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二、灵异事件?

中午下课后,吴潜峰在校园中百无聊赖的乱晃,自己也不知该干点什么好。下午的两节课都是他最讨厌的一个老师教授的,所以他打算不去上了(他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有这种恶习,到了这个学校才发现,这根本就是这里学生们的正行为)。

来到这个学校后不用经过很长时间的深入了解就可以发现,这里的学生们的纪律就连已经转学次数高达十七次,号称见多识广的吴潜峰都要惊叹糟糕的地步。尤其是那个“特别班”,里面除了生活状态不正常的妖魔鬼怪就是心理状态不正常的人类,那么自己仅仅是转学来的第一天的打扮不太符合校规就被发配到这个班级,是不是太冤枉了一点?

一般来说转校生总是要花一些时间才能融进新的环境,何况吴潜峰沉溺于道术久了,自然而然就跟同龄人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管在哪个学校他正正试试去上课的次数都数得出来,所以走到哪里都交不到朋友,在这个学校自然也是一样。他觉得周围的同学们怪,同学们何尝不是把他当作怪物。吴潜峰平时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而且还因为四周充满了妖怪不敢练习法术,日子过得说不出的无聊与郁闷。

吴潜峰在校园里随意的溜达,不愿意回到宿舍去对着那个和他同宿舍的富家子弟,在他看来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的种种怪癖纯粹属于吃饱了撑得,却忘记了在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他自己也是个有着难以理解得怪癖的有钱人家的孩子。

连校园中栽种的都是些名贵的花木,看看到也赏心悦目,不过真是有钱没地方花了,种些萝卜地瓜不是更好,逃课的时候还可以偷来吃吃。吴潜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晃过食堂门口,食堂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告诉他,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这所学校的食堂可以说是这个学校中最不像正常学校的部分了,不但食物味道好,而且厨师服务员们的态度有礼貌,菜里面也从来找不到死无葬身之地的苍蝇蚊子,馒头更是无法当作暗器使用——即使把它们扔到别人头上也之后柔软的弹开而不能打破别人的头。最离谱的是居然还可以象在外面饭店一样,自己按菜单点菜,把厨师们打点好了(或者威胁好了),弄几瓶酒进来喝都不成问题。

“哼,修道之人怎么可以贪图口腹之欲。”吴潜峰不屑地自言自语。他要的食物非常简单:一瓶清水和两个夹肉面包。名义上是为了清心节欲,其实吴潜峰这样吃饭的理由很简单,他没有钱。家里人虽然不惜花巨额的学费把他送到这里来上学,但是为了防备他再次离家出走,去追寻什么修道之路,所以留给他的生活费仅够他的日常开支,前几天为了防备班里的妖怪们,吴潜峰不得不去置办了许多道术用品回来,他的财政也就因此出现了赤字,这一个月内只能吃面包度日了。

“早知道就不在这里吃了。”吴潜峰有一口没一口的干啃着面包,看着别人在那里山珍海味,就会觉得自己手里东西更加难吃。吴潜峰不是个挑食的人,只要是好吃的东西他都喜欢。现在正是食堂里人最多的时候,每张桌子边上都坐着准备享用美味的有钱人,所以每一张桌子上都摆着吴潜峰喜欢的菜肴。“我讨厌有钱人!”他在心里这暗暗诅咒,“如果你们被妖魔鬼怪缠住了找我救命,我一定会收你们天价的费用。”这时几个同班同学走进来,吴潜峰伏低身体,现在他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

“吴潜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唉……”吴潜峰不知道这个整天跟妖怪厮混的少年是不是视力比妖怪还好。

“你也在这里吃饭?”陈扛山走了过来。他身后薛子云正甩开膀子把排队中的同学挤得东倒西歪,不一会就和韩家姐妹到达了队伍最前面,回过头来高声喊:“山娃,你要吃什么?”陈扛山露出尴尬的神情,他就是不想跟那三个人一起打饭才跑来跟吴潜峰说话的,没想到还是逃脱不了成为大家关注的目标。“什么都行,随便……嗯,咱们一起坐吧?”陈扛山回答过薛子云的话后马上在吴潜峰的身边坐下来问。

吴潜峰基本上明白了他的来意,看来这个家伙整天和妖怪混在一起,日子也不好过啊。虽然薛子云他们点的饭菜看起来丰盛可口,可是他还是不想跟这些人坐在一起,因为那样势必会被看成是他们一伙的:“我,我在等人呢。”吴潜峰马上这么说。

陈扛山失望的走开,他本来想要跟吴潜峰一桌坐下的。吴潜峰有些歉意地看着他,不过反正不管陈扛山怎么表现出他和那三个妖怪不一样,别人都会认定他们是一伙的,大名鼎鼎的“四人帮”中陈扛山可是不可缺少的一员啊。

“你好,我可以坐下吗?”陈扛山刚走,另一个声音就在吴潜峰耳边响起。

吴潜峰抬头看了看,自言自语的嘟哝了句什么,却没有开口反对。原因很简单,因为托着餐盘站在他旁边的,是三个女孩子。

女孩子们把他的无言当作了默许,径直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突然被三个少女包围的吴潜峰心跳加速,慌忙把手中的面包三两下塞进嘴里,准备离开这个座位。

“你就是吴潜峰吧?”那个刚才向他打招呼的圆脸少女柔声细气地问,“我听说你表面上是个学生,实际上是个很厉害的道士是吧?”

吴潜峰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的道术距离“很厉害”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面对着女孩们三双充满了好奇与崇拜的眼睛,他还是忍不住一拍胸脯:“我可是从小就练习道术,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停止过。很厉害说不上,可是也算是已有小成了吧。”

“哇,他真的是修道之人耶!”

“好厉害啊!”

“那你一定会很多东西吧?”

女孩子们的欢呼声、惊叹声令吴潜峰更是飘飘然起来,摇头晃脑地说:“也不算是懂很多东西,我要学的还多着呢……道法高深啊……”

“那你会不会御剑飞行?”三个女孩中最漂亮的那个把头伸向吴潜峰,两眼放光地问。

吴潜峰抓抓头:“那个只是小说里面写的故事,真正的修道之人是不学那些的。”其实是学不会。要修到御剑飞行的地步不仅仅需要天资、勤奋,还需要名师的传授和指点。吴潜峰不过是跟着当过几年道士的祖父学过一些道术,又凭着自己的努力与执着东一榔头西一锤的偷师才有了今天这样能称得上是已经入门的水平,说到御剑飞行他却连门边都没有摸到呢。

“那么释放闪电和火球呢?”

“那个……是西方奇幻小说中的魔法吧?我是个道士啊。”

“那么看水晶球算命呢?”

“……那是女巫的专长。”

“往稻草人上钉钉子诅咒对方早死呢?”

“……”现在的女孩子心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啊。

三个女孩问了半天失望地摇头,把头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他根本什么都不会呢!到底能不能帮上咱们的忙啊?”

吴潜峰听到了她们的话,深感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马上抢着说:“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说,我绝对能给你们办好……只要不是什么要诅咒别人早死就行……”

三个女孩小声商量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还是由那个圆脸的女孩开口说:“其实我们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吴潜峰问:“到底什么事啊?是遇见妖怪了吗?”想到这个学校里妖怪密集程度,他多留了一个心眼,万一女孩子们要他去帮忙解决与妖怪间的纠纷,他是一定会托言推辞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想与妖怪们发生正面的冲突,势单力薄的他根本不可能是十几个妖怪的对手(平时看妖怪们之间并不和睦,谁知道他们面对道士的时候会不会同仇敌忾呢)。

“妖怪?怎么可能呢。如果遇到妖怪多好啊,犬夜叉好可爱啊。”

“谁说的,杀生丸才帅呢!”

“七宝……”

吴潜峰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对方说的话。他耐着性子听女孩们讨论了很久关于什么样的妖怪可爱,什么样的妖怪适合做男朋友的话题,就在他觉得自己就要崩溃的时候,女孩们终于想起了他的存在,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上:“怎么会是妖怪呢,是我们……我们遇见鬼了。”女孩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鬼?”吴潜峰立刻开始两眼放光,“是什么样的鬼?一共几只?有没有伤到人?”

女孩们似乎不愿意在这满是人的地方说这件事:“先吃饭,吃完了再说。咦,萱萱你怎么又要了这么一大堆啊?你不是说要减肥吗?”

“可是那个厨师一直在推荐,说今天这几种菜都特别好吃。”

“你就是这样,别人已推荐就忍不住买东西。”

“你还说人家呢,自己不也是点了一大堆,你吃得了吗?”

“可是这些菜每一种看起来都很好吃嘛。”

“咱们怎么吃得了啊?吴潜峰,你帮我们吃一点吧?”

不等吴潜峰反应过来,手里已经被女孩们塞上了筷子,面前已经被女孩们摆上了可口的菜肴,不等他的理智和自尊心作出反抗,他饥饿的肚子已经支使着他的手伸了出去。第一口肉下肚,已经吃了一个星期面包加白开水的肠胃更加受不住诱惑,也顾不上有女孩子在看着了,左右开弓不停的把食物往自己嘴里塞去。还不容易肚子传来饱胀的感觉,他才停下了手。桌子上的饭菜已经被他一个人吃了大半,三个女孩看起来倒是没有介意,但是觉得吴潜峰的样子十分好笑,正对他指指点点的说笑着。

圆脸的女孩看吴潜峰发现了她们在笑话他,脸微微一红,玩弄着筷子说:“吃完了饭我们出去说事情吧?”

吴潜峰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推辞这件事情了,吃人家的嘴短,这件事不管难不难危险不危险,自己是非得给人家办不可了。

三个女孩把吴潜峰带到了校园里一个僻静的角落,开始对他述说她们遇见的怪事:三个女孩是同班同学,住在同一寝室(吴潜峰到了这时才知道,这所学校的宿舍居然也分三六九等。从单人单间带浴室到四人一间不等。吴潜峰住的是两人一间的寝室,他本来以为学校的寝室都是一样的条件呢,早知道这样,应该磨着家长给自己弄个单间,有好多事情办起来方便些,还不用看着那个阴阳怪气得室友生气)。女孩们的寝室正好是她们那层楼的最角落一间,门口斜对着走廊尽头的那扇窗户。

刚刚入住的时候女孩子们还对自己寝室的位置十分满意,位置安静又方便通风,而且还可以从走廊的窗户里向外看看风景。可是住了没有多久敏感的女孩子们就开始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女孩子们的窗外就是学校的后墙,与这所贵族学校为邻的则是一片简陋陈旧的平房式建筑,那是一家曾经在立新市数一数二的国有企业的职工住宅区,到了现在那家企业已经破产重组,这片住宅区也到了要拆除重建的时候,其实程锦高中就是在已经拆除的部分地区上建起来的。现在那一大片地方都是一片的狼藉,从窗户中望去,一眼到头全部都是空无人住的房屋,被原来的住户拆走了的门窗部位黑洞洞的张着,好像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破碎的玻璃碎片,随风纷飞的纸屑与塑料袋,充斥在各个角落的各色垃圾废物,被主人和旧居一起遗弃了的小动物在其间游荡,重重在别人没有防备的时刻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样的窗外风景非但称不上赏心悦目,简直是令这几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儿难以忍受。她们只好天天管着窗户,拉紧窗帘,为了要求换宿舍去找老师理论。学校里已经没有了空置的同等级宿舍,老师们无法满足她们的要求,也就一天天住了下来,三个人都在心里发誓下学期一定要求家长为他们换更好的宿舍。

日子久了,三个女孩渐渐发觉这间宿舍居然还不仅仅是环境不好这一样毛病,而且里面还有“不干净”的东西。

吴潜峰听到这里打断了她的话:“你们看见了还是听见了?第一次有几个人看见?是白天发生的还是晚上?至今为止一共发生了几次?其中有没有你们三个人同时看见或者听见的境况发生?”他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根据吴潜峰过往的经验,这样的所谓灵异事件,特别是由女孩子们说出来的时候,其虚假程度是相当大的,基本上连十次中一次的真实率都达不到。一般都是由当事人自己胆小心虚造成的幻听幻觉和胡思乱想掺合起来制成的。如果三个人都分别听见看见了,吴潜峰首先会怀疑是她们自己吓唬自己的幻觉,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同时经历过,吴潜峰才会真的往自己的“专业”角度去考虑。

“我就亲眼看见过,好吓人啊!”

“昨天晚上我还看见了……”

“它没有脚,飘乎乎的……”

“白色的,白色的,吓死人了!”

“……”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一阵乱嚷,吴潜峰根本没法弄明白她们想要表达什么。他摆着手大声说:“慢慢说,慢慢说,一个一个的来。”

那个叫萱萱的圆脸女孩好像是这个宿舍的发言人,还是她向吴潜峰说:“你是不是怀疑我们在说谎啊?还是以为我们集体幻觉?告诉你,我自己就至少看见了十次,滴滴看见的次数更多。其中有好几次还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看到的,这怎么可能有假的!”

吴潜峰已经相信了七成,又问:“能不能说说经过?你们看见的东西有攻击性吗?”

“第一次是我看到的,”萱萱开始回忆,“那时刚开学没多久,有一天晚上我跟滴滴在看电视,小艾在上网。我们的窗帘是拉上的,所以当窗户外面传来啪啪的声音的时候,我还以为外面下雨了,就站起来想把窗子关上。谁知道我刚刚掀起窗帘,就看到外面有个白色的人影正在轻轻碰我们的窗户,我当时什么也顾不上想,马上尖叫起来……(她的室友插嘴说:她当时动静可大了,估计半作楼都可以听见)她们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马上跑过来看。我已经完全吓傻了,只会在那里不停地闭着眼大叫:鬼啊!鬼啊!她们两个窗外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见。她们以为我是看花了眼,在旁边反复的劝我,说了很多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之类的理论,到了最后我自己都相信是自己看花眼了,所以也就没有把那件事在放在心上。可是没过了多久那种事又发生了一次,着一次看到的是她们两个人……滴滴你来说,你们亲身经历的说得清楚些。”

滴滴是个文静的女孩,慢慢悠悠地刚要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呦,三位美女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会跟这个小道士鬼鬼祟祟的说话啊?难道眼光降低到这种程度了?”

吴潜峰回过头,看见朱黑黄正摇摇摆摆地从校园小径上走过来。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三个女孩,显然早就与她们认识。吴潜峰不由在心里暗想,难道这件事情居然与这个蜘蛛精有关……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