,你想去哪里玩干脆地说,他们大人不带你,还有我呢!”说着想抽回被握着的手来拍胸脯保证,却发现手抽不回来。

“去游乐场,去游乐场……”前面小小的身影还是不停地又跑又跳,用力拉着他的手向前。

看那背影,看那发型,那根本就不是小睿嘛!林立文用力甩手,想要挣脱开去:“你是谁?要拉我去哪?”

那个孩子小小的手指有力的象个老鼠夹子,林立文根本挣脱不了。而他也没有理睬林立文的问话,依旧是向前跳着,似乎是十分的兴奋。林立文一边试图摆脱他,一边四望,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身在何处,被那个小孩子拉着仿佛是跑在一条长长的通道里,四周昏暗之中却掺着一种暗红色的光线,脚下一脚高一脚低的,不时还有水洼似的地方。心里倒开始庆幸看不清楚四周,因为这里估计决不是个看了会让人愉快的地方,看不见说不定比看见的好。

林立文这个时候心里已经依稀明白了自己又是在作梦了,而且心里很明白了这个梦接下去的发展,于是一回回奋力地挣扎,想从那个孩子手中挣脱出来,也想从这个噩梦之中挣脱出来。

“哥哥,游乐园怎么还没到啊?”那个孩子似乎也跑得厌了,停下步子,回过头向林立文问。

林立文发出一声惊叫,那哪里是一张孩子的脸,分明是个骷髅,是个只有一层皮包裹着的骷髅。这个孩子两只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里,嘴唇已经薄的包不住牙齿,白花花的牙、红色的牙床都在外面露着,向林立文阴阴一笑:“哥哥,你快带我去游乐园啊。”

林立文怎么敢搭话,用力地拍打着他抓住自己的那只手,狠狠地用脚踢着他。

那个孩子的脸越来越难看,原本没有什么血色的皮肤上开始流血,不一会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模样,口中还在喊着:“带我去游乐园,带我去游乐园,你说过带我去的!”另一只手也向林立文抓过来。林立文拍打着不让他抓住自己。开始他还是个小孩子的形状,可是在与林立文的纠缠中,他的样子也在渐渐变化,身上原本就是薄薄盖着的那层皮在他的哭闹挣扎下象被挣裂了一样,先是一个白骨的手指从皮肤下挥出来,接着另一个,然后是一只手臂,另一只手臂,最后,当他的整个骷髅从皮里跳出来时,两只眼睛因为失去了眼皮的防护,一下子从眼眶里中流了下来,他自己一只手拖住又塞回去,再次把那只手伸向林立文的时候,林立文发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叫喊,同时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好是梦……

脸上的冷汗已经顺着脖子一直流到了枕头上,林立文摸摸自己的手脚,都是冰凉冰凉的。他在床上坐了好久,点了一根烟,好不容易从噩梦的围绕中挣脱出来。

这样的梦里是从一月前开始的,每天晚上都做,梦中就是那个小孩,非要他带着去游乐园。开始的时候,那个孩子的形象还可以接受,只是个怪异一些的男孩子罢了,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样子也越来越可怕,使得林立文天天挣扎在噩梦之中。

“什么破护身符,一点用也没有!”林立文气呼呼地把从林睿那里借来的护身符扔在一边,可是想了想,又捡回来挂在了脖子上,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站在床头上的林睿向林立文吹了口气,多日来没有好好睡过一觉的林立文顿时进入了睡眠,如果不出意外,他会一直睡到下午,虽然不够把这段时间的睡眠不足补回来的,但是也可以让他的神经放松一下。

幸亏自己回头来看了看,因为这个鬼魂使用的把戏太小,太没有什么危害性了,反而差点令林睿都看走眼。他看着林立文,一脸的若有所思。

那个噩梦只是一个鬼魂“种”在林立文的脑海深处印记造成的,林睿想追踪找到那个小鬼魂并不难,对付对方也很容易,放一个鬼使过去就足够了。可是在看了那个梦境之后,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却生出了一种恐惧,犹豫着不敢马上追踪过去。

那个小鬼魂叫森立文哥哥,难道他是……

林睿心中有种难言的滋味,呆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名字原来是叫茗儿的,对,自己原本不叫林睿,而是叫白亦茗这个有点女性化的名字,可是如果现在有人在背后叫一声“白亦茗”的话,他一定要花好长的时间才可以反应过对方在叫谁吧?虽然这个名字他用了一百年,林睿这个名字却仅仅用了短短一年。

唉……

他长叹一声,垂头丧气地向着自己家的方向飞去。

火儿在他身后叽叽喳喳地叫着:“狐狸,狐狸,你要去哪儿啊?咱们还没开始玩呢……”谁知道林睿充耳不闻地消失在它的视野中,把火儿气得直跳脚。

“林睿……林睿……林睿到底是谁……”

林睿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那个俊俏白皙的小男孩。这不是白亦茗的脸,而是林睿的,可是站在这里的,是白亦茗呢?还是林睿呢?自己又是谁?是占据了林睿身体的白亦茗?还是装着白亦茗灵魂的林睿?

他忽然开始觉得害怕起来,手一挥,镜子被一团迷雾笼罩变得模糊不清,再也照不出面前的人影来。

“妈……妈……”

林青萍从睡梦中被惊醒,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了她的怀中。

“妈,我要跟你一起睡。”林睿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刚哭了一场,林青萍赶紧搂住他:“怎么了小睿?你怎么了?”

“我作了个噩梦,我要和妈妈一起睡。”林睿把头埋在母亲怀里,身体有些发抖。

林青萍把他揽进被窝,让他躺在自己的枕头上,一边抚着他的头发,一边轻轻地为他唱起了歌,直到他进入梦乡。凝视着林睿熟睡的小脸,林青萍怜惜地叹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生活中的苦难的缘故,小睿这个孩子太乖巧懂事了。尤其是大病一场以后,他身体的成长速度似乎比同龄的孩子慢了许多,心智却似乎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了许多。他从来不会为大人添任何的麻烦,反而事事处处地为大人着想。他从来不象同龄的孩子一样向母亲提出种种物质方面的要求,反而尽力地承担家务。林青萍心中当然也为有一个学习优秀、品格优秀、听话乖巧的孩子而骄傲,可是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快乐、健康,这两样才是真正的比一切都重要。

“对不起小睿,妈妈平时总是忙着工作,对你的关心太少了,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的宝贝……妈妈一定要让你过的幸福……”

林睿感受到母亲的吻落在脸上,他紧紧抱住母亲的手臂。这是我的妈妈,是我最重要的妈妈,为了她我什么也可以做,我要做“林睿”,我就是林睿,谁也别想抢走我妈妈,不管是谁,我都不让步,如果谁敢来影响我的生活,我就……

第二天起床后,林睿的眼睛依旧红红的,照火儿的话说就是“更象狐狸了”。

他一整天都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之下,上课走神,走路撞树,与人起冲突的时候用妖术扔出对方,就连他那个一向神经比较粗的朋友沈艾翔都发觉了不对劲,跟在他后面一再追问:“林睿,你是不是生病了?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去医务室看看吧!”

林睿什么话也不愿说,放学的铃声一响他便冲出学校,三言两语把沈艾翔打发掉,便直奔林立文的学校。

林立文正坐在床上打着哈欠。

昨天晚上经历了那场噩梦之后,不知怎么的反而睡浓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他一边诅咒同宿舍的那群没义气的家伙居然没叫自己一起上课,一边在反正已经旷课半天的情况下一不做二不休,又爬回床上美美睡了一觉,直到这会肚子饿得“咕咕”叫才起来。他坐在那里一边吃着满宿舍翻遍才找到的一包方便面,一边舒心地伸懒腰——可把这几天的睡眠不足补回来了,是不是小睿的护身符起作用了?睡了一天也没再做那个噩梦,周日带他去游乐园回报他吧?

林立文一边没心没肺地自得其乐,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干方便面,他潜意识中明白,自己的这次“遇鬼”经历已经结束了。

林睿一肚子气地盯着他,真想给他下个咒,让他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做更可怕的噩梦。他在林立文思维深处理出那条痕迹,切断它与林立文的联系后,林睿轻轻对它吹口气,看着它蜿蜒着从窗口滑出去,飘向了远处。

“这次便宜了你,下次再惹事情,看谁帮你!”林睿对着根本不知道他存在的林立文放下对方根本不知道的威胁,然后跟着那条“线”而去。

林睿沿着林立文的思维中的这个印记一路找来,越是临近他们家住的桃源小区,他的心便揪得越紧,所以当他发现那个印记的方向穿过了小区又一直向北边延伸时,神情才略略轻松了下来,不由自主地长舒了口气。

跟着那条若有若无、时断时续的痕迹,林睿来到了一家医院的上空。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住过这家医院……”林睿喃喃自语,“我记得那时是在家里……对,明明是在家里……”想到这里,他的紧张不安稍有松驰,在医院上空徘徊片刻,深吸一口气,从医院走廊的一个开着的窗户飞了进去。

进入医院,里面各种灵魂的数量猛增,各种各样的人们最后的思维留在这个,也许他们的灵魂已经投胎或者消散了,这些灵魂的碎片却还可以这样漂浮很久。

林睿定定神,开始仔细地分辨林立文身上那淡淡鬼气的来历,沿着走廊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走过去,平时都会被下意识地忽略的灵魂们,由于现在他的专注而一一清晰的显现在他的面前,这里的灵魂全都死于伤病,长期缠绵病榻之后的痛苦与绝望,意外伤害死亡的茫然与无助,林睿看的心里十分不舒服,皱着眉头往前走着,终于,一个小小的灵魂进入了他视野。

林睿见那个灵魂正从一间病房飘出来,他还不知道自己在林立文身上留下的印记已经被林睿扯断了,似乎是要沿着那条痕迹前往林立文那里。林睿想都不想,飞身过去,便准备立刻将他置于死地,打个魂飞魄散。可是当面对面地迎上那个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小灵魂时,不知为什么却心头一软。

小小的灵魂攀上那条“线络”,立刻从断线上跌了下来。他茫然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苍蝇似的转了几圈,却又爬上去。就这样爬上去,跌下来,爬上去,跌下来……反反复复,完全不知道放弃。

林睿看了半天,眉头越来越皱起来……

周影家的客厅永远那么热闹,“一家人”挤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晚饭看电视。火儿不时大方地从刘地盘子里把最好的肉块“拿”到自己盘中,刘地则用把骨头、鱼刺等东西“给予”火儿的方式回应。饭桌上不时起落的汤汤水水、菜叶、碗盘飞向四周,等到饭程过半,一直在安安静静吃着他那一份素菜的周影的头上已经扣了一只碗,耳朵上挂着蘑菇,头发上滴着米汤,手臂上贴着馒头皮。当一只大餐盘重重砸在了他的头上之后,他只是抬头看了饭桌上的朋友和儿子一眼,平静地说:“别闹了,吃饭吧。”

回答他的是火儿正用嘴模仿着机关枪的声音,同时向刘地发射出一连串核桃大的火球,刘地自然不甘示弱,盘子、碗筷接连不断地从他手中飞出来,射向火儿。

终于,厨房之主瑰儿出场了。

只见她大喝一声,左手平底锅,右手不锈钢锅铲,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迈着坚定如磐石的步伐,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在用目光对喧闹的餐桌注视片刻,发觉自己竟然没人理睬,她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尊严受到了伤害,于是怒吼着,抡起手中的武器向着两个罪魁祸首打了下去,热油飞溅,钢铲生寒,刘地与火儿“鸟”飞 “狗”跳,乱作了一团。然后开始在瑰儿得追杀下相互指责,把破坏餐桌安定团结的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去。

林睿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熟悉的画面。

反正周影家的晚餐几乎天天如此,林睿见怪不怪地冲入战团,一把掐住火儿的脖子把它抢了出来:“火儿,我要你帮我一个忙!”他焦急地摇晃着火儿说。

“你想掐死我啊!”火儿这样回答他,同时给了他一翅膀。

“反正你跟我来,帮我这个忙,我在游戏里的那个高等级战士的ID就归你了。”

“真的!”火儿的眼睛立刻开始放光。如果说火儿有什么方面的水平比不上林睿与刘地,那就是它的游戏水平了。明明在线时间比需要上学的林睿和整天东游西荡、花天酒地的刘地长,可是不知为什么,等级就是比不上他们。火儿一度怀疑他们盗了别人的高级号,可是又明知道他们的号是与自己一同建的。怀疑他们利用他们的软件水平编了外挂,可是刘地也就罢了,林睿有那样的好东西是不可能不与他分享的。

不管怎么说,有个高级账号可以在游戏里欺负人的生涯它是很向往的,听林睿这么一说,马上二话不说地反过来拎着林睿冲出窗去:“我们快走吧,别磨磨蹭蹭的了!”

等周影抬头想问问他们去哪儿、去干什么时,他们已经飞出老远了。

“那个小祸害可算走了,瑰儿,再来一锅红烧肉。”刘地喜滋滋地以胜利者的姿态吩咐说。

只听“嘭嘭”几声巨呼,原来是瑰儿见火儿临阵脱逃,便把满腹的愤怒发泄在了另一个捣乱份子身上,用平底锅重重在刘地头上连敲了十几下,才不甘心地嘟哝着走回了厨房。

火儿跟着林睿进了一家医院,停在了一间病房中。

白色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插着各种管子、仪器的小小身躯,而在这个小孩的床头,除了一个已经昏昏沉沉入睡的女人,还有一个朦朦的小灵魂,正呆在床头,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孔。

火儿在那个小孩的上空飞了一匝,也许由于昏迷的时间太久,一切生理需求全靠药物维持的缘故,这个孩子瘦的皮包骨头,好象是一个做工粗劣的木偶。火儿不屑地撇撇嘴:“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个?这也不好吃啊!”虽然刚刚离开餐桌,可是是火儿的思维还是能快速地与吃挂上钩。

“谁说叫你吃了?”林睿指着那个孩子说,“你帮我个忙,我想带他去游乐园玩一回,可是他自己是去不了了,你帮我带上他去,”

“我?”火儿作了个扛的姿势,但是马上明白,林睿不是要自己背着、拎着或者扛着他去,而是要自己附在他的身上,所谓的“带着”其实就是要自己操纵着他的身体出去。火儿用翅膀抓抓头:“他已经快死了,如果我再附在他身上,不出十二个小时他一定死!保证完全死掉!你再找南羽也救不回他来了,不如你先找南羽给他治治,等他好了再去玩?”

它平时任性,到了关键时刻思维还是十分冷静清晰的。如果被必方附身,别说一个本来就半死不活的孩子,就算一个成年人也会大伤元气,阳寿锐减的。

林睿摇摇头叹口气:“我跟他商量过了,他不想治好再活过来了,他没有妈妈,爸爸和继母老是打他,不给他吃饭,他不愿意回那个家里去,想去阴间找他的妈妈了。可是他十分想在生前去一次游乐园,我又不能帮他,只好找你来了。”

原来这个小孩子的名字叫做刑睿。他跟着在城里打工的父亲与继母就住在游乐园的附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机会到游乐园中玩上一次。只能站在墙的外面,每天眺望着那摩天轮,过山车发呆。

刑睿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不到半年便去世了,他从小到大的记忆中,除了父亲的打骂、继母的打骂、爷爷奶奶的打骂,便是挨饿、受冻,干远远超过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可以负担的苦活累活。在他的心目中也没有更多的愿望,除了希望自己可以不挨打,可以吃饱饭之外,唯独希望可以有一天进到近在眼前的这个游乐场中玩一玩。

刑睿的父亲并没有送他去读书,而是让他在自家开的小店铺中干活。每当有难得的闲暇的时候,刑睿就会溜出门,对着那家总是人来人往的,热热闹闹的游乐场看个没够。尤其每当看见有父母领着孩子,一家人快快乐乐和和美美的样子,他都会忍不住想到,如果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会不会也这么疼爱自己?自己是不是也会过着与其他孩子一样,上学,游戏的日子?

出事的那一天,他正向平时一样在路边看着游乐场徘徊,身边正好走了一群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这群年轻人个个衣着怪异,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口中不是叼着香烟就是嚼着口香糖。这种一看就是不良份子的人,刑睿很是吃过他们几次的苦头,向来是看见就低着头躲开的,可是那一天,那个队伍中的一个男孩却忽然回头向他说:“靠,干嘛见了就跑,老子吃人啊,过来,过来,哥哥带你去游乐场玩玩儿。”这个少年本来是一句随口的话,说过之后连脚步都没停便走到了马路对面,可是刑睿听了却又惊又喜,根本没有细想,便快步向他们跟了上去。

他说要带自己去游乐场里面玩,自己终于可以进游乐场里面玩了!刑睿甚至没有去分辨真假的打算,当时他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我要到游乐场里面去玩了,我要去游乐场了!所以他没有看到路口的信号灯已经变化,也没有注意到有一辆车正快速驶来……

林睿动手把那个孩子身上的各种管子线路都拔下来,边对火儿说:“那天我那个笨表哥来这个医院看望他生病的同学,边走边在走廊上没有公德心的嚷嚷什么回头想带‘小睿’去游乐场。哼,他在那里装作好哥哥的样子,偏偏在这间病房外头说,就让这个小家伙听了去了。这个小家伙本来命已不久,不过是在苟延残喘地等死罢了,听了他那句带小睿去游乐场,原本消散着的灵魂一下子凝聚了起来,变成了这个……生灵?还是叫活鬼?”林睿指指那个小鬼魂。

火儿摇摇头,对于这些说法应该是有专门的名词,不过以它与林睿的知识水平,记不起来该怎么说也就很正常。

林睿不介意地挥挥手:“然后他就缠上那个笨蛋,天天在梦里催他实践诺言。”

自己的附身会让这个孩子死掉,不过这到不重要,既然林睿已经不介意这个小东西纠缠、恐吓他表哥林立文了,火儿当然也不介意帮他这个忙。一个小孩子死活算什么,还有一个高等级的ID等着它呢。

“那就快行动,别磨磨蹭蹭地了。”火儿说着向那具与尸体已经没有多少区别的身体上面一扑,只见一团耀眼的光芒闪过,那个“孩子”很快神足气完的站了起来,在病床上伸伸腿、舒舒胳膊,试着跳到地面走几步口中说:“两条腿还真难掌握平衡,不好走路啊,狐狸,你平时怎么用四条腿走的。”

林睿耸耸肩,对于这个问题显然可是见仁见智的,没什么可争执的。

那个本来憔脆的身躯用极快的速度产生着变化,转眼便变成了肤色润红,胖乎乎可爱的样子。火儿的声音从孩子口中说着:“快叫他过来吧!”

林睿叹口气,向那个鬼魂说:“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如果你回你的身体去,火儿就可以带你去玩个痛快,但是不出十二个小时——也就是半天,你就会死。如果你现在后悔了,我现在可以帮你治好伤,你还有机会活下去,长大成人,游乐场嘛,有的是机会去。”说到这里,林睿的口气充满了劝导,他很希望对方选择后面一条。

小鬼魂没有犹豫,马上便表示:“我想去游乐场。”

于是林睿把他向那个身体上一推,小鬼魂立刻就融合了进去。

游乐场的夜晚很热闹,游人一点也不比白天有所减少。林睿与“火儿”手牵着手,立刻便淹没在了人流中。

“过山车,碰碰车,疯狂老鼠,激流勇进……”火儿喜欢的尽是这种刺激度较高的游戏,可是它却高估了人类身体的坚强程度——两条腿不仅仅走路的时候不好掌握平衡,坐完过山车后还找不到“根”,大腿以下发软,象踩在棉花上一样打漂,而且头也“嗡嗡”地叫,两眼看东西也重影……

“火儿,火儿,坚强点,要是觉得难受,干脆吐出来。”“火儿”倒在长椅上呻吟,林睿在旁边为他抚着背捶着胸,大声地鼓励安慰着。

“我要死了……我要吃冰激凌……”

“马上就到……”林睿闪电般的冲向冰激凌摊子,又闪电般的冲了回来。不仅仅拎回了一桶冰激凌,还顺手牵来了十几根烤肉串。

“什么破身体!”火儿一把从林睿手中夺过冰激凌倒进肚中,才有了说话的力气。又一把夺过烤肉串吞了下去,却马上又叫了起来:“哇……”——他的嘴唇被刚刚烤好的美味烫破了一层油皮。他刚刚附到人类身上,一没有象林睿那样与身体融合的完美,二没有准备防身的法术,所以被他向来惯于制造的高温烫了一下,这恐怕是它这一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烫”到的经历了。

“我讨厌人类的身体!”火儿怒冲冲的宣布,“将来我可以变成人类的时候我也决不变!没有翅膀,没有体温(一百度以下的温度它向来统统忽略不计),没有羽毛,还长着两只脚!即难看又不实用,没进化好的低等动物!”

林睿看着火儿的样子问:“我听见你们长大之后就会自然变人的?”

这本来是常识——灵兽成年之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时,就可以幻化成人,可是他现在有些怀疑了,火儿这样的变成人是什么样子啊?而且它的性格再变成人形,也就是说可以象现在一样肆无忌惮地让人类看见它之后,它会干出什么事来……

不过那至少是六七百年之后的事了,到时候它也长大了,性格也应该……林睿也不敢肯定火儿六、七百年众心智可以成长多少,算了,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好了,林睿决定不去思考这种对九尾狐的脑袋都太复杂了些的问题。

“我才不想变成人呢,低等动物。”火儿一边说,一边用去拽一条从眼前走过的哈巴狗的尾巴,把小东西扯的“嗷嗷”直叫。狗的主人回头怒视这个没教养的玩皮孩子,火儿对于这种谴责的目光不疼不痒,回给对方一个你能把我怎么样的眼神。

“我看你变得挺开心的。”林睿咕哝一句。

火儿不甘地目送那只小狗走远问:“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再去玩吧。”

林睿拉着火儿再次冲向了各种设施,火儿口中的抱怨与它玩的热情一点也不成正比,虽然口中喋喋不休地说着人类的身体有多少多少的不方便、不实用,可是它还是把每种设施都至少玩了两遍,直到林睿扯着口袋给它看:“没钱了。”它才罢休。

以前他们两个进游乐场都是隐形或夜里独占,从来没用过钱,这一次才知道,原来进游乐场是件挺花钱的事。于是这就成为了人类的身体不好的新的罪证,又开始在林睿的耳边唠叨。

林睿却在自言自语着:“林立文那个笨蛋带我来过好几回了,不是把零花钱都花在这上面了吧。”他也是第一次注意到,原来来这里玩要用这么多钱,林立文那个笨蛋原来这么大方。

火儿对于钱的要概念就是,没有了就去抢,抢来了就花,抢不来就抢需要花钱买的东西。所以现在它想了想马上得出结论:“我们去抢银行,然后再来玩。”

林睿没动,叹口气说:“时间也差不多了,这身体还行吗?”

火儿动动腿说:“开始不太对劲了,我要是出来的话,他也就快死了。来,趁着还没死在玩会……”对于不方便的人类身体,它倒是有些上瘾了——当然无论如何嘴里也不能承认。

“那你出来吧,我想再跟他说几句话。”林睿低声说。

火儿抓抓头,不解地答应说:“哦。”

那只火鸟一从男孩身上飞出来,男孩本来还沉浸在玩乐的愉快中的男孩顿时感到从天上落下地狱的滋味,身体的疼痛不适开始再次冲击着他的灵魂,令他呻吟不止,躺在长椅大口喘着气。

林睿叹口气,向他施也一个小上的法术,只不过是让他暂不那么痛苦,身体的衰竭与死亡的逼近,这些他是无能为力的。

“游乐场真好玩,真漂亮……真好玩,真漂亮……”男孩躺在那里,眼睛中闪动着光芒,只会反来覆去地念叨这两句话。

“你快死了……”

“嗯,原来不那么痛……”这个孩子的年龄使他对于死亡还不太理解,反而对痛疼十分的畏惧。

“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

“我是个妖怪。”

“我看出来了,你长着九条尾巴呢。”

“我和火儿刚才附在你身上一样,也是附在了一个男孩身上。不过我不打算离开了,因为我很爱我妈妈……这个身体的妈妈,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死了,有个妖怪象火儿刚才一样附在你身上,到你家中去顶替了你的身份生活,你知道了会不会恨他?”

“顶替我的生活?”男孩傻乎乎地问,“他喜欢被人打,吃不饱,干重活吗?”

“不是,我是说,有个妖怪在你死后霸占了你的身体的话你恨不恨他?”

“我不知道,反正我都死了,因该不恨吧?”

“可是那本来是你的妈妈,你的表哥,他们关心的,爱的人本来应该是你,现在却被我霸占了呢?”

“我没有妈妈,也没有表哥。”

“如果有呢……”

“我不知道……”

林睿问了半天不得要领,正在着急地组织着词句,那个男孩的呼吸却越来越微弱,最后,他的身体软软地歪倒,一个小小地模糊灵魂从他的身体飘了出来。火儿凑上去一看:“还好,多少有点意识,不是那种残留的灵片,大概是我附在他身上的原因——这是我的功劳。这样他说不定有机会转世,也许下辈子能过的好点。”

林睿一把抓住那个鬼魂,大声喊:“你快告诉我你不会恨我!你不会恨我抢走了你妈妈!”

小鬼被他吓得连连点头。

林睿颓然地坐在那里,忽然又向火儿问:“火儿,如果我不是林睿怎么办?”

“啊?你要变成谁啊?”

“我其实是九尾狐白亦茗,我根本不是林睿……”

“你要改名字啊?”

“我……我妈妈她不知道……她要是知道的话……”

“知道什么啊?你是狐狸的事情吗?没关系,到时候我负责帮她洗脑!”

“火儿,我很爱我妈妈,也爱林立文那个笨蛋,还有我姥姥,我阿姨,我舅舅……”

“我就知道你说不喜欢他们是口是心非。”火儿对自己的察言观色本领沾沾自喜。

“我就是林睿,我就是林睿……我不想失去这一切……”林睿遮阳自言自语着,过了很久才把那个灵魂抓住交给鬼使拿着,自己抱起了那具尸体。

“这可是他自愿的,不是我害死他的啊。”火儿先为自己的行为撇清了再说,“你打算把他带到哪里去啊?”

“我把尸体送回医院,这个灵魂我拿去给南羽,她医生做久了,和黑白无常什么有点交情,可以帮他做个好点的安排。”

“那我陪你去看南羽。喂,这个孩子是自己愿意的,不是我害死他的啊。”火儿耿耿于怀地又咕哝一次,每个妖怪都多少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就好象刘地不吃女性与小孩子一样,火儿也从来不把小孩当作其捕猎的对象,这次这个男孩的死,虽然也是由于伤重的必然结果,可是最直接的原因还是由于它附身的力量一个人类是承受不了造成的,所以它难免要一遍遍的解说。

“我知道,我知道。”

“是你求我附在他身上的,他死了的主要原因是你喔。”

“我知道,我知道。”

“要怪最应该怪你。”

“我知道……”

“不是我的错……”

“我知道……”

“……”

林立文神清气爽地进门来,拍着林睿的头对林青萍请示:“二姑,我今天放假,带小睿去游乐场玩玩吧?”

林青萍笑着点头,自己陪独生子的时间太少了,好在立文这个孩子懂事,总是变着法子的哄小睿,带他玩,逗他开心:“立文,呆会回来吃饭啊。”

“我知道,我最喜欢吃二姑炒菜了,小鬼,准备好了吗?”他见林睿还是笑着没动,便催促说。

林睿半天才抬起头带着犹豫对林青萍说:“我,我……别的同学都是和妈妈一起去的……”

林青萍放下手中的活计问:“小睿,你是不是想让妈妈陪你去?”

林睿搓着双脚,没有吱声,但是眼中的神情却明明白白地说明了,他就是想和妈妈一起去。

林青萍叹了口气,小睿这个孩子太乖巧了,他知道大人的辛劳,所以从来不向大人提什么要求,也从来不作让大人担心的事情。林青萍本来就有些担心这个孩子太懂事了,会委屈了他自己,今天难得听到他的要求,虽然还有许多家务没有做完,但是林青萍还是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说:“好吧,今天妈妈就陪小睿去玩一天好不好?”

林睿发出一声欢呼,上前抱住了妈妈。

看他们母子准备出门,林立文急忙问:“喂,喂,那我怎么办啊?”

林睿回头冲他甜甜一笑:“你可以帮我们看家。”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