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影之魅

随着文明的发展,一种叫做“大都市”的东西开始出现在这个星球上。

那里大楼高耸,有如同迷宫般的道路,即使在夜晚也亮如白昼。那里居住着各种各样的人类,依靠这个城市生存,自身也成为这个都市运作的动力。可是人类也许不会想到,他们每建造一栋大厦,每铺设一座高架桥,每多亮起一盏彻夜不熄的灯光,就会有多少自然环境被损坏,有多少其他生物因此失去家园,使他们仰起头来时,再也无法看到熟悉的星空。人们也许永远不会关心他们将何去何从。但是为了生存下去,他们会强迫自己去适应新的环境,适应人类,适应这样的都市。

人类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现,正在和他们分享这个城市的不仅仅是植物、野狗、野猫、鸟雀或者昆虫,甚至还有一些比人类还要聪明的、藏匿于人类外表下的“生物”,他们或者出于善意,或者出于恶意,居住在这个城市中,为了生存,为了捕食,为了进化……

城市大了,什么样的生物都可能会有……

※※※

市南路是立新市最繁华的夜生活地区。时近午夜,这里的繁华却像刚刚开始一样,形形色色的人在五彩缤纷的霓虹之下宣泄着,享受着生命,消磨着时光。

薛瞳奋力地奔跑着,冲过一家家店铺,冲过摩肩接踵的人群,从大路拐到了一条岔道上。一进入这条灯光昏暗的小路,身后的喧闹顿时远去,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薛瞳回头看看,那两个男人还是紧紧地跟了上来,她便继续往前跑。

一辆车停在薛瞳身边,副驾驶一边的车门无声地打开来。

“小姐请上车。”

“出租车?”薛瞳惊讶地看着这辆红色的桑塔纳出租车。大概司机把刚才薛瞳用手甩头发的动作当作了招车,所以径直开到了她身边。身后的两个男人已经跟了上来,薛瞳来不及考虑为什么这辆出租车不在前面的闹市区招揽生意,却开到无人的小巷中来,俯身坐进了车里。

追上来的两个男人用粗话咒骂着,追打着这辆车,其中一个还踢了车门一脚。

“小姐要去哪里?”司机的声音平静得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S,S大学。”

这位司机对名牌大学的学生出入这种夜生活场所已经司空见惯了吧,薛瞳想着,自己这样的女性从那种地方跑出来,后面又有两个男人追着,看到的人都会想到那方面去吧?“其实,刚才那两个人是……”她觉得好像有必要解释一下。

不过司机根本没有听她说话。

薛瞳侧头打量着这名司机——这辆车并没有安装一般出租车都会有的隔离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方。司机属于长相极为普通的那种人。即使见过九十九次,薛瞳都不保证在第一百次能认出他来。

这司机也不说话,车在沉默中行驶着。

看着窗外越来越冷清的景物,薛瞳忽然有了一种可笑的想法:深夜里的出租车上,沉默的司机,孤身的女乘客,通向郊外的路……

车突然停住,薛瞳猛地扭头盯着那个司机。

“到了。”

“啊?”薛瞳透过车窗向前看去,S大学的大门就在十几步远的地方。

“车费三十元。”

薛瞳抽出几张钞票,数都没数就递过去。

她刚跳下车,车子就扬长而去。薛瞳看看手表,再看看学校大门上悬挂的那面比太阳还准确的大钟,喃喃自语:“十分钟,从市南路到这里三十公里,还要穿过闹市区……”

“听说了吗?就是她。”

“什么?她?凭她的长相也有人买?”

“你们在说什么啊?”

“就是那个人……市南路……野鸡……”

“呵呵,真的假的……”

“……”

背后的窃窃私语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传入薛瞳的耳朵,她不屑地撇撇嘴,端起洗漱用具向公用洗漱间外走去。

“瞳。”张倩虽然也听到了那些谣言,但还是走上去和薛瞳并肩离开,“你今天上午有课吗?”

“有啊,孙教授的课。”张倩在这个时候表现出的友情让薛瞳淡淡笑了一下。

“我也是啊,待会儿一起去吧。”张倩尽量表现出没有听到过任何谣言的样子。

薛瞳和张倩并肩走着,她一点儿都没有因为那些流言蜚语生气的样子,反而在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张倩看着薛瞳: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相貌平平,装扮普通。张倩和她同班一年后才记住她的名字。薛瞳是个少言寡语,不太喜欢交际的人。张倩无法相信她会去做那样的事,也无法相信以她的相貌能去做那种事。但是,薛瞳确实连续数日晚归,她去了哪里呢?张倩想问,又怕令薛瞳不快,她一直是把薛瞳当朋友看待的,虽然她不知道,薛瞳并不这么想。

“嘿,快看,又是一个。”上课前的教室里闹哄哄的,一个手里拿着报纸的男生语调中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

坐在他旁边的薛瞳从他手里接过了报纸,在报纸的头条赫然用彩色大字印着:“杀人魔连续作案,刑满释放人员成为第六名被害者。”

看着这样的标题,薛瞳觉得或许这张报纸和那名男生一样,正在因为这件事而兴奋。在这个浮躁的城市里,似乎也只有这样的新闻可以触动人们麻木的神经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短短十几天内,立新市发生了六起碎尸案。虽说是碎尸案,但只发现了死者的头部。最初是一个清洁工人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颗人头,然后第二颗、第三颗,到今天为止已经发现了六名被害者。这一系列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死者均为男性,被害时间均为午夜以后,都是被利器割下了头。其中两名死者的头凌晨被发现的时候,血液还没有凝固。但是死者中有公司职员、大学生、街头混混等各种身份,无论是年龄、职业、外貌都没有共同点。案件还有一个重大的疑点难以解释,就是……

“六个死人,就算剁碎了也可以装好几麻袋吧?可是警方像过筛子一样把整座城市翻了个遍,却连肉末都没找到。凶手既然连人头都敢随手乱丢,难道还怕尸体被人发现吗?”学生们利用上课前的间隙议论着案情。

“会不会是贩卖人体器官的黑社会组织干的?”一名学生说。

另一个人摇头,说道:“我看凶手一定是心理变态,说不定有收集尸体的癖好,把尸体陈列在自己家里,每天对着他们……”

“啊……”他的形容让一个女生惊叫起来。大家一起跟着哄堂大笑。

薛瞳低头看着报纸,喃喃自语:“尸体……被吃掉了啊……”报纸上刊登的被害者的照片越看越眼熟,“这不是昨天晚上追我的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吗?”薛瞳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那辆送自己回来的出租车,那个沉默的司机,那段只用了十分钟的路程……

“那个司机……他长得什么样子来着?怎么记不起来了?”教授已经在讲课了,教室里总算安静了下来,薛瞳托着腮,看着窗外想,“晚上再去一趟市南路吧……哎呀,肚子好饿啊,去市南路之前吃点儿什么好呢?

※※※

薛瞳在市南路溜达了几圈,眼睛盯着一辆辆疾驶过去的出租车,回忆着对昨天那辆车的印象:“我记得车号好像是00544,嗯,对,就是00544……”她嘟哝着,突然扶着旁边的灯柱大笑起来,“00544,‘动动我试试’?哈哈哈哈,怎么会有这样的号码?哈哈哈,笑死我了。动动我试试……哈哈!”顾不上周围的人把自己当作神经病,薛瞳笑得前仰后合,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笑过了,“动动我试试,有意思,我就来试试吧。”她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

“00544!”薛瞳连忙招手。

“请上车。”还是那个声音里一点儿感情都没有的司机。

“小姐去哪里?”

“东郊成信养鸡场。”

※※※

市南路的街头,一名穿着长裙的少女站在刚才薛瞳的位置,带着迷惘的表情看着驶走的出租车。她美丽的面容上那种若有所思的天真吸引了不少男性,终于有两名青年上前和她搭讪。少女原本想跟上薛瞳和那辆出租车的,看看眼前的男子,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

※※※

成信养鸡场位于城乡结合部。车行驶在连路灯都没有的小路上,透过车窗只能看到两边的玉米地和漆黑的夜空。

“停,就是这里。”离目的地还有很远薛瞳就让司机停下了车。

司机什么也没说,不仅停下车,而且关上了所有车灯,熄了火,回过头看着薛瞳。

两个人在黑暗中对视着。薛瞳问:“你,不是人类吧?”薛瞳一把扣住司机的脖子,“都是因为你这家伙,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吃到可口的饭了。即使你不是人类,现在我也没得挑了!”说着,一口咬在了司机的咽喉上。

“即使你想吃我,我也没有血肉可以让你吃啊。”虽然被薛瞳的利齿咬在脖子上,司机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原来是个‘地狼’(注一),都是因为你这个只知道吃的家伙,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

薛瞳发觉自己的牙齿没有撕破皮肉的感觉,也没有湿热的血液流进自己的口中。她用利爪一扯,司机的头从脖子上滚落,一直滚到了车窗外的地上。不等薛瞳再伸出手去,在地面上滚动的人头和车座位上的身体便一起消失了。

“呸,呸,吃到了怪东西!”薛瞳一边吐着口水,一边拉开车门走了出来。

现在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女大学生,而是长发垂地,生着利爪,有着火红色眼睛的妖怪模样——地狼。

一只手突然从车的阴影里伸出来抓住了他的脚腕,地狼猝不及防,被甩了出去,重重地落在田地里。地狼从被自己压倒的玉米上爬起来,看着从阴影里冒出来的对手。他也不再是那个青年司机,而是一团人形的黑影,只有一双青白色的眼睛转动着,紧盯着地狼。

“原来是个低等的影魅,呸,呸,这种东西根本不能吃。”地狼挥动了一下自己的利爪,“你这种最低等的东西竟然也可以修炼出人形,真是不容易啊,可惜现在我不得不毁了你的修行。”

影魅低头躲过地狼的一爪,一下子又消失在黑暗中。地狼警惕地看着夜色里到处都是的暗影,不知道这个可以溶合在影子中的影魅接下来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影魅猛地从地狼的影子里跳出来,地狼敏捷地一跃,跃到了出租车顶上。影魅想要追击,却发觉自己没法移动身体,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一只脚不知何时陷在地面里,竟然无法拔出了。

“你以为我‘地狼’的名字是白叫的?大地可以抓住一切,即使你只是个影子。”地狼说着双手一挥,泥土、石块便从地面上像箭一样射出来,向影魅袭去。影魅的身体在被击中前再次消失,然后从那些泥土、石块细小的阴影中一点点出现,重新凝聚在一起。他不敢再落到地上,漂浮在半空中对着地狼。

“等一下。”地狼想起了什么,“影子不需要吃东西吧?难道那些只剩下头的人不是你吃的?”

“他们不是你吃的吗?”

“……”

地狼一下子坐倒在车顶上,摊开手说道:“什么嘛,原来找错了人,白费了我半个晚上的力气。”

影魅落下来,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不是你干的?”

地狼盘腿坐在车顶上,说道:“骗你有什么好处?再说,我像那种挑食的家伙吗?吃东西还要留下个头给人类看。”

影魅落到地面上,慢慢恢复成人类的模样:“这么说,你也在找那个家伙?”

说起“那个家伙”地狼就一肚子气:“当然了,你知道他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吗?原本市南路是个多好的觅食地点,可以吃的对象多得挑都挑不完。被他这么一弄,警察什么的都涌到那儿去了,我根本没办法吃东西了。他擅自跑到我的地盘上吃人也就算了,竟然还不顾规矩把事情弄得满城风雨!你说,这样的家伙不教训一下怎么行?”他停了停,问道,“你也在找他?为什么?你总不会是为了食物而……”

影魅说:“因为他也给我添了大麻烦。他吃的人里有一个出租车司机,那是我雇来白天开车的——我自己晚上才出来。现在他死了,警察调查他所有的社会关系,发现他曾经侵吞了我数目不小的车费,加上我只在夜里出来开车,没有他们说的‘不在场证明’,就把我列为了怀疑对象。我不喜欢被人类注意,这样的事很让人心烦。现在警察天天跟着我,他再不停止乱来,我的生活就要被搅乱了。”

“那么我们就有相同的目的了。”地狼从车顶上跳下来,“要不要跟我合作?教训一下那个不懂规矩的家伙。”说着向影魅伸出手来,“我现在叫薛瞳。”

影魅伸手跟她握了一下,说道:“周影。”

“周影?哈哈哈哈……”薛瞳大笑起来,“你是影魅,名字叫周影——周围全是影子?你的车号是‘动动我试试’……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这家伙这么有幽默感。”

周影看着她,露出人类看到神经病时的典型表情。

看到周影一点儿都不附合自己,薛瞳笑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挥挥手准备离开。走了没几步,周影忽然叫道:“等一下。”

薛瞳抱着手臂回过头来。

“你还没有给我车费。”

“什么?”

“车费四十元,谢谢。”

薛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是这么小气吧?”

“我已经没有算‘回空’了。”

薛瞳一边不情愿地掏出钱包,一边嘟囔:“开出租车作个样子就行了,你还真用它挣钱不成?我们想得到钱办法多的是。”

“人类是通过工作来挣钱的,我的工作就是开出租车。”

“你又不是人类。”

“所以才要学着做个人类。”

薛瞳皱皱眉:“我们比人类长寿,比人类强大,干嘛要学着做人类?”说着,把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他手里,挥挥手说,“别找了。”

周影还是找了六十元给她,说道:“像我这样低级的影魅想要得成正果,必须要先成为人类,没有别的途径。”

“什么?”

“没有别的途径。”

“前面那一句。”

“先成为人类。”

“再前面。”

周影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刚才说你想‘得成正果’?我没听错吧?”

“对啊。”

“‘得成正果’?哈哈哈哈!”薛瞳纵声大笑起来,他干脆趴在机箱盖上,用手拍打着车头大笑,“我几百年没听过了,现在还有妖怪要‘得成正果’?天啊,你这家伙实在太逗了!哈哈哈哈……我不行了!你简直……简直……哈哈哈哈……”

周影看着她一下一下打在车头上,心疼得直皱眉头:“我们这些妖物生存的目的不就是得成正果吗?”

“喂,喂,喂,别‘我们’‘我们’的,现在有这种想法的神经病可就你一个了,我也好,其他的家伙也好,可没听说过谁有这种想法。”薛瞳好不容易忍住笑,擦着笑出来的眼泪站起来,“在以前或许是这样。记得我小的时候,周围的同类还都忙着吸取日月精华、采补、修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得成正果,但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老皇历了。现在人类的文明越来越发达,到处都是这种繁华的大城市,我们生活得越来越容易,谁还要修什么正果啊?

以前要是吃了一个人,总会在他生活的那个地方引来惊慌和议论。现在不同了,在这样的大都市里,别说是失踪一个人、十个人,就算是一百个人不见了都不会引起多大的动静,只要手脚干净一点儿就好了。

以前想要混进人群里需要一大堆谎言,周围的人总会对你的来历啊、过去啊什么的问个不休。现在不同了,只要交出几张有法律效用的表格,你就是个堂堂正正的人类。只要你用人类的样子站在那里,才没有人会关心人皮下面包着什么。

所谓的修成正果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大,让自己拥有更好的生活?现在的人类当中已经很少有灵力师,几乎没有人可以降服我们了。我觉得过这种偶尔吃个把人打打牙祭,平时就尽情享受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其他的家伙基本也跟我一样,大家都觉得这样生活很不错,何必还要苦苦修行上千年,去求什么正果呢?修成正果又怎样?能成为神、魔、仙又怎样?一定比现在过得好吗?我们的时间也不是无限的,应该及时行乐才对。一万个妖怪里面也不见得有一个修成正果的,我劝你还是别自讨苦吃了。你不喜欢吃人,下次介绍你去玩些其他有趣的事,别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这种事上了。”

薛瞳说完向他挥挥手,隐没在土地中离去了。

周影看着她消失,第一次开始考虑自己为什么要“得成正果”。

他原本是一只最低级的影魅。魑魅魍魉在妖物中已经是最低等的、没有什么智力和法力的东西了,影魅更是低级中的低级,他们连形态都没有,只是一团阴影而已。在空间中没有目的地飘荡,或凝结、或飘散,连思维能力都没有。周影能够有自己的想法,并且修炼成“妖”,已经是近乎于奇迹般的异数了。

他用了两百年的时间才成为一只妖,然后又用了一百年才成为周影。周影来到这座城市中学习怎么做一个人类,因为他本能地知道妖要修成正果必须要先学会做人。

修成正果,这原本是周影惟一的目的,但是既然其他的妖都不这么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只妖不去修炼又能做什么?吃人?享受?这一切又为什么?

周影用手敲敲头。

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虽然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形体和思想,但是他不但还没有学会做人,连怎么做一只妖都还没有学会。

“还是没找到他。”薛瞳长叹了口气,无力地靠在周影的车上。

他们俩合作寻找那只连续吃人的妖物已经两天了,这几天每天都有被害者,但是周影和薛瞳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薛瞳呻吟着说道:“原本是隔一天吃一个人,现在是一天吃一个,每次还都留下个人头。再让他这么下去我一定会饿死的。”

周影想起什么,认真地问道:“如果不吃人吃其他的东西,你能吃饱吗?会被饿死吗?”

“人类的食物很好吃,我吃什么都能吃饱。说会饿死是跟你开玩笑的啦!只是人很好吃,过一段时间就想吃一个解解馋。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一般多久吃一次人?”

“看心情啊,少的时候几年不吃,多的时候十几天吃一个吧——看看遇不遇得到想吃的人。你不是吃素的吗?为什么问这些?”

“其他吃人的妖物也和你一样吗?”

“不是说过大家差不多嘛。你到底想问什么?想学着吃人了?我教你。”

周影凝视着她,问道:“那他为什么每天都要吃?”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他怎么吃人吃得这么频繁,不至于这么馋吧?除非……”她和周影相互望着,异口同声地说:“他拿人当主食。”

“有多少妖是拿人当主食的?”

“一般没有这样的啊,除非他是由着性子乱来。”薛瞳捶了一下车顶,“他疯了啊!这样下去人类迟早会察觉到不对劲的。他这么嚣张,万一把有灵力的人类或喜欢多管闲事的仙、灵引来,那这个城市里的妖们就要跟他一起遭殃了。”

“可是我们明明知道他就在这一带,却偏偏找不到他,你说这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的等级比我们高……可能是一只精,一只灵,他比我们强大,所以能在我们面前隐藏起自己的妖气。也许他就在旁边看着我们每天寻找他,正觉得有趣呢。”说着说着薛瞳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周影也脸色苍白地道:“那我们还找下去吗?”

“也许等不到找到他,我们就成了他的食物了。”薛瞳叹气说,“你觉得呢?”

周影说:“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我没有血肉供他吃,而且我还有一个‘护身符’可以依靠。我老是觉得不找到他就没法在这个城市安心住下去。我还要去找他。你呢?”

“你说得对,我们找。”薛瞳耸耸肩,“反正我也不会让你孤军作战。”她拉开车门坐到周影身边,“先送我回学校,我累得一步也不想走了——我会付你车钱的。”

周影看看她,发动车子说道:“今天不收钱,免费送你。”

“哎,周影,你说的‘护身符’是什么啊?给我看看。”

“现在不在。”

“别小气了,‘护身符’会不放在身边?给我看看吧。”

“别妨碍我开车。”

“在哪儿呢?我自己找……”

“薛瞳……”

“……”

红色桑塔纳驶远了。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它,目光中充满了嘲弄。

※※※

“这个怎么样?”

“太胖,吃了会长肉的。”

“那个呢?”

“太瘦,硌牙。”

“不胖不瘦那个?”

“太丑,不吃。”

“你已经挑了三个钟头了,难道满街上的人类没有一个能吃的吗?”周影实在难以理解这种对食物的挑剔。

“难得吃一次,怎么能吃看起来就不好吃的东西。”

周影和薛瞳坐在车里,对着过往的人群挑挑拣拣。

他们觉得既然“那个家伙”敢如此嚣张地吃人,一定是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如果其他的妖物也在这里捕猎,这个自大的家伙一定会忍受不了。所以他们决定由薛瞳出马在这里吃一个人,看看能不能激怒那个家伙,让他主动来找他们。但是薛瞳坚持吃东西要色香味俱全,挑剔地选了半个晚上还是没有选好目标。

街头一阵喧闹声传来,周影把车往前开了一点儿,看到一伙儿醉醺醺的男人正在殴打一名女子。不一会儿那个女子的上衣就被他们扯掉了,赤着上身蜷在地上哭泣。其中一个男人抓住她的头发,强行在她嘴上乱吻,然后一个耳光把她打倒,抓起她的手提袋,哼着下流的曲调,和另几个人一起向前走去。看热闹的人纷纷给他们让路。

那名女子坐在路中间哭泣,却没有一个人过去扶她起来。

这个城市,这条街道就是这样,冷漠、残忍、弱肉强食。不但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就连这个城市的妖物也对此司空见惯了。

“我要吃他。”薛瞳指着那个男人说道。

“他喝醉了,好吃吗?”周影评论道。

“我就喜欢酒心巧克力,怎么?不行啊?”

周影眼神里闪过一抹明了,发动车子悄悄跟上了那群人。

漆黑的玉米地中,地狼把猎物扔在地上,下口之前先东张西望了一番,确信没有第三者在场后,他才放心地咬断了猎物的喉咙,开始慢慢地品尝。

一片乌云飘过来,把原本就不明亮的残月遮了个严严实实。

一条黑影从田中跳出来,扑到了地狼身上。地狼早有准备,不等对方的牙齿咬中,闪身滚到了旁边。

“你终于出现了。”地狼舔着手背上的轻伤,盯着对方说,“不守规矩的家伙,给别人添了这么多麻烦,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袭击地狼的是一名人类少女,她刚刚收起长如利刃的爪子,用舌头吸去了指尖上沾着的地狼的一滴血,神情妩媚地看着地狼,什么话都没说。

地狼站起来,郑重地说:“我不反对你在这个城市生活,但是请你注意——不要变成过分美丽的人类;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太挑食,至少要想办法把吃剩下的部分处理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论何时,尽量不要引起人类的注意。”

“变成美丽的样子比较容易吸引‘食物’嘛。”少女用柔美的声音说,“而且我根本不想生活在人类的城市里,对我而言,这里只是储存食物的仓库而已。我才不在乎人类会不会注意到我呢,难道你会在乎‘食物’的想法吗,地狼?”

地狼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对我而言,这个城市不仅有很多的食物,这里还是我的家。你已经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如果你执意要这样下去,那么我只能请你离开这个城市。”

“这里的食物很美味,我可不想现在就离开。”少女嗲声嗲气地说,“总有一天我会走的,但绝不是现在。”

“就是现在,你必须离开——不过你可以选择,是活着离开还是变成尸体再走。”

“呵呵呵,地狼,你只是一只妖而已,竟敢在我面前说这种大话,有什么后果,你应该已经想过了吧?”

“好言相劝你既然不听,那就去死吧!

地狼话音刚一落地,原本躺在少女脚边的“尸体”忽然跳起来从背后抱住她,双手插进了她的肩头。地狼趁机扑上来,张口向她的喉咽咬下去。少女奋力一扭脖子,地狼只咬住了她的肩膀。随着少女发出的一声尖利的号叫,她身后的“尸体”一下子扑过来推开了地狼。刺眼的白光像闪电一样飞过,挡在地狼和少女之间的那具“尸体”顿时化作了无数的碎片,散落在少女的周围。

地狼看着少女此时的样子——她还是人类的身体,但是背上生着长长的鬃毛,脚像马蹄,手像虎爪。十只手指宛如十把弯曲而锋利的镰刀,在微弱的星光下闪着寒光,这双利爪连岩石都可以轻易地切开。他的头部长着一颗龙头,利齿突出唇外,鸡蛋大的眼睛放射出青色的幽光。

“窫窳(注二)!”地狼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我们惹上大麻烦了。周影,你没事儿吧?”

被窫窳的利爪撕成碎片的周影已经化成了无数的黑影,一片片很吃力地蠕动着,终于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人形坐了起来——刚才若不是他反应及时,被切成碎片的就是没有再生能力的地狼了。

“我没事,你也不要紧吧?”

“马上就会‘要紧’了,是一只窫窳!”地狼紧张地盯着敌人,汗水开始渗出皮肤,“我们可能太自不量力了。”

※※※

窫窳原本是一名天神,他被同僚贰负神和他的臣子危谋害,充满怨恨的尸体化为了龙首、虎爪的怪物。成为怪物的“窫窳”完全迷失了作为神时的性情,凶残暴虐,以吃人为生,并且逐渐形成了一个妖物的种族。这种怪物虽然是精怪的一种,但是他们最初是由天神的尸体化成的,神的法力或多或少地残留在了他们的体内,所以他们这个种族力量之强大,在精、妖、鬼、怪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看眼前这只窫窳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把地狼、影魅这样的对手放在眼里。

※※※

地狼双手一扬,地面裂开了一个大口,所有的泥土、岩石纷纷化为武器向窫窳射去,窫窳连动都没有动,舞动双手,这些东西便被她砍得粉碎。在这些东西的阴影里,周影手执一柄影子凝结成的长刀,忽然闪现出来,一刀刺中了窫窳的胸口。窫窳“格格”地笑着,迎着刀锋一挺胸膛,周影的影刀连她的皮肤都没有刺破。窫窳利爪一抬,周影便飞了出去,倒在田地里。

窫窳这一爪用上了很强的法力,周影跪在地上,肩头的缺口一时竟无法复原。

地狼抬起一块大石头,迎头向窫窳砸下去,自己则趁着窫窳抬头击碎石头的机会潜入地下,来到对手的正下方,扯住她的脚踝用力往地下一拽。窫窳的小腿以下顿时陷进了地面,无法动弹。地狼的利爪从地下探出来,五只尖指一起插进了窫窳的大腿。窫窳低哼了一声,用力抬腿踢出,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坑,不仅大量的泥土被踢出来,地狼也从地下被带了出来。地狼捂着自己刚才抓伤窫窳的左手,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才爬起来——他的左手却已经被窫窳刚才的那一脚踢断了。

“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他手中?”活了几百年,地狼第一次冒出这样绝望的念头。

“你是一只很勇敢的地狼。”窫窳的声音如同人类的幼儿,天真可爱,“我会为了你打破只吃人的习惯的——虽然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好吃。”说着一步步逼向地狼。

窫窳走了几步,忽然发觉自己无法移动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周围密密麻麻的玉米影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实体,像个笼子一样困住了他。“影魅!”她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名字。她自己的影子也蓦地跳了起来,舞动利爪扑了过来。

影子虽然没有和实体一样的力量,但却是打不坏、杀不死的。窫窳和自己的影子搏斗之余,还要应付再次扑上来的地狼,心情开始急躁。她猛地咆哮一声,身体突然胀大,无数的水箭从他口中射出,地狼和周影一起被击中,摔倒在她脚下。

地狼被一支水箭射穿了腹部,血流不止,委顿在地。

对于周影来说,操纵生物的影子本来就极为消耗精力,更何况是像窫窳这样法力强大的精怪的影子,他已经耗尽了精力,又被水箭穿透,连他自身的影像也越来越淡,几乎可以透过他看见后面的东西了。

窫窳也不再是原来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她的身上满是地狼抓的一道道血痕,耳朵被周影撕开了一道口子,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她看着两个对手,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气愤,声音有些颤抖:“你们……你们竟然可以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你们这些低等的家伙!”说着抬脚向周影踩下去。

“啊!”地狼惊叫了一声,眼睁睁地看着周影在窫窳脚下飘散,勉强凝结起,再一脚,再飘散,再一次勉强凝结。周影的再生一次比一次吃力,凝结后的身体也越来越淡。

“混蛋!别碰他!”地狼猛地扑上去,用尽最后的力气勒住窫窳的双臂,把她拖开,“周影,你快逃!”

“地狼……”

“快逃!”

窫窳的利爪插进了地狼的肩背,但是他依旧没有放手,死死地抱住对方。

“火儿,就是现在!”周影大喊一声,向无法动弹的窫窳扔出一样东西,“快动手!”

地狼看着那小小的东西闪着一点儿火光向他们飞来。“只是一枝点燃的火柴而已啊。”心中正这么想着,那朵小小的、燃烧着的火焰里猛地扑出一团亮光,令地狼不敢直视,闭上了眼睛,他的鼻子里嗅到了炙烧皮肉的气味。

周影冲过来抱住地狼,把他从窫窳身边扯开。

地狼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问道:“那是……什么?”

“我的‘护身符’。”

“天啊,那是……那是一只必方(注三)!”地狼一阵颤抖,紧紧抓住周影的肩膀。如果说看到窫窳时他只是惊讶、畏缩的话,当他看到这只必方后则惊恐得连站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空中飞动着一只鹰般大小的“鸟”,他的样子很像凤凰,但只有一只脚爪,白色的嘴,青色的眼睛。他的身体、他的每一片羽毛都是燃烧着的火焰形成的,此时他身上的火焰燃烧得如此猛烈,不但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还使他看起来像是金黄色的。

必方,火的灵兽。

灵,在神、魔、仙、灵、精、妖、鬼、怪、魑、魅、魍、魉的划分中是最特别的一种。他们的法力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通过修炼取得,但是他们也不能提升等级,得成正果。这种法力仅次于神、魔、仙之下的灵物一般居住在一个叫作“昆仑”的地方,只有神、魔、仙可以召唤和驭使他们。不知为什么影魅的身边竟会有一只必方,而且还会听从等级比灵低许多的影魅的命令。

和其他的灵兽如应龙、大风、飞廉、游光等相比,火属性的必方对于低等的妖物具有更大的威慑力,因为妖一般都生性怕火。地狼第一次看见必方,内心的恐惧比看到窫窳时还要难以掩饰。但是他看得出来,这只必方还是只幼兽,长大的成年必方应该像凤凰般大小,而且成年必方的一击足以把一只窫窳烧熟,但现在窫窳还在向空中乱抓,企图把必方打落。

“火儿,小心他的水箭!”

必方出其不意的一击烧瞎了窫窳的眼睛,但是此后窫窳挥爪乱抓,又四处攻击,使得必方无法再靠近她。绕着对方飞了几圈后,必方有点儿着急,试着冲上去几次,反而被打落了几片羽毛,这些羽毛一脱离他的身体便化成了火焰,烧焦了几块田地。

周影知道这只年幼的必方还不足以和窫窳对抗,纵身上去帮忙。

窫窳瞎了眼,又疼又气,利爪挥舞得越来越没有章法,她的攻击大多数都被必方化解,终于被周影缠住了身体,最后地狼扑上去,一口咬断了他的喉咙。

窫窳摇摇晃晃跌倒在地,四肢抽搐几下,终于不动了。

地狼和周影对视一眼,一齐跌坐在地上,也无力再动了。

“影,还是我最厉害。”必方自吹自擂着从空中落在周影肩上,撒娇似的把头塞到周影怀里。地狼连滚带爬地从他们身边爬开几步,指着必方说:“喂,别叫那东西靠近我!”

影魅抚摸着必方的羽毛,白了他一眼:“火儿还只是小孩子,你怕什么?是他救了我们。”

“就是就是。”必方也伸出头来咂着嘴说,“忘恩负义,待会儿吃了你。”

地狼咧咧嘴,又后退几步,反正他就是不敢靠近一只必方,不论他是不是小孩子。他支撑着走到窫窳的尸体旁用脚踢踢,说道:“叫那只必方把她烧了吧,免得人类发现了大惊小怪。”

必方火儿斜着眼开始看他。

“你不是饿了吗?吃干净点儿就是了。”周影觉得放一把大火太招眼了。火儿又斜着眼开始看他。

地狼回过头来看着他:“我们雄性地狼是不吃雌性的,不是同类的雌性也不吃。”

“啊?”周影一下瞪大了眼,“可是,薛瞳不是女的吗?”

“薛瞳?那是为了捕食方便才变成的样子啊。你看看我现在的真身……”地狼上下地打量自己,“我哪里像雌性啊?该不会……”他眯起眼睛问,“你不是雌雄不分吧?”

“人类的男女很好分辨。”

“只能分辨人类?那就是真的分不开咯。”

“我们魑魅本来就没有性别!”周影恼羞成怒地说道。

“那么,你一直以为我是雌性了?哈哈哈哈,我是雌性?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地狼放肆地大笑起来,一边因为触动了伤口而疼得皱眉,一边又想大笑,脸上的表情十分滑稽,好不容易他才止住笑声,挥挥手说,“不过没关系,我会教你的。我还会教你怎么过得舒服,怎么享受人类发明的东西。你交过女朋友吗?我认识上百个女性,分几个给你。你喜欢人类还是妖怪?你会上网吗?我最近发现了一个联网游戏,我可以教你,我们一起组队去打架,可以开枪,‘砰砰’……”

“谢谢,但我还要修炼,恐怕不能分心去学那些。”

“修炼?你还没放弃修成正果的打算啊?”

“以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拼命修炼,但是既然大家都不一样——你喜欢人类的生活,喜欢过舒服的日子,为了保护这样的生活甚至不惜和窫窳战斗;窫窳就想尽情地吃人,什么都不顾忌;而我呢,你们这两种生活我都不喜欢。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一出世就什么都有了——思想、形体、法力……所以你们想过什么日子完全可以自己挑选,而我是一只最低级的、从沼泽的阴气里生出来的影魅,原本没有形体,没有思维,什么都没有。我要是不修炼进化,早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虽然我现在可以挑选自己想过的日子,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一只像我这样的影魅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自己说明白没有,我也不是非要修成正果不可,就是想知道,我,一只影魅努力过之后可以走到哪一步。”

“你会修成正果的。”地狼说,“因为你这么努力、执着。还因为——我,聪明的地狼不会和你竞争,你当然有机会了。”

周影笑道:“是吗?”

“有进步,有进步!”地狼大声嚷嚷着,“你现在在笑哦!认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笑,越来越像人类了。大有进步啊!”

周影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才好。

“不过还不够好,我来教你怎么笑。”地狼说着,把一只脚踩在窫窳的尸体上,指着尸体大声说,“你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竟然敢和我作对!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地狼,哈哈!哈哈哈哈……”说着张狂地大笑起来。

“扑通!”他的笑声还没有结束,就被火儿一翅膀从窫窳尸体上打了下来。

“滚开,地狼!这是我的晚餐!”火儿气势汹汹地说着。刚才地狼和周影商量着怎么处置窫窳的尸体,惟独没有提到“献给火儿吃”这一条,他已经很生气了,现在居然还不主动承认错误,只顾彼此聊天,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你想跟我抢食物?活腻了啊!”他咆哮着吓唬地狼,把他吓得坐倒在地,才满意地低头用嘴在窫窳身上啄了几口,称赞道,“味道不错,我好久没有吃到妖怪了——总是吃人类都把舌头吃麻木了,这次我要好好享用,吃完了她就吃这只地狼,可以吃上好几天……”他斜眼看着地狼说。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垂下翅膀,低下了头,双翅还护着他的晚餐,但已经因为刚才对付窫窳的疲累而进入了梦乡。

地狼看着正好倒在自己身上的火儿,不敢推开他,又不想让他继续倒在自己身上,笑容僵在脸上,尴尬得不得了。

周影看着他,先是抿起嘴唇,最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

“哈哈哈哈……”

※※※

街边的一名青年男子吸引了路过的女性大半的目光。这名身材修长、五官俊美的男子旁若无人地微笑着,向女性们抛送着挑逗的眼神。一辆出租车不等他招手就在街边停下来,青年男子钻进车里。

“先生去哪里?”

“XX旅馆,和‘雌性’有约会哦。”青年男子对着车上的反光镜搔首弄姿地道。

周影白了他一眼:“不是说在人类中生活,外表要尽量不引起他们的注意吗?”

“那是指捕食猎物的时候,我现在的目的又不是为了吃。”

周影摇着头淡淡一笑。

“对了,我现在名字叫刘地,这是我最喜欢的名字,你要记住啊。”

“刘地?”

“你可以叫‘周影’,我为什么不能叫‘留地’?”

“随便你。”

刘地深吸口气,皱皱鼻子,问道:“你车里什么味道?好难闻啊!”

“我刚刚拉了一家黄鼠狼,是他们的味道吧?”

“黄鼠狼?”

“嗯,他们去肯德基了。”

“黄鼠狼去肯德基?哈哈哈哈哈……”刘地看着车窗外的繁华街道,大笑着感叹道,“城市大了,还真是什么生物都会有啊……”

※※※

注一:

地狼:

《尸子》:地中有犬,名曰地狼。地狼,生活在土中的一种怪物,外形像狗,跟其他怪物一样,修行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拥有人型的外表。

注二:

窫窳(音yàyǔ):又名猰貐。

《山海经·海内北经》: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

《山海经·海内西经》:猰貐龙首,居溺水中……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在古代神话中窫窳只有一只,而且因为为害世间,在后羿射日的故事中被后羿诛杀,《都市妖奇谈》的故事中则把他写成了一个种群,这是笔者在小说中的构想,请勿多作追究。

注三:

必方:

《法苑珠林·后泽圆》:火之精名曰必方,状如鸟……

《山海经·西次三丝》:有鸟焉,其状如鹤,赤文青质而白喙,曰必方,其鸣自叫。

必方是一种火的精灵,传说中黄帝在西泰山会合天下鬼神,他坐在六条蛟龙挽的宝车中,为他驾车的就是必方。必方既然有资格为黄帝驾车,而且可以驾驭六条蛟龙,可见是一种法力强大的灵兽。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