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改版啦 (2016-08-04)
从好几年前就着手了……拖延症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总之,希望大家喜欢——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_(:з」∠)_
庭院深深

月光透过云层照在花木间,仿佛把一切笼在了一层淡淡的轻烟之中,使得原本就深寂的院落更加的寂寥清冷。地上的花枝树影微微摇摆着,朦胧的仿佛淡墨绘就的画卷。这幅画卷一直伸延着,在屋子的窗台前被一盏橘黄色的灯打破了,原本冷清的色调,被染上了些许温暖的气息。

南羽坐在灯下,正在飞针走线地刺绣着一幅图画。淡黄色的绣布上,只用深浅不一的黑色在细细的描画一个花木繁盛、寂寥清静的院落——似乎就是窗外的这个院落的缩影。而在她的身边,瑰儿则正在和一团丝线搏斗着。扯出这头,那头又结住了,刚把那边解开,这便又因为抽得太紧挽成了疙瘩。眼看自己怎么也对付不了这些线,瑰儿于是决定采用最直接的办法——用嘴咬断。

“等一下瑰儿,我来解解看。”南羽拦住了瑰儿的行动。

她接过那团“乱麻”,开始一点点的抽动那些毫无头绪的线结。瑰儿眼看着她那纤长的手指灵巧的摆弄着那团已经乱到了不能再乱的丝线,而丝线就在她的手下,一点点地蓬松开来,眼看着就被南羽一根一根的抽了出来。

“南羽你真是太厉害了,什么都会……”瑰儿托着下巴看着南羽,很是佩服地说。

眼前的南羽身穿着一件古意盎然的长衫,头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根像她的肌肤一样雪白晶莹的玉簪子别住,就好像一个从古代时光中走出来的大家闺秀一样。而在她的屋子里,除了电灯更是一样现代化的设施都看不见,却放着古琴、棋盘、茶具,美丽的插花等等东西,而且瑰儿知道,这些都是南羽擅长的。南羽本来就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

“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什么时候我才能赶上你呢?”瑰儿接过南羽解开的丝线,又开始对付自己手中的绣品。不过看看自己手上的这幅七扭八歪的花朵,再看看南羽那副连样子都不许要的国画一样绣图,总觉得不仅仅是天上地下的距离这样的区别而已。

“你刚刚才开始学,是这样子的,慢慢就熟练起来了。”南羽微笑着说。瑰儿的性格总是风风火火的,所以不太适合刺绣这样需要耐心的工作。

“我总是会弄成这样……”瑰儿亮了亮自己的手,上面布满了针孔。她总是有办法在刺绣的时候扎到自己的手指头,所以不管南羽给她治疗了几次,最后手还是这样。

“你不要心急,慢慢来就好了。”南羽又给她治疗了一次。

南羽真是了不起,不仅多才多艺,气质高雅大方,而且法术高强,听说还是一派的掌门呢,就连刘地都要让着她三分。虽然她总是那么礼貌周全,可是立新市里没有任何妖怪敢惹她一丝一毫。瑰儿真希望自己能像她那样,不,哪怕只有她一半也行啊。

努力,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到……哪怕作到一部分也行。

瑰儿给自己打着气,又开始与绣品搏斗起来。

南羽站起来,走到了窗前。

窗外是她熟悉的景致,也许再用一两天的时间,她就可以把这幅景致全部绣制到绣布上了。

在灯光下,窗前的一簇蔷薇在晚风中轻轻摆动着。

要不是瑰儿今天过来,南羽是不会开灯的。她习惯于静静地坐在黑暗中完成她的刺绣,或者自己和自己下棋。也许她自己就是这样黑白景致的一部分,从很久以前都很久以后,都是这样寂静清冷的存在着,明明感受得到时间的流逝,却没有办法接受它,让它改变自己。

“南羽,你看看我这记性,我特意给你拿来的东西,差点忘记拿出来了。”瑰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嚷嚷起来,“你看看,你喜不喜欢?我总看见坐在黑影里,要是不喜欢电灯的话,就用这个。我在古玩市场发现的,才一百块钱就买到了。不过我仔细的洗刷过了,还是很漂亮的。”说着,从她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对灯台。

那是一对古老的灯台,做工虽然不算精致,可是确确实实不是现代工艺的仿制品。灯台上面点的是油灯,有些地方已经被熏得漆黑,可是大部分地方瑰儿已经收拾得很干净,完全可以使用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喜欢现代化的电器,所以就买了这个给你。”瑰儿很有些邀功地样子说,“那个摊主竟然说这是什么明朝的古董,想要我三千元,被我一通狠杀,就乖乖的就范了吧!”

南羽不是不喜欢电灯,而是不喜欢光亮,她觉得自己在黑夜中的时候,更像自己的样子。

“谢谢你瑰儿。”南羽看着这对灯台,倒是真地回忆起了,在过去的漫长时光中,人们就是用这样的工具照明的,也许点起来会很有意思,“可惜我这里没有灯油。”

“我来弄……”瑰儿自告奋勇,“使用一些你的花可以吧?”

南羽点头。

看着瑰儿忙前忙后的样子,是一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情。

瑰儿来到庭院里,伸出手喃喃低语,不一会,院子中的花木中便渐渐有各色的微笑光点飞向她的手中,等到她会到屋子里的时候,手中的容器里已经盛了小半杯的彩色的油脂类物体。

“花木的精油,人类也有卖的,可是却要把花木杀死来提取。”瑰儿撇撇嘴,表示自己对人类方式的不屑。她身为一个山鬼,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花木们还是很愿意满足她的。

点起清香缭绕的油灯,手中拿着没有完成的刺绣,南羽有种恍惚回到过去时光的错觉。那个时候的自己,也经常趁着夜晚为师傅和师兄缝缝补补,供奉三清的香案上,清香缭绕在整个屋子中……在久远一些的时候,自己却似乎是记不清楚了,在那种香气缭绕的彩阁绣楼之中,笙歌绕梁,笑语欢声,可是真正身处其中的人,又有几个是真正会笑得呢……已经太久了,南羽记不清楚了……

南羽习惯于自己坐在黑夜之中,可能就是为了不再去回忆这些事情吧?因为自己就像是黑夜的一部分一样的存在着,黑夜就不会再挑起自己心中过往的记忆了。很多时候,南羽会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的身处这个空间,她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被时光卡在某个地方,进退不得,于是便慢慢的被时光所同化了,变成了一种和时间一样,没有色彩的会被忽略的淡漠的存在。

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有这样的感觉的呢?

在那之前,自己其实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吧?

“南羽,你快来尝尝。”瑰儿又叫起来。

南羽发现,瑰儿实在很知道怎么享受生活,一转眼间她又摆出了许多的点心,泡了一壶茶,准备享受烛光(油灯)晚餐的样子。

“南羽,你尝尝这个,我刚学会怎么做的。为了准确知道其中的配料,我专门去了那家酒店好几次。他们卖得真是贵死了,其实材料费根本不高!就是做一次要花五六个小时,麻烦一点。”瑰儿的手艺真的让人没话说,每一个小点心都像是精致的工艺品一样。瑰儿对于自己的厨艺色香味俱全有着执着的追求,可惜的是,平时她的食客们,都没有谁是真正会欣赏食物的样子的。

“周影和火儿真幸福,有你整天照顾他们。”南羽由衷地说。

瑰儿的脸红通通地,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什么都做不好,什么法术都是半桶水,要是我能有你这么出色就好了,周影他们都很佩服你,就连火儿都佩服你喔,它是从来把眼睛这样看人的……”瑰儿把下巴扬起来,模仿火儿从空中居高临下还要抬着下巴说话的样子。

“谁那样看人了……”一个气呼呼地声音从瑰儿身后传来。火儿的身影从窗外一下子蹿了进来,毫不客气地落在桌子上,把所有的点心全部划拉起来往自己的嘴里一扔,直着脖子咽下去,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这个家伙,竟然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做宵夜,孩在背后说我的坏话!立刻向我道歉,不然拿宵夜来换我的原谅!”

“我说错了吗?你平时就是这个样子!”

“哪里哪里?我自己怎么没见过!”

“下次让人拿着镜子跟你说话,你就知道了!”

南羽听着火儿和瑰儿的争吵,站起来迎向了跟在火儿后面进来的人:“周影,你来了。”

“嗯,”周影走进屋来,“火儿说要来找瑰儿。”

“是啊是啊,听说今天晚上瑰儿的宵夜改在这里做了,所以我们就来了……”刘地从周影身后冒出来,大大方方地想南羽伸开了双手,“南羽,我好想你啊,你也想我了吧……”

南羽不动声色地一闪身子,把试图拥抱她的刘地让进了屋。

“死地狗,你怎么又跟来了,南羽不欢迎你!”

“哼哼,她可欢迎我了,不欢迎你这个破坏大王才是真的!”

“你这个祸害说谁是破坏大王!”

“就是你啊,走到哪里破坏到哪里……”

“死地狗,破坏我的名誉,受死吧!”

“没教养的孩子,我代表你的父亲管教你!”

……

“对不起南羽,火儿它……”周影眼看着南羽精雅的屋子在一瞬间就面目全非了,有些慌乱地想南羽道歉。他自己的家里怎么乱,他都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南羽这里被破坏,就连他也会觉得很可惜。

“没关系的……”南羽忽然灿然的笑了起来,“真的没关系,我很欢迎你们来!”

屋子在短短的瞬间就改变了气氛,那种清冷的感觉荡然无存,反而是热闹喧嚣的有些过头的感觉。

屋里的温度在升高,声音的分贝也在升高,即使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翻了,屋子里还是红火儿明亮着——火儿的亮度实在不是油灯能及的。

“你们在干什么,南羽的绣品,南羽的围棋,南羽的书……”瑰儿也加入了战场,整个屋子和庭院,都被映的五彩缤纷起来。

黑夜也可以有色彩的。

南羽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的笑着,周影正站在她的身边。

“进来坐吧。”

“嗯。”

“最近一直没有看见你,听说出门去了是吗?”

“我和火儿一起出去了一趟,本来想要给你带礼物的,可是火儿在路上把所有人的礼物都吃掉了。”

南羽基本上可以知道他们父子带的是什么样的礼物了:“要是真的想送我礼物,就经常来坐坐吧。”

“可是你很喜欢安静……”这就是周影不经常来南羽家里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出现会打乱了南羽家里那种特有的气氛,特别是带着火儿的时候,那种气氛会在一瞬间里荡然无存,这会让周影有种对不起南羽的感觉。

“我也很喜欢朋友的拜访……”南羽看着周影认真地说。

“嗯。”周影点头。

“所以……”南羽笑着看着他。

“嗯,我会来的。”

也许自己已经休憩的太久了,重新向前走一段,也许不是错误的选择。

不管前面的路怎么样,总是与身后走过的不同,下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也将与今夜不同。

南羽和周影静静地站在屋门口,看着里面持续着的战争。

夜风吹过,花木的清香把夜色渲染的温暖柔和,宁静如水的庭院忽然在乒乒乓乓的声音中生动了起来……

分享到微信

请登入微信

使用“扫一扫”扫描二维码